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山海武道 > 第三十六章 万物皆为柴

第三十六章 万物皆为柴

 热门推荐:
    段家五郎的实力在同级当中,本就是属于中等,但是由于平日里行事狠辣,不留余地。败在他们手下的人,几乎都是落得五马分尸的下场,所以才会闯出些凶名,在与人争斗是,只要亮出名号,对方首先便会在气势弱了三分。

    可是一旦碰到典少卿这等年轻一辈中顶级的存在,便如同纸糊的老虎,就算是招式再多,在感到实力眼前,也没有任何的胜算。

    “老二!老四!”那三郎红缨枪瞬间目眦尽裂。

    可是就算是他再怎么惊恐、恼怒,都没有时间往个给他领会,由于此时唐闲的柴刀已经横扫而来。

    “一个没有内力的废物,也敢向我出到?!”三郎红缨枪怒吼道。

    蓝本认为段家五郎出手,那剑谱必是囊中之物,可是老二与老四的瞬间逝世亡,让三郎红缨枪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经历了心里的大起大落。

    两兄弟逝世亡,让他怒火中烧。两兄弟逝世亡的如此轻易,让他无比胆怯。

    在这双重的折磨下,唐闲这个没有半分内力加持的一击,而且还是应用一柄破旧的柴刀,在他看来是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般的凌辱,让他瞬间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

    “看枪!”三郎红缨枪内力猖狂运转,下八品的实力全部输进到红缨枪当中,向唐闲刺往。

    在恼怒和胆怯的刺激下,三郎红缨枪竟然忘记他只取人右臂。

    很快,红缨枪便已经来到柴刀眼前,三郎的枪尖,是精铁百炼打造,锋利无比。枪身是坚硬的铁木,在内力的加持下,那蓝本便坚硬的铁木枪身变得如同精钢一般。

    此时在三郎红缨枪脑海中,已经想象出唐闲被自己的红缨枪穿成糖葫芦的景象。

    “逝世吧!”红缨枪三郎怒吼道。

    可是,事以愿违!

    “砰!”

    一声轰隆响声,三郎那身影伴随着一声惨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在唐闲的这一击眼前,三郎惊恐的创造,仿佛是千丈巨浪迎头拍下,那力道绵延不尽,苍劲有力,在这尽对的力道眼前,三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老三!挺住!”双股剑大郎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冷淡,着急吼道。

    忽然涌现的七品武者瞬间斩杀了老二和老四,三郎堂堂下八品,面对一个没有内力的家伙,一招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救下三郎后再逃出断崖谷,只要出了断崖谷,想必没有人敢在大剑豪吴问道的眼前杀人。

    “老五!”双股剑大郎向唐闲方向奔往,同时口中吼道。

    五郎三棱凤羽弓听到大郎的命令,连忙向后退了两步,拉开间隔,架起长弓,两只利箭瞬间朝着唐闲方向射出。

    “乒!乓!”

    只见典少卿两柄大戟闪过,将五郎三棱凤羽共的进攻路线完整封住。

    而此时,唐闲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三郎红缨枪,口中道:“书上说,你……该逝世!”

    举刀!

    “老三!挺住!”大郎手持双股剑,超出典少卿,向唐闲方向奔往。

    在他心中,只要三郎挡住唐闲的这一击,那么自己必定会及时赶到,到时候一个上八品一个下八品两人,必定能公道击败唐闲。

    老三红缨枪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也是拼了,高举手中拿红缨枪,浑身内力猖狂涌进铁木枪身当中,让那铁木枪身变得无比坚硬,口中吼道:“给我挡!”

    而唐闲,手中柴刀高举,那锈迹斑斑的柴刀,此时在三郎眼中,像是索命的厉鬼。

    刀落下……持续落下……

    就在这时,唐闲眼中忽然闪过画面,那画面是自己在酒旗镇上砍柴的画面。

    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风雨交加、无论饥冷交迫……每一年、每一季、每一月、每一天都在挥动着柴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劈砍。

    忽然唐闲眼中闪过一丝顿悟。

    那顿悟并不是修为上的增长,而是仿佛瞬间在心中的灵台上抹往一层灰尘,让下面的阳光照射上来,让全部心灵变得清澈透亮。

    只见唐闲口中轻声道:

    “在我眼前,万物皆为柴!”

