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方舟- 第四百八十章 御天新政(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枯海清泉 书名:时代方舟
    神国的开放,第一次在公众眼前展现了,世界并不孤单!

    这不比血界,那里目前还只是一个杀害场,没有措施进行文明对话的杀害场。

    世界并不孤单,从天空十大异域通道的产生,萧家天宇同盟构建的传送通道,仙界巨手的降临等等,都已经在阐明这个事实。

    但是,只有神国开放之后,通过特别的神国之门的连接,才与另外一个文明群体有了交换的窗口。

    方知船等人一直秘而不宣的元界御天灵城,现在开端逐渐揭开神秘的面纱,带给公众的震动是颠覆性的。

    为了摸索御天灵城的新奇与神秘,具备足够条件的修行者,通过繁花圣域开启神国之门,几乎成为了标配。

    特别是御天灵城的一项重要福利,通过主脑的意识连接,供给赞助支撑的个人智脑系统,带给人们的方便性是无与伦比的……

    另外,对于普通人来说,元界御天灵城也不再是禁区,得到本来永生团体实名认证的用户,也可以通过网络登陆主脑,浏览部分元界论坛等板块。

    也有少数人获得了主脑的授权,可以在元界论坛上进行交换,他们大部分都是为永生团体智库悬赏作出贡献的成员。

    这个少数,只是相对于永生团体的认证用户的多数,或者说现有的御天方船数亿成员来比较的,实际上获得授权的尽对值人数已经超过了四百万。

    凡属御天方船第一、第二序列的成员,都主动获得授权资格……

    一处宽广明亮的工作间里,一个长长的案台之上,摆放着数以百计的材料。

    方知船坐在工作台前,很多材料在工作台上方不停地分解、组合,很多放弃的材料被丢弃,然后又提取新材料进行分解……

    而在他的手上,一块巴掌大小的长方块正在成形,最后变成了一块电池。

    而在他的旁边,同样规格的电池还有五块,看起来一模一样,只不过标刻着不同的编号。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响了起来。

    “老方这手艺,可以让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欲哭无泪了!”陈希妍停下了鼓掌,笑脸满面地赞道。

    “呵呵,即便是最顶尖的设备,也未必赶得上这种神威!”李寻秋笑道。

    “没错,这恐怕也只能用神威来形容了!”陈希妍点点头。

    在元界御天灵城,或者说在方知船的灵域领域之类,域主的威能等同于神威,分解材料、炼制材料等等,可以通过壮大的精力感知,进进微观层次的操作。

    特别是方知船与世界树森进行了灵魂共生之后,他在灵域内的掌控能力与日俱增。

    尤其是在他的灵域与森扩大出来的界域重合之处,这种掌控能力还会倍增。

    当然了,即便是这样,恐怕在森的眼中,这也不过是方知船这个“伪世界之主”提升了一点皮毛而已。

    由于,以森的标准,身为世界开创与规矩塑造的世界之主,在界域领域内应当是掌控随心,虚空造物……

    方知船将手里的电池刻上编号,放在了桌上。

    然后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没好气地说道:“别夸了,还有什么实验要我这个老黄牛做的?”

    “嗯,我拉了拉清单,未几!”陈希妍笑着举起了三根手指。

    “还有三十项?”李寻秋好奇地问道。

    “怎么可能?我估计是三百项!”方知船笑了起来,自负满满地说道:“以我对希妍同学的懂得,是尽对不会轻易放过我这个超好用的免费劳动力的!”

    “答案是,答复毛病!”陈希妍冷笑着对方知船说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哦?真的是三十项?”方知船愣了一下,忍不住叹道:“没想到,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又错,是三千项!”陈希妍哈哈一笑。

    “不会吧……”方知船摊了摊手,苦着脸无奈地说道:“你还真把我当苦力了?”

    “假如真把你当苦力,我至少可以给你排出三十万项实验!”陈希妍振振有词地说道。

    “……”方知船彻底无语,苦笑立马变成了苦瓜脸,耸耸肩。

    “咯咯,这样看来,希妍姐已经是非常非常的照顾你了,你怎么还能苦着脸呢?”李寻秋笑呵呵地说道。

    方知船斜睨了她一眼,说道:“这么说,我得感恩戴德?”

    “没错啊!”李寻秋义正严辞地说道:“你是大老板,堂堂御天之主,实验也是为你自己做的,我们实在都是在给你打工,而且还是无条件的免费任务工,你还想挑三拣四?你说应不应当呢?”

    “呃……应当……”方知船顿时哑火了,声音低了八度,有气无力。

    他有些不甘心肠说道:“这御天灵城也不是我一个的吧?这不是大家共同的家园吗?”

    “嘿嘿,我们都可以跑路,你能跑路吗?”李寻秋直奔核心。

    方知船现在不但是和御天灵城绑在了一起,而且也和世界树森绑在了一起!

    跑?跑无可跑!

