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 第596章 糟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行水云间 书名:保卫国师大人
    当然傅灵川也明白,陷在爱恋中的女子时常被一叶蔽目,毫无道理可讲。

    冯妙君敛目沉思,片刻后才缓缓道:“傅卿所言……”

    傅灵川等着她的下文,同时做好了力谏、苦谏的准备。

    可是,没等来。

    冯妙君忽然眉头颦蹙,目光闪动,而后对傅灵川道:“……有理,孤要三思。傅卿先退下吧。”

    傅灵川微愕,不知道她这是赞同还是不赞同。但他观察入微,觉出女王有些心不在焉,知道此刻再杵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于是知机告退。

    他这里一转身,冯妙君就顺手挥退了书房里所有人:“都出去!”

    宫人鱼贯而出,关上了门。冯妙君还要顺手布下结界,这才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面明晃晃的镜子。

    黄铜把手,镜边的纹饰都磨得泛白,乍一看并没甚特别之处,不过镜子里映出来的影像不是冯妙君本人,而是浓眉大眼络腮胡子,只消一瞪眼就极有气势。

    燕王!

    这便是她从女魃那里得来的水月镜。一副镜子当然有两把,这才能令相隔数万里的两个人即时见面对话,一把在她手里,另一把当然由燕王把持。

    继上回谈崩之后,这一年多来燕王从未再找过她。方才却有所感,取出镜子一看,果然是燕王主动联系了。

    忽然见到这人影像,她心里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面上却微笑道:“许久不见了!燕王日理万机,今日怎得空闲来找我说话儿?”

    镜里的影像显示,燕王并不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他的背景反而是一堵破旧的矮墙,镜面里还出现一角屋檐,她看到了……茅草?

    这么看来,他身处一户平民家中?

    燕军在大战中接连失利,这位当世霸主要承担最大压力,怕是难免焦头烂额,但冯妙君并未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气急败坏的神情,他反倒微笑起来:“新夏女王光彩照人,更胜往昔了。”

    两人各怀鬼胎,寒喧了几句。冯妙君也是服气他财大气粗,水月镜的神通效果极好,消耗灵石的速度也很惊人,作为单向扣费的发起方,燕王还能东拉西扯,也是不差钱的主儿。

    他的话里埋了几次试探,冯妙君都只作不知。最后他才语带钦佩:“南北陆陷于战事,各国都是战战兢,唯恐牵连己身,只有新夏急流弄潮,一兵一炮不出,反倒赚得钵满盆满。这样的本事,我也是佩服得紧!”他顿了一顿,“依我看,魏国之富庶已经不如新夏了。”

    冯妙君微微一笑:“和气才能生财,我只做生意,不爱打仗。”

    萧衍和燕国打红了眼,国内的金银就流水一般放给了新夏,从她这里买去大量军火战备。为了供应订单,新夏有数十万人日夜加班加点,筹集和赶制物资。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新夏目前最大、最赚钱的生意了。

    换来的银钱,她转手就投入了国计民生里面。原本相对落后的新夏北部和东北部地区,如今也在修造道路、大兴水利,那里有重要的矿山和渔场、林场。

    可以说,两大强国在掐架的功夫,新夏正千方百计忙着发展。一个繁华而强盛的新夏,是当世哪位君主也不愿见到的景象。

    燕王嘿了一声:“这就好办了,我今日找你,也是想跟你做一桩交易!”

    来了。冯妙君不动声色:“愿闻其详。”

    “如今魏人攻燕,近三成军备都从新夏购得;我还知道,萧衍给你打了不少欠条了。”燕王沉声道,“我要你立刻中止交易!”

    没了新夏的支援,魏人的战力立刻大减。只看燕国侵魏时的举步维艰就知道,在敌国的土地上作战可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如今魏燕攻守之势互易,但战争的规律依旧在起作用。

    只要新夏停止援魏,燕国就有很大机率破开敌人攻势,想办法翻盘。

    冯妙君以手支颐,玩味道,“我为何要那么做?”

    旁人敢这样说话,她直接一剑削下他脑袋。可对面这位是燕王,就算他是疯言疯语也值得她重视。何况他敢这样大喇喇找她谈话,并且隐含命令口吻,必有所恃。

    “因为,我手上有你想要的东西。”燕王话音刚落,冯妙君就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那哭声宏亮又有力,很大概率是个健康的男孩。可是燕王身边出现这样的声音,满满都是诡异。

    燕王笑道:“那小玩意儿饿醒了呢,要找娘亲讨奶吃。”说罢,将镜子对准另一个方向照去。

    下一秒,冯妙君脸色就变了。

    镜中照出另外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都靠坐在木栅前,双手被缚身后,嘴里塞着麻团,瞪圆了眼望向这边。

    那两张面庞她都熟悉已极,尽管已经多年未见。

    她的养母徐氏,以及徐氏的丈夫蓬拜。

    分离十余载,徐氏的容貌也只如三十许人,肌肤饱满莹润,没有一丝皱纹。这是冯妙君赠予她的灵药加上自身保养得宜之功。不过徐氏面色苍白憔悴,显然落在燕王手里吃了不少苦头。

    再看蓬拜,他有修为在身,看起来和从前并没有多大变化,但是面如金纸,显然受过重伤。

    至于那个男孩,冯妙君是眼生的,但能从他五官中看到徐氏的影子,想来就是她和蓬拜所生的长子。

    冯妙君只觉浑身血液一下全涌向头部,下意识就想嚯然起身。但她还是死死按捺住这样的冲动,只挑眉道:“这是作甚?”

    难怪养母明明数月前就发讯告诉自己启程赴夏了,却迟迟未至,原来都落在燕王手里!

    “还有一个奶娃娃,扔在小屋了。”燕王笑吟吟道:“女王可认得这四人?”

    冯妙君的拳头在袖中捏紧,脸上淡淡道:“你抓四个素昧平生的人给我看,是什么意思?”

    燕王顺手扯掉了徐氏和蓬拜口中的麻团,指了指镜子:“你认得她么?”

    徐氏用力摇头,眼里有泪珠滴落:“不认得,不认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