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第三百零八章 危言耸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诗人 书名: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晚上,躺在新房间内,赵氏心里久久不能平复,很大在意却是白天自己公公对自己的训斥。

    她本来好歹也算有钱人家的小姐,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训斥?何时受过如此气?自己嫁给坡脚的丈夫不说,现在居然还被如此的训斥。

    而且自己说的有错吗?这边才是他的亲身父亲,亲身的母亲,还有亲哥哥,现在他有权有势了,居然把自己一等人安排在这里,这哪里还有丝毫的亲情可言?

    所以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这心里越闷得的慌,在一看旁边睡得真香,还在哪里打着呼噜相公,心里更是一肚子气,便推了推,道:“你起来!”

    “干什么啊,还不快睡觉!”

    赵长嘟囔了一句,翻过身,持续睡。

    赵氏见此,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翻过身,气呼呼的冷哼一声,心里却又有了其他心思。

    在另外一个房间,赵大志还是一样睡不着,赵母怀疑道:“老爷,你怎么还不睡觉!”

    赵大志叹口吻,道:“我睡不着啊。”

    赵母怀疑道:“还在想家嫂的事情?”

    赵大志叹气:“是啊,她不知道远儿的身份,也不知道这江湖险恶,若外人知道了我们和远儿关系,很多人就会盯上我们,远儿工夫高强,自然不惧,可我们却成了他们的累赘。现在把我们安置在这里,也是为了掩护我们,只是惋惜啊,家嫂根本就不领情,却在意眼前这些鸡毛蒜皮之事,我现在担心就是她心无丝毫感谢之情,反而感到远儿怠慢了我们,我担心她心里这种不满越积越多,最后早晚给远儿带来莫大的灾难。”

    赵母此刻心也悬了起来,道:“是啊,特别是今天老爷训斥了她一顿,要知道她以前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受到了如此般的气,老爷你今天也略微激动了一些!”

    赵大志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她一个大小姐,哪里知道江湖的险恶,远儿在外面拼逝世拼活,才有了我们在京城的安稳,也才有了长儿现在的家室,我们在京城享受的安乐,安全就是远儿拼逝世拼活打出来的!现在他能有如此的成绩,也是如此啊!相比而言,我们没丝毫帮衬一下,反而是来享受的。”

    赵母也道:“也不知道远儿这些年在外面怎么过的,一想起来,我这心都纠起来了一样。”

    “是啊!”

    赵大志叹息道,“现在我只怕家嫂对此越来越不满,所以我想,明日就让他们出发回京!”

    赵母道:“出发回京?”

    赵大志点头道:“对,不能让他们留在这里,也不能让他们给远儿带来不必要麻烦。”

    说到这里,赵大志已经铁了心!

    赵母见此,迟疑了片刻,心里也微微叹口吻,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蓝本认为能让自己大儿子在小儿子的庇护之下能过得好些,那知道这媳妇不省心,正如自己相公所言,若她越来越不满,早晚一点要捅出什么大篓子,特别是自己大儿子又是那种畏惧媳妇之人,就怕被多问几句,最后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到时候不仅仅给赵远带来麻烦,就连把他自己也都置于危险之中,不过还是问道:“那怎么能让他们走?她若是不走怎么办?”

    赵大志想了想,道:“都是请将不如激将,要让家嫂乖乖的离开,最好的措施就是把她恫吓回往。”

    ……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也就坐在了桌子上吃着已经筹备好的早饭,吃了片刻之后,赵大志这才道:“长儿,收拾一下东西,你们等会就离开这里,回京城往吧。”

    正在吃饭的赵长一愣,惊奇道:“父亲,让我们回京城?你们呢?”

    赵大志道::“我们老了,禁不起折腾,等过段时日就回来!”

    赵长怀疑道:“可我们刚来,住得好好的,怎么就要回往?”

