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 第374章 心烦意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行水云间 书名:保卫国师大人
    虞庚庆外出,兄长仍在西北,家长都不在乌塞尔,府里就由着虞琳琅作主,这就是云崕仿冒虞琳琅的原因。否则他即便顶着和虞琳琅一模一样的脸,习性、作派也与本尊不同,长期与亲人相处必露马脚。再者虞琳琅的确有一手丹青妙术,以之为理由,接近女王更加便利。

    用过晚饭,他就遵从正牌虞琳琅的习惯缩回书房。

    不过身在异地,仿的又是高官子弟,他自然会提起心神留意外头动向。神念扩展开来,监视着府邸里的风吹草动。

    修行者的耳目太灵敏,尤其到他这个境界,每分每秒传入耳中的声音不下千百种,分辨起来也煞费功夫。

    入夜不久,他就听到离书房不到二十丈远的后厨传来下人的闲唠。

    那是婢女和两个小厮的对话。

    婢女一边嗑着瓜子道:“三少爷这几天回府都是大门不出,紧关书房。”

    小厮:“三少爷给王上绘像,当然要全心全意,不能有闪失吧?”

    “话是这样说,可他连墨彻也没问起。”婢女道,“从前他跟墨彻形影不离,老爷要杀掉墨彻,三少爷还拼死拦着,不惜以命相胁。结果这才跟墨彻分开几天,他就连提一嘴都不曾。”

    小厮道:“三少爷以后要娶妻生子,墨彻跟不了他一世。我看墨彻聪明些儿就该自行离开,兴许老爷还能留他一命。”

    另一人道:“老爷说要还了他的契,再给他纹银一百两,就这样墨彻都不肯走。我听马夫说,现在他被打个半死扔在那农庄上,老爷交代不给医药,就算他能熬得住,以后也是个残废。嘿,少爷会要一个残废不?”

    话音刚落,厨门吱呀一声响。

    三人回头一看,三少爷站在身后,面无表情:“墨彻在哪?”

    ……

    次日,城郊农庄。

    紧锁的草料房被打开,云崕站在门口,望见这阴暗的角落里蜷着一人,血迹斑斑。

    那人趴在草料堆上,闻声抬起头来,却是个细眉长眼、异常秀美的少年,年纪约莫在十四、五岁左右。

    他望见来人,满面都是喜色,挣了两下却站不起来,口中只低低道:“琳琅!”

    这一声若小兽呜咽。

    再一眨眼,泪花盈盈,我见犹怜。

    云崕看得额上青筋一跳,接着却笑了:“甚好,看来你还能救心上人一命。”

    ¥¥¥¥¥

    直到第二天廷议,冯妙君才见到了傅灵川。这人面色如霜,眼角都是血丝,连处理政务时也显得暴躁易怒,王廷弥漫着一股低气压,连一向最没眼力价的红将军也不想触他的晦气。

    冯妙君明白,那些个宫人必然将她在飞瀑山庄的荒唐事报给了傅灵川知晓。她也是佩服他,气怒交加之下还能秉公办事,将廷务梳理顺畅,一如既往。

    果真是公私分明好涵养,冯妙君都有些不忍心对付他了。

    可惜她必须将他气到失态,这时就扬声道:“国师大人似是心气不顺,可是昨夜没能睡好?”

    他转过来,目光死死盯着她。冯妙君认不出里面有多少复杂的情绪:“多谢王上关怀,无妨。”

    她露出一个关切的笑容:“国事繁忙,国师这一年多来躬行亲政,劳顿太甚,不若好好歇上一段时日。廷务自有众卿打理,国师不必挂怀。”

    她也不想想他是为了谁!傅灵川一股怒火喷薄到口边,却又强自咽了下去。

    她是故意地,故意要引他动怒,故意要引他在廷上与她争吵。

    “不必!”他一口回绝,“能为新夏尽瘁,能为王上分忧,是我份内之事!”

    她笑容和煦,露出来的八颗小白牙落在傅灵川眼里格外刺眼:“那么国师可要注意身体。”

    “王上亦然。”这几个字,已经是咬牙切齿。

    ……

    接下去两天,冯妙君果然提高警惕,傅灵川要想对付她决不能正大光明地来。

    其实四海归权之后,她和傅灵川的矛盾就一日比一日更深。她想当个名副其实的女王,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国家,傅灵川就是堵路的大石,非得搬开不可。

    可她对付傅灵川,即便有云崕相助也同样不能直接动手。

    傅灵川可不是奸佞。他对新夏忠诚而爱护,至今还在不辞劳苦打理王廷。冯妙君见过的劳模也不过就是这种干劲了。

    并且这人对于安夏之延续、新夏之建立功高无量,无论是王廷还是民间都有大量拥趸,还是死忠粉那种。她要将这厮放倒,必须有个恰当得无人可以反驳的理由,否则即便是成功了,新夏人也会认为她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与当今熙王无异。

    失了民心想再挽回,可就难了。

    毕竟傅灵川为新夏的建立奔走多年、呕心沥血,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如今的新夏国。

    可是傅灵川这人,实在没什么把柄和黑历史落人口实,因此冯妙君最理想的策略就是激得他抢先动手。

    这便是拿自己当饵了,她当然要十二万分小心。

    ……

    回到自己居住的大殿,天色已昏黄。傅灵川穿过花园时在一座三人高的假山面前站了一会儿。

    无人敢去打扰。

    到他离开之后,这座从江心打捞上来、抵得住江水千百年冲刷的假山忽然“喀啦”一声,碎作无数小块。

    震碎一座假山并不能平息傅灵川的怒火。

    这一晚,国师大人饮用的茶水比平时多了数倍。

    直到月上中天,才有人轻轻敲响书房大门,来人是傅灵川的心腹王乾。

    “大人缘何心烦意乱?”他低声道,“可是因为女王想纳后宫?”

    “她以这种方式羞辱我,甚至还要更进一步,让天下人都知道她与我分庭抗礼!那便会有更多人反对我。”

    长乐拿自己的终身大事跟他较劲。昔日在螺浮岛上,他可未曾想过她开出来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条件就能让他束手缚脚,施展不开。

    ---我是分割线--

    水云作息有些调整,后头清晨就要出门。为了梳理稿件更宽裕,从明天起,更新时间一律改为中午12时和下午17时,大家周知。</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