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夺嫡 > 九龙夺嫡 第401章 宿命难逃(二)

九龙夺嫡 第401章 宿命难逃(二)

 热门推荐:
    三爷就是这么个人,平日里看着大气磅礴,长袖善舞,对甚事都颇有见地,人五人六的,可真遇到了大事,那一准便会乱了分寸,很显然,太子将反之事一出,三爷已是彻底被震晕乎了过去,结巴了大半天,都没能说出句完整的话来,不用看便可知其脑中已是浆糊一团,压根儿就转不动了。

    “王爷,太子殿下素有反心,此际行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也属必然耳,我等既知,自不可坐视,当得早禀圣上方好。”

    这一见三爷失态若此,房中诸人皆有些哭笑不得,到了底儿还是李敏铨反应快,赶忙从旁提醒了一句道。

    “啊,对对对,本王这就面圣去!”

    三爷正自茫然间,得了李敏铨的提醒,就有若溺水者抓到了根稻草一般,忙不迭地应了一声,站将起来,便打算赶去隔壁的畅春园。

    “来不及了!”

    三爷脚方抬起,却见陈老夫子摇了摇头,语调笃定地给出了个判断。

    “啊……”

    被陈老夫子这么一说,三爷立马顿住了脚,面色煞白地惊呼了一声。

    “此事之起必是八爷在其中作祟,衣带诏既出,八爷岂会不趁势发动,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此际八爷兴许已去面圣了!”

    陈老夫子何许人哉,只一看三爷那等惶急的样子,便知其是误会了,十有**是以为太子已然得了手,不由地便冷笑了起来,不过么,倒是没出言讥讽三爷,仅仅只是就事论事地解释了一句道。

    “老八他,他……”

    听得陈老夫子这般说法,三爷的心神先是一松,可很快又是一紧,松的是老爷子无碍,紧的么,自然是怕八爷乘此东风而起,百感交集之下,一时间竟不知说啥才好了。

    “王爷莫急,属下以为八爷此番设计陷太子于不义,虽能拿下太子,却断然讨得了好去,以陛下之睿智,又怎会不知个中有诈,纵使不深究,也必对八爷深为忌惮,实不可能将东宫大位予之,王爷实无须过虑也。”

    三爷这等没大主见的惶急样子一出,陈老夫子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索性便闭上了嘴,懒得再跟三爷多费唇舌,倒是李敏铨见机得快,紧赶着从旁劝慰了三爷一番。

    “嗯……,那倒是,罢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议议我等该如何应对此事好了。”

    三爷一向最忌惮的人便是八爷,这一听八爷压根儿就无望入主东宫,心中大定之余,窥窃东宫之意顿起,这便长出了口大气,紧赶着出言问策道。

    “属下以为当以不变应万变,王爷只消稳得住,青云直上指日可待矣!”

    李敏铨虽也算是智者,可在算路上显然有些不够,只看到了表面,却不能看透本质,一番建议下来,也就只是寻常见识罢了,实谈不上有甚高妙处可言。

    “唔……,夫子您看……”

    三爷此际雄心已然勃起,自是不甚满意李敏铨这么个稳中求胜的策略,只是碍于情面,却是不好出言反对,这便将问题抛给了陈老夫子。

    “力保太子性命无忧,至于其余诸事,一概不必理会!”

    这一见三爷蠢蠢欲动,陈老夫子当即便不满地横了三爷一眼,但并未多言,仅仅只是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道。

    “嗯?”

    三爷本想着从陈老夫子处讨些入主东宫的大计,却万万没想到陈老夫子仅仅只给出了这么条无甚实际意义的建议,顿时便愣在了当场。

    “小王爷,你来解释。”

    这一见三爷傻不愣登地呆在那儿,陈老夫子实在懒得跟三爷多啰唣,这便将问题丢给了弘晴。

    “是,学生遵命。”

    陈老夫子有令,身为弟子,弘晴自不敢怠慢了去,赶忙躬身应了诺,飞快地组织了下语言,缓缓地开口道:“父王明鉴,我朝素以仁孝治天下,父王若是拼死为太子殿下延命,一者可全兄弟之情分,二者也可称皇玛法之意,不为别的,概因皇玛法苦心抚育太子殿下几近四十载,岂会无情耶,纵使一时气于太子殿下之不道,久后必生怜悯之心也,父王此际犯言直谏,或许会惹皇玛法不高兴,可久后却必为皇玛法所感激,故,不可不为也,孩儿此处有首诗,一待皇玛法怒极,父王只管吟出,必可叫皇玛法改弦更张矣。”

    “哦?是何诗句,晴儿且吟来与阿玛一听。”