    赵大志道:“别问那么多,回往便是。”

    旁边的赵氏也没想到赵大志居然要让自己等人回往,道:“父亲,就是啊,这昨天才来,怎么今天就要回往?这大老远的,好不轻易来一趟。”

    赵氏昨晚上想了一晚上,打算接下来探听一下这铁血门到底有多大的权势,最重要的就是有多大的产业,若是能靠着门主哥哥这个身份,到时候定能把生意做大做强,除此之外,还能接洽自己远在京城的父亲,顺便也能把京城的生意坐过来,那样的话何不愁财源滚滚来。

    然而哪里知道,这才过了一晚上,这赵大志居然要自己两人回往,铁血门在这片地区权大势大,可到了京城可就不管用了,那自己的打算岂不是会落空?

    赵大志缓缓道:“没有什么为什么,叫你们回往你们回往便是。”

    赵氏一听他又不说什么原因,也不说什么理由,就是让自己回往,顿时心里也有些火了,冷笑一声,道:“难道是父亲感到我们在这里占了二叔的便宜是吧,他现在家大业大,还在乎这个?”

    “啪!”

    赵大志啪的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那些碗筷一震一跳,道:“家大业大也是他打拼出来的,和你没任何的关系,不管你们怎么想,今天必须得走,长儿,进来,为父有几句话给你说!”

    赵长不知道怎么回事,也随着赵大志走了进往,问道:“父亲,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你不能瞒着我啊!”

    赵大志叹口吻,道:“父亲蓝本也没打算让你们走,不过家嫂的性格你也知道,至于你心里的那些打算,等你弟弟回来之后,为父会给他说,到时候让他多帮衬帮衬,另外无论家嫂怎么问,你切不可说漏嘴八句!远儿现在是江湖中人,和梵天教结仇甚深,而这梵天教又是异常狡猾,暗地里还有不少的杀手,要是知道你们和远儿的身份,你们自己就非常危险。远儿又不是通天之人,可没措施时时刻刻掩护你们。”

    赵长脸色不由的一变,惊奇道:“既然如此,我们更加不能离开这里,若是一走,这仇人找上门来如何是好?”

    赵大志道:“不走的话,你感到以家嫂的性格,她会如此作罢,现在远儿不在,若他日他回来,家嫂岂不是要找上他?到时候别人岂不是笑话一个堂堂的铁血门门主,连家事都处理不好?人若无感恩之心,时间一长,或许感到谁都在亏欠她。偏偏你耳根又软,她说什么你都言听计从。这都不是重要的,若是她不警惕把我们的关系泄漏出往,被居心闻声了,到时候梵天教报复起来,谁能救?我和你母亲都是半截腿进土之人,可你们不一样。”

    赵长沉默,自己的媳妇什么性格他岂能不知道?想了想,便道:“也好,那我立即回往收拾。”

    虽说心里有些不甘心,可赵长好事感到自己命重要一些,虽说在这铁血门,可是早就听说了那些江湖中的高手那可是飞花伤人,杀人不眨眼,自己会些拳脚工夫,哪能和那些江湖高手相比?

    再说了,自己父亲又不会至自己不管,到时候由他往给赵远说,和自己京城的生意多有往来,自己还不是可以赚大笔银子?

    赵大志再次吩咐道:“你也必须得给家嫂说明确了,不能对外泄漏半句和远儿的关系,这可是事关你们生命的事情!”

    赵长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再次点头道:“行,父亲,孩儿记住了!”

    说着促匆促忙的出了房间,看着正在赌气的自己夫人,便道:“走,收拾东西,筹备离开这里!”

    赵氏气呼呼道:“我就不走了。”

    赵长心里有些着急,道:“这样,夫人,先进房,待为夫把事情说明确之后,到时候你再决定,如何?”

    赵氏见此,迟疑了一下,起身道:“那好,我就听你说!”

    进了屋,赵长警惕翼翼的关上门,赵氏顿时不满道:“你父亲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还怕我们占了二叔的便宜不成?”

