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弭-赤弭 第七十五章 捕鼠 下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千斤顶熊阔海 书名:赤弭
    当时嘉钦是现出本相以十二万分的速度疾驰到最近的一处庙宇中,其中主持着一位发蜡超过一百二十年的老僧,能破各种结界。但不巧那老僧当日正在坐禅,嘉钦连面都没碰到就被弟子挡在了门外。他料想这事算是办不成了,改路去找另外一个高僧怕是来不及。

    当时倒也极为洒脱就转身回到虫天子处,心中虽有歉意,但是,他毕竟是相信谢小镝这个小兄弟的实力的。除非对方派出实力与自己相仿的大妖怪,不然谢小镝在有另外一个帮手的情况下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这几天之内,嘉钦对此处山路已经十分熟悉了。原来雪豹这种生物的捕猎范围极为宽广,不然是无法找到足够的食物的。故而他们自己都有一种能迅速识别地形的非凡本领。嘉钦就这样来到了一处山间少有的大片平地,就在这地方开始每天都要进行的吐纳运功。

    要练习他的功法,必须在一种高寒的地带。虫天子的小山包本来算不上多高,但嘉钦权且死马当活马医了。

    就在他开始将体内妖力从体内提到喉口中时,耳边就听到有一个极为细小的声音响了起来。

    胡苏不知怎么地爬到了这地方,嘉钦还一阵惊讶。

    就看这小女孩膝盖显然是被山上石头的棱角划破了,衣服也脏兮兮的,但是嘉钦能看到她衣服破口处并没有伤口和血迹。这说明旃檀兽这种生物的肌体十分强健,寻常的锐物根本伤不了她们。

    而敌人杀死胡苏的前身,肯定是用了什么欺诈的手段。这也是之前花九溪判断出来的。

    “大哥哥你好呀~”这个小姑娘的声音很清脆,性子也很好。

    嘉钦却实在没有跟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只居高临下地说了声“好”。

    “大哥哥你在做什么?”小孩子总是好奇,总是满脑子的问号。不过胡苏是一个生而知之的神兽,因此问题肯定比一般的小孩子少一些。

    “寻常的锻炼罢了。”嘉钦说,他并不想像其他人哄小孩子那样故意做出一种蠢蠢的口吻来和她交谈。同时也根本不想解释所谓的“锻炼”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是在一个人玩吗?”胡苏不管嘉钦口中的“锻炼”是个什么东西,继续问道。

    “算是吧。”嘉钦说。

    “那咱们两个人玩吧,一个人没意思。”胡苏说。

    嘉钦心想这话好像不是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倒是更像小公主在下达命令。他本来不想将运功的时间荒废在跟这种小女孩嬉闹之上,不过,万一自己回绝她把她惹哭了,那就很麻烦了。

    他本身其实心肠很软,便问:“玩什么呢?”

    “玩过家家,你是大臣,我是公主……”胡苏笑嘻嘻地说。

    “为什么是大臣和公主?”嘉钦有些不解,一般来说女孩子过家家应该都是扮演的家庭类的角色。

    “啊,要不是什么?”胡苏瞪大了眼睛,“大臣,敌人快到了——你去打跑他们!”胡苏下达了自己的第一个命令。

    而嘉钦果真感到了敌人的迫近!

    就那么一瞬间,一股极大极大的妖力一下子从半空中涌现出来——由于之前它一直徘徊在高空,故而在这次急速猛冲之前,即使嘉钦都无法侦测到这种妖力的影子。

    嘉钦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当然敌人也同样很有信心。

    由于之前已经从花九溪等人提供的资料中知道了有一种巨大怪鸟的存在,嘉钦很快地做好了反击准备。

    而怪鸟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他马上反应到其目标肯定是身边这个柔弱的小女孩。

    眼下根本来不及对胡苏下达什么自保的指令了——下达了她也不一定能完成。嘉钦就要伸手去抓胡苏的衣服,本来半秒左右就能将她抱起来的。

    但敌人的出现打乱了这一步骤。

    那股汹涌的妖风一下子刮了起来,尚且不见敌人真身便招致了这样的攻击。之间周遭几处小小的土丘都被一瞬间摧毁了。

    几声炸雷似的巨响可把胡苏吓坏了,因为旃檀兽本身不是一种好斗。相反是很胆小的生物。她开始本能地想找地洞一类地方钻进去——但是怪鸟扇出的妖风将没多少重量的胡苏轻易吹倒了。

    敌人的目的似乎是想把小女孩垂落这处山头,趁着她身边之人无法飞行的时机将其一把抓走。

    嘉钦很快猜出了他们的意图,所以就在胡苏一边被吹得东倒西歪一边用哭腔喊“大哥哥”的时候,很快用自己身体长长的一部分打算将小女孩绑住。

    这是一根斑驳的豹尾。

    战机瞬息万变,如果真让嘉钦捉住这小女孩,那抢夺计划很可能就此泡汤。那大怪鸟终于疾驰而下,一把巨爪就想抓住胡苏。

    胡苏才出生不久,当然没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嘉钦倒是真真切切见到了怪鸟是什么样子。