    下一刻,刀枪相交。

    没有强烈的碰撞,没有金戈相交的酸牙声,没有任何的阻碍。

    那柄生了锈的柴刀轻易的划断了坚如钢铁般的铁木枪身,就似乎是锋利的刀刃切开豆腐一样。

    红缨枪一分为二,在三郎红缨枪失看的眼神中,柴刀持续向下。

    大郎双股剑拼命赶来,却没有丝毫的意义。

    柴刀落下,三郎那偌大的头颅飞起,脖颈中血液喷出,血沫溅出两米多高。

    这一刀朴素无华,却又锋利无比。一直被一心羽士护在身后的赵苟且看到这一刀,忽然停住了,下一刻眼中爆发出一阵精光,逝世逝世盯紧唐闲的这一刀。

    “兔崽子!拿命来!”这时,双股剑从天而降,两柄长剑交叉,双手狠辣挥出,像是一柄宏大的剪刀,打算一击剪掉唐闲的脑袋。

    此时唐闲已经从刚刚的明悟中回过神来,看见的这一击,立即柴刀上挥,架在头顶。

    “铿锵!”

    柴刀精准的挡在两柄剑的必经之路,一招挡两剑!

    顿时大郎感到到自己的两柄剑仿佛劈在了坚硬的大理石上,壮大力道的反震,令他瞬间双手发麻,险些无法握住双股剑。

    “抢剑宗的剑谱,就凭你?”唐闲看着凌空的大郎,仿佛在看逝众人一样。

    “放屁!”大郎浑身内力暴涨,上八品的修为将发带冲碎,全部人披头散发,面容狰狞,如同厉鬼一般。

    双股剑架在柴刀上,腰部用力,右脚凌厉向着唐闲的胸口狠狠踢出。

    “哈哈!来的好!”

    唐闲仿佛被这一击激起了血气,那股暗躲在血脉中的战意再次浮现,海经猖狂运行,全部凝聚于胸口,顿时那一身麻衣被凌厉的气势吹满了,鼓起像个气球一般。

    只见唐闲挺胸向前,竟然是要用胸膛硬接下大郎的这一脚!

    “狂妄!”

    大郎猖狂吼道,接下来一脚结硬朗实的踹在唐闲的胸口。

    “砰!”

    一声闷响,唐闲向后倒退两步,嘴角一丝鲜血溢出,可是脸上却一片潮红,双眼赤红,泛着兴奋的凶光,口中高喝道:“哈哈!痛快!”

    “啊……!”

    而那大狼,在踹出这一脚后,竟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全部身子瞬间跌落在地上,而踢在唐闲身上的那一脚,此时已经血肉含混,甚至露出森森白骨。

    唐闲逐渐平复心中的那股战意,双眼恢复到往日的清澈,扭头对典少卿说道:“你看,我就说软猬甲有用吧!”

    说罢,唐闲上前,脚踏在大郎的胸口,手中柴刀举起。

    “慢……慢着!”大郎已经完整没了气力,眼神中布满了失看,哀求道:“我段家寨可以给你一大笔……”

    “听说你爱好砍人头颅?”大郎还未说完,便被唐闲打断,只见唐闲面无表情,口中轻道:

    “书上说……你也该逝世!”

    刀落!大郎尸首分别!

    几个回合内,段家五郎竟然逝世了四个,只留下你一个五郎,手里拿着三棱凤羽弓,双腿颤栗,竟然吓得尿了裤子。

    “啊!”

    那壮大的胆怯刺激着五郎的大脑,终于崩溃,只见那五郎尖声大叫一声,手上的长弓仍在地上,全部人丢了魂儿一般,连滚带爬的向山谷内部跑往。

    看着五郎远往的身影,典少卿看了看唐闲。

    唐闲道:“他该逝世!”

    典少卿上前,脚尖挑起那三棱凤羽弓,拾起一根利箭,拉满弓弦,口中道:“呵呵,敢在铁戟军眼前玩弓?”

    “嗖!”

    玄色闪电瞬间击中五郎,瞬间五郎如同断了线的木偶,扑倒在地,滚了几下。

    段家五郎,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