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赤灵传- 第151章 圣师弥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传说中的C 书名:九霄赤灵传
    “你所见之处的金沙,其实是一地狱憧景。他埋葬着亿万年前那些传说人类的泪水,他们曾经何时如此迷茫过,曾经又为何要抛弃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这是谜。可在那圣师的眼中,这却不是一个谜,而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就像你的生活,平静而又安详,如果有一天有人来抢夺你的家园,你是否会奋起反抗?当然是,或许那群传说中的人类也是如此,他们不是离去,而是在守卫自己的家园,而这金沙,就是他们死后的尸骸。金沙之海,不过是尸骸之海罢了。至此,那圣师为了寻找真谛,他独自一人便置身于尸骸之海中,踏寻那无尽的岁月。”

    一人置身于尸骸之海,踏寻那无尽的岁月,这是何等的胸襟?

    说到九门之人,穆平不用猜也知道,这九门肯定是云中九门。那给世人希望,让世人顶礼膜拜的九门,他们掌管着天地,掌管着这个世界的法则,更是守护这个世界的安宁。有了他们,人类才不会受外界的侵袭,才会不停的繁衍下去。

    能称之为圣师,那这人实力必定达到了半神或半仙,更无限接近神级,就差那一步,便能踏出这红尘世界,俯视苍穹。

    穆平问道:“前辈,能否告知在下那圣师之名?”

    “弥生。”

    “弥生?就是那雪山巅悟碑文,游历于九州的弥生圣师?”

    世人皆称他为圣师,穆平怎能不知。弥生的事迹一直流传于世间,传闻他束发之年便已达九段巅峰。弱冠之年更是达到半神境界,悟碑、悟道、悟佛乃生,普度众生便是他生平唯一念想。他行于九州,走于山巅,悟其道,心中所念想,便是还于众生普渡之道。

    穆平没想到弥生圣师便是那踏寻尸骸之海的人,真是让人可叹可敬。

    “云中九门那些德高望重的圣师,不喜被世俗约束,他们游历于世间寻找真谛,更是在找寻那逝去的记忆。”

    逝去的记忆?

    穆平脑子中一个闪,后背骤凉,心中倏地撼起了风浪。这逝去的记忆,恐怕是那诛神之战后留存的谜吧?不过话又说回来,柯阳大师能知晓这其中隐秘,那他必定与那云中九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不定他还是云中之人。

    穆平这辈子听过、见过的云中九门之人,也就三人。其一是穆青的师尊“李老”。其二是这弥生圣师,其三柏元圣医,如果柯阳大师算一个的话,那就是四人。就如柯阳所说,他们每一个人都不被世俗所约束,站世俗人的眼中,他们再平常不过,一般人更是难分辨出其来历。

    穆平秀眉一竖,然后满腹疑团地问道:“想必前辈也来自云中九门吧?”

    听言,柯阳大师莫不说话,只是品着案几上那凉茶,茶虽冷,观他品相,倒是在享受一般。穆平望着他表情丝毫不变,继续盘根究底道:“前辈,既然能看出在下的身份,那前辈的身份,想必与这云中九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熟不知这九州并无前辈所说的柯家人,这柯家人不是出自云中是哪,天底下可没火眼睛睛这一说。”

    “哈哈~”

    这时,柯阳猛然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尖税万分,眼神却并无一丝慌乱,穆平最怕的眼神就是这种眼神,如此坚定的眼神,换做他,哪怕静静的望着,内心都会被骇人三分。

    他拿起龙皮猛然起身,在看穆平的刹那之间脸色如染烟霞,瞬间一道迷雾层层朝穆平袭来。穆平突然醒悟,住了嘴,脸上也是露出惶恐之色。见穆平表现惶恐,柯阳缓缓皱起眉,轻声唤道:“老夫这就命人去准备那一千万金,还有公子所需之物。”

    然后他便悄然离开了雅间,消失在这层阁楼中。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穆平惊恐的神情这才平复下来。刚才柯阳投过来的迷雾,穆平不看还不知道,一看吓了他一跳,那迷雾中竟隐藏着惊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人们所熟知的云中九门,其实就是一个念想而已,说白了就是一丝想念罢了。

    你永远也想不到真正的云中的九门,只有九块浮空石,一条天梯,那浮空石上的房屋破烂不堪,已然失去了往日的威严,这便是修真者、鬼武者向往的云中九门?

