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山海武道 > 第九十六章 为什么这么严肃

第九十六章 为什么这么严肃

 热门推荐:
    与此同时,虎头谷。

    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的虎头谷中,此时还残留着一股血腥的气味,弥漫在宽广的大峡谷内。

    在大峡谷最广阔的一段,月光尽不吝啬的洒下来,展在地面上,四周虫叫蛙叫,倘若是没有那渗人的血腥味道,想必必定是番不可多得的美景。

    而此时,在大峡谷的正中心,有两个人。

    一人站着,一人跪着。

    站着的人仰头看天,兴趣勃勃的数着天上的星星,口中愉悦的哼唱着民谣小调。手中拿着一柄精巧的小匕首,搭在跪着那人的脖子上。

    而跪着的那人,正是消散已久的葛俊杰。

    此时葛俊杰手脚上锁着数条镣铐,精铁锁链逝世逝世将其困住,如同一个粽子一般。纵然是葛俊杰天资聪慧,是一花样堂上八品武者,却没有任何用武之地,被禁锢的纹丝不动。

    固然利刃贴在脖子上,可葛俊杰依旧出言不逊,骂道:“文丑,等我葛家的人到了,让你生不如逝世!”

    “呵呵……火气这么大?”文丑扯开一个笑脸,用刀锋刮着葛俊杰的脖颈,笑道:“为什么这么严正呢?”

    “等逝世吧!”葛俊杰怒道。

    葛俊杰此时心中很是明确,倘若自己被抓,父亲葛施恩必定会派遣七品高手前来营救自己,在七品武者眼前,文丑简直不堪一提。

    文丑脸色微微沉下来些,皱眉问道:“我在问你,为什么这么严正?”

    说罢,手中匕首撬开了葛俊杰的嘴巴,将刀身伸了进往,贴在葛俊杰腮帮处。

    顿时,葛俊杰感到到嘴里传来的一阵刺骨的冰冷,只要文丑稍稍用些气力,自己的脸就会直接被豁开一个宏大的伤口。

    刀在口中,葛俊杰不敢再持续叫骂,只能冷冷的盯着文丑。

    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从黑夜中传来:“放开他!”

    文丑一愣。

    葛俊杰却瞬间面露喜色。

    只见黑夜中,缓缓走出两人。

    正是孙健与佘辉,而开口说话的,正是佘辉。

    此时虫蛊高手佘辉摊开手掌,上面卧着几只毒蝎,倘若不是此时文丑的刀伸进了葛俊杰的口中,让佘辉有所忌惮,恐怕文丑早就已经逝世在了佘辉的毒蝎之下。

    “哈哈!高手来了!还是两个七品?”文丑仿佛看到了好玩的玩具,兴奋的直蹦,手中的刀在葛俊杰口腔内壁上刮来挂往,惊得葛俊杰一身的冷汗,根本不敢有半点动作。

    “放开他!”佘辉阴冷静脸,再次说道:“我这边两个七品,你是斗不过我们的,倘若你放了他,我可以考虑给你条生路。”

    “你要挟我?”文丑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佘辉,口中嘟囔着:“你要挟我……”

    陡然,文丑眼神一瞪,手上忽然用力,向外一豁。

    “啊!”

    顿时,伴随着葛俊杰一声凄厉的惨叫,文丑在葛俊杰的左脸上豁开一道极长的伤口,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耳根。

    这道伤口,与文丑脸上的伤口一模一样。鲜血汨汨流出,极其哀凉。

    随后,还未等佘辉与孙健做出动作,文丑再次将匕首伸回到葛俊杰口中口中,贴在右边,神经兮兮的说道:“我感到……应当在右边再来一刀,这样对称着好看!”

    “你……放纵!”佘辉火冒三丈,可是碍于文丑手中的匕首,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葛俊杰已经从疼痛中缓过神来,此时他已经意识到,单凭是两个七品武者,并不能将将自己从文丑手下保全下来。

    只见葛俊杰眼中掺杂着胆怯,强忍着疼痛,问道:“文丑,你绑我来这,做出这一切,到底为何?”