    赵长辩护道:“这点你可就误会父亲了,父亲让我们离开,实际上也是为了什么两人着想。”

    赵氏嗤之以鼻,道:“为了我们着想?说得倒是好听。”

    赵长道:“的确,我先问问你,可知道大概一个多月前,这岛上的那场血战?”

    赵氏想了想,道:“接我们的那位也说起过,只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赵长道:“那日一战,以二弟为首的江湖高手斩杀梵天教高手多达三十多人,梵天教逝世了那么多人,早就把二弟当成了肉中刺,眼中钉,欲杀之而后快,不过现在二弟现在工夫了得,那些人想对他不利断然不可能,而他两位夫人也都是高手。那么夫人你感到,若射梵天教要报复他的话,会对什么人下手?”

    赵氏想了想,旋即脸色一变,道:“你是说……我们?”

    赵长点点头,道:“对,我们!你相公我虽说练了一些拳脚工夫,可是和那些人比起来,估计连一招都过不了!”

    赵氏惊奇道:“有那么厉害?”

    赵长道:“他们的厉害完整想不到,我私下向那位探听过,大战当日,被称为江湖四大高手之一剑魔谢云楼,以手为剑,隔着船还有十多丈的间隔,凌空一劈,就将一艘大船从中一分为二,这等工夫,岂是你我能想象的?”

    赵氏又问道:“那二叔的工夫如何?”

    赵长想了想,道:“听说最初铁血门和玄刀堂起冲突的时候,他和苍姑娘,也就是上次来我们家中那位,两人轻而易举就把两百壮汉给扔进了这太湖之中,仿佛就如玩耍一般。换句话说,这千军万马之中,取敌人首领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易。我还听说了,当初他和苍姑娘两人,单枪匹马把兀良哈的国师和他儿子从红罗山给擒回了大明边关,立下不世战功!”

    赵长从小练武,所以也爱好折扣,这回来的路上也经常询问武冈,武冈也没客气,把自己知道赵远那些事情也逐一告诉。

    赵氏听得有几分心惊肉跳,她似乎也明确为什么赵大志昨天为何如此赌气的原因,自己把眼前的这些想得太简略了,却不知道这些是怎么来的,现在才知道这其中居然有如此的波折。

    沉默片刻之后,她才警惕翼翼的问道:“那父亲让我们离开,这又是为何?”

    赵长道:“父亲担心我们被连累,二弟把父亲接过来享福,那是处于孝道,父亲他们也乐意如此,但是,可从某一方面来说,却也把我们都带进危险之中,那些梵天教报复不成弟弟,自然就会寻找其他方法,首当其中的就是他的家人之类的,虽说我们在铁血门,可梵天教的那些高手们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他们来无影往无踪,杀人如吃饭喝茶一般简略,虽说此刻我们在铁血门,他们若是潜进来要杀我们,却也是非常轻松的事情!弟弟现在大婚将至,所以父亲他们打算留在这里看着弟弟大婚,所以让我们先离开,对外不能提及丝毫我们和弟弟关系,否者的话,只能引来杀手!”

    赵氏这下可听得心惊肉跳了,她起初只想着如何和利用赵远把生意做大做强,转得钵满盆满,其他的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现在听自己相公一说起,果然创造这到处都是危险重重,到处都是梵天教高手,自己夫妇还有孩子又是普通人家,哪里会是那些杀手对手,到时候怎么逝世的都不知道,这钱再多,那也得有命往享受才对?

    想到此,她连忙开端收拾东西,道:“还不快收拾东西,马上就走!”

    见到她畏惧了,赵长也知道自己话起了作用,帮忙收拾道:“父亲也说了,等见到弟弟,也给他知会一声,若是能在生意上帮衬一番也行,只要不泄漏我们和他关系便可!”

    赵氏骂道:“还泄漏关系,我嫌弃自己命长?至于生意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现在的她只想离开这里,越快越好。</></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