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明新帝国- 第三十六章 缘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摇摇-欲坠 书名:我的大明新帝国
    “姓名?”

    “冯大宝。”

    “祖籍?户籍?”

    “祖籍大明帝国中洲吉安府,户籍大明帝国东洲德州府青阳镇冯家农场。”

    德王府典仗仔细看了看冯大宝本人与户籍上的描写,又问:“可曾受过军事练习?”

    “往年小人曾参加青阳镇冬闲民兵集训半月,不过小人自十二岁就拎着火铳打猎,熟悉火枪应用。”

    典仗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个棒小伙。你往西前院,若是体检合格,德王府就收下你了。”

    冯大宝固然明知道来了德州府,基础就不会被刷下来,但是现在尘埃落定,还是自得地向其他几个毛病自得地一笑,小跑着跑向了西前院。

    本日德王府前院四门打开,到处都有护卫指路,他也不怕迷路。

    可是他刚一进西前院大门,从门内就窜出来一个年纪跟他差未几的年轻人。两个人的速度都快,就在大门处,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冯大宝胸口被撞的有些生疼,刚想问候一下对方,却见对方一声惨呼:“我的相机”蹲下身往。

    冯大宝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的大红蟒袍和肩头的云纹,他的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站直了身材,右拳击打了一下左胸。“小人冯大宝参见小王爷。”

    对方却顾不得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小铁锅一样玩意,往怀里的四方盒子上面套。

    跟在年轻人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这个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朱见清,还让你嘚瑟,这一下兴尽哀来了吧!”

    朱见清心疼的嘴唇一直跳,瞪了对方一眼,这才又抬头看着一脸紧张,笔挺站立的冯大宝。“你是本日应征的护卫?”

    “是!”冯大宝不明确这个相机是什么玩意,但是看这个小王爷心疼的样子,心里担心不已。

    这刚进王府就得罪了小王爷,以后日子怕是难过了。

    朱见清却很快把持住了自己的情绪,叹了口吻扭头跟自己的长随说道:“你拿着相机往问一下吴昌盛,看看还能不能修复。”

    长随抱着那个木盒子,又拿着那个白色小锅,奉命而往。

    朱见清这才跟冯大宝说道:“这相机是我刚从应天府带回来的稀奇玩意,是工部刚研发出来,一台就要四百个银元,再加上各种材料,又要一百个银元。如今刚用不到一个月,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容貌,你说该怎么办?”

    四五百两银子,冯家不用砸锅卖铁也能赔的出来,不过也要伤了元气。

    冯大宝不担心银子,只担心恶了小王爷,自己冯家不过是普通百姓,哪里惹得起小王爷啊!

    他心坎紧张,还没有说话,却听另一个年轻人说道:“不是吧,朱见清你竟然想让这个小子赔你的相机?别的不说,就说这事你们两人都有错,也不该让这小子一个人赔吧?”

    “闭嘴!再烦琐滚回你的乾州往!”

    对方却丝尽不怕他,嘻嘻笑道:“哟,这就赶人了啊,嘿嘿,我偏不走”

    朱见清也不理他,回头跟冯大宝说道:“我跟你说相机的价格,不是想让你赔,这件事我们都有错,算起来,还是我的责任更大一点。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进了王府,今后行事不要毛毛躁躁,否则出了岔子,成果不必定是你能遭遇的,明确吗?”

    冯大宝心里倒过意不往了,朗声道:“小人明确!不过,小王爷,小人做错了事,也该赔小王爷一些银子”

    朱见清笑了笑,在他身上打量了一圈,摘下他腰间系着压衣襟的一块云纹石。“这块石头花纹倒是别致,孤看的爱好,就当赔礼了。”

    这块云纹石头质地的石牌是冯大宝放牛的时候在野地里捡的,然后自己打磨出来的,说实话不值什么钱。

    可是他又不敢插话,生怕让小王爷不满。

    “往吧,王府不同你在家里,处处要讲规矩,今后行事沉稳一些。”

    冯大宝哪怕就是再不经事,也知道这次是小王爷宽宏大批。他单膝跪拜了下来,大声说道:“小人多谢小王爷恩德,今后当居心办事。”

    朱见清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点了点头,回头跟另一个年轻人说道:“走吧这一下只能老诚实实待在府中了。”

    冯大宝看他们要走,忍不住问道:“小王爷,那是什么玩意,都要四五百两银子?”

    看热烈的年轻人笑道:“那是照相机,对着人按一下,就能把人的样子容貌拍下来。你们小王爷买来还没嘚瑟够,这下就完蛋了。哈哈哈”

    朱见深却说道:“只是断了,说不定能修睦呢”

    两人走远了,冯大宝才傻乎乎地站了起来,还有些不信任。这么一个玩意就能把人样子容貌拍下来,那不是神仙仙法了?

