史上第一妖孽- 第十二章白纱主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线接受器 书名:史上第一妖孽
    ()寒牢,之所以是这寒冰玉堡的牢狱,防护跟折磨人的手段是王小拿这样的小妖,无法想象的,王小拿是幸运的,这寒牢应为万年一直荒废,阵法的运转早已经停止,虽然如此,那寒髓散发出来的寒气,依然很要命。

    本以为吞了那护心丸,这寒牢也不难挨,可是谁知道,这护心丹入口即化,随后王小拿便觉得身上开始剧烈的疼痛,四周的灵力也开始跟着颤抖起来。

    随后自己肺腑开始震荡,空气中的苦寒灵气,不要命般向王小拿七窍涌了过去,这还不算完,肺腑震动还是小事,自己的丹田小腹也跟着震动起来。

    王小拿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根本没有激活妖血,如此多的灵里涌入,根本无法凝练妖身,更不要说凝练妖丹了,至于修仙转换法力,自己跟是一窍不通,这可如何是好。

    这还不算完,护心丹开始凝练出强烈的热气,这些热气,王小拿清晰的感觉到,是在自己的血液中沉淀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药性,仿佛在此刻燃烧起来。

    王小拿觉得自己嘴角在发苦啊,修仙者根本不在意肉身的多强,他们有各种仙宝护体,因为他们的最后的超脱,便是在那轮回河中摒弃肉身,用无上法力凝聚真身。

    然这跟修妖者完全不同,修妖者格外的重视自己的肉身,肉身化圣便可踏水而出,得以超脱。所以仙妖两界的丹药,有些药性虽然相通,但是药理却天差地别,这护心丹最大的作用,便是将自己肉身血液中所有的药性激发出来,融入这天地灵力中,让灵里更快的转化成法力。

    此刻王小拿可以说是欲哭无泪阿,自己肉身中的药力在燃烧,自己浑厚的积累这就要完蛋了,自己激活妖血恐怕更加的不可能了。不过随后王小拿发现,他面对的问题,不单单是这药力燃烧的问题,如此澎湃的灵气融入体内,自己身体开始极度的臃肿起来,越来越疼,身入刀切。

    必须将这药力散去,必须想办法,王小拿此刻已经慌了手脚,突然王小拿悲崔的想到,自己储物袋中倒是有些顺来的丹药,可是王小拿竟然不敢吃,这些丹药吃的越多,能够吸收的灵气也就越多,自己被撑死的时间也就越短。

    不过身上的肿胀感却提醒了王小拿,每次有这种感觉,王小拿必然会做那99种动作,此刻说不定有用。王小拿想罢,便开始全身凝灵,第一个动作,在王小拿忍受着剧痛下,终于做完了,不过随后王小拿便察觉,这样的剧痛竟然减缓了一丝,现在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王小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治的心态,开始运动,十九,二十,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第三十个。

    王小拿不知道的是,这99种动作的创作者,那位妖界的传说,也从没有想到王小拿碰到的这种情况。修妖者,怎么会吞服修仙者的护心丹,这跟自废修为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这样的修行不在他的计算之内。

    灵力充足的内外兼修,这是他这个创造功法的人也不曾想到的,这样修行,王小拿到底走向那一步,也不是他能预料的。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哪寒霜跟寒露,她俩那里知道,这王小拿其实是修妖着,本以为同是修仙者,即便这灵里充足了些,排解转换法力的法门还能缺了。

    他们俩哪里知道,这对于普通的凡灵来说,这哪里是灵气充足,这简直是要命的存在,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们一出生,便是筑基的修行着,天生悟透三道,所以对他们来说微不足道的事情,对王小拿来说,这真是要了命了,如果不是有这习得的99种动作,王小拿恐怕不用三个时辰此刻早就死了。

    近万年,这寒冰玉堡,没有如此热闹过了,一坛坛美酒送了进来,抱着酒坛的姑娘个个千娇百媚,俏丽多姿,这些姑娘脸上流露出难以掩盖的喜色,可是却没有人敢尽情显露出来。见紫纱女子到来,抱着酒坛的女子纷纷施礼,显然这紫纱女子在这里的地位也不低。

    “你过来,这是怎么了?”紫纱女子指着进出的绿衣女子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何每个人手里都是这雪茶琼酿,难道不知擅动雪茶琼酿的后果。

    见紫纱女子发火,这绿纱女子赶忙拜下说道:“回秉大姐,是主母大人,要喝这雪茶陈酿,这些都是主母大人赏赐的。借我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擅自去取这雪茶陈酿阿”

    听这绿纱女子的话,紫纱女脸上的冷峻之色缓和了很多接着问到:“这些都是主母大人要的?”

