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 第496章 无奈与纠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行水云间 书名:保卫国师大人
    云崕的目光那么专注,冯妙君都有些恍惚了。这个时候,她多希望自己是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可以全心全意相信他的话,相信他的好。

    可她是一国之君。她个人做出来的任何决定,都可能影响到新夏的未来与国运。

    她要审视、要思考……也要怀疑。

    在其位谋其政,她没有轻信的权力。

    冯妙君暗中一叹,敲了敲桌子:“你已经离开颖公城了罢,我该出去了。再在瓶子里呆下去,我身上都快长蘑菇了。”

    云崕笑意晏晏:“你久未回返,何不多盘桓一段时间?这里是静心养性的好地方。”

    言下之意?冯妙君恍然,怒瞪着他:“你想将我困在这里?”

    这是他的储物空间,法器只听主人的话,所以他若不想让她出去的话,她恐怕真地出不去——除非她力量已经强大到足以突破空间限制。

    这个,她没试过,更没把握。

    “怎能叫‘困’?”云崕走近两步,高大的身形将她笼在自己阴影里,“印兹城一别,又是三月未见。我只是请你多住些时日,以慰我相思之苦。”他望着她,幽幽叹了口气,“这百来天里,你想过我么?”

    “少转移话题。”她却不上当,戳戳他的胸口,“快放我出去。稷器碎片我没带在身边,你强留下我也是无用。”

    被燕王追赶时,她犯的什么浑?居然想都未想就跳进这人的方寸瓶里避祸。明明两人之前还有过节,明明她从魏人手里抢走了峣地,明明她知道云崕为此咬牙切齿恨不得找机会收拾她,可在那节骨眼儿上,她怎么莫名其妙就相信了他?

    看吧,现在要自食恶果了。

    云崕顺势捉着她的小手,放到嘴边亲了一口:“新夏太平得很,横竖你接下来也没要紧事待办,不若在这里好好养伤。”他将“养伤”两字咬得很重,而后道,“再说,印兹事变之后,你还未补偿我呢。”

    她抢走了峣国,拿走了稷器,让他白忙活一场,这笔账该好好算一算。

    冯妙君想起自己伤势初愈,灵力未复,这会儿跟他打架并没有什么胜算。“你要什么?”

    “乖乖留在这里多陪我一点时日,我就既往不咎。”云崕低声笑道,“否则莫怪我对新夏不客气。你知道的,什么协议都有漏洞。”

    这威胁从他口中说出来,分量十足。冯妙君气结,却知自己这时没有办法:“国不可一日无君……”

    “傅灵川会代你打理好的。”云崕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抱住,“你离开新夏那么久,也未见它有甚问题。”她从云崕奇袭印兹城时就离开了新夏,到现在也有三个多月,新夏运行平稳,无风无浪。

    一套成熟的政体,本就该在领导者离开时还能正常运行。新夏建国不久就有这等本事,实是让他刮目相看。

    冯妙君要再开口,却被他趁虚而入,吮住了唇舌。

    方才吃面时,也没见他品得这样仔细。而后她腰间微暖,却是他指尖轻轻摩挲。云崕声音低哑,透着一股渴望:“伤好了么?”

    冯妙君本能地察觉到威胁,赶紧道:“没、还没。”

    云崕停下来,叹了口气。

    ¥¥¥¥¥

    一觉香甜。

    玉还真睁眼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陈大昌跪在她身前,把她衣襟都解开一半,目光直勾勾盯着她胸口看。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挥了过去!

    以她平时劲道,就算是头大象都能被她当场打飞出去,不过现在么,陈大昌只是轻轻松松一手就挡下了这一击,顺便轻描淡写道:“水烧开了,敷药。”这药得用滚水化开,五十息内敷好。

    玉还真一抬手就感觉到气虚体弱,立刻忆起昏睡前的种种,厉声道:“你不知唤醒我么!”

    “怎么没有?”陈大昌一脸无辜,“我唤过你两回,你恍若未闻,我便想着悄悄敷药就好。不信,你问问它们。”说罢一指鹤妖。

    大黑不待她开口,就晃着长长的脖子连连点头。

    “你……”这两头鹤妖不都是他的手下吗,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玉还真胸口一阵气闷,见他还盯着自己,更加郁怒,“你还要看多久?”

    她的身材一向美好,虽说尸毒令她肌肤泛黑,但该有的形状都有,该有的起伏依旧。陈大昌确是下意识多看了两眼,这时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将她翻了过去,让她背部朝上。

    玉还真的外袍也是法器,他不能像撕扯寻常衣物般将它撕下。好在衣料柔顺,哪怕沾染了血迹也不会贴紧肌肤,否则她还有苦头要吃。

    掉崖之后,小猴子曾帮玉还真处理过伤势,当时就将她的小衣丢弃,所以陈大昌此刻不用再费劲了。他轻轻拨开猴子给她敷过的药物,底下即露出五个狰狞的指洞!

    陈大昌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好厉害的尸毒。”伤口已经溃烂、高高肿起,他擦了两遍,依旧向外渗着黑血。

    猴子敷上的药,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肩膀的断骨已被它接好,他看了看,点头道:“接得不错,若是拖到现在才处理,说不定要打断了重新再接。”玉还真这样的大能生机旺盛,骨质生长极快,如果断骨到现在还未处理好,真有可能长坏了,那就得打断重来。

    陈大昌端来一盘化开的雪水,掏出随身的巾子正要动手,玉还真忽然道:“用我的。”取出一方绢帕,是漂亮的鹅黄色,上面绣着一丛海棠,针脚细密。

    帕子又细又软,还很香。陈大昌鼻子微动,下意识嗅了两下。玉还真即怒道:“你作什么!”

    “没什么。”陈大昌也反应过来自己这动作不妥,可是帕上有暗香浮动,煞是好闻,他这动作也是无意。

    他刚把帕子放进水中,玉还真又道:“让鹤妖来。”她生性喜洁,又独身多年,不愿被异性碰触。方才陈大昌在她背上按了两下,指头很烫,她已觉不适。

    :</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