    弘晴都已将个中道理说得如此分明了,三爷自不会听不懂,心中自是意动不已,这便紧赶着追问了一句道。

    “此诗为唐高宗之子李贤所作,名曰:《黄瓜台辞》,全诗如下: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弘晴一欠身,以低沉的语调,浅吟低唱地便将早已准备好的《黄瓜台辞》背诵了出来,直听得三爷眼角忍不住便是一阵湿润。

    “嗯,那好,本王……”

    三爷细细地将弘晴所吟诵之诗句品味了一番,心意遂决,这便一挥手,打算就此下了个决断,只是话尚未说完,却见高大诚急匆匆地从屏风后头转了出来,便即止住了话头,不悦地皱眉朝高大诚望了过去。

    “启禀王爷,圣旨到了,请您与小王爷一并前去接旨。”

    这一见三爷面色不善,高大诚自不敢稍有怠慢,赶忙疾走数步,抢到了近前,一躬身,紧赶着出言禀报了一句道。

    “嗯?”

    一听圣旨已到,三爷不由地便是一惊,目光不自觉地便朝陈老夫子望了过去。

    “东窗事发了,王爷只管按先前所议办了去,有甚事,回头再商议也不迟。”

    三爷虽未开口发问,可陈老夫子却是一看便知三爷想问的是甚,事态紧急,陈老夫子自不会玩甚卖关子的把戏,紧赶着便出言点醒道。

    “嗯,那就这么定了,晴儿,随阿玛来,一并接旨去!”

    事已紧急,再议也无法议出个甚名堂来,这一点,三爷心中自是有数,也就没再多犹豫,这便面色一肃,咬牙下了个决断,吩咐了弘晴一声之后,便即抬脚行出了书房,弘晴见状,自不敢稍有迁延,朝着陈、李两大谋士作了个团团揖,便即疾走着追在了三爷的身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诚亲王胤祉、多罗贝勒弘晴即刻到瑞景轩觐见,不得有误,钦此!”

    待得弘晴父子赶到了园门处,李德全早已领着两名小太监等候多时了,这一见三爷赶了来,也无甚客套之寒暄,压了下手,示意三爷父子各自跪下,而后手一抖,将圣旨摊将开来,运足了中气,高声地宣道。

    “儿臣(孙儿)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尽管圣旨里并未言明究竟何事,可三爷父子却都已是心中有数,只是都未表现出来,仅仅只是心平气和地照着朝规谢了恩。

    “王爷,晴贝勒,请罢,老奴还得到别处传旨去,就不耽搁了。”

    李德全素来慎言慎行,此际就更是不愿与三爷父子多言半句,待得三爷父子一起身,他立马便丢下了句场面话,急吼吼地就此走了人,丝毫不给三爷父子有开口询问的机会。

    “这老阉狗还真是……,罢了,看来事情确是真的了,晴儿,随阿玛一道去罢。”

    三爷本还想着跟李德全好生套套近乎,随便打探一下消息,却没想到李德全居然溜得如此之快,哭笑不得之余,自也更笃定一准是太子东窗事发了,心中既是已有了对策,倒也不甚慌乱,也就只是笑骂了一声,便与弘晴一并乘马车向不远处的畅春园赶了去。

    “三哥,到底出了甚事,为何皇阿玛如此急地唤我等前来。”

    “是啊,三哥,这到底是怎地了?”

    ……

    既是奉旨觐见,自是无须递牌子,三爷父子直接便进了园,可在瑞景轩的院门外被拦了下来,说是须得等众阿哥一并到齐了方好觐见,老爷子既是如此交待,三爷父子自不敢有违,只能是各怀心思地在院门外候着,不多会,五爷、七爷等也都陆续到了,这一见三爷父子早至,与三爷素来交好的几位阿哥可就憋不住地将三爷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地乱问个不休。

    “皇阿玛没有交待,为兄也是茫然不已,实不知是何情形,且再等等罢,皇阿玛会有旨意下来的。”

    三爷虽已猜知了事由,可这当口上却是断然不会说将出来的,面对着几位阿哥的追问,也就只是含含糊糊地敷衍了一把,众阿哥们见状,自不好再往下追问,尽皆默默地站在了院门处,静静地等着老爷子的宣召。

    还真叫夫子说对了,这事情果然就是八爷干出来的!

    一众阿哥们尽皆默默地等待着,视线大多落在了院门处,唯有弘晴却是例外,他的视线虽也是游离不定,可大多数时候却都是在悄悄地观察着八爷一伙的神情之变化,这一看之下,还真就看出了些蹊跷来,没旁的,八爷虽神情淡然,看似风轻云淡之状,可眼角眉梢上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此等情形一落在弘晴的眼中,立马便解读出了不一样的意味,心中一动之下,嘴角边已是不自觉地露出了丝讥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