    “是的大姐,主母大人不知何故,今一早便要喝这雪茶陈酿,到现在还没停止,此刻主母大人已经醉酒了”

    紫纱女子听罢挥挥手,让这些绿纱女子离开,眉头紧锁,这是什么情况,为何主母大人突然要饮酒,还要饮着度数最高的雪茶陈酿。

    要知道这雪茶陈酿,是由雪茶花酿造而成,这等仙酒即便是在这紫纱姑娘的修为面前也是极其的珍贵的。

    这也是为何,那些绿纱女子面带喜色地原因,主母大人状态不对,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但是仙酒赐下,她们又怎么会不开心。

    紫纱女子屏退了左右后,便掀开了竹帘,寒髓雕琢的房间,这寒髓之上确实密密麻麻的法阵,`这些法阵的阵眼竟然各个美轮美奂,上面散发出阵阵寒气。

    这整个房间竟然都是寒髓制作而成的,远处的玉桌之前的地面上,零散的躺着数个寒玉制作酒坛,有些酒坛上面布满了裂纹,显然是摔碎的,有些酒坛里面,还在往外流着仙香陈酿。

    让整个寒髓房间里面酒香肆意,那玉台的旁边,却是一位清艳脱俗的白沙女子,这白纱去女子从远处看去体态丰韵,明明醉趴在这玉台之上,却显得仪态万方,玲珑玉手中捏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酒杯,一口吞下这酒杯中的琼酿,却秀眉毛紧皱,一会笑若痴滇,一会愁苦异常。

    见酒杯中无酒,白纱女子玉指一勾,那坛中之酒飞奔而来,落入酒杯:“这雪茶陈酿,还是如此美味,可是君却不在,这是为何,我酿这雪茶陈酿又是为何,你可知道,这万年,每酿一坛,我心中便增加一份凄苦,可是不酿又让我心如刀绞,你爱着雪茶陈酿,那你为何要如此”

    白纱女子猛地将酒杯摔在地上喊道:“来人给我送酒来”

    紫衣女子抱着酒坛,快步的走了过去,将玉台上的空杯全部倒满:“主母大人,这陈酿还有很多,我已派人去取”

    白纱女子拿起桌子上的玉杯,一饮而尽平淡的说到:“紫樱,你给我在这寒冰玉堡已经有万年了吧,可曾想过要出去?”

    紫樱一听,慌忙跪在白衣女子脚下:“紫樱不敢,紫樱定当伴随主母左右,直到身死道消”

    “哈哈,哈哈,身死道消,我也想身死道消,可那轮回之河,我早已超脱,如何死去,如果不是这寒冰玉堡被锁在这,你们怕也早已超脱了吧,其实我现在真想跟你们换换,或许死去要比活着开心的多”

    “主母,万不可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定能找到出去的方法”紫樱低头说道。

    “出去的方法,哈哈,出去的方法,出去又能如何,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出去又如何,他在做那个决定的时候,便已经死了,出去又如何”白纱女子面色癫狂,拿起身旁的酒坛便往嘴里送,丝毫不顾及酒水打湿了衣衫。

    紫纱女子眉头皱了皱,接着眉头便平缓下来,这时她发现,主母的玉桌上,竟然有一把绿刃,这绿刃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锋利无比,这绿刃竟然就那样插在这万年寒髓的玉台之上。

    紫樱心中再次升起种种不解,这绿刃到底是何物,为何在主母身边从来没有见主母用过。

    当然如果王小拿在的话,便不会有这样的问题,那绿刃便是他王小拿的,这绿刃从一岁起自己得到,一直在自己身边,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是却锋利无比,原本一位是妖族大能的本命法宝,可是孙老虎说上面毫无灵气,甚至连附着的妖气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是本命法宝或者是跌落的本名法宝。

    妖族在激活妖血之后,便开始孕育本命法宝,这本命法宝将伴随修妖者的一生,如果没有本人允许其他人是无法驱使这本命法宝的。但是有一种本命法宝却不同,有些妖族大能在自知超脱无望,身死泯灭之前,将全部修为在这本命法宝中剥离。

    不过本命法宝被剥离后,便会跌落,至于跌落到何种等级,完全看老天的安排,有的直接化作粉末,有的则是堕入凡品毫无价值,当然也有运气逆天的极品,这跌落的本命法宝,只要的渡入妖力任何人都能使用。

    可是偏偏这绿刃,任何妖气,对他都不起作用,除了锋利以外,找不出任何的其他作用。</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