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八章:誓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名: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另一边,神秘人强忍着内伤冲上五楼径直寻找到b-13病房,然而一脚踹开门,却见里面空无一人,在这一刻,神秘人的心情是崩溃的。

    “他会往哪里?他会往哪里?他会往哪里?”

    然而在这时,视觉感知下,神秘人陡然侧头,却创造自己苦苦寻找的何天冲正被一名小护士掺扶着,正往回走。

    此时此刻,何天冲与神秘人两人对视,而这时石应虎也刚刚才冲到五楼。

    “逝世!”

    低喝一声,神秘人双掌一扬,伴随着苍蓝色的气流四周无形的水气都向其迅速汇聚起来,下一刻,一颗宏大的真气球轰然砸向何天冲。

    对于尚未沟通外天地的强三阶武者来说,这是一种很耗费真气的打法,威力固然很大,但也很难让同阶高手全部吃下,因此若不与精妙招式配合,图耗真气而已,与石应虎搏杀时,这个神秘人从未这样应用过真气,但重伤的何天冲与那名小护士却是不同。

    “躲开!”

    石应虎一边低喝一边向神秘人猛冲,然而何天冲这一刻的表现却非常非常莫明其妙,作为已然成名十多年的剑道天才,何天冲傻呼呼得不躲不闪还轻轻笑着上前两步迎上那真气球。

    “警惕。”

    然而何天冲身旁那个小护士猛地把这个大男人推到了一边,下一刻,她全部人被那颗真气球撞飞了,仅仅一瞬间,小护士的身材被撞得支离破碎!

    眼见石应虎已经冲到近前了,那名神秘人陡然抽身后跃撞破窗户,直接奔腾下往,石应虎追到窗前,也一按窗沿追随着奔腾下往,只是石应虎只能以手掌抓着窗沿一层一层的往下跳,此时此刻是深夜,而这家医院又是在市区中心,等石应虎到了一楼落了地,那个神秘人早就已经逃得不见踪影了。

    “操,操,忘八,忘八!”想起刚刚那个逝世无全尸的小护士,石应虎激烈得跺着脚,在水泥地面上砰砰砰踩出一个个的印子,然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石应虎没想到会伤及无辜,他一开端没想到那么多,若是知道终极会是这么个成果……那就不救何天冲了?

    当石应虎返回到东安市第一国民医院五楼时,这里已经汇聚一堆人了,此时此刻,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正跪在血水尸骸中抱着半颗脑袋哭泣,石应虎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一堵。

    “唉,真可怜啊,小文多好的姑娘啊。”

    “……是啊,她和小李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在这个时候,何天冲坐靠在一旁的门边,他就那么傻呆呆看着,似乎从刚刚被推开到现在他就没有动过。

    不知道为什么,石应虎此时此刻一看这、b那怂样就感到胸膛中有烈火在燃烧。

    他径直走过往直接就拉着何天冲的衣领,把这个男人给提了起来。

    “说。你必定知道那个人是谁?告诉我他是谁,不用你动手,我帮你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你……救我干吗?”

    “……我……操。”这一刻,石应虎只感到自己的头皮都气炸了,满头头发都气得竖起来了。一拳抡砸在何天冲那张帅脸上,拳落之时,直接就传出骨裂声。

    “石先生,石先生,请您冷静,请您冷静!”四周都是医生护士,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石应虎把何天冲活活打逝世,一堆人缭绕过往试图把两人强行分隔开,然而石应虎真的是从来都没碰到过这么恶心的事,四周的人全被他以柔劲抖落到一边往了。

    当石应虎再次提起已经毁容的何天冲衣领,刚刚握起拳头,就有人高声喊道:“住手。”

    若是旁人,哪怕是东安市长来了,恐怕也按压不住石应虎要打爆何天冲的怒意,然而此时此刻,喊出这句话的人是那个跪在血泊中哭泣的男人,他沙哑的声音像冷水一样,让石应虎的怒火骤然降下来了。

    “小文和我说过……她今天吃午饭的时候跟我说过……她说何天冲是东安市千年一遇的剑术天才,她说这样的人有大用处,是中流砥柱……要我居心治好他,要好好照顾他……石先生,你现在打逝世打残他,就违背小文的遗言了。我想小文即便是因他而逝世的,她也更盼看东安市的剑术天才何天冲能重新站起来,重新握住剑,冲战沙场,保家卫国。”

    “就他这个怂逼样,保家卫国?我呸。”石应虎松开了何天冲的衣领,一口吐沫吐在了他的脸上,然后转身大步的离往了。

    “何天冲,不管你保的人是谁,我石应虎发誓,我要打逝世他,我必定要打逝世他,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石应虎今天上午才上的报纸头版头条,是风头正劲的公众人物,在医院里所作所为又都是救人的事情,因此根本就没有人拦他,哪怕是已经赶到的警察们。

    时值浊世,武人的地位已经在不断进步了,尤其是石应虎这种又有实力又有权势的类型,录笔录?

