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 第635章 逮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行水云间 书名:保卫国师大人
    女魃正想跃下去探个究竟,冯妙君却伸手拦住了她:“不必。”说罢,闭起了眼。

    这会儿没到傍晚,天色还亮着。冯妙君阖目之后,眼前的景象就变了模样。

    山、树、营地全都不见,方圆二十里内只有一片漆黑。而在这样纯色的背景板上,亮起了一盏又一盏颜色、强弱各不相同的火焰。

    那是智慧生灵的魂火!

    在她的灵觉中,她滤去了所有外在景象,只捕捉活物的行踪。

    在场所有生灵的躯体都被她略过,她专注的,只是他们的魂魄动向。

    现场数量最多又奔忙不停的,是苍白得几近透明的魂火,它们属于底下的士兵。凡人外表再怎样强壮,魂魄也很弱小。

    而后又有几朵魂火追着摩隆多去了,它们的颜色浅深不一,代表着魂魄的韧性不一。

    那是修行者的魂魄。

    唔,她同时也感应到了赵棠。他看起来不像燕王那么有侵略性,然而在她“看”来,他的魂火颜色很深,强度也是相当可观,足见此人道行颇为精深,比起昔年的赵允犹有过之。

    自然,这些都不是她关注的。

    冯妙君想了想,灵觉进一步扩大,将方圆五十里内的动静都囊括进去。

    她方才一眼就辨出,炸翻燕军营地的是爆破蛊。这东西她用得多了,知道爆破蛊被培育出许多种类,最便捷的一种甚至有定时功能,所以凶手可能早就离开了营地现场。

    不过她抵达风暴岛不久,燕军装卸物资也就是几个时辰的功夫。为了效果最大化,对方还要等物资基本搬运完毕才放置爆破蛊,这就说明他离开不久。

    最重要的是,花了这么大力气潜入燕军营地动手脚,事后必定要躲在不远处欣赏自己的杰作、察看成果吧?

    她蓦地睁开了眼:“在那里了!”伸手往西南方向一指。

    风暴岛上人烟稀少,她指向的也是苍莽丛林。

    她看见的数千个魂魄都在营地附近奔忙,只有这一朵魂火是孤零零停在几里之外,站不多时就头也不回朝着远处奔去!

    “他们?”女魃看了赵棠等人一眼。

    “不管。”冯妙君回身点了几名新夏修行者跟随,就迈开步子往西南而去。她来南陆的目的,当然不止是运送物资给燕国这么简单。

    现场混乱不堪,他们的行动并未引人注目。等到赵棠将局面控制住,回头再来找她,哪里还能见到女王大人?

    ¥¥¥¥¥

    冯妙君和女魃的脚程岂是其他人能比?不过几个起落就在数里之外,新夏修行者望尘莫及。

    前方的山林空无一人,并无夜鸟惊起。

    冯妙君嘴角绽出一丝冷笑。若非自己以魂术辨之,根本不会发现前面有人疾行。

    好家伙,那厮根本不在地面奔跑,而是遁在地下!

    这样的土遁之术好生了得,倒不似后天修成的神通。对方大概也发觉了后有追兵,在地底走出来的路径扑朔迷离,想将他们甩掉。

    对修行者来说,单凭五感难以追踪。只可惜在她看来,此人魂火炽亮如黑夜里的明灯,耀眼得很,哪有跟错的可能?

    她忽然翩跹而起,落在一株小树上,同时自储物戒中抓出一盘锁链枪,轻轻一抖,这条链子就绷得像柄直挺挺的缨枪。

    锁链两端都带着弯曲的倒钩,寒光闪闪。

    她把链枪当作杆枪顺手一掷,连破空之声都不曾有,链枪就直直扎入土里。

    紧接着就是“啊——”一声惨叫。

    链枪扎着人了。

    她嘴角轻扬,手上用力一拽,不顾土里的人怎生挣扎,硬生生将他扯上地面,按在树梢!

    渔夫扎鱼也不会比她更利落了。

    被她扎上来这人五短身材,头大如斗,眼睛却小。链枪的倒钩穿透他的肩膀,牢牢钉进肌肉里。

    他疼得龇牙咧嘴,冯妙君却笑得开怀:“宴青,好久不见。”

    这只妖怪她是认得的,为魏国效力。昔年她跟在云崕身边为侍时,跟他打过几次照面,知道这男子的原形是头二百年道行的隐鼠,又称鼹妖,但最擅打洞,又能隐匿自身气息。

    他战力平平,打架不在行,但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比如安放爆破蛊在燕人营地里,倒是神鬼不知。冯妙君目光扫过眼前的黑暗丛林,暗道这厮进了大山就是如鱼得水,来去无踪。

    “你,安……新夏女王!”宴青疼得直打颤,一边咬牙切齿,“新夏暗中勾结燕国,只恨当年国师为何没将你杀……”

    话未说完,冯妙君就截断他的话:“云崕何在?”

    她眼里的光令人不敢直视,宴青避而不视,冷笑道:“国师大人安全得很,要教你失望了!”

    “你知道就好。”冯妙君也不着恼,五指箕张,突然按在他脑门儿上。

    宴青顿觉奇痛攻心,像是她扎穿了他的脑袋,又伸手搅和半天。这回他连惨叫都不能了,嗓子眼里“嗬嗬”几声就晕了过去。

    女魃站在树下:“找到了?”鼹妖有钻地之能,冯妙君审讯时当然不会让他碰着地面,以免其逃脱。

    冯妙君微微一笑:“云大国师果然就在附近呢。”她收回了嫩生生的小手,指尖并没有染上一点血渍。方才她使出搜魂之术读取了宴青的记忆,只是她的手法过于粗暴直接,对于受术者来说,过程不太愉快。

    之所以还要跟他废话两句,乃是因为妖怪活过的年头久,记忆比人类还要庞杂。她先提起云崕,宴青脑海里难免就会想起与他相关之事,这时冯妙君再下手,翻出此类记忆可就容易得多。

    “附近?”女魃一呆,“他不在显龙山么?”燕王为了追捕云崕赶去显龙山,结果正主儿反而在这附近?

    说起来,显龙山离这里确实不远。

    冯妙君熟知云崕脾性,并不惊讶:“要养伤,敌人眼皮底下才最安全。云崕如果潜在附近,还能监视燕人动向。”她晃了晃手上的妖怪,“只是这家伙太蠢,居然敢炸燕人营地。”()

    .。m.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