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明新帝国- 第三十五章 理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摇摇-欲坠 书名:我的大明新帝国
    ( )夕阳沿着西边的天空缓缓降下,广阔的天地之间牛群在缓慢地移动。十七岁的冯大宝躺在高高的干草垛上,仰看着天空,心里满是惆怅。

    他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可除了由于卖牛往过一次德州城,一直都生活在这广阔的草原上。

    假如不是由于大明强制性请求所有的孩子都必须吸收三年任务教导,学习大明字和算账,他被父亲冯来旺送到小镇上的公学读了三年书,到现在恐怕都还是个睁眼瞎。

    也正是由于读了几年书,他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大,在远远的中洲,有所有华人的根。

    他爱好看报,爱好看书,但是在这里,只有数不清的牛和羊,还有那些吃饱喝足就满足无比的人们。

    日升而起,日落而睡,天天谈论的都是谁家的牛又染上瘟疫了,谁家的羊又卖了一个好价格。

    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不是他所愿意的,他想往德州城,在那里哪怕到码头上当个苦力,哪怕到工厂里面干活,也比在农场里面见到更多的人。

    但是冯来旺却不愿他这个宗子不照看家里的牧场,而跑出往打工。一听说他想出往,就要拿皮鞭伺候他。

    “大少爷,大少爷,该回往了……”

    小牛倌冯初六骑着一匹马跑到了干草垛下,动作熟练地跳下了马,三下两下就爬到了草垛上。

    冯初六是个土著特哈诺人,固然也吸收了三年任务教导,但是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他跟冯大宝不一样,他不爱好读书,他总认为坐在教室里学那些大明字是糟践时间。

    不仅是他,很多特哈诺人都是这个样子,他们对天天的生活似乎很轻易满足,天天有吃有喝,偶然还能喝几杯酒,就开心无比了。

    大明人从四十年前开端占领这片土地,大明人带来了官府,带来了税赋,但是,也带来了教导,带来了文明。

    土著人不介意自己被分配成为德王的附庸,也不介意转变习俗,成为大明人家里的帮佣。

    现在的他们不用天天出往打猎,出往采集,只要干活,主家不仅供给粮食,布料,食盐,还要给他们发工钱。

    他们的生活变得富饶了,凑集地也逐渐消失,跟大明人住在了一起。

    由于只要肯跟大明人住在一起,他们的老人也能赚一份工钱,而且生病还有医生治疗。

    冯大宝在书上知道,这是民族的融合,或者说同化。大明人给他们带来了幸福安定的生活,所以他们愿意认大明人为主人。

    当然,书上不会记载,那些不听话的土著,大部分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冯初六一家都是冯大宝家的帮佣,他们祖孙几代从冯大宝父亲刚来东洲的时候,就被分配到了冯家。

    官府请求不能虐待欺负土著人,要是被土著人举报一次,就会被加税一个点,超过三次,取消雇佣机会。

    当然,假如土著人不愿意老诚实实干活,也可以举报给官府,官府会将他们遣返回聚居地,让他们持续过以前的日子。

    冯来旺蓝本就是一个普通百姓,来到东洲就当了地主,对这些土著人比对牲口还要精心伺候。

    冯初六的爷爷,父亲,一直到他,现在全家都在给冯家干活。

    冯来旺能吃苦,二十年下来,就挣下了不少的家产,不仅现在这个三千亩的牧场属于他们家了,还养了三户土著家庭。

    从一开真个不习惯,到现在,冯来旺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地主老爷,给这三户土著都改姓冯了。

    不过他读书少,起名字都是为所欲为,冯初六就是由于是初六生的,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

    冯大宝看着骑马过来,不停搓着手的初六问道:“初六啊,你有理想吗?”

    “什么是理想?”

    “就是理想……”

    冯初六嘿嘿笑了起来,“我当然有,还很多呢!我想娶小月那婆娘当我老婆,只是她似乎一直爱好大少爷你。我还想让老爷教我开拖拉机,今后我能当一个拖拉机手。我还想给小三买一辆自行车,让他以后往镇上上学,能骑自行车往。”

    冯大宝感到自己跟初六根本不是一类人,失往了聊天的兴趣。

    他坐直了身材,看着四周一成不变的原野,大声喊道:“我要往德州城,我想回大明看看应天府,看看天子陛下住的皇宫,还有那真理塔……”

    冯初六却大煞风景地说道:“大少爷,回一趟大明,最便宜的船票都要六个银元,都能买一……两辆自行车了呢!老爷才不会给你这么多钱。”

    冯大宝气的踢了他屁股一脚。“我自己会挣钱!”

