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假装爱我- 第221章 我爱的那个女孩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苏奕 书名:别再假装爱我
    我们都扭头看向他,几日不见,林澈看上往精力倒是不错。

    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径直走向程之英,低声问道:“没事吧?”

    奈何程之英还不太领情,她淡淡地瞥了林澈一眼,疏远的表情,可转头再一看我,立即又自得起来。

    林澈也转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之涵,林辀是林家的,你现在是林辀的签约艺人,你掀不起多大的波涛的,别让自己受伤害,懂不懂?”

    我蓝本心里一千一万个不信任,可这时候他跟程之英站在一起,我感到自己的心都快痛到麻痹了。

    “你凭什么这样说?这些天你都逝世了吗?”我大声冲林澈嚷道。

    他不耐心肠皱了皱眉,“之涵,别和你自己过意不往。”

    我抬起眼皮和他对视,他看了我两秒钟,转移了视线。

    程之英在一旁说:“沈之涵,逝世了这条心吧!一个人不爱你了,你这样做是没用的,只会让他越来越厌弃你。”

    林澈看向程之英,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然后走到我眼前,和温以安说:“我和之涵谈谈。”

    温以安没有说话,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林澈拉起我的左手,轻轻地说道:“之涵,对不起。”

    我立即抽来了自己的手,不想听到这种话,我好难过,却掉不下一滴眼泪了。实在我挺想哭出来的,我甚至在想,自己要是哭一哭,林澈可能就会很心疼……

    “我和你说个故事吧!”林澈缓缓地开口。

    “之涵,我小时候遇见过一个女孩,和你一样的好看,那时候我还在上中学,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可我们忽然意外相识了,我忘记是由于什么事情,我帮了她一次,然后她就缠上我了,就像后来我遇见了你,明明是我先动的心,可却是你先缠上了我,这样看来,你和那女孩不仅长得像,性格也一样。她在我的生活里仅仅涌现了一个月就离开了,直到后来,我在机场遇见了你,你们的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啊!”

    我抬起手捂住嘴巴,畏惧自己叫出声来。

    林澈持续说:“所以你知道吗?一见钟情这样的戏码实在是很难产生的,你很俏丽,我也很爱好你,但比你俏丽更符合我审美的女孩,我也见过许很多多,让我一再保持往爱你不顾我妈的反对,你感到只是一见钟情这样简略吗?我的傻姑娘,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可你一点都没变,以后别被人骗了,知道吗?”

    他这样说着,还伸出手想摸我的头发,手抬起,还是放了下来,“不必感到我是为了掩护你爱着你,或者为你做了什么交易,我真的爱过你,也真的骗了你,对此我也很难过,之涵,对不起。

    你知道吗?这些年来,一直没变的人只有你了,我心心念念的那个傻姑娘,她也会长大的,她长大后不是你这样的,而我真正爱上的,并不是你。爱情是很自私的,而且还分了出场次序,假如英英没有再回来,我或许真的会和你过一辈子吧!也不必定,这些话我很久之前就想和你说了,但你生病了,我开不了口,你知道我这些天的挣扎吗?

    不过,之涵,你的病快好了,我想我们结束的时间也到了,孩子还是打了吧!要不然你以后嫁人也不好,我们之间还得有牵扯,你看,不论是温以安还是江俞,或者是你拍戏时那些爱慕你的演员,你完整可以开端新的生活,不必纠结于我,反正我们一开端,就是很荒谬的事,每一个故事,都是有始有终的,你我并不例外……”

    “别说了,”我松开捂住嘴巴的手,逝世逝世地把自己的耳朵捂上,“请你别说了!”

    说完我推开林澈,冲出了病房,我胸口不知道被什么堵住了,仿佛喘不过气来。

    温以安追了上来,我跑到医院外面的草坪上,蹲下身来放声大哭,好在外面还有点哀凉的夜风,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濒临逝世亡的感到。

    温以安把外套脱下来盖在我肩上,然后坐在草坪上,一句话都没说。

    “你知道这件事吗?”我问温以安。

    他摇头,“刚刚知道。”

    “我是不是最可哀的啊?”我又哭又笑,“我认为是程之英抢走了我的爱人,到头来,却变成了我占了她的爱情,可是林澈本来不是这样对我的,他明明真的爱过我,他和程之英的故事里,我又何其无辜?以前途之英就说她爱过一个小孩,她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我像个傻子一样,在看见林澈小时候的照片时,还感到分外眼熟,认为是那种命中注定、一见如故,实在只是我在他爱的人那里,听说过他,他们是男女主,而我却傻傻地认为他会真的爱我一辈子,还怀着他的孩子,被他诱骗着,把自己的工作、理想,全部拱手相让……”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们团子很委屈。”温以安在我正面抱住我,我坐到地上,头埋在他肩上嚎啕大哭,我和林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温以安一直静静地陪着我,我把他的衬衫全都哭湿了,抬开端了,满天的星辰看上往格外讽刺。

    温以安像以前一样,拿出纸巾给我擦鼻涕擦眼泪,他轻声对我说:“团子,你已经二十三了,不再是我记忆里那个小孩,有些事情,是需要你自己往遭遇的,在你结婚之前,你应当要想到这些事情是可能会产生的,让自己体面一点,知不知道?离开了他,你还有很多,你还是很年轻,随时都可以开端崭新的生活。”

    “不是这样的。”我呆呆地摇头,“让我玉成他们吗?我做不到的,温以安,我真的做不到,你看我像是那样的好人吗?”

