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 第60章 云崕的报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行水云间 书名:保卫国师大人
    李师龙自请降职罚俸,是不令晋王再为国师被暗杀之事为难;李元伐断腿,当然主要是让国师和晗月公主能把心头那口恶气出了,可是藉着救灾的名头,妥妥地能在群臣那里怒刷一波好感度啊!

    所以说,李丞相能爬到今日地位,决不仅仅是因为女儿肚皮争气。

    晋国这一场暗中风波到这里就落下帷幕了,丞相府落在下风,莫提准也没觉得自己占了多大便宜。能令他感到慰藉的,就是李师龙的右相位置不保,被原本的左相顾佑青占去了,算是大权旁落。同时李府在国君的命令下,也暗中向莫提准作出许多赔偿。

    国师一张嘴就是血盆大口,啃得李师龙连皮带骨都疼得要死。当然最让丞相心疼的还是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从此成了残废,也就无缘仕途。

    当然从此以后,两家结怨更深。

    “对了,事情既已过去,丞相府不会再针对你行动了。”在冯妙君的宅子里,莫提准把以上消息说完后就站了起来,“你安全了。”

    真相大白,李家再拿捏她也没用。冯妙君本身份量太轻,不值得丞相府出手对付。

    这也就意味着,冯妙君可以安全地游逛晋都去了——来这里一个月了,她还没出去压过马路呢。

    前提是她身体恢复。

    莫提准离开前,她忽然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立誓不打杀孩子?”

    一个人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心中自持就可以了。诉诸于口,还变成了毒誓,一定是因为有些不堪的过往。

    莫提准沉默,一动不动。

    又过了不知多久,冯妙君都以为他不会再说了,这人却又突然开了口:

    “我从前狠辣,对敌从来斩尽杀绝、不留余地。后来女儿生产,不管怎样小心保养,前两胎都滑了,身子也落下病根。”他长长叹了口气,“我是国师,不难算出这是我杀孽太重,报应反而应在了她身上。”

    “我的罪孽不能由她来承担,因此立了这个誓言以证心诚,再有仇敌,也是祸不及子孙。”也不知他何时收了颗石子儿在手里,这时顺着水面打出去,“噌噌噌”连跳五下,“在此之后,我才有了孙子。”

    “原来这世界还有天理之说?”

    莫提准耸了耸肩没说话,转身离开了。

    ¥¥¥¥¥

    半个月后,原安夏境内酉田乡发生乡民暴动,冲击戍北大营,魏国派驻当地的署衙和边贸榷场遭血洗。

    消息传来,魏廷内外震动。

    在调兵遣将前去镇压的同时,魏王也指派小司察赶赴酉田乡探明原委。

    后续就令人目瞪口呆了:小司察抵达酉田乡不过三天就身首异处了,身子正襟危坐,衣服连一丝褶皱也无,就是脑袋整个儿被放置在旁边的桌几上,一只手被剁下来按在脑门儿上,盖住了眼睛。

    这是想说,对方可以只手遮天?魏王接到消息,气得当廷将虎形镇纸砸在地面:“查,寡人要个水落石出!”

    第二位小司察也被派遣出去,只不过这回有高手护在身边。

    民间的暴动很难与正规军抗衡,不出五日,动乱就被镇压下去。

    可是魏王看着小司察呈上来的报告,脸色漆黑如锅底。

    酉田乡以矿山闻名,主产铁矿。魏国入侵安夏以后,将大批精壮战俘运到这里开山采矿。此地生存环境恶劣,劳动强度极大,屡见虐俘事件。事发前下足了一个月的雨,土层松动,监工不听劝阻,依旧强迫劳工进入矿区,结果矿洞坍塌,死了一千多人。

    看到这里,魏王还不觉得有甚大不了的,重点在下面:

    小司察亲勘现场发现,铁矿区居然伴生一条灵石矿脉!

    灵石矿原本藏得更深,不过矿洞塌掉以后掉下半边山壁,它就显了出来,坦荡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算小司察不是修行者,也断然不会错看那绿莹莹的、比翡翠还要鲜嫩的毫光!

    居然还是条从未上报的富矿。

    最惊人的是,灵石矿脉已有被开采的痕迹。其实也正因为对灵石的开采太过贪婪和草率,地质并未精确勘察,矿洞也没有好好加固,这才酿成了塌方的惨剧。

    可是依大魏律令,境内所有灵石矿的开采权都归为国有、严格监管,无论是地方官府还是王亲国戚,皆无自行开采的权力。至于个人,发现灵石矿却隐瞒不报者,斩!

    所以,到底是谁在私采这条灵石矿脉?

    这答案其实不难找。魏太子萧靖今年三十四岁,已助王理政五年有余,整个安夏南部土地上发生的事,八成以上都由他治理。私藏、私挖灵石矿脉这样的大罪一旦曝光,魏王第一个问难的就是他!

    五十二岁的魏王大发雷霆,威势一点不比年轻时衰弱。甚至在怒吼了一个时辰之后依旧中气十足,这倒要归功于龙虎金丹了。

    只有他身边的大太监陈僖知道,为恐气极攻心,魏王偷偷多吞了两颗丹药!

    王前跪了大半天的太子靖觉得,过去三十多年流出的冷汗都不及这一天多!

    当天夜里在东宫,他双手按在桌上,对着生母低声咆哮:“儿子说过多少遍,不要去招惹国师!您的手段对他无效,只会招来更猛烈报复!”

    “真是他?”郑王后这一整天脸色都是惨白,“老二和他走得近,我想帮你……现在怎办?”

    太子默然不语。母亲出身门第不高,又久居深宫,对修行者不甚了解,才拿一般手段对付云崕,倒把亲儿子坑了一把。

    最终他还是找到了替死鬼,把大部分责任推卸出去。魏王当然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做不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可能真地要了他的命。

    最后,他也只能默认这个结果,将那几个倒霉蛋五马分尸了,再责太子一个驭下不严,让他闭门思过三个月。

    可是太子靖明白,君父看他的眼神已经不对了。一国之君兀自生龙活虎,太子却在暗中私攒灵石,其居心耐人寻味,也是对王权的叫板。

    ---军情速递线--

    下一章,11时发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