    话固然这样说,但是他根本没有挣钱的机会。他们这里方圆几百里都是农场,没有工厂,家家户户自给自足,一点挣钱的机会都没有。

    除非他往帮别人放牧,但是他要是敢这样做,冯来旺会把他腿打断。

    越想越是赌气,他从草垛上面滑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走,回家。”

    农场养的牛是东洲野牛和大明黄牛的杂交品种,这种牛重要是卖了吃肉。

    大明中洲人多地少,牧场少,这种牛运到大明往,能卖一个好价格。

    还有一种牛是东洲野牛和水牛的杂交品种,那种牛性格温柔一些,种田犁地都很好使。

    在中洲的南方地带,还有南洋地区,很多农户都很爱好那种不大的牛犊。

    现在是冬季,牧场的活多一些,要筹备过冬的干草,晚上还要把牛赶进牛棚。

    要是春夏,只要扫除了牧场的蛇窝,防一下野狼,就不用管了。

    不过秋季一般就把牛都卖的差未几了,冬季牛少活多,夏季牛多活少,反正一年四季,都没有多少安闲的时候。

    冯大宝不怕苦,也不怕累,就是不愿意在这里过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子,他憧憬外面的生活。

    一群狗狂叫着驱赶着牛群向牛棚的方向走往,几个土著帮佣照看这落单,或者生病的牛。

    回到一处南山坡的牛棚处,冯来旺带着另几个帮佣正在用铡刀铡草。这是专门为母牛和小牛筹备的精致粮草,将这些草拌上麦麸,加上榨油之后的豆饼,能让母牛和小牛长的更快。

    看见冯大宝和其他几个帮佣赶牛回来,冯来旺对几个帮佣和声和睦地问候了几句,却并没有理最近正在跟自己闹别扭的大儿子。

    冯大宝落了个没趣,双腿一夹胯下的马腹,嘴里嘟囔道:“爹,我先回往了。”

    冯来旺依旧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说道:“回往跟你娘说,本日要备草料,帮佣都在家里吃饭。多做些饭,炖一锅牛肉,你到地窖舀五斤酒,偷喝警惕挨鞭子。”

    一帮土著帮佣都嘿嘿笑了起来,嘴里说着东家仗义。冯大宝哼了一声,给了马儿一下,向着自己的家飞奔而往。

    冯家是前几年刚修的新屋子,两层的水泥架构,原木墙壁的屋子,一层有七间,足够冯家这不到十口人住的了。

    这还只是主屋,旁边还兴建了厨房,一个猪圈,一个车库,再加上一个大院子。在这个镇上,也属于是建的不错的屋子了。

    不过,冯大宝他娘袁氏养了一大群鸡,这些鸡整天窜来窜往,院子里到处都是鸡屎,一进来就能闻到一股臭味。

    “娘,我回来了。爹在带人铡草,说是都在家里吃饭。”

    袁氏系着围裙从厨房探了个头出来。“娘早就晓得了,已经快做好了。”

    “那还要我回来跟你说。”

    坐在锅灶前面烧火的小妹笑道:“你跟爹闹别扭,爹确定是没话找话说了。”

    冯大宝跟小妹做了个鬼脸,问道:“在学堂里面好好学,以后你也能往德州城上大学,以后找个好婆家。”

    袁氏瞪了一眼不害羞的小妹说道:“笑什么笑,一点不害臊。你们是碰到好时候了,想当初,我就是想读书,也没处读。懊悔了吧?”

    最后一句话是问冯大宝的,冯大宝点了点头。“懊悔当初没有好好读书,要不然,能名正言顺往德州城了,要是读出来了,说不定能公费往中洲上大学呢!哪像现在,想出个门都被管着。”

    “你也别总想着出往见识世面,你心思单纯,外面的人可奸着呢!”

    冯大宝却不信。“说的似乎外面官府都管不住一样,这天下难道不是大明的天下了?”

    袁氏舍不得说儿子,叹了口吻,又忙着手里的活,将切好的菜焖进了锅里。

    小妹撒娇说道:“大兄,我的自行车轮胎破了,爹在忙,你往帮我补补。”

    冯大宝捏了一块案板上的熟肉,摆着架子等小妹来求。小妹却是个鬼灵精,笑着说道:“你要是帮我补胎,我就跟你说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那你补不补?”

    “我有说不补吗?哪次你求我的事我没做到?”