    后面也已经过了初审的毛病们一个个都过来了,刚才冯大宝与小王爷相撞,把价值几百个银元的相机损坏的消息,通过其他护卫的嘴,不一会就传遍了。

    其他人都围着冯大宝,要他再说一遍经过,一时之间好不热烈。

    东洲各家亲王府按例可有护卫三千,这三千护卫是由朝廷供养,负责压抑土人,掩护亲王。

    在这三千护卫之外,还有各级官府的衙役,负责追凶缉盗,保持治安。

    另有转运司,驿站等朝廷机构的隶员,负责信息传递,掩护官道。

    除此之外,东洲北大陆还有一支人数五万的精兵,直接附属于提督府,平息各方纷争。

    东洲没有外敌,除了土人全是自己人,所以这些兵力已经足够。

    陆军的人数固然少,但是海军的人数却一点也不少,全部东洲的沿海地带,足有二十万海军,负责海上转运,并且有把持欧洲向海洋发展的任务。

    亲王府的三千护卫附属朝廷供养,只是名义上属于亲王府管辖。

    但是各家亲王府有五百名的名额,可以自己招收亲卫,这些人,当然也是亲王府自己用财政养着。

    如今的朝廷税赋,重要由五大类组成,其一是农税,其二是商税,其三是关税,其四是矿税,其五是车船税。

    除了矿税依旧是皇家直接通过内务府征收,其他税种都已经划回了朝廷各部。

    五十年前,农税盘踞了大明税收的八成以上份额,但是几十年过往了,农税的比例越来越低,目前不足大明税赋的三成。

    这些税收由户部同一征收,但是却由议会监管预算制度。

    东洲的封建各府,每年税赋的三成是要划给皇室,其他七成回属朝廷,而这三成中的三成,属于各大亲王府。

    所以,只要各府不是极度奢侈,每家王府的日子都不会难过。

    像德王府这样的富饶之地,王府的日子更是好过,所以每隔几年,都会换一批亲卫。

    朝廷如今履行的府兵制和募兵制并行制度,以前的亲卫大部分都是府兵,但是难免良莠不齐,很多亲卫年纪大了,还要养着,也是一种糟践。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盘踞这这些名额,对王府的实力增长没有利益。

    而转为募兵制来招收亲卫,三年一换,好用的,忠心的就能提拔起来,平庸的三年时间一到,就能放回往。

    他们这些人即使放回家了也不会糟践,经过三年的练习,每个人都有基础的战术素养,拉出来就能成军。

    所以近些年来,卫所军还有一些府兵,基础上其他兵种都转为了募兵制。

    冯大宝他们这些就是属于募兵,要是聪慧能来事,得了王府青睐,年满三年以后,能转成长期亲卫,获得重用。也能有机会转到其他职位,成为朝廷隶员。

    当然,要是资质愚鲁,不堪造就,干满三年就哪来再回哪儿往。

    冯大宝和其他毛病都顺利地进职,像他们一样只是为当亲卫,见世面的年轻人占了一大半,大约有两百人。

    还有几十个年轻人,大部分都是大家族的旁系子弟,他们重要是盼看通过亲卫这个平台,与德王府拉近关系,然后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

    进进德王府以后,两帮人就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帮。这不是相互孤立,只能说同类相聚。

    “大宝,后日才开端集训,走,我们往买生活用品。内务府在德州城有个大商场,据说售货员都有好几百个,不少美女呢”

    德王府的亲卫营就是德王府的旁边,属于是德州城中心。

    几个来自乡下的年轻人结伴来到了那个大商场,就被这里的华丽堂皇给震住了。

    地上是光洁的瓷砖,头顶上的电灯隔着几米就有一个,天天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电。

