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 第517章 劳动最快乐^_^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行水云间 书名:保卫国师大人
    他声音里全是控诉:“你泡汤泡了两个时辰!”女人真磨迹啊,“拿下玉还真了?”

    “还没有。”她轻声笑了,“但我能觉出,她喜欢我。”

    “这有什么稀奇?”他嗤之以鼻,“我也喜欢你,怎不见你愉悦至此?”

    这家伙吃起醋来,已经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了?她把全身重量都交给他:“她会是我的国师。”

    他哼了一声:“我还会是你的丈夫。”挥了挥手,四面窗户齐刷刷关闭,顺便屋子里还多了一个结界。

    冯妙君下意识睁眼:“你作什么!”

    他一把将她抱起,大步往内室走去:“颖公城里的账还没算。堂堂女王,可不能欠债不还。”

    她耳朵恰好贴在他胸膛上,当能听到这人心跳也砰砰加快,远不如往常平静。

    他也会紧张么?

    他将佳人放在床上,自己俯下身,她就被困在他的臂弯之中,哪里也去不得了。

    她秀发如云泻在枕上,凤眸中有春水流波,每一个眼神都像在鼓励他。

    冯妙君纤细的指尖从他眉心落下,拂过挺直的鼻梁,再到性感的薄唇:“对女王意行不轨,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他一张口含住了春葱般的玉指,她就觉指腹有暖湿撩动,连心都痒了。

    云崕的声音含糊,却不妨碍她听懂:“掉脑袋之前,先让我坐实了这项罪名再说!”言罢,低头去吃她的红唇。

    内室的温度,像是骤然升高了。

    纵被亲得气喘吁吁,她也还是揪着他的头发,抬高了下巴道:“自今晚以后,你会对我从一而终?”

    这妮子,始终要在言语上压过他一头么?云崕失笑,眼里的深情却不会教她错认:“会!”

    冯妙君一伸手就拔掉了他的发簪。

    墨发披散而下时,她已经顺势抱住他的脖颈,主动献吻。

    衣物一件件减少,终至不着寸缕。曼妙的身躯曝露在微凉的空气里,也曝露在眼前人的视野中。

    云崕倒吸了一口气。

    她真是美极,每一寸肌肤、每一点曲线都恰到好处,足以让他血脉贲张。

    偏她还微微噘着嘴,抱怨一声:“好冷。”

    下一秒,她就不冷了,有一具光滑而坚硬的男子身躯紧贴上来,热力十足。

    夜晚的寒凉比起他的温度,实在微不足道,冯妙君却在发抖。平日她能自如控制每一寸肌肉,现在却止不住浑身的轻颤。

    是愉悦,也是害怕。

    就连云崕也轻易察觉到她的颤抖,从下方移了上来,抚着她的俏面:“实在不适,我便停下?”

    他面色很红,声音嘶哑,冯妙君也发现他身体绷得很紧,像满弓的弦。

    可他依旧这样问了。

    她摇了摇头。

    云崕笑了,低头轻咬她敏###感的耳廓:“想要我么?”

    冯妙君阖上眼,点头,带着自己都未发觉的一丝绝望。

    她曾经筑起心防,要守住自己的感情,把他的一切都屏蔽在高墙之外。

    一年又一年,他如影随形。她提醒自己远离他、提防他,甚至她主动算计他、惹怒他。

    可是这个人的影子,早就长在她心田里了,牢不可破。他只用几个吻,就能一次又一次解除她的抗拒、卸下她的心防。

    她也想要他,疯狂地想要。

    哪怕她和他之间还隔着国仇家恨,还隔着无数不能启齿的秘密。

    哪怕他们是天底下最不应该在一起的两个人。

    哪怕这是一段聪明人都应该远离的孽缘。

    她也愿意沉沦,她也想任性一把。

    “好女孩,真乖。”云崕语带怜惜,极尽温柔地吻住她,一手抬起她光滑修长的大腿,身体沉了下去……

    数千里之外,乌塞尔城,白马湖。

    虽是隆冬时节,白马湖仗着地气暖热,依旧是繁花似锦。

    山谷中就有一朵粉红色的鸟萝迎风摇曳,虽仍是含苞待放,但里面饱蕴的一点甜香就已经吸引蜂儿前来采撷。

    无奈它还未到绽放之时,蜂儿在花上来回转了好几个圈子,就是不得门道。

    它不肯放弃,一次又一次试着往里拱,终于探出了一条又细又窄的花路。

    花儿羞涩,拼命想要合拢花瓣,蜂儿却毫不犹豫往里钻去。

    和小花相比,它太庞硕了,这么横冲直撞,几乎把紧软的小径撕裂。

    这个山雨欲来的夜晚,小花在无风时也簌簌发抖,只要蜂儿一动,它就跟着一颤。

    可是这个时候,蜂儿已钻到了最深处,那里温暖而香甜,有它最爱的花蜜。

    它开始了忙碌而又繁重的工作。

    当然,劳动也使它快乐。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

    它在里面乐而忘返,直到许久以后才慢吞吞地爬了出来,沾着满身粘腻的花蜜。

    不过才一探头,外边儿就已是狂风暴雨,劈头盖脸砸下。

    白马湖下雪了,只不过雪才落到结界上,就化成了水滴灌下来。

    这会儿飞出去,恐怕很快会被打湿翅膀,坠落地面。蜂儿根本不须考虑,就转身钻回了小花里去,重新用力拱入,不顾它再一次在风中凌乱。

    无论外界怎样风狂雨骤,今晚,这里就是它的栖身之所。

    ……

    扑簌。

    枝头积雪掉落地面,将冯妙君从熟睡中唤醒。

    天色很亮,塘里的火早就熄灭,屋里空气清冷,却透着一股子旖旎。

    看样子时辰不早了。很久不曾这般疲惫,也就很久不曾这般好眠。

    她睁眼好几息,才慢慢回过神来,而后发现有人从背后抱着自己,手就精准地抓在胸口的柔软上。

    两人曲线贴合,亲密无间,就像一对叠起的勺子。

    昨晚抵死缠绵的细节,走马灯一般在她脑海中回放。冯妙君下意识捂住嘴,不敢相信自己竟能那般癫狂。

    她这里才有动作,身后人就察觉到了,将脑袋埋在她颈窝里,对着她耳朵呵气:“醒了?”

    声音带着刚刚苏醒的喑哑,低沉而诱人。

    后颈传来一股麻痒,她缩了缩头:“该起了,什么时辰了!”居然睡到这样晚,众人都在等他们上路吧!

    “不急,晚两天赶到又无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