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 > 第1576章 不是听之任之

第1576章 不是听之任之

 热门推荐:
    !第1576章 不是听之任之

    周珍珠说完,静静的看着小家伙。

    那小可爱虽然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此刻听她这么说,仍旧是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他眨巴着大眼睛,仰着小脑袋,很单纯的看着眼前的人,抿了抿唇,才说:“你……你真的是我奶奶吗?”

    “当然,我不会骗你的哦,我是你奶奶。”周珍珠脸上尽是慈祥的笑容,她蹲下来,双手按着小家伙的肩膀,像是看稀世珍宝一般的,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说起来,她也不是多喜欢这个孩子。

    她只是觉得有了这个孩子,墨时琛就必须听她的,也只能听她的,按照她说的来。

    所以,她现在急需将这个小家伙给抓在手里。

    只有她好好的抱着这个孩子,才会一直压着墨时琛。

    “所以……你是墨时琛的母亲?是我的奶奶?”小家伙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奶声奶气的问着。

    周珍珠闻言,轻轻的点头,脸上写满了温柔,“对啊,我是墨时琛的母亲,而你是墨时琛的孩子,当然就是我的孙子啊。来……叫一声奶奶听哦。”

    “可是……”小家伙抿着唇,似乎是有些疑惑。

    他快速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摇头说:“我…… 我要问我妈咪。”

    周珍珠是可以理解一个孩子的心情的,她也很想见见许薇音。

    她猜测现在的许薇音,可能更想缠着她,更需要她帮忙撑腰。

    小家伙向后退了好几步后,那躲在角落里的许薇音才假装着急的冲出来,还是一边跑一边对着儿子招手,“宝贝,你怎么在那里啊,快点来妈咪这边。”

    小家伙闻声回头,然后像是一只小兔子一般,嗖的就窜了过去,乖巧的站在许薇音身旁。

    而许薇音假装没有见过周珍珠一般,对着她轻轻点头微笑,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周珍珠见到她,自然是不会再放开了。

    她三步并做两步的,快速冲向许薇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温柔的笑笑,“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许薇音眨了眨眼睛,故意露出狐疑的神色,笑道:“这位夫人,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姓周,是墨时琛的母亲。”周珍珠介绍着自己。

    许薇音手一颤,假装受了很大的刺激一般,快速抽出手,然后向旁边走了两步,将儿子稳稳的护在身旁。

    她看似防备的说:“原来是墨老夫人,不知道您有什么指教。我跟您儿子早在五年前就分手了。”

    听到这话,周珍珠浅浅一笑,温柔的说:“你们五年前分手,你儿子今年多大啊。”

    许薇音摇头笑道:“这就不方便告诉您了。”

    周珍珠猜到许薇音不会跟自己说,便低头看着那粉雕玉琢的小家伙,温柔的笑笑,轻声问道:“小朋友,你告诉奶奶,你今年多大啊。”

    许薇音故意做了捂着孩子嘴的动作。

    然而孩子却挣脱了她,跟周珍珠说:“还有两个月就五岁了呢。”

    “嗯,跟我儿子分手五年,孩子又两岁,这个小家伙真像我们家墨时琛啊。”周珍珠看着许薇音,那意思再明确不过。

    许薇音心中得意,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她轻轻点头说:“是不是,总要有亲子鉴定吧。”

    “是不是,你自己不是知道吗?”周珍珠反问。

    许薇音没有回答,就听到那个小家伙举着手说:“有亲子鉴定的,我妈咪给我们做过,我是爸比的孩子。”

    “哦?”周珍珠挑眉笑笑,一脸的喜悦,“看来,你家宝贝还是比你诚实。怎么……许薇音,你不想你儿子找到爸爸,不想他幸福吗?”

    “那也该找个爱他的爸爸。眼前这个,真不是值得他依靠的。”许薇音故意说着,时不时是,还要偷偷的观察一下周珍珠的反应。

    果然,周珍珠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微微的发生了变化,她眯着双眸,笑的像是一只狐狸般,缓缓的开口说:“你怎么知道我家阿琛不值得人依靠呢?小丫头啊,你要给你也要给阿琛机会,明白吗?”

    听到这话,许薇音轻轻点头,但是又说:“伯母,不看看亲子鉴定吗?”

    “当然,如果你带来了,我自然是要看看的。”周珍珠眯着眼睛笑笑。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也不用在谁面前装一次善良。

    周珍珠自然是可以反应过来,此刻许薇音在搞事情,她是想为自己谋求更好的。

    对于这种操作,周珍珠表示可以理解,但是她如果算计的更多,周珍珠就要防备一下了。

    因为周珍珠也不是傻瓜,她可不允许别人的算计刚好到她头上。

    “我带来了,您先稍等。”许薇音也不隐瞒,将自己放在包里的亲子鉴定书找了出来,亲手递给周珍珠。

    此刻,周珍珠微微挑起眉梢,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她打开亲子鉴定书,看到上面确实写着墨时琛跟眼前的孩子是父子关系后,稍稍的松口气,然后笑眯眯的说:“你放心……你所求的,我一定满足。”

    “我要的是我儿子有个疼他的父亲,其他的我不需要。”许薇音忽然也端起了的架子,抱着胳膊,面带微笑的跟周珍珠说:“伯母,您要知道,我如今的身份地位,招招手什么男人没有,不是必须缠着墨时琛的。”

    “呵呵……我当然清楚,你放心,这件事啊,我知道该怎么做。”周珍珠将亲子鉴定书折叠好了,然后蹲下来继续看孩子。

    她笑眯眯的满脸慈祥,一字一字的说:“宝贝儿,来……告诉奶奶,你小名真正叫什么?”

