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妖孽- 第四卷落凡 第五十八章老套得故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线接受器 书名:史上第一妖孽
    ( )王小拿看了一眼非鲤,心道是指看不上了,非鲤要过往摘果子,估计忍不住诱惑张嘴便会吞掉。在丹药灵植上被蛮牛大叔祸害了这么多年,王小拿对自己的基础断定还是非常的有自负的,这元神真果可不能吃。

    眼珠了转了几下,王小拿便抬手拿出一个空空的蓄物袋,抬手一收,一棵树已经摘得干干净净,几番下来这九棵树的采摘,王小拿用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采摘的动作可以说是警惕翼翼,没有丝毫让自己的肉身与这樊灵树身有丝毫的沾染。

    摘完王小拿将蓄物袋向肩膀上随手一搭,便摇摇摆晃的走了回来,那几棵樊灵树身,也随之化成一颗颗玉树,没有了活力。

    “下一步,怎么做”王小拿抬着眼皮问道,一旁的非鲤想要触碰王小拿手里的蓄物袋,只感到身上的锁链微微一紧,一阵凉风便从后被窜到后脑勺,嘴里的口水也陡然不见了,晃了晃脑袋,神情也变得警惕谨慎。

    “小兄弟的道心之坚定,真是闻所未闻,不愧是百万年来,唯逐一个进到这里的人,本仙尊甚是佩服”紫金冠道人拱手说道。

    王小拿嘿嘿一笑,心里已经把紫金冠男子祖宗十八辈都骂一个遍,仅凭几句话,几句应承就敢把如此有诱惑力的果子开释出来,丝尽不做提示,这紫金冠的道人便没安好心。

    假如不是王小拿知道非鲤乃是大能真身,怕是还真认为自己道心多么坚固呢,呸呸,老子一修妖者那来的道心,再说,这元神真果对非鲤都有如此的诱惑力,大能修为之下的人进来能忍住不吞这果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老不逝世的尽对没有安好。

    王小拿也不着急,索性就想看看这老不逝世的想干什么,他本就是胆大妄为的主,进宝库空手而回可不是他的作风。

    “先辈谬赞了,晚辈乃是走的阵法之道,道心若不坚固,怕早就被其他道法侵染了”

    紫金冠微微一笑,心思却在飞絮,手指微微一颤笑道:“想要开启我樊灵教宗,需要将这元神真果引进这雕塑之中即可。

    说罢双手结印,一道道闪电状的阵法在雕塑的下方蔓延开来,随着阵法的涌现,紫金冠男子的脸色也没有之前的潇洒,脸上无法粉饰的疲惫之色涌现。

    王小拿心中的冷笑连连,这不是请君进瓮的手段,他王小拿从此倒着走,心中固然如此脸上却挂着夸张的表情。

    将蓄物袋递给非鲤说道:“这种活就交给你了”非鲤咧嘴一笑,拍了拍肚皮,拿着蓄物袋便来到了阵法的中心。

    见王小拿如此动作,紫金冠男子少有的皱起了眉头:“勇敢,如此妄为,难道还想借他人之手得我教传承不成,亵渎我樊灵教宗,你可知道是何重罪”

    紫金冠老者得话音落下,远处得虚妄之河得上方,一道道怒吼传了出来,一头头浑浊得猛兽,从虚妄之河中跳了下来,一个个都是化神境界得妖兽,这让王小拿傻眼了,这虚妄之河之中还有三只如此厉害得妖兽?

    王小拿当下畏惧得发抖了一下,快速得从非鲤得手里取出蓄物袋说道:“先辈息怒,我并没有不敬之意,只是这种小事晚辈向来交给晚辈得妖兽往做”

    紫金冠老者怀疑得看了一眼一挥手,王小拿身后得三只妖兽全都褪往:“我樊灵教宗得传承乃是大事,每一项都要传承者亲力亲为,不然你认为什么人都能得到我教传承?”

    紫金冠老者说的大义凌然,王小拿取过蓄物袋,便大踏步的向前走取,将这蓄物袋丢在阵纹中心:“这样就可以了?先辈”

    紫金冠老者嘴角一笑说道:“自然不是那么简略”说罢便一声大喝,阵纹陡然大亮,全部玉制的地面竟然化成一团泥泞的脸。

    蓄物袋被吞噬掉后,王小拿的身材也无法转动分毫王小拿惊恐道:“先辈这是何意”

    紫金冠老者猖狂的哈哈大笑起来:“这是何意,老夫也想知道这是何意,庄无起虞山真人,你给老夫滚来,答复老夫这是何意,凭什么让老夫守着这破雕塑无尽的岁月,你凭什么让我们所有人都随着陪葬,凭什么”

    “这根本不是樊灵教宗的传承?”王小拿畏惧的问道

    紫金冠看着王小拿说道:“让你的妖兽诚实一些,被这些东西缠住你尽对没有活得可能,反抗越激烈逝世的越快,再说,我是元神凝聚而成,他也伤不到我”