    几百个柜台平展着摆开,吃的,用的,玩的,穿的,应有尽有。让他们几个一会儿就有些眼花纷乱了。

    售货的大部分都是女人,不过让他们有些遗憾的是,大部分都是已婚的媳妇们,小女娘很少。

    也是,这里天天要面对不同的客人,没有成婚的女娘,那里搪塞得来各种不同的人。

    德王府会发衣服,发被褥,几个人买了洗漱用品,就在这个大商场里面闲逛了起来。

    这里的很多商品,他们都没有见过,不过根据分类和标签,他们大部分都能猜出来是什么,干什么用的。

    不过也有一些,几个人都不认识,听了售货员的先容,才明确是什么东西。

    冯大宝看了很多商品的标签,摸了摸怀里的银币。却还是没有举动。

    他最爱好看书,这里卖的也有书,不过他听说亲卫营有自己的图书馆,所以现在不筹备花银子。

    以后就是想要买书,也要买图书馆没有的书看。

    很多东西他都想买,但是不能乱花银子,他想等三个月后的假期,回家的时候,给爹娘,给弟弟妹妹们都带上一份礼物回往。

    比如那个八音盒,拧紧了发条,一个小人就会慢慢转圈,而且还能发出悦耳的声音。

    小妹早就想要这样一个八音盒了,但是他爹才不会舍得用五百铜币买这样一个不能吃,不能用的玩意。

    他也注意了一下,这里固然大,却也没有小王爷的那种相机,看来的确是个新鲜玩意,还没有传到东洲来。

    他又忍不住在想象,德州城就已经如此繁荣了,那应天府,该是一副怎样的情况啊!

    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冯大宝的走神,他固然跟大家伙儿一样,出身在广阔的青阳镇,从小在牧场里长大。

    骑马,放牛,打猎,但是他却有一颗不同于一般牛倌的粗犷的细腻的心。

    所以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他也有一个外号叫小秀才,这倒不是有歧视,纯属于毛病之间的戏谑。

    “这位壮士,你走不走啊?不要挡住路啊”

    冯大宝转身扭头,身后有一个夫人带着一个女娘跟在他的身后,这个时候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冯大宝女人见的少,也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连忙赔礼道:“对不住夫人,在下走神了。”

    情急之下,他没有用官话,说的是老家口音。听到他说话,对方却楞了一下,问道:“听你口音,祖籍是吉安府?”

    固然已经在德州生活了几十年,但是冯来旺说话仍然说吉安话,冯大宝说话自然也随父母。

    “不瞒夫人,在下祖籍吉安府永丰县。”

    对方的态度密切了很多,笑道:“不曾想在东洲也能碰到同乡,你们如今在何地落户?”

    他偷看了一眼对方的打扮,显然是大户人家,不会图他什么。这次,他也看到了那个小女娘的长相,白白净净,笑的好甜。

    “在下出身在青阳镇,那是一处间隔德州府三百里的小镇,大部分都是以养牛为生。如今在德王府当侍卫”他又补充了一句:“在下刚进职,还没有发侍卫服。”

    对方看他拘束,忍不住笑道:“我老家也是吉安府,不过已经出来几十年了,这辈子,怕是都没有机会回往了。瞧我这记性我夫家姓杨,你可以叫我杨夫人。”

    冯大宝不好意思地说道:“在下冯大宝无字”

    杨夫人却也没有嫌弃的意思,仔细打量了他一番,把他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在冯大宝筹备告辞的时候,杨夫人却又问道:“瞧你年岁也不大,可曾娶亲?”

    冯大宝不好意思说道:“不曾。”

    青阳镇固然家家户户富饶,在德州府也数得上,但是地势偏僻,方圆几千里,只有几千人。

    当地的人口少,又都彼此熟悉,结亲对象是手快有,手慢无。

    冯来旺不操心,袁氏交际少,冯大宝十七岁了,还没有碰到合适的。

    要说他长的不算差,身板又壮,就是从小在牧场上放牛,脸晒得有些黑。

    这次冯来旺愿意让儿子出来闯闯,也有让他在外面找个老婆的意思。至于能不能有出息,实在冯来旺并不在乎。

    对方听了他的答复,笑脸更盛了。她挥了挥手,一个比冯大宝还黑的长随靠近了过来。

    杨夫人要过了一张名帖递给冯大宝说道:“既然是老乡,以后就多多走动。我杨家固然不算什么大户,在德州府说话却也有几分作用。明日来家中认认门,我让人做一桌吉安菜”

    就是再迟钝,冯大宝这个时候也有些会过意思了。他看了一眼那个娇羞的女娘,心仿佛一下子被融化了。

    杨夫人见状更满足了,又跟他交待了几句,带着那位女娘先离开了。

    冯大宝手里拿着名帖,一看之下,忍不住有些呆住了。

    由于名帖上面的名号,竟然是东海公府

    冯大宝这个时候无心逛街了,他一个乡下的小子,初来乍到,就碰到这样的美事,实在让他心中无底。

    他也没人能求教,想了想,还是筹备往找蒋家的那位大伯。他固然不过是个普通百姓,不过住在德州府,对这德州府的权贵应当有几分熟悉,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就是东海公府,还是骗子。

    在他想来,东海公府的女娘,怎么会愁嫁,怎么会看上他?

