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流狂兵-医流狂兵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黑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官场痞子 书名:医流狂兵
    两个人目瞪口呆,牧长风哭丧着脸,没精打采,一屁股坐下说:“这下完了,林兄,你有没有什么道具,能把这玩意给勾出来?”

    林涛都被气乐了道:“你看我浑身高低,哪里长得像个道具?我本来还指看你,没想到你更能胡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白糟践我的信任。”

    他们又说了两句,就渐渐的睡着了,地牢里环境很艰巨,半夜醒了好几次,直到天快亮了,林涛才睡了一个囫囵觉。

    朦朦胧胧间,他被一阵叮叮当当的锁链声吵醒,他吓了一跳,还认为黑白无常又来索命了,那一战给他留下不少心理暗影。

    他往囚室外面看往,门外进来十来个魔宗修士,他们一进来就严阵以待,接着就有人把他们带出牢房,带到一个处决人质的刑场。

    林涛被太阳刺了一下,抬手遮了一下。这一看,广场上来来往往,看热烈的有几百来人,有魔宗的修士,也有山寨里的人。

    林涛赵明庭还有牧长风等人,被集合在广场中心,被人围观。不大一会,他们就看见黑风像逝世狗一样被人拖出来,给扔到行刑台上面,嗤的一下,被斩成了两截。

    血流淌了一地,一股一股的直往外涌。看到这种场景,还没反响过来产生什么的三妹,一下就晕了过往,被何老大等人委曲给扶助了。

    站在行刑台上的魔宗修士,就是那个被叫做右杀的老者,一句话也不说,摆摆手又把他们给带回了地牢。

    林涛回了囚室后,找了个角落蹲下来,闷着头想事情,心情久久的不能安静。柳栋梁和牧长风来找他,三人一照面,就愁云满面的,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这天晚上,魔宗修士就忽然打开何老大那个囚室的大门,把何老大和其他四个人给带走了。何老大还想挣扎两下,无奈气海被封住,什么本事也没有,只能任人宰割。

    “他们不会也这个吧?”柳栋梁看何老大也被带走了,忽然有种唇亡齿冷,下一个就是他的感到。

    “不会。”林涛也有点吃不准。

    但几个时辰后,何老大他们又被带了回来,正确的说,是被拖了回来。魔宗修士拖着他们五个,拖进了囚室后,大门一锁上,就扬长而往了。

    何老大他们脸朝下,一动不动的喘着气,哼哼唧唧的。等那些魔宗修士走了后,林涛他们轻轻推了推他:“何老大?你没事吧?”

    何老大艰巨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意思是没事,还是我不行了。

    林涛又问:“他们对你们做什么了?”

    何老大憋了半天,都没说话,缓缓的翻了个身,林涛打眼一看,就看到他肚子上气海的地位有个红色的符号,不单单是何老大,其他几个人也都有个这样的符号。

    这符号,林涛看着就十分的眼生,确定他从来也没见过,问了牧长风和柳栋梁都说不知道,这时何老大缓缓张口了,有气无力的说道:“不用问了,我猜十有**,是魔宗用来传输我们的真气的。”

    何老大说,他们被带走以后,眼上蒙了一层黑布,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转而往下面走。似乎是一条长长的向下的甬道,那些人就把他们固定在一个枷锁上面。

    当时何老大认为自己就要逝世了,固然修真之人,把生逝世看的比普通人更淡,但真的到了那一会,也不可能没有一点不畏惧的。

    何老大就是,吓得已经六神无主,脸色比纸都白。但他还算是好的,另外那四个人,早就已经如筛糠一样抖,还有个都尿了。

    那些魔宗把他们绑好了,一时没有急着动手,就听到那几个人说话。他们也很谨慎,说话的声音很小,何老大他们竖着耳朵听,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隐隐约约的听到“兵器”、“真气海”等几个词。

    那几个魔宗修士说完了,就动一下他们身上的黑铁棒子,然后把铁棒和什么东西给连接上,又在他们气海的地位,刻下那个神秘符号。接着,他们就感到体内的真气飞速的流逝。

    全部过程十分的漫长,有好几个时辰,抽完了他们的真气,何老大他们早已经头晕眼花,四肢像烂泥一样软了。

    何老大说完这些,翻过身子一动不动了。林涛这时也明确了,听这个意思,魔宗似乎想榨干他们的真气,用来做什么东西。但是真气还能利用,他真是头一次听说。话又说回来,小葵也吸其他人的真气,但这个真气吸完了后,他估计也就不在了,这玩意能有什么用?

