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通灵萌妻- 第25章 往他怀里拱了拱,粘人极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叶奈凉 书名:豪门通灵萌妻
    小÷说◎网】,♂小÷说◎网】,

    很显然,宫司屿和突然从灌木丛站起身的白影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上。

    头遮盖着白大褂,只能看到自己的双脚,一听到除了宫司屿和她,有第三个说话的声音,纪由乃害怕的下意识紧紧圈住宫司屿的手臂。

    委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不是鬼……”

    不过,为什么她觉得这第三个说话声,好像在哪听过?

    有些胆小,却又好奇,偷偷地,纪由乃撩开了盖住脑袋的白大褂一角,瞄了一眼发出声音的方向。

    消瘦修长的身形,凌乱墨黑的碎发,很是狼狈,雪白的大褂看上去脏兮兮,由下往上,在纪由乃瞄见那人那双独特极了的诡异赤红双瞳后——

    倏地揭开脑袋上的白大褂,纪由乃惊喜的瞅着不远处苍白俊美的少年。

    “流云!是你呀?”

    宫司屿诧异纪由乃如此激动的模样。

    垂下眼帘侧眸看她一眼,透着微寒,似不爽她的反应。

    “认识?”

    葱白的小指伸向流云,看向宫司屿,纪由乃嫣然一笑。

    “是呢!他就是从吴德芳手里救了我的那个人!”

    宫司屿恍然大悟,不屑冷哼:“哦,就是那个逃跑的重症精神病?”

    嗔怪嘟嘴瞥了眼漫不经心说话很酸的宫司屿,“照你这么说,我们两个也是逃跑的精神病呢!”

    “……”

    宫司屿挑眉,低哼,我们不一样!

    一见纪由乃松开了抱着自己手臂的“小爪子”,转而小跑着去了叫流云的“重症精神病”那,宫司屿脸一黑,有股子想发火的冲动。

    刚刚还口口声声答应不松手的!

    看到“野男人”就撒手了?

    果然是玻璃情!

    唇角绷着,宫司屿跟上纪由乃的脚步,一副“护花使者”趾高气扬的模样。

    可心里暗潮汹涌,他很不喜欢看到纪由乃对别的男人笑。

    他想摧毁那抹勾人的笑!

    暗夜下,幽林间,流云的脸色很苍白,暗红的瞳仁泛着清冽戒备的冷光。

    他看到冲他跑来的翩然倩影,宛若一只幽暗树林间瓷白纯净的精灵。

    失神一怔,待少女在他面前站定,才眯起惺忪的睡眼,一下,又睁大。

    “纪由乃?”

    捣蒜般点点头,如见到了至交好友,喜笑颜开。

    “是我呀!”

    “你也逃出来了?”

    小鸡啄米式点头。

    “是呀!”

    “和这个人一起?”没什么表情,语气也轻飘飘像没吃饱饭,睨了眼在纪由乃身后站定的宫司屿,“你下午不肯和我逃,就为了他吗?”

    用力式点头!

    “是呀!”又蓦地改口,“也不全是啦!”

    宫司屿还没高兴完,听到纪由乃突然改变的回答,又冷了脸。

    然后,流云表示理解的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睨了眼宫司屿。

    说了句差点让宫司屿控制不住洪荒之气的话——

    “你真好,逃难都不忘带上自己的病友,他看着就像有病的,喜欢斜眼瞪人。”顿了顿,“你看,他又瞪我,他眼睛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一刻,宫司屿内心戏奇多。

    他想揍得这个人爹妈都不认识!

    把他脑袋摁屎盆里?

    “流云,你不要这么说他,他人可好了。”

    纪由乃不赞同的替宫司屿说这话。

    也就片刻,宫司屿的气顿时消了大半,小家伙还是帮他的,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于是,逃亡小分队又多了一个人,流云。

    跟着宫司屿的导航,三人并肩,一起找着出树林的路。

    为了隔开纪由乃和流云,宫司屿心机的走在了正中。

    但听到纪由乃一直在和他身边的“红眼怪”聊天,心中止不住泛酸。

    “你怎么睡草丛里?”

    “迷路了,医生给我用了太多药,神经痛,就睡了会儿。”

    结果醒来才发现都凌晨了。

    “这样的吗?你在疯人院住很久了吗?”

    “一年。”

    “这么久了啊……”话音刚落,纪由乃突然“哎呀”了一声,被一根突然出现在跟前的粗树枝绊倒摔在了地上。

    宫司屿一直在生闷气,见纪由乃摔倒,本不想去扶。

    可看着她可怜巴巴红着眼的模样,心软的没边儿,蹲下身就去看她哪儿摔了磕了碰着受伤了。

    委屈兮兮的眨着眸,纪由乃刚准备自己爬起,蓦然抬眸,却突然小脸吓得惨白。

    刚刚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三个鬼,正站在她的面前,很近,几乎贴住了她的脸。

    笑的森然诡异的打量着她,其中那个嘴巴被缝起来,嘴角怪异弯起弧度的光头男鬼,更是如恶作剧得逞般笑的丧心病狂。

    纪由乃被吓得噎了下。

    下一秒,小嘴一瘪,不顾三七二十一,转身就埋进了宫司屿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细细弱弱的哭了起来。

    一见纪由乃这样,宫司屿哪里还生气,凤眸底尽是心疼。

    “哪里摔疼了?别哭,我看看。”

    扣住纪由乃的后脑,轻拍着她的后背。

    宫司屿刚说完,就听流云突然语气森森然的盯着不远处,说:“她不是摔疼了,是看见了鬼,三个,就她面前,一个眼珠被人剜出的吊死鬼,一个被人缝嘴挖了肠的冤死鬼,还有一个小孩,应该是车祸死的。”顿了顿,“她不是不小心跌倒的,是这三个鬼恶作剧吓唬她,在路上丢了根粗树枝。”

    微微一怔,阴冷的凤眸掠过震惊的光影。

    “你也能看到?”

    “天生就能。”

    凭生第一次,宫司屿觉得自己看不到鬼是一件很out的事。

    他挑眉看着流云那双赤红妖瞳突然朝着纪由乃空无一“人”的身后冰冷一凛,周身散发出的无形煞气森然可怕至极。

    宫司屿看不见鬼,却见地上的碎石块似被人踩动,发出异响。

    伴随着一阵阴风吹起林间树叶沙响,流云也走到纪由乃身边,蹲下。

    “你回头看看,它们都跑了,不会来了。”

    纪由乃先是在宫司屿怀里拨浪鼓似摇摇头,又害怕的往他怀里拱了拱,但片刻后,半信半疑的从宫司屿怀里抬起了脑袋,害怕的回眸看了一眼。

    发觉鬼真的不见了,才缓缓放松警惕。

    但整个人开始粘在宫司屿怀中,就好像这是她的避风港,不能缺似的。

    “真的没了……”惊奇。

    “嗯。”

    “为什么?”水汽泱泱的美眸四处张望着。

    “算命的说我是天煞孤星命,煞气重,鬼都怕,吓跑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