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辣爱- 第二百二十三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安北陌 书名:甜妻辣爱
    牧禾没有推辞的随着陆季雲一起回到了乐嘉容的房间,乐嘉容尽地主之谊拿来好几瓶上等的好酒。牧禾本来不擅长饮酒,于是他提前打了个预防针,“先说好,我不善饮酒,估计喝不了多少。”

    乐嘉容要笑不笑的看着他,尽不留情的戳穿了他的假装,“你是不会饮酒呢,还是酒品不好呢?”

    牧禾为难的笑了笑,十分不爽的瞪了乐嘉容一眼,对她这出卖朋友的行动感到十分的不齿。他看着陆季雲和乐嘉容如出一辙的似笑非笑的神情,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还真的是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人啊。”

    “实话实说嘛,咱们都是朋友,有什么好隐瞒的。”

    陆季雲也附和道:“对啊,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就是用来丢人现眼用的。”

    乐嘉容和牧禾齐齐回头看着他,都用一副迷茫的眼神看着他,牧禾确定是不好意思主动开口询问的,毕竟他和陆季雲现在的关系真的很为难,情敌必定不是,当然称之不上是朋友。

    “季雲,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丢人现眼?”她掏了掏耳朵,不断定的问,“我刚才没有听错么?”

    “我就知道你们会误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在朋友眼前,丢人现眼都没关系,由于朋友是尽对不会嘲笑你的。我这样解释,你们可明确?”

    乐嘉容了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不是我们的懂得能力有问题,是你的表达能力有问题。”

    陆季雲有些无语的点点头,“对,是我的表达的不够明确,跟你没有关系。”

    牧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有些坐立不安,总感到自己在这里是个过剩的人。

    乐嘉容知道现在的牧禾心思细腻的令人发指,于是就多分给了他一些注意力。对此,陆季雲并无异议。固然他现在和牧禾的关系还不是十分的深厚,但是就冲他关心乐嘉容的这一份情义,他就应当感谢他。

    “牧禾,”陆季雲率先举起了羽觞,真诚的说,“我真的应当好好的谢谢你,谢谢你这段时间对嘉容的照顾,谢谢你替我陪着她!”

    “不必这么客气。实话说,在嘉容没有彻底拒尽我之前,我实在也是抱着一丝理想的。”

    陆季雲懂得的点点头,“正常,嘉容是一个好姑娘,自然会有很多人爱好她的。”

    乐嘉容一点都不酡颜的说,“所以啊,你可必定要好好的爱护我,毕竟爱好我的人那么多,万一我一个不警惕移情别恋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了。”

    “你敢,要是你真敢给我移情别恋,我非要把你的糟心烂肺挖出来不可。”

    乐嘉容摆出一副我好怕怕的表情,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夸张的大喊道:“牧禾,救我,这有一个小妖想要迫害本仙女。”

    大概是没有料到这对情侣的相处模式会这么的奇葩,牧禾有些瞠目结舌,他愣了好长时间,在他们灼灼的眼力下,这才反响过来。他有些羞涩的挠挠头,然后轻声说,“你们平时也是这个样子么?”

    “是。”

    “不是。”

    乐嘉容转头看着陆季雲,忍不住磨牙道:“平时我们不是这个样子么?”

    陆季雲丝尽不畏惧要挟的说,“不是啊。”

    乐嘉容的声音不由得加重了几分,“你断定么?”

    陆季雲转头一本正经的对着牧禾说,“兄弟,看见了吧,母老虎快要发威了。一会儿我要是被揍得分不明东南西北了,你可千万要收留我啊,不然我就只能蹲在角落里面过夜了。”

    乐嘉容忍不住的磨牙,心想这丫的现在怎么变得越来越不要脸了,竟然还懂得找外助了。

    牧禾被陆季雲的一本正经唬的一愣一愣的,他认为乐嘉容真的要对陆季雲应用暴力,转头劝阻乐嘉容道:“嘉容,只不过是开个小玩笑而已,你不用这么认真吧。”

    乐嘉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陆季雲的眼神越来越不善了。

    牧禾见状,急忙又说道:“嘉容啊,情侣之间哪有不吵架的啊,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为的就是增进情绪的发展啊。你和季雲那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等候,你们才和彼此重逢,怎么能把时间糟践在无意义的吵架上面呢。”

    乐嘉容忍着笑,十分刻意的把声音降了八度,轻声询问,“牧禾,你诚实告诉我,最近又看了多少本的心灵鸡汤啊。”

    牧禾一脸懵逼的看着乐嘉容,显然不明确,她嘴中的心灵鸡汤指的是个什么东西。

    “真看不出来啊,你现在讲大道理是一套一套的。”

    牧禾啊了一声,看着乐嘉容含笑的眼睛,又回头看了一眼微笑着的陆季雲,这才创造,他刚才貌似被骗了。

    “所以,你们刚才根本就没有赌气,是不是?”