    小妹笑道:“太孙殿下巡阅东洲,年后就要到我们德州了。为了迎接朝廷的巡按,德王已经下令,近期敢有违法乱纪者,从重从严处理。”

    冯大宝奇道:“这是官府的事务,怎么会是德王下令?”

    “大兄你傻了?名义上是巡按巡阅,实际上,还不是陛下让太孙殿下来跟东洲的王爷们熟悉熟悉,以后顺利继位。这次是以太孙为首,各家王府当然要出面了。”

    冯大宝露出一丝憧憬。“那等年后,德州城就更热烈了。”

    德州城就是后代的得克萨斯州休斯敦一带,德州管辖的区域相当于后代得克萨斯州的东部地区。

    冯家的牧场间隔德州城将近三百里,想往看热烈,可没有那么方便。

    “大宝,大宝……”

    冯大宝出了厨房,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蒋川,在院子外面从马上跳了下来,向他招手。

    蒋川是镇上治安官蒋云大的私生子,蒋家是镇上著名的富户,蒋云大性喜女色,不仅娶了妻子,还纳了两个小妾,并且跟好几个土著女子都生了孩子。

    不过,自从陛下重新断定了继续法案之后,蒋云大的爵位当然是嫡系继续,但是私生子也有了财产继续权。

    蒋川就是土著女子生的孩子,在蒋家并不受器重。不过蒋家也是要面子的,几个私生子的日子并不难过。

    蒋川长的黑壮,在镇上是著名的壮士,长大后被蒋云大安排在了巡检司当差。

    “大川,天都黑了,咋现在过来了?”

    如今野外野狼成群,到了夜里,不是结伴成群,一般都不能出门。

    不过蒋川是巡检司隶员,设备了双管燧发枪,只要不是碰到大型狼群,倒也不怕。

    蒋川眼睛看了一圈,也不进门,趴在围墙边说道:“本日接到德王府的通报,德王府在招收侍卫。一个月三块银元的俸禄,还包吃住,一年四身衣裳。你不是一直想往德州城闯闯吗?要不要跟我一起往?”

    蒋川被安排在巡检司当差,一个月也有两块银元的收进,而且在本地当差,一年四季节礼不断,算起来,不比往当侍卫差。

    不过,给德王当侍卫,那可是要往德州城当差,对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布满了诱惑力。

    冯大宝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有啥条件?”

    “只要是良家子弟,有大明血统的都行。我已经问了,就连我这样的,只要身家清白,也能往。”

    现如今,挑选最严格的是海军,海军招收士兵,那都是百里挑一,不仅身家清白,还要能不惧风浪。

    德王府侍卫属于是德王的近卫,除了掩护德王,重要是在德州境内到处查税,也是一个肥差。

    冯大宝大为意动,想了想说道:“明日出往放牛,我偷偷往镇上报名。只要报了名,木已成船,我爹也无可奈何。”

    蒋川笑道:“你警惕一点,别被你爹打的鼻青脸肿,到时候德王府不要你,你哭都哭不出来了。走了,我还要赶紧回家,让我婆娘收拾行囊。”

    “你被挑中了?”

    “我爹走了关系,这次确定能选上。我已经决定搬到德州城往住,这鬼处所,我是待够了。”

    蒋川骑上马促而往,冯大宝看着他的背影陷进了纠结。

    蒋川结婚时候分了一份家产,一套屋子,他在巡检司当差,没有置办牧场,想往德州城,也就是搬个家的事。

    但是自己父亲不批准,又没有银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被选上,这心里患得患失。

    不过,他显然是想多了。

    德州这里除了大风多一点,气象热和,人多地少,收获丰富。

    能在这里安家的百姓,各个家里不说是家财万贯,也都家境丰裕。

    往德王府当差,算不上正规军,一般百姓还瞧不上,所以报名的人并未几。

    冯大宝到了镇上的巡检司,填了一张表格,就被通知过了正月十五,就直接往德州城报名,每个人还发了两块银元的路费。

    回到家里,他也不隐瞒了,拿着巡检司开的证实,跟自己的爹冯来旺就坦率了。

    冯来旺固然赌气,但是木已成船,他固然在家里说一不二,却也不敢跟德王府对着干。

    所以,他固然气的拿出鞭子狠狠抽了冯大宝一顿,但是还是让袁氏给他收拾行李。“你要出往闯闯,爹也不拦你了。不过,你就往当差三年,然后就回来牧场。你爹我干了一辈子,挣下这份家业,可都指看你吸收了,老子好好享几年福。”

    “爹,你放心。我要是混不出个花样,就回来吸收牧场,要是混出来了,这牧场就给小二,小三他们。”