    虽然穆平看不清那迷雾朦朦胧胧的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那破碎的几块浮空石意味着什么,他更不知柯阳大师为何要把此景象予自己看,但他心中却很是明白,他们这是在给人类留下一个希望。

    失去,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这个念想。因为只有你拥有了这个希望,你才会一直往前看。过去破败的记忆,已经逝去。今后的路,何其长,何其艰难,你都要勇往直前走下去!

    世人争得头破血流的九门令,不过是念想而已。

    “哈哈~”

    穆平笑着,一个人竟在那不停的傻笑。没过多久,诗兰这便走了进来,然后她把案几上的龙脊收进了一乾坤袋中,双手托着乾坤袋置于穆平跟前说道:“公子,这乾坤袋是无主之物,只需滴血即可认主。里面还有一令牌,存有承天商会的一千万金,另外还有柯阳大师送予的两瓶神之净土,请公子过目。”

    当即,穆平接过乾坤袋滴血认主,清点无误后,便小声客气的说道:“谢过诗兰姑娘,还请诗兰姑娘代在下谢过柯阳大师。”

    诗兰嘟着小嘴,脸上似乎还露出不满的神色,她回道:“大师说了,公子如若没事,请速速离开,以免打扰到小姐。”

    打扰到小姐?

    原来柯阳一早便知他的身份,而且他还知道望月喜欢自己。先前闲聊好似道友一般,这才过多久,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唉,肯定是为望月出那日那口气。

    算了算了,此事已过。那日既然伤了她的心,这事他也无从解释,毕竟有错在先的是他,并不关望月任何错。

    想了片刻,穆平这便抱拳说道:“还请诗兰姑娘帮在下拿一蒙面用的,在下右眼...”

    “早准备好了,你一个大男子这么不小心,还能被案几的茶杯给撞了眼睛,唉。大师说了,你带此物几日,便可取下,眼睛也会恢复如初。”

    “在下谢过诗兰姑娘,谢过柯阳大师。”

    穆平再次拜谢,只见诗兰拿出一张貌似皮革的物体置于穆平手中,那皮革两端分别寄有两根黑色绳子,好似捆绑用的。穆平毫不犹豫的寄在耳朵上,那张皮革正好蒙住了穆平右眼,从此他就要以端半瞎的身份面见世人了。

    半瞎...不知李叔知道了会怎么样。

    闲聊了两句客套话,穆平便寻到古剑一道离开了。此时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临至亥时。在下楼的那一刻,穆平左顾右看,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注视着他,可不管他怎么去找寻,都始终无法找寻到那人的身影,最后只好作罢离去。

    当他离开望月楼,从阁楼中走出一女子,长相倾国倾国,打扮更是美如仙女。而在他的旁边站着一人,那人就是柯阳。

    “小姐既然对他还有所爱慕,为何不出来相见呢?”

    女子望着穆平离去的背影,然后便转身,只留下一句话:“这份爱,或许是上天惩罚我的。”

    到了亥时,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以鲜少看到。昏暗的街道上,穆平、古剑二人行至其中,步伐缓慢,周围漆黑的夜也无法彻底将其笼罩。空气中那弥漫的喧嚣,闻之却别有韵味,极轻极淡,又彷如风中硝烟,一吹即散,朦胧缥缈。

    半轮斜挂着的下弦月亮惨白的照着街道,穆平走在其中,神情惆帐。反倒他是旁边的古剑,接二连三的侧问穆平:“大哥,你这眼睛真如你刚才所说,是撞了案几上的茶杯?”

    “你不信,你可以去问望月楼的那位大师,也可以问诗兰姑娘。”

    “不不不,大哥,不是小弟不信,而是这事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小弟不知怎么信而已。”

    穆平不耐烦的说道:“你今日还要不要喝桂花酿?”

    听到桂花酿两个词,古剑精神大振,他连忙回道:“当然大哥,你可予小弟说了,今日管够。”

    “行,你能饮多少便饮多少,不过我可有一言在先。”

    古剑蹭过瘦弱的身躯,小声道:“大哥,但说无妨。”

    “你的事,我不问。今日之事,他人也不能知道,明白吗?”

    “明白。”

    当即,古剑就点点头,示意明白。他的那些事,他肯定不想别人知道,要是穆平再三追问,再三查,说不定哪天他还真知道了。要是真知道了,可坏了大事了,族中必定会惩罚他。而穆平的事,他知道的不多,当下也就望月楼这事,一件小小的事情要他守口如瓶还是能做到的。

    既然达成了交易,二人这便心平气和,开开心心的朝百花楼走去。望着那越来越近、灯火通明的百花楼,古剑的内心无比激动彭拜。也就在这时,突然走出一人横在他们面前,顿时两人差点吓得翻滚起来。

    “你是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