    警察局要派人往石应虎家里,然后找一个石应虎有时间的时候录,而不是石应虎往警局。

    一边行走的同时,石应虎一边在思考,何天冲这么玩命掩护的人,甚至要杀他他都咬牙掩护人,到底是谁?

    邪异门高手,亦或者……听潮馆馆主,“竹君剑”何继业。

    邪魔九道高手辈出,并且什么歪门邪道都有,其中不乏骗你骗得逝世心塌地,为其往逝世的手段。

    幻心阁的高手,经常装成昏迷少女,然后被某位年轻俊杰捡回家,很多年轻俊杰初进江湖就这么陷进往了,被人家困惑玩弄得连自己祖宗姓什么都不记得了,最后背宗叛门,被人家天天采补当药渣,还认为自己碰到了爱情,直到逝世的时候还一脸舍生为爱。

    石应虎不大明确邪异门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手段,但想一想何天冲的浪子名头,与初见时他抱着的那具白衣女尸……话说那具女尸呢,别人家是假逝世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师傅,麻烦您带我往猎人公会宿舍区。”一边思索着,石应虎一边打了一辆车,筹备回家。

    只是,石应虎的脑海中依然在不断回想思索着今晚这件事。

    “今天,交手之时那名神秘人施展的明显是**属性功法……听潮馆的内功也是水属性真气功法吧?何天冲的义父何继业绰号‘竹君剑’被东安市人称之为谦谦君子几十年,应当不会有人几十年如一日的装模作样沽名钓誉吧?”

    “师傅,换一个地点,麻烦您带我往天池宫吧。”石应虎想了想,这样开口言道。

    “好嘞。”

    出租车司机师傅当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反正打表计时,多绕几圈自己还能多赚些。

    …………

    出租车在半个小时后,抵达天池宫。

    “应虎,不是说不来吗?我之前那么求你你都没答应。”

    天池宫,金碧光辉的礼堂。

    今晚,东安市的大商人、官员、各方豪强汇聚于此,军人是不会涌现在这种场合的,军人若也是常年灯红酒绿宴饮聚会,战斗力也就无从保障了。

    此时此刻,徐秋雅一手提着礼裙小跑到石应虎身边,那微微挑起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眸,秀气挺直的鼻梁以及那柔软饱满的樱唇,共同构成了一张清丽无比的玉容,合体的玄色晚礼服更烘托得她婀娜多姿曲线柔和,肌肤白净晶莹。

    尤其是徐秋雅小跑到石应虎身边,那般的百媚千娇宜嗔宜喜的样子容貌,令宴会上无数年轻人看得眼中喷火,只是当他们的眼力落到身形挺拔的石应虎身上时,哪怕石应虎一身燕服并不映衬眼下这种场合,却依然让几乎所有人都心头一颤收回眼力。

    伴随着血月进侵,兽灾日重,武者的地位正在急剧提升中,而眼前这位则是近期风头最劲的一位。

    尽大多数的公子哥,身边的年轻貌美的女孩无数,他们犯不上为徐秋雅招惹上石应虎这样一位前途远大兼无法无天的青年武者。

    “近在咫尺,人尽敌国”这句话不是说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还非要招惹徐秋雅,那除非是精虫上脑、欲令智昏了。

    尽大多数的公子哥招惹勾结徐秋雅,是由于浊世降临,看上徐秋雅的猎人公会会长身份与手上控制的武力了,而石应虎这个人本身就代表着“武力”本身,头脑苏醒的人都不会为了追逐安全而付出安全的。

    “听潮馆何馆主今晚也来了吧?秋雅你为我引荐一下。”

    “好啊。何馆主,似乎也才刚来不久。”徐秋雅轻笑着点头应下,拉着石应虎的手开端在宴会上行走,过程中凑到石应虎身边为他先容东安各界名流,五大剑派,东禅、问剑这七宗基础都派代表来了。

    神像门的武者辨识度很高,由于神像门修炼横练,因此造型基础上都是光头大汉,过度锤炼,肌肉过于强健,会导致体内的双氢睾酮含量过高,引起毛囊细胞结束生长,终极导致脱发。