    蒋家,蒋家大伯把名帖在手里看了半晌,然后带着他又来到了德州城的书展。

    “这东海公府家大业大,族系繁多。他们家族封地在横断岛古巴,在德州城,只有一座别院,族人来了大陆,基础上都会住在别院里。老朽对杨家懂得也未几,所以筹备来买一本东洲勋贵谱系,看看这位杨致勋夫人,毕竟是哪一系。

    你也不要妄想是嫡系,嫡系的杨致和那可是直布罗陀总督,夫人是大明的永衡公主。不过,哪怕是旁系,你小子也算是攀上高枝了。”

    冯大宝怀疑不解。“即便是旁系,难道结亲就这么难吗?”

    蒋大伯笑道:“杨家旁系是在横断岛上发展的,那里条件可比不上东洲,杨家人口多,一家结亲,旁系就难再结亲,东洲的勋贵又少,就连小王爷,小郡主们都要回大明结亲,更别说普通的旁系了。

    你也别担心,杨家家大业大,不会图你什么,现在看上你,也是你小子的缘分。真要跟杨家结亲,哪怕是旁系,今后你的路也好走很多。”

    在书展买了一本东洲勋贵谱系,东洲不像南洲,这里伯爵以上的勋贵就那么几家,其他的大部分都是伯爵以下的将领世家。

    他们翻到了杨家的先容,找到了杨致勋的名字。

    说起来,这个杨致勋跟如今的东海公众,的确有点偏,他是如今东海公杨道五服的一个族侄儿。

    杨家当初封地横断岛,主系只有杨道和一个侄儿,家族无人,所以从老家召集了不少族人一同前来横断岛开发。

    杨致勋的祖父就是那个时候一起过来的,全家在横断岛杨家封地上繁衍生息。

    固然是旁系,还比较远,但是总要比冯大宝这样的毫无基础的要强的多了。

    冯大宝向蒋大伯鞠躬说道:“小侄现在心乱如麻,明日前往东海公别院,还看蒋大伯能指导一二。”

    蒋大伯嘿嘿笑道:“好说,我们现在就往买礼物。你要是真能娶了杨家的女娘,也是给我们青阳镇增光了。”

    另一边,杨夫人带着女儿坐上了马车,看着女儿笑道:“本日娘为了你可算是不要脸面了,也不知道这个黑小子有什么好的。”

    固然被亲娘打趣,但是杨家女娘却也没有害羞的不说话。“为了女儿的亲事,委屈母亲了。”

    杨致勋是杨家旁系,一直在帮杨家打理咖啡园。这杨家女娘蓝本也是说了亲的,不过说了两次亲,第一次刚说好,男方病逝,第二次又说了一个,男方游水被淹逝世了。

    在横断岛,关于杨家女娘的闲话就多了起来,而且传言刺耳。更重要的是,现在想找个婆家都难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夫人就带着女儿来到了东洲大陆,避开故乡的闲言闲语。

    她心里实在也担心,生怕女儿真是个丧门星。现在,杨家女娘名声在勋贵家族里面传开了,难结亲事。

    他们也不指看再找勋贵家族,找个普通人,也不用听那些闲言闲语。只要对方踏实能干,杨家再帮衬一番,小日子过的舒舒心心,不比嫁到勋贵旁系家族,面对各种勾心斗角差。

    杨家女娘是个有主意的,本日陪母亲购物,一眼看到冯大宝就有一种亲切感,所以主动让母亲搭话了。

    杨夫人叹了口吻,拉着女儿的手说道:“娘不委屈,就是委屈你了我让人往德王府查探消息了,要是这冯大宝靠谱,娘就在这德州城为你风光大嫁,不回横断岛了。”

    晚些时候,杨夫人就拿到了冯家的记载。这冯家固然是小门小户,但是冯来旺能干,赤手空拳现在有了几千亩的牧场。

    而且冯大宝这个年轻人她也接触过了,还算满足,心里就有了决断。

    第二日,冯大宝提着四件礼登门了,本日他特地借了一身德王府侍卫服,将自己打扮的心胸轩昂。

    陪他来的蒋家大伯固然没有身份,但是却能不怕丢脸,一直顺着对方的话接。他能说会道,倒是让蓝本瞧不起他们的杨家主事心里也非常熨帖。

    临出门时,杨家主事说道:“我已经让人给德王府递了帖子,我们家十四夫人还要急着回横断岛,所以让德王府给你几日假,你回往让你父母过来,双方交换庚帖。”

    这几天在筹备新书,老书反而耽误了,不好意思。以后我尽量早点更,争取这个月老书完本,然后上传新书</></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