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山海武道 > 第五十二章 郭老

第五十二章 郭老

 热门推荐:
    众人在惊愕中,依次无声下船。

    叶过重新压低斗笠,手撑着竹竿,轻点了下渡口的木桩,那扁船仿佛没有重量般,一荡一荡重新驶回浓雾当中。

    一心羽士感叹说道:“不愧是猎人中人,这浓雾中,就算是有眼睛,恐怕都很难摸得到方向……”

    唐闲略有深意答道:“有些人固然没有眼睛,可是心却比任何人都明亮。”

    此时只有鱼鹰的“咕咕”声隐约从浓雾中传来,叶过和扁船早已没了影子。

    见叶过已经远往,扈二娘又活泛了起来,娇嗔道:“哎呀,一个逝世瞎子而已,有什么值得赞叹的,快走吧,把你们送到了处所,我好回往收拾酒肆那烂摊子。”

    说罢,扈二娘幽怨的看了一眼典少卿。顺着小路袅袅前行。

    “走!”唐闲一声令下,几人持续前行。

    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桃山境内,四周完整没有刚刚浓雾当中的逝世气沉沉,反而再次变得鸟语花香,沿途遍山的桃花,开的很是茂盛。一阵清风徐来,花瓣被吹起,在空中化作蝴蝶翩翩起舞,最后落在地上,展成了厚厚一层粉色小径。

    在这桃花山林中,扈二娘带着众人走了大概两个时辰的时间,道路上坡,经过小桥,跨过山涧,淌过小溪。

    山路十八弯,在这漫山的桃花中,众人早已经迷失了方向,只能追随着扈二娘前行。

    “二娘,还要走多久?”唐闲问道。

    “呦,唐小哥儿心急什么,到的越早,咱们可就分辨的越早。”扈二娘挑眉,眼中笑带桃花,说道:“这一别,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猎人学院,测试无数,败了便是逝世。说不定这一别,就真的是生离逝世别了。

    这时,典少卿插嘴道:“桃山上表面上桃花漫山,煞是好看,可是实则暗阵无数,一个不警惕走进了岔路,便会困逝世在这无尽的桃花之中,猎人学院中,除了刚刚的叶先辈,也只有扈二娘能够来往自如了!”

    唐闲听闻,心中暗自感叹。

    固然说这扈二娘表面上轻浮放荡,可是却尽对不可小觑。不说其他,单凭这一身的本事在配上蛇蝎的心肠,想必逝世在她手下的猎人学员,定然不少。

    想到这,唐闲又从怀中取出一个掺了鹤顶红的糖炒栗子,剥了壳吃起来。

    “哼!”扈二娘见状,轻哼一声,不满的嘟囔道:“下次再拿些加了其他配料的栗子来,就不信毒不逝世你个小忘八……”

    唐闲顿时摸了摸嘴上的栗子残渣,心中暗暗戒备。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而扈二娘不是贼,却比贼还要毒。

    终于,不知道走了多远,桃花林到了尽头,尽头处是一座山谷。

    扈二娘回头,对众人说道:“前面就是你们该往的处所了,我也就该回往了!”

    随后,扈二娘转头,用指尖轻点了下唐闲的胸膛,媚笑道:“典少卿那小子的命攥在他师傅手里,但是你可不能轻易逝世掉哦。你只能被我毒逝世……”

    说罢,扈二娘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款款离往,很快便消散在了桃花林中。

    “哎呦,不愧是我的老大,果然命犯桃花!”王二疯坏笑道。

    “要不这桃花给你们?”唐闲看了看其他几人。

    典少卿、王二疯、一心羽士、赵苟且,外加一个平头哥儿。四人一兽齐刷刷摇头。

    “切!”唐闲给了几人一个鄙视的手势,随后问向典少卿:“扈二娘说前面是咱们该往的处所,那是哪里?做什么?”