    “你是在折腾自己。”

    “那又能怎样呢?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别人好过。”我脸上已经没了泪水,抬头看向温以安,我轻轻地笑了起来,“温以安,你是最懂得我的人,你知道的,沈之涵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让我成为他们的炮灰,不可能的。”

    温以安点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是团子,实在你不能的,实在你很仁慈,但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伤害很大,日后你不管要做什么,只要不是伤害到你自己,我都可以往帮你,但现在你得好好养病,手术安排在下个月月底了,趁这几天,把孩子打了吧!”

    “我不要!”我警惕地看着温以安,自己现在可能有点精力不正常了,“我现在只剩下孩子了,我活着有意思吗?我必须留下它……”

    越日各大消息网站电视台都在报道林澈和沈之涵的婚礼,写着婚礼策划上的新娘名字,居然还是我的。

    我决定回击,可是正如林澈说的那样,我根本掀不起任何波涛,我连一通电话一则短信,都打不出往发不出往。

    这期间温以安一直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江俞和宋希过来看我时,所有人都警惕翼翼地照顾着我的情绪,尽口不提林澈的事情。

    我一连两天一句话都没说,第三天傍晚,我和温以安说:“之前你买下的那家小龙虾店还开着吗?温以安,我似乎试试那家店的深夜小龙虾。”

    温以安兴奋起来,见我终于开口说话,可他随即又说:“团子,你现在不能吃海鲜,再等一等,手术以后我天天带你往。”

    “可我想念那个味道了,你往那家店带份炒饭回来好不好?我最想吃老板娘亲身做的炒饭,结婚后我再没往过那里了。”我眼睛睁的大大的,看上往应当是无辜又可怜的样子。

    温以安看着我的眼神,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消散了,他问我:“你支开我,想做什么?”

    “被你猜到了?”我坦然一笑,“你一直在看着我好烦,人伤心难过期实在不需要安慰和照顾,只想自己待会儿。而且我真想吃炒饭,这两天我干了什么?依你对我的懂得,温以安,你感到我会伤害自己吗?恐怕就算如此,在伤害自己前,我还得先报仇吧?那个,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字了,你出往时,可以一并带给那两个人。我等你回来啊!”

    “你说的话我好不放心。”温以安忧心忡忡地看着我。

    “不放心让护工进来看着我啊!不过我不太想被人监督……”我转了转眼球。

    温以安又多看了我几眼,他是懂得我的人,自然也看得出来,我真没有想往逝世的意思,我说的是实话,即便真往逝世,现在也不是好时候。

    温以安出往后,我静静地溜到了楼上程之英的病房,她闻声开门声,扭头的时候欣喜地叫道:“林澈,你来了啊!”

    然后转头和我对视,我笑了下,嗓子许久没说话了,有点沙哑,“林澈没来,很扫兴吧?”

    “你来干嘛?”她警惕地看了我一眼,像是我会拿把刀往捅逝世她一般,不过在她眼里,我倒真有可能这样做。

    “嗯……”我不慌不忙地走到她眼前,“只是有件事要和你说说罢了,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字了,这会儿温以安大概已经拿往给林澈了。可是喔,程之英,你他妈的要结婚,还用我名义,你不感到自己恶心吗?我是不打算让你们持续这样荒谬下往了,听说你之前,又是当三陪又是和人出/台的,在夜总会混的风生水起,好奇怪啊!这些事情还是林澈先挖出来的,我还是在他那里得知的,他可真是爱你爱的深沉,都这样了还要娶你,也不怕得性病哈哈哈!我以前在异性朋友家里过个夜,他都恨不得杀了我呢!”

    “够了!你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程之英紧绷着一张脸,“沈之涵,别再自欺欺人了!林澈爱的是我不是你,他对你,顶多就算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把持欲,这你都不知道?真正的爱,是像他对我这样,不论我过往如何他都能够吸收,就算他知道我是打着怀孕的幌子,也情愿纵然我,往毁了你的孩子。”

    我停住了,本来想说的话全都噎在了嘴边,如同五雷轰顶,我承认我已经找不到不再佩服的理由,这句话对我的杀伤力太大了。

    程之英自得地一笑,“你的青梅竹马呢?怎么还让你一个人偷跑出来了?回往歇着吧!等下林澈要来接我出院,婚纱刚从法国运回来,婚礼的事情繁琐的很,可毕竟一生只有一次,我还想亲力亲为……”

    她后面还说了什么我都没听到,只感到耳边在嗡嗡作响,再不做点什么,可能真的没有时间了。

    我必须快点出往,在这医院里,什么也做不了。

    我这样想着,再没说一句话,快速地出了程之英的病房,我快步走着,四周都是与我无关的事情。

    离婚协议,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送到林澈手里的那一刻,我们这段婚姻,就真的彻底结束了,而他和程之英的婚礼,又很快要冠之我的名字开端,我尽不能原谅!

    我这样想着,忽然撞到了一个人,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撞到墙上。

    被我撞着的人,正是林澈,那个拿着程之英出院单,要接她出院往结婚的林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