    王小拿冷眼对着非鲤说道:“别动,我若逝世了你离开便是,我想先辈不难为你一个妖兽的”

    紫金冠微微一笑:“你若不糟践老夫时间,放过这么一个牲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先辈算计我,最少得让我逝世个明确吧,我不信任樊灵教宗会断尽自己的传承”

    王小拿问还好,一问紫金冠彻底歇斯底里了:“传承,不信任会断尽传承,我也不信,可他偏偏这么做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就为了这个女人,就为了这个女人?他要挟我,我一直认为他要挟我,可弄逝世他的女人本来就是意外,是意外”

    王小拿叹了口吻总是在凡灵界碰到这些闹心的事,怪不得大部分修仙者都提倡断尽七情六欲,随着元神的增长,邪魔之意也越来越猖狂,哪怕事超脱循环,也无法避免。

    “你是何人”王小拿不耐心的问道。

    “本尊,乃是天下至尊紫冠真人,老夫当年,真的不是要杀他的女人”紫金冠老者说话间便自言自语起来。

    或许有太多的话要说,老者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将王小拿吞噬掉,而是警惕的叙说,王小拿反而盘膝坐下。

    这明显是变态见多了的反响,非鲤见状也索性做了下来,活了无尽的岁月,故事没有听够的时候,尤其是修仙者哀惨的故事非鲤最是爱听。

    故事很老套,王小拿听的很乏味,有些人注定被人压一辈子,无论他如何努力都被人压一头,直到后来樊灵教宗一统仙妖两届,师尊最后伤及元神,未能挺过,元神业火,最后重回循环。

    而吸收全部樊灵教宗的便是他们师兄弟两人,这两人都想控制樊灵教宗,争斗自然不断,惋惜这紫冠真人无论是禀赋,还是修为,与他师兄虞山真人相比都差了一些,尽管如此,紫冠真人对俯瞰仙妖两界的那个地位都不曾放心窥视的心思。

    他这师兄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向来都是从容应对,他也从来没有得手,直到他师兄碰到这雪玉仙子他感到他得机会来了。

    本来要给师兄得鸩酒却被雪玉仙子喝了,直到这时他才清楚看到自己师兄是何等得可怕,他自创得功法更是可怕无比,自己元神被抽出被锁在雪玉仙子得雕塑前,不生不逝世不灭,却没有丝毫得自由,唯一得用处便是替雪玉仙子守灵。

    最可怕得还不是这些,虞山真人疯了,假如雪玉仙子仅仅是身逝世也就罢了,元神他有一万种方法将她留下,毕竟他们樊灵教宗研究得便是元神,可是偏偏这毒却是溃散元神毒药。

    紫冠真人至今都没有忘记他师兄说过得话:“你要滔天得权势,你想要这樊灵教宗得一切,我偏偏不让你如愿,樊灵教宗哪怕灭教也要回生我得雪玉,不能回生就给我陪葬吧”

    “你看看这虞山做了什么,樊灵教宗数万年得积累,就化成了几棵果树,上万年得积累就化成了那条虚妄之河,上万年得积累就化成了这座雕塑,他没有将樊灵教宗得传承付之一炬,但是谁要是窥视这些传承,除了身逝世以外没有别的下场,你会跟我一样化成雪玉仙子的守灵者”

    “那虞山真人呢?”王小拿皱褶眉头问道,王小拿看不起眼前的紫冠真人,却丝尽不敢小视他的师兄,这虞山不服他师兄的统领仙妖两届,有过人的**,却没有足够的胆量,活着说现在的紫冠真人彻底的被吓破了胆子。

    “他,他就是一个疯子,疯子,你认为这虚妄之河是什么,你认为他为什么要创造这条虚妄之河,他想通过这条河吸引薛玉仙子溃散的元神,这雕塑,便是薛玉仙子最后的肉身而你,只不过是吸引雪玉仙子肉身的饵料,你本该吞一颗元神真果的,没想到你竟然能抵挡住元神真果的诱惑”

    王小拿这才恍然,那条循环之河里面怕是包含了雪玉仙子已经溃散的元神,只是想要分别出来却是千难万难,这虞山真人真是天才,就连非鲤的脸上都挂着佩服得脸色,若是活到现在得话,仙妖两界在元神上成就怕是无人能及,惋惜了好汉气短。

    随机王小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怕是吃了这元神真果后变成现在得样子吧吧”

    紫冠真人没落得坐在地上说道:“那个疯子,诱骗我来到这片世界,我认为这是上古遗迹,我实在无法抵挡元神真果得美味,我仅仅吞了一口便变成了现在样子,我仅仅吞了一口,忘八,忘八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小子亏你还能笑得出来,很快你就会变成我现在这个样子,我看你如何还能笑的出来”

    就在紫冠真人发狠得时候,全部玉石大殿开端发抖起来,一阵壮大威亚在虚妄之河中散发出来。

    “大师兄,他没有逝世?”紫冠真人傻眼了</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