    牧长风似乎对这些有所懂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柳栋梁就催促他:“兄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大不了就是一逝世,能有什么?惋惜逝世在这种处所,真他妈的窝囊。”

    牧长风想了一阵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告诉你们,我以前倒是听说过,这种收集真气的事。那也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说是真气这东西,是修士利用自身从宇宙汲取的能量,不仅可认为我所用,还有其他用处。”

    柳栋梁点头符合道:“这种说法,我以前也听说过,不过我没当回事,真气除了我们自己用,还能有什么作用?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确。”

    牧长风道:“我当时也想不明确,毕竟这事听着太离奇了,但是我亲眼看见过,那也由不得你不信任了。”

    柳栋梁立即问他:“你自己都说了,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还亲眼见过呢?你这不是自相抵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牧长风老不甘心了道:“你听我说啊,我说的是我亲眼见过那些真气被滥用的成果。你们也知道,假如是我们自己应用真气,伤害十分的有限。但是,假如真气被混杂起来,积攒到必定的量,再用一种叫补天石的东西转化成兵器,造成的成果是不敢让人想象的。”

    “我看见的,就是一个被这种兵器摧毁的一个区域,都已经过往几百年了,那里还是寸草不生。后来,这期间陆续有不怕逝世的,要往那个区域深处看看,就再也没回来。你们说这事怎么回事?”

    “逝世了吧?”

    牧长风点头说道:“我估计也是,当地人说,当时有个散修,这个散修也不是什么好人。给了当地一个孤苦伶仃的傻子一张饼,让他往那个区域跑一趟,成果那傻子就往了。”

    “傻子的父母是外来户,在村庄里熟人未几,更没有亲戚了,因此一连丢了好几天,这帮人才后知后觉,这两天傻子怎么不见了?村里国民风浑厚,都可怜那个傻子,老村长就组织十来个人在四周的深山老林搜集,找了两三天,也没创造傻子的踪影。”

    “正在众人要放弃的时候,那个傻子却自己回来了。老村长问他往那里了,他傻不拉几的往远处一指,村民就懂了,他是进了那个区域了。老村长很赌气,就说我不是不让你往那里往吗?”

    “傻子呵呵的傻笑,拿出一个黑乎乎的,黑的发亮的石头。这个石头,就是那个修士让傻子往拿的东西,但傻子也不傻,留了一个心眼,找到石头后没直接给那个修士,反而先拿给了村长看。”

    “傻子回来那天开端,就开端一把把的掉头发,皮肤变成红色,又变成紫色,惨啼声整夜整夜的响,全部村庄都听得到。村民给他请大夫,也没什么效果,没几天傻子就逝世了。老村长叹了口吻,说逝世了就逝世了吧,也算是摆脱了。”

    “傻子逝世了,老村长知道这石头很重要,他们一致认为,是那个修士故意就义傻子,为傻子抱不平,就没把那块石头给修士。那个修士来村里找石头时,村长同一口径,说什么石头,从来没见过,实在那块石头被他们给埋在村后祖坟地里了,连翻土的痕迹都不大看得出来。”

    “那个修士不信任,把村庄里翻个底朝天,都没找到那块石头。最后他还要挟,假如找不到那块石头,就让全村人陪葬。这村庄里的人也是有性格,你要是好好说话,给他们点利益,没准他们就答应了。”

    “这么一要挟,村里人顿时就团结一心,到底没把这事给说了。那个修士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最后是信了。”

    牧长风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块黑乎乎的石头,柳栋梁问说:“这个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石头吧?怎么到了你手里了?”

    牧长风很有点自得,点头道:“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个石头,是我拿一张饼换来了。”

    柳栋梁骂他:“你小子也比那个修士强不了多少,坑蒙拐骗无知村民,一张饼就把这东西给忽悠来了。”

    牧长风瞪他一眼:“你做梦呢?你当那些村民都是傻子?我能拿到这个东西,是由于我对他们有恩,他们说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报答,就把这个送给了我。你们看这个石头……”</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