    “啧啧……”文丑砸着嘴,蹲在葛俊杰身边,指着孙健与佘辉两人,笑着说道:“这两人能够逝世心塌地的随着你们葛家,恐怕是早已经被种下了当年王家的撕裂符吧?”

    此话一出,顿时葛俊杰、孙健与佘辉皆是一颤。

    撕裂符乃是葛家最大的机密,当年为此甚至灭了王家,后来葛俊杰到了天鞭宗后,更是对七品高手孙健下手,给其种下了撕裂符。

    这样孙健才会无条件的追随葛俊杰,可是关于撕裂符的事情,葛家做的很是干净,根本没有任何外人知道,可文丑毕竟从何得知?

    “你……你怎么知道?”葛俊杰惊愕问道。

    文丑半眯起双眼,脸上带着幸福的回想,悠悠说道:“五年前,你在街上看上了一个已经有了身孕的小媳妇,将其机密掳回了葛家,还将那小媳妇的男人也绑了回往,当着那男人糟践了小媳妇,最后小媳妇一尸两命,你记得不?”

    葛俊杰面露怀疑,努力回想。

    可是,堂堂一个青年才俊的葛俊杰,私下却有着无比黑暗的一面,诸如文丑刚刚的讲述,类似的事情葛俊杰干过不下几十次。这么多年过往了,葛俊杰甚至已经忘得七七八八。怎么可能记得某一次自己的禽兽恶性?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葛俊杰磕磕绊绊回道。

    “不知道?那我帮你回想一下,呵呵……”文丑笑的很亲切,说道:“当初你刚刚修炼撕裂符,便拿那男人练手……”

    说到这,文丑指了指脸上脸上的两道宏大伤疤,说道:“你用撕裂符在那男人脸上留下了两道笑脸的伤疤……?”

    顿时,已经被遗忘的记忆如同闪电般划过葛俊杰的脑海。

    那是葛家刚获得撕裂符,葛俊杰修炼之初,最爱拿活人练手。而第一个,便是文丑所说的那个男人!

    文丑持续说道:“你还记得,在你动手之前,对那男人说过些什么吗?”

    “我……我……说……”葛俊杰只感到口中的刀变得更加冰冷,让葛俊杰变得更加胆怯。

    文丑语气很是温柔,循循善诱道:“说了什么?”

    葛俊杰终于崩溃了,发出一声哀凉的哭嚎,道:“我说……你为什么这么严正?”

    是他……是他!

    文丑脸上那丑陋、可怕的宏大笑脸,渐渐与当初那人的面庞重合起来。

    “呵呵……”文丑满足一笑,说道:“你为什么这么严正呢?”

    说罢,再挥一刀!

    葛俊杰另一半脸再次被划开一道宏大伤口,与文丑一模一样。

    葛俊杰哭喊着,哀嚎着,向孙健与佘辉求救:“救我!救我!”

    孙健手持软鞭,沉声道:“文丑,放了葛俊杰,你还有一线活力,否则,别怪我两人不客气!”

    文丑歪着脑袋,说道:“可是我感到你们不会再来救他。”

    “为何?”孙健问道。

    “你看!”文丑向峡谷的深处指了指。

    文丑话音刚落,虎头谷深处陡然传来一阵阵颤动,大地上的石子纷纷颠起,仿佛地震一般。

    随后,密密麻麻的牛吼声传来,掺杂着万马奔跑般的蹄声,如同开了闸的江水一般,轰叫而来。

    “这是……这是虎头蛮牛!”佘辉惊呼一声。

    虎头蛮牛固然性格温柔,可是万牛奔跑起来,却是有着能够碾碎一切的威力,纵然是七品武者,面对着上万虎头蛮牛的铁蹄,也根本无济于事。

    没想到文丑竟然引动牛群,狂奔至此,不仅是葛俊杰、佘辉、孙健,就连自己也拉扯到了这困境当中。

    “疯子!你这个疯子!”佘辉狂吼道。

    面对奔跑的牛群,佘辉和孙健都没有了平日里的稳健和自负。

    文丑却笑了笑了,感受着越来越近的牛群,刀架在葛俊杰的脖子上,问道:“葛俊杰控制着你们的命,虎头蛮牛也能杀了你们……”

    “嘿嘿……你们愿意逝世在谁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