    假如不想束手待毙,就只能让御天灵城更加壮大,更加安全,别无他法。

    “哦!谢谢二位美女的无私奉献与殷殷教导,本座获益匪浅啊!”方知船拍了拍胸脯,只能是翻了翻眼皮,以示愁闷。

    “别客气!”李寻秋笑盈盈地说道。

    “那我还是接着做下一项实验吧!”方知船叹了口吻。

    三千项实验,貌似没有那么轻松,只能是愚公移山了,完成一项是一项!

    “别,我通知了御天灵城的重要治理职员,筹备开一个会,得请您老人家亲身往坐镇一下!”陈希妍连忙说道。

    方知船愣了一下,问道:“嗯?开会?开什么会?”

    “嘿嘿,新官上任三把火!希妍姐最近一直在调研,还没有开过大会,也没有讲过工作思路,当然是要烧上一把火了!”李寻秋笑着说道。

    龙战带领的考核结束后,以古司令带头提出的开辟血界新杀害练习场的模式,最后形成当下各方的共叫,形成了暂时的平衡。

    这么一来,血界治理权的上收不上收,也就没有后文了,暂时还附属于开元战区治理。

    固然御天方船公然了元界御天灵城的诸多信息,在物质界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但是,从治理上来说,开元战区总体是趋于安稳的。尤其是血界地龙肉的大批增产,一下子给开元战区带来了不少回旋余地,操持起来也更加游刃有余!

    这样的话,陈希妍也就将重要精力都投放到了御天灵城,由于这个处所埋伏的危机更加严重。

    必需要在迷雾沙海的迷雾消退之前,让基础肤浅的方船灵域,壮大到足以自保的地步。

    否则,就像先前李寻秋说的那样,其他人都可以跑,唯独方知船这个庙跑不了。

    通过物质界的几天时间,相当于御天灵城一个多月时间的认真梳理,陈希妍如今要作出重大的调剂……

    “老方,我想对现有的治理体制进行大幅度的改革,推行新政!”陈希妍严正地说道。

    “嗯?现在的体制不也挺顺畅的吗?”方知船有些意外。

    陈希妍既然是说大幅度改革,那么就不会比推到重建差多少,这可不是小事。

    而且他还有一个担心,内务府这套治理体制是李寻秋一手搭建的,陈希妍一上来就大刀阔斧,会不会引起什么芥蒂?

    “老方,道无常法,法无常存!”悉知方知船心意的李寻秋断然说道:“御天灵城现有的体制已经运转了七、八年,一直都是修修补补,是应当好好的变一下了!”

    “咦?你们俩讨论过了?”方知船有些讶然。

    “还没有,但我想希妍姐提出的新政方案,必定会更合适现阶段御天灵城的发展!”李寻秋笑道。

    陈希妍既然消费了很大的精力进行独立调研,实在就是要避免御天灵城固有治理思维的束缚,所以她也自觉地不往影响陈希妍。

    李寻秋接着又说道:“我实在是个治理上的土帽子,很多东西都是东拼西凑,拿来就用,也没有进行过系统梳理。”

    “希妍姐才是真正的科班出身,又有主政永生团体与开元战区的丰富经验,还有神观异能的配合,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她更合适搞治理了!”

    这两句话也是她曾经向方知船提建议时说过的话,今天再次提出来,不仅仅是对陈希妍的赞美,也是一次再明确不过的表态了。

    她对于陈希妍即将推行的新政,不会有什么意见,更不会心存芥蒂!

    “嘿嘿,寻秋送的高帽子我先收下了,让人心情舒服!”陈希妍笑呵呵地说道。

    随即,她又对着方知船调侃道:“不像某些人,说出的话还真是让人沮丧!”

    “唉,我甚至在想,不知道我这个新政要是有什么问题,尊上会不会大动干戈?”

    “呃…”方知船有些为难,摸了摸鼻子。

    他顿时想起来,自己刚才说的话还真是有问题,只考虑到李寻秋会不会有芥蒂,却完整疏忽了陈希妍最近的辛苦工作,明显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

    但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单选题好不好,他似乎是只能二选一!

    “希妍姐,尊上向来有过必罚,你的新政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确定挨罚!”李寻秋忽然严正地说道。

    陈希妍瞄了她一眼,有些怀疑地问道:“真挨罚呀?”

    “当然了!无规矩不成方圆!”李寻秋说道。

    “罚什么?”陈希妍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看向了方知船。

    “当然是尊上亲身大刑伺候,让你屁股开花了!”李寻秋忍不住笑了起来。

    “往你的!”陈希妍正好看见方知船莫名其妙的表情,知道是被李寻秋捉弄了。

    她随即盯着李寻秋说道:“我明确了,你是不是经常被老方打得屁股开花,所以记忆犹新!”

    “呃…怎么可能!”李寻秋顿时感到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看见在一旁偷笑的方知船,气不打从一处来,本来是想替他解围的,没想到居然惹火烧身。

    不过,现在不是算小账的时候,她眼珠子一转,连忙说道:“对了,开会时间快到了吧?快走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