    很多年轻武者不愿意练横练,并且自古以来几乎就没有女性横练高手也是这个原因:掉头发,终极会秃顶的。

    因此,神像门高手的特点往往非常明显,高大强健的光头肌肉大汉背着巨剑。当然,有一些是自己练功练掉的,还有一些是特地保持光头发型。

    石应虎眼力扫视,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固然也苦修横练,但同时兼修气血系武学,气血茂盛活力壮大,应当可以避免掉头发,终极会秃顶的恶运。

    疾风剑宗与烈山堂都是正常的武者劲装打扮,而水月庵则是一群配剑的尼姑混在年轻俏丽的少女当中,尼姑是关门弟子,而少女则是外门外传,水月庵长年收养女性孤儿教化造就,门下女弟子成年之后往留随便,并不强求,的的确确是功德无量的名门正直。

    当然,像这样的名门正直,也只有在像眼下这样的浊世当中才好兴盛发展,不然也没有那么多的女性孤儿供她们挑选。

    终极,徐秋雅在宴会的边角处,找到了听潮馆诸人,何继业正在同自己的妻女低语,男子威严、美女端庄、少女清丽,这三人相处时俨然是父慈、妻贤、女孝的美好画轴。

    “何馆主。”

    “哎呀,徐会长,幸会幸会。石兄弟,你好,为民血战,镇一方平安,惋惜未能与你并肩作战。”在徐秋雅打招呼后,听潮馆馆主何继业迎上来这样言道。

    这个男人颊下五柳俘须,面色红润,一身正气,同时极持礼数,徐秋雅,石应虎按理来说都已经是他的晚辈,然而这位何馆主却平辈论交,称徐秋雅为会长,称石应虎为兄弟,蕴藉儒雅,一派文质彬彬。

    石应虎仔细盯视着何继业看了一会,然而由于“拟态猎取”任务已经完成了,神武系统也不会再给石应虎任何提示,因此石应虎看了半天,也只感到何继业气味温和,神态潇洒,完整没有内伤颇重的迹象。

    “应当不是何继业,那个神秘人先是被我打伤,紧接着又持续催发功力,内伤颇重,不大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并且掩盖得毫无痕迹……而且何继业若是修炼过邪灵剑典,他又要杀何天冲,那么何天冲即便愚孝,似乎也没有道理再帮何继业逝世扛着。”

    又是追杀,又是断臂,又是再次袭杀。这么个搞法,别说是义父,即便是亲爹,尽大部分人也都直接翻脸了。

    “石师兄,小妹何灵云,这段时间一直都听说石师兄武功卓尽,先杀蝠翼尸兽,又杀螳螂魔兽,并且还救了我大师兄,小妹无认为报,先敬您一杯。”在这个时候,何继业身边站着的美貌少女走上来举杯这样言道,俏美清甜,令人心生好感。

    “救你大师兄时我还不认识他……不过他最近参军区医院转到市国民医院了,你们不知道吗?”

    “嗯,知道。军区蓝本是想收录大师兄,但大师兄斗志全失,完整无法参军参军,因此就转院到国民医院了,手续还是母亲往办的。”

    说到何天冲,何继业一家三口都显得有些低落,何继业咬着牙,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何夫人眼角垂泪,显得极为哀伤,何灵云也是非常低落的样子,让石应虎根本就没措施再持续问下往了。

    “这若是演戏,这一家三口都是影帝影后级别啊,难道那个人不是何继业……可若不是何继业的话,仅仅只凭水属性真气、邪灵剑法这两个特点,茫茫人海我上哪找那个神秘人往?”思索着,考虑着,固然宴会上的醇酒美食无数,但一想那个名叫小文的护士,一想起跪在血泊中的男医生小李,石应虎肥肉醇酒进口也只感到味如嚼蜡,索然无味。

    自己一日不活活打逝世那个神秘人,自己一日心意难平。

    何继业应当不是那个神秘人,石应虎顿时对这里的晚宴失往兴趣了,他找了个角落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随手点开神武系统查询刚刚获得的高级剑法。

    “耗费500点源能量,查询太岳三青峰。”

    太岳三青峰:

    太岳三青峰,西岳气宗剑术特技,以气御剑,威力惊人,通过特别的真气催动法门,第一剑出手时便已出尽全力,第二剑劲力更胜于第一剑,第三剑又胜过第二剑,决杀施展,几有无坚不摧之效!</></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