    乐嘉容很诚实的点了点头,然后笑呵呵的说,“牧禾,你刚才的反响实在是太可爱了。”

    牧禾一头黑线,十分不爽的看着那对无良的情侣档,不满的控告道:“你们是在诱骗我的情绪。”

    陆季雲很英气的说,“是我的错,我先干为敬。”

    说完,也不管牧禾答不答应,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牧禾自然不会让陆季雲一个人喝,他急忙端起杯子,解释道:“我刚才是说着完的,我也干了。”

    陆季雲却按住他的手,微微的摇了摇头,轻声说,“不用。我看的出来,你不善饮酒。本来也只是朋友间的小酌,不用委曲自己。”

    既然陆季雲都这么说了,那牧禾也就从善如流的答应了,他只是微微的抿了一口,然后轻声说,“既然你把我当朋友,那我也就直言不讳了。假如义父一直不答应你们的婚事,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不管他答不答应,我都不会放弃嘉容的。而且,我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我是必定要带她回中国的。当然,你假如愿意回往的话,我很欢迎你来。”

    牧禾笑呵呵的说,“你不怕我往了和你抢嘉容。”

    陆季雲确定的说,“你不会的。”

    牧禾怀疑的问,“你怎么这么确定呢?”

    “由于我们是朋友啊。”

    牧禾愣了好半晌,眼力直直的看着陆季雲,最后轻轻的重复了一句,“是啊,我们是朋友!”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只管说,我定然会竭尽全力。”

    男人的友谊是一个很玄乎的东西,会莫名其妙的讨厌,也会莫名其妙的中意。

    牧禾本身对陆季雲的敌意起源于乐嘉容,他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乐嘉容会是他的另一半,所以他一直把乐嘉容当做了自己的私有物。本来乐嘉容的身边确实干净,除了那一个阴森的傻叉。

    他懂得乐嘉容,知道她定然不会和那个阴阴森沉的女人在一起的,所以也就从来没有想过限制过她什么。

    直到毕业之后,他回到了意大利。那个时候,男人还是天天在他的耳边谆谆教诲,天天都要重复的强调,乐嘉容是他今生唯一的妻子,他现在需要的是开创自己的事业。

    时间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他随着男人南来北往的跑,事业终于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男人经常告诉他,成功的男人要先立家再立业,固然他现在是本末颠倒了,但是这个时候立家也不晚。

    可是,等他再次来到中国的时候,乐嘉容的身边已经有了其他的男人,而且,她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明显不一样。

    牧禾只记得,他当时差点被怒火冲昏了头。要不是男人及时的拉住了他,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当时他只感到他的头上长满了一片草原!

    可是现在,牧禾忍不住苦笑,他有什么资格往觊觎这么美好的姑娘,就凭他这污秽不堪的身材么?

    “牧禾,谢谢你了!”

    “嗨,客气什么。我和嘉容这辈子是有缘无分,既然你得到了美人的垂青,那可必定要把握好了。不然等哪一天你把她给弄丢了,来我这里诉苦水,我可不帮你!”

    陆季雲轻笑,“我算是看明确了,你还是和嘉容是一伙的。”

    “那可不,男人都爱好美女嘛。”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气氛变得越发的融洽起来。

    不知不觉,牧禾的一杯酒已经下肚了,此时的他双眼迷离,俊脸上泛着深红色,舌头也有点不利索了,“你们筹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

    乐嘉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心想着傻小子是不是喝晕了,怎么什么话都往外面秃噜。

    陆季雲拍拍她的手,轻声说,“没事的,我已经检查过了,你这个房间很安全。”

    “你什么时候检查的?”

    陆季雲眨眨眼,“在你睡着的时候啊。”

    牧禾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人咬耳朵,苗条的手指扣了扣桌子,嘴里不满的呦呵着,“喂喂喂,你们这样可就不厚道了,让我这个电灯泡情何以堪啊。”

    “你放心,等你跟我们回往之后,我铁定给你先容一个可爱的姑娘。”

    牧禾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乐嘉容,“这可是你说的啊。”

    乐嘉容笑呵呵的说,“是我说的,而且保证说到做到。你问季雲,我已经成功的先容了几对了。哎,你别说,咱们到时候一起开一个婚姻先容所吧。”

    陆季雲打断她说,“是相亲门店么?”

    “对啊,我感到我在这方面还是挺有禀赋的。而且,当我先容成功的时候,我心里的自满感啊,那可真的是汹涌磅礴啊。”

    牧禾取笑她,“你是想说你是当代月老么?”

    “你要是非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是没有任何意见的。”</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