    如此一说,顿时勾起了其他几人的兴趣。

    假如说刚刚酒肆、迷雾水泊和桃花林是猎人学院的外围,那么恐怕前方便是猎人学院的核心了。

    “前面?”典少卿看向不远处的山谷,眼中露出一丝敬畏,轻声说道:“那里是全部猎人学院的支柱……”

    听闻,唐闲等人也未几问,只是与典少卿并肩向山谷前行。

    来到山谷前,是一处小径,小径很小,只能容得一人通过。走在小径内,光线瞬间黯淡下来。

    但是此处山谷却是与断崖谷不同,这桃山的山谷就算是再怎么黯淡狭窄,却依旧给人一种活力盎然的感到,流通的空气中都流露着一股淡淡花香。

    走了几分钟的工夫,眼前豁然豁达。

    山谷内很大,却不空旷。青山绿水、小桥桃花、碧水蓝天。

    世外桃源中的世外桃源!

    而在山谷的中心,立着一块宏大的石碑,很是显眼。

    石碑大概高四米,呈扁平状,安安稳稳的插在地面上。固然里的很远,但是依稀能够看见石碑上刻着一行行字,如同蝌蚪一般。

    石碑的最顶端,有一个小斑点。与其说是斑点,倒不如说成是一个不大的黑球。

    而在石碑的不远处,有着一个高高隆起的小土包,土包上可以依稀看的出,似乎是坐着一个穿着麻衣的人。

    典少卿回头,将食指放在嘴前,做出一个“嘘”的动作。

    唐闲等人看后,立即禁声。

    在这表面是外套换实则危险重重的猎人学院,尽对不可轻举妄动。随着典少卿,向石碑走往。

    走的越近,眼前的景象越清楚。石碑在眼中慢慢放大,石碑旁坐在土包上的人,也在一点点放大。而石碑上的那个小黑球,也在渐渐放大。

    终于,走到了足够近的间隔,唐闲猛然创造,那石碑上的黑球,竟然也是个人!

    只见那石碑之上,盘坐着一个浑身黑衣的小老头儿。

    小老头儿身材矮小,别说现在正是盘腿坐着,就算是站起来,唐闲也敢确定,这老头儿的身高也尽对不会超过一米四。

    而且小老头儿极瘦,胳膊和腿几乎跟麻杆儿一样,后背严重弯曲,像是压了千钧的重量在身上一般。所以,岣嵝盘腿的小老头儿离远看,就如同球一样。

    而此时,那个小老头儿脑袋朝向一旁坐在土包上的麻衣中年人,似乎在说些什么。

    那麻衣中年男人脸上胡子拉碴,很是邋遢,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半卧在土包上。

    走的再近些,唐闲创造,那邋遢中年男子身下的土包,乃是一座直径两米的宏大八卦图,如同一个宏大的龟壳一般,高高隆起,每一块阵图都格外的富有质感。

    如此诡异的一幕涌现在眼前,众人却依旧鸦雀无声。

    在这危机四伏的猎人学院中,真是应了那一句江湖上流传已久的话:

    “咱也不知道啊,咱也不敢问啊!”

    来到石碑前,典少卿冲着石碑上的小老头儿毕恭毕敬鞠躬,开口道:“郭老,我回来了!”

    随后,又冲着那半卧在八卦图上的邋遢男子说道:“典少卿见过赵先辈!”

    老头儿被称作“郭老”。

    邋遢男子被称作“赵先辈”。

    聊天被打断,郭老似乎一惊,有些老眼昏花的眼睛眯了半天,才看清了眼前的典少卿,不由得笑道:“小典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呵呵……”

    郭老的声音很和气,但是却布满了苍老,语气间断断续续,仿佛随时有可能断了气一般。

    再加上那瘦小嶙峋的身子骨,让人不禁一阵风吹来,就能将这行将就木的小老头儿吹飞一般。

    而一旁坐在八卦阵上的邋遢男子却似乎没闻声典少卿说话一样,自顾自的喝了口酒,仰面冲着阳光,假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