    这东西的翼展少说也有三十米,其羽毛是黑色的,但对着晴日并没有多少光泽,而是显得十分肮脏灰暗,仿佛打一落生就没清洗过。那些巨大的羽毛,么一根估计都能作为一支短枪使用了。怪鸟的头部更为狰狞丑陋,而且说不出到底属于哪种雕或鹰类。一双又圆又大的橘红色眼睛从近处看就像个小湖一样,中心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

    怪鸟的喙和指爪都是金黄色的,嘉钦注意到那一双巨爪磨损得很厉害,这东西看起来还是挺忙的。

    怪鸟每移动移动一寸都能带出巨大的风力。

    但是嘉钦压根不为所动,修习“兽王自在禅”的人,如果连这种魔风都能刮走——那不是太丢人了吗。

    “大哥哥!怕——”胡苏这样说着,那怪鸟的巨爪近在咫尺了。

    而嘉钦似乎是故意在等挂鸟接近胡苏的那一刻,现在他能清晰地看到这巨爪之上的每一道褶皱了。试想,任何普通生物放大数十倍,那肯定是一种十分怪异的情景。而嘉钦看到这些皱纹和大鸟昏黄的爪子,心中还真生出些许的厌恶。

    但也仅仅是“些许”而已,因为任何主观情绪的波动都会影响对战局的判断。

    胡苏见到嘉钦仿佛要抛弃自己,一下子更害怕了。

    就见一根弯刀一样的爪子就要勾到她背后的衣服了,就在毫无办法的时候,胡苏感到身后有一股和怪鸟反向的风刮了起来。

    嘉钦一跃而起,不过他将自己高度控制在了一定范围之内——即使有把握伤到那怪物的头部——它顶上有一股巨大凸起的肉块,嘉钦可以肯定那是它的要害之一。

    但是,这样做太不保险了——万一在这个时间差之内它突然伤害到胡苏那就不好办了。

    嘉钦使出一种自己平时也很少使用的力道,朝虚空猛然一抓——他自己都能感受到这狠狠的一击将自己那几乎一百九十公分、两百余斤的身体甩出的力道。

    而加上兽王自在禅的作用,同样的爪机在一定空间内对着挂鸟的爪子和腿部瞬间造成了数十次重复伤害。这怪物的肉身确实很坚固,直到重击重复百次之后,它才终于哀鸣一声,爪子上破裂出百道伤口,振翅欲飞。

    而胡苏并没有被它伤到一个毫毛,嘉钦的尾巴在怪鸟受伤之后赶忙将她卷了起来。

    嘉钦将胡苏卷到了自己腰际,另一手扶住她。胡苏得救,一阵悲喜交集,死命地把头埋在嘉钦衣服当中。

    而嘉钦的眼睛依旧全力盯着上空,因为那怪鸟还在徘徊。

    嘉钦本身不会飞行,遇见了此等敌人只能等对方降落才能进行打击。但那大鸟受了重创之后,那还有胆子敢于再战?只是它还在不识趣地乱逛,嘉钦等它下一步行动。

    大鸟开始呕吐,从口中突出一个黄绿色的果冻状长条儿来,隐隐约约能看到其中好像是个人影。

    就在大鸟将这东西吐在嘉钦眼前之时,它趁机雄飞不见。而嘉钦当然也没有任何办法来追击他。

    倒是眼前这个长长的果冻,从其中“解冻”出一个人来。说是人也只是略具人形罢了,这家伙的长相更类似——乌鸦。

    没错,是一个长着乌鸦头的人。

    这人拍了拍身上的果冻碎屑,面对着嘉钦说:“早,你是谁?”

    嘉钦不语,心想这肯定是敌人的什么诡计。

    乌鸦头仰面看了看远去的大鸟,自言自语道:“这次又把我当成了诱饵了吗?呵呵,看来又得辛苦一番了呢。”

    嘉钦不知道他在自言自语什么。

    “初次见面——我是天狗帮手下鸦天狗——这回过来送死。”他彬彬有礼地说。

    “送死?”嘉钦有些犹豫了。这时候在他怀中的胡苏偷偷看了这只鸦天狗一眼,又是一阵害怕。

    “是的,送死。”鸦天狗说,“我就是作为转移注意力的诱饵被扔下来的,现在任务完成了,请给我个痛快的。”

    嘉钦很快地成就了他。

    “小孩别看。”嘉钦轻轻捂住了胡苏的双眼,不经意触到了她柔嫩的脸颊。

    就这样轻轻一挥手,那鸦天狗就四分五裂了。一地狼藉的血和内脏打理起来应该是很困难的,这真让嘉钦头疼,如果让虫老爷子知道就不妙了。

    而鸦天狗这种坦然的态度倒是人嘉钦一阵惊异,这一点许多修习多年的人都无法做到——就这样轻轻松松地送死。

    而就在他诧异的时候,那鸦天狗的内脏当中早已孵化出了许许多多大乌鸦,这些大乌鸦一阵聒噪,纷纷拍打着翅膀——朝先前大鸟飞走的方向去了。

    嘉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拥有某种再生术的。那鸦天狗就用这种诡异的方式逃脱了,当然,嘉钦并没打算捉一两只——那是于事无补的。</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