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山海武道 > 第九十章 玩弄人性

第九十章 玩弄人性

 热门推荐:
    顿时,一石惊起千层浪

    就连稳坐在上位的孙健,都猛然站起身来,手顺势抚在腰间的十三节软鞭上,眼神警惕。

    囚笼寨——童秀。

    囚笼寨的首领,堂堂七品强者,能够与佘辉相反抗的存在。

    传闻这童秀曾经也是个读书人,最后却与功名无缘,十年冷窗化作乌有。一怒之下弃文从武,而且最厌恶各种功名制度,平日里最喜与官府作对,而且平日里拦路抢劫时,对于那些读书人下手更狠。

    假如说面对文丑,众人还敢武力要挟,可是面对童秀,那可是尽对的胆怯。

    一个暗躲在暗处的七品强者,这将会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这时,葛俊杰眼中怒火燃烧,低声喝道:“能够让童秀出手助你,看来你们三家山贼果然联合。”

    文丑似乎把这句话当成了褒奖,欣然点头吸收。

    这时,那名出头的八品武者将木盒扔回给小厮,手中长刀再次指向文丑,色厉内荏的喝道:“半柱香杀一人又能怎样?倘若杀了你,晚香山山贼群龙无首,不攻自破,付出区区几个人命,我看这笔交易值的很!”

    这名八品武者的话,到出了在场大部分人的心声。

    相比外面那些不相干的平头百姓,文丑的生命可是更加值钱。倘若大战之前,能斩杀掉文丑,那么山贼的实力定然会大大缩减!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笔不亏本的买卖。

    “不错!”这时,又一名武者站了出来,赞成道。

    一名武者义正言辞道:“这世界弱肉强食,弱者注定被淘汰,我批准杀了文丑!”

    “杀了他!”

    一时间,数名武者纷纷站了出来,赞成最初那我八品武者的说法。

    葛施恩脸色阴晴不定,大善人在面临这种选择的时候,也陷进了两难的境界。

    “哈哈!对对!杀了我……杀了我!”这时,一声猖狂的大笑忽然传来,极其刺耳的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又是文丑!

    只见文丑笑的很开心,甚至拍手叫好。

    开心了好一阵,文丑在安静下来,伸出手往,直接捏住那名八品武者的刀背,架在自己脖子上,勉励道:“来,就是一刀的事儿!”

    “你……你什么意思?”八品武者手上莫名的一抖,警惕问道:“难不成这家伙疯了?”

    “嘿嘿……我能有什么意思?”文丑笑的很渗人,而且很随便,仿佛是在劝八品武者杀一只鸡一样随便。

    “哦,对了!”

    忽然,文丑一挑眉,像是刚想起了什么,对八品武者说道:“你叫周宏吧?你家是不是住在镇北边的一家酒馆的后身?家里似乎还有个老婆和两个孩儿……”

    文丑掰着手指头,皱着眉头努力回想道。

    顿时,被称作周宏的八品武者陡然间脸色煞白,瞬间失往了血色,手中长刀有些发抖,不自主的收了回来。

    “你……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底细?”周宏故作凶相,问道。

    文丑没有答复周宏的话,反问道:“假如我逝世在了葛家,你说半柱香之后,童秀会不会往你家做做客?”

    顿时,周宏脸色更白,眼神中已经流露出惊恐之意。

    要知道,一名七品修为的嗜血山贼,要是到自己家中……周宏苦楚的狠狠摇头,不敢往下再想。

    文丑不在理会周宏,而是看着那几个刚刚站出来赞成杀逝世自己的人,如数家珍的缓缓道来:

    “熊天,家住镇南西街胡同,一妻两妾,两子三女……”

    “郑胜,家住镇北麻花展子对面,父母健在……”

    “呦!王楠,稍微远些,西山镇的人,住在镇东边的柳树林子外,你的两个龙凤胎孩子很招人爱好嘛……”

    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个主意文丑逝世的人,身份都是被说了个底朝天,没有半分遗漏,也没有半分毛病。

    这些人或惊恐、或失色,一个个心神不宁,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终于数完了,可是其余的人心中明确,文丑不可能恰巧仅仅调查了这几人的身份,更是将所有人的底细全部懂得了个清明确楚。

    “呵呵……”文丑终于说完,低声轻笑。

    陡然,文丑抬头,眼神如同厉鬼一般,声音尖锐刺耳,大声嚎叫道:“你敢杀我?!”

    “不敢!”

    周宏顿时下意识的大喊起来,手中长刀脱手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当啷”的声音。

    其余所有人皆向后退了半步,脸上依旧带着惊恐之意。

    “呵呵……哈哈!”文丑像是恶作剧得逞般的自得,捂着肚子大笑的前仰后合,眼睛里甚至开端笑出了泪花。

    刚刚还义正言辞要不计代价杀逝世文丑的人,一旦波及到了自己的家人,便像是受了惊的老鼠,纷纷缩回到洞里,不敢露头。

    可怕!可怕的人!

    固然他没有半点内力,可是他却远远比一个七品武者更加的令人胆怯!

    武者修行的是内力,能够用壮大的外力伤害敌人。

    可是,文丑却是在伤害人的心坎,与其说是伤害,倒不如说他是在玩弄。

    玩弄人性!

    他在享受着人性崩塌的时刻,享受着揭露人性最真实的那一面。

    这是,唐闲与文丑,这两个不同态度的两人,异口同声在心中默默念了一句:“人性呦……”

    很久,文丑终于收起了笑脸,问向众人:“认真不杀我了?”

    没人敢杀文丑,但是除了刚刚受惊的周宏,其他人都羞于说出口,由于一旦说出口,便即是应验了文丑的套路。

    “间隔半柱香……还有多久来着?”文丑挠着脑袋,随口问道。

    这话就像是一道催命符,刺激着每个人的心房。

    “童秀现在可能往谁家来着?”文丑的眼神扫过每个人。

    所有人纷纷闪避,不敢与其直视!

    “放他走!”

    终于,葛施恩发话了。

    葛施恩脸色阴森,此时的他,在面对文丑的时候,已经完整没有了平日里慈善的样子。

    双拳牢牢握在一起,狠咬着牙齿,只恨自己没有修为,无法敲碎文丑的脑袋。

    得到葛施恩的首肯,顿时所有人的静静松了口吻。

    由于此时的他们,是真的盼看文丑能够尽快的、安全的离开葛家。

    文丑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脸,向所有人深鞠一躬。

    随后,晃晃悠悠走出了大厅,消散在了门口。

    只是在上方,隐隐约约飘来那淡雅的民谣哼唱。

    “那晚风吹过晚香山……那夜莺啼声轻唱……月下的花儿都进梦,只有那晚香花儿流露着芳香……”

    :朋友们,爱好文丑这个人物吗?爱好的话,加读者群:1009418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