    过了正月十五,冯大宝与镇上的几个报名的毛病就一人一马,马后面搭着行李,前往三百里外的德州城。

    只有蒋川成亲了,也是筹备搬到德州城往的,将家当装上了一辆马车,沿着官道向东方的德州城出发。

    三百里地,他们边走边玩,用了三天才走完,夜里就住在官道旁边的驿站,几个人只要一间房,在通展上打牌取乐。

    第三天午后,看到前方的德州城,每个人的心中都布满了豪情壮志。

    德州府是东洲的一个大城,这里盛产牛羊,皮毛,德州城也是方圆千里最大的港口。相比人口只有几千人的小镇,这里的繁荣让所有人都迷恋不已。

    这里面,只有蒋川经常到德州城,对这边也更懂得一些。

    “看,那边有大烟囱的是炼钢厂,旁边蓝色的那是拖拉机厂,你们家里用的拖拉机,收割机,都是这里制作出来的。不过这里只是组装,发动机都是在大明装好了之后运过来的。前面还有一家纺织厂,那里面的女工很多,你们这些王老五骗子汉,有时间多来走走,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个老婆了呢!”

    冯大宝感到满眼都是新鲜。“那边楼顶上安装的铁塔是干什么用的?”

    这一下,蒋川也不知道了。“上次我来还没有,不明确是干什么用的。”

    蒋家来接蒋川的一个家门大伯笑着说道:“那是朝廷刚下令建设的信号塔,据说安装好了以后,我们能直接听到陛下在大明的讲话。”

    一帮年轻人面面相觑,都不信任这个大伯的话。老家伙看到他们的表情,嗤笑说道:“老汉我骗你们干什么?那些官老爷们都是这样说的,老汉我也不信,可是据说在大明已经修睦了这样的信号塔,现在中洲那边,只要是县城就能听到陛下亲身讲话。”

    蒋川问道:“大伯,中洲在地球的另一边啊,我们这里是白天,那里是黑夜,陛下说话怎么能传到我们这里来?”

    “这老汉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们想想,陛下是谁啊?天底下的老大,就连神仙都回陛下管。他说行,那就确定行。……要是能亲耳听到陛下说话,老汉我就是逝世了也情愿啊!”

    众人骑着马沿着林荫大道向前走着,一个个的眼睛盯着铁塔都沉默不语。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几万里之外的陛下说话,他们怎么能听得见。

    所有人被这种听起来都不现实的消息震住了,这让一帮刚从小镇上出来的年轻人感到格外压抑,似乎这样显得他们是一群土包子。

    冯大宝忍不住说道:“搞这些虚头巴脑的偷袭,朝廷真要为百姓着想,就该进步牛的价格。现在一头牛才卖不到五个银元,据说到了大明,一头牛卖十个银元都不止。”

    蒋大伯摇了摇头笑道:“在大明,养一头牛要费多少工夫?在这里一头牛又费多少工夫?你是冯家的吧?往年你爹卖了近五十头牛,在大明,恐怕连五头牛你都养不起,账可不是这样算的啊!”

    冯大宝无话可说了,他也知道,这里牛卖的固然便宜,但是养的也轻易啊。现在他们一家一年卖几十头黄牛,几十头牛犊,即便除往税收,本钱,一年赚两百个银币也是轻而易举的。

    他也经常听父亲讲过往的苦日子,知道现在冯家的日子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有些内向的王全忽然低声说道:“看,你们看,好多女娘……”

    几个年轻人的视线立即被吸引了过往,前面纺织厂的大门口处,不少年轻的女娘穿着粉色大褂,带着帽子,在那里买一些零嘴,还有一些就在太阳下面晒太阳。

    她们看见他们,也不害臊,反而嘻嘻哈哈地笑着,勇敢地打量着他们。

    他们几个男的反而害臊了,不敢再看,一个个面红耳赤地经过了她们,才松了口吻。

    走过了之后,冯大宝忍不住松了口吻,又忍不住回头看往。

    却不防一群女娘还在盯着他们,看见冯大宝的动作,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让冯大宝闹了一个大红脸,再也不敢看了。

    其他几个也没有比冯大宝强到哪里往,只有蒋大伯已经云淡风轻了,看着一帮年轻人笑道:“这些女娘都是家在德州城的良家女子,你们要是看中了谁,可以托人往提亲。我们家固然都是下面镇上的,可是家家有牧场,日子比大部分城里人还好过。对她们来说,可是良配。”

    冯大宝一听,登时心动了起来,这些女娘见多识广,豁达慷慨,可要比小镇上那些女娘更让他心动。</></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