    小家伙闻言,回头看一眼许薇音这个亲妈。

    许薇音轻轻的揉着他的脑袋,微微颔首,笑道:“我叫他念晨。”

    “呵呵……很好的名字,你果然对我儿子还是心存感情,有些事我知道了。我会给你跟孩子一个好说法的,即便是你不需要,我们墨家也该做。你说呢?”周珍珠看着女人。

    许薇音点头道:“行,那就是你说的。”

    “自然,我这人说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你若不信,日后再看。”周珍珠点头,一派女王姿态。

    许薇音眯着眼睛,浅浅一笑,似乎是认可了她这种说法,眯着眼睛缓缓的说:“那我就等您给我孩子一个说法。我说过……我不在乎他怎么看。甚至我也不需要名分,但我儿子跟父亲分开那么多年,他需要一份疼爱。”

    “放心好了,现在不只是他会疼爱他,我也会好好疼爱他,断然不会让你们失望。”周珍珠轻轻点头,脸上写满了慈祥跟坚定。

    许薇音跟周珍珠就没有再讨论这件事,他们同时带着孩子去离开,然后周珍珠体验了一把含孙弄奕之感。

    离开的时候,她特别给那个叫许念晨的小朋友拍了几张照片,就高兴的直接去了墨时琛的别墅这儿。

    说来也巧,她晚上过来,正好看到萧二小姐来这边蹭饭。

    所以她很自然的认为两人是同居的。

    她一下车,便径直的来到萧二小姐面前,带着些许颐指气使的意思,轻轻一笑,“还不让我进去?”

    萧二小姐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就差没礼貌的说您哪位了。

    不过刚好门开了,墨时琛也看到周珍珠。

    他一把拉住萧二小姐的手,要将人带进去。

    周珍珠自然是不高兴了啊,她也抓住萧二小姐的手,满脸的不满的看着墨时琛,轻哼一声,“这就是你对妈妈的态度吗?”

    “我说过了,在我眼中你已经不是我妈妈,你怎么还看不透呢?”墨时琛脸上写着些许嫌弃。

    周珍珠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她深深的吸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笑道:“好……我知道了。你是不喜欢我再说是你妈妈。那我们换一种方式,我今天来找你是说正事的,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有什么正事?”墨时琛一脸不相信。

    这个女人总是会打着说正事的旗号纠缠,以前跟他爸爸争吵就是如此,现在又用同样的招数对付他?

    开什么玩笑呢,他才不要这样。

    “我有一份亲子鉴定,你到底要不要看?”周珍珠问。

    一听亲子鉴定,墨时琛的脸色微微的发生了些许变化,他轻笑道:“您眼中的亲子鉴定,是什么意思?”

    “你多了个儿子,你不想关心一下吗?”周珍珠也不管萧二小姐怎么想,她就直接喊出来了。

    萧二小姐听到这话,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墨时琛。

    必须说,她对这个孩子非常有兴趣。

    墨时琛的女朋友那么多,真就没有管住自己,然后造出了一个孩子?

    其实萧二小姐可以理解,但是真让她去喜欢这样一个人,她又表示无法接受了。

    她要的感情,必须简单的,必须没有人能够介入的。

    如同这样的前任麻烦,她是很嫌弃的。

    即便墨时琛很好,她也不想给别人当后妈,每次看到孩子,就看到两人的联系。

    “咳咳……”墨时琛轻咳一声,忍不住笑了,“我没有孩子。”

    “你没有孩子,我手里的亲子鉴定又是怎么回事?墨时琛,就算你不给墨家一个交代,你也总该给这个女孩一个交代吧?”周珍珠指着萧二小姐。

    原本墨时琛觉得自己根本不用在意这些的,但是他看到萧二小姐微微挑起的眉梢,想起萧安心。

    不行……不能让萧安心跟他们家端木误会了。

    “行吧,先进来说。”墨时琛顺势搂着萧二小姐的腰,侧身示意那边进来。

    然后三个人就同时进了别墅。

    周珍珠还是第一次进墨时琛的这个别墅,她自然是先仔细看了看周围。

    她这人控制欲特别的强,对墨时琛亦是如此。

    所以习惯性的先看这里有没有符合他审美的。

    “你不用看了,这里是我喜欢的。没有你喜欢的东西,我并不是小孩子,不用再按照你的想法来生活。”墨时琛看着周珍珠。

    周珍珠一听,眉头微蹙,但很快的又轻轻一笑,点头说:“嗯……你说的没错。”

    “你说的亲子鉴定呢?是谁给你的?”墨时琛问。

    他交往的那些女人,从没有一个被他碰过,所以他根本不会担心那些人手里会有个莫名其妙的亲子鉴定。

    但是周珍珠煞有介事的说手里有,那他就必须关心一把。

    周珍珠虽然生气墨时琛的态度,但是想到那个许念晨,又心头一软,她将包里的亲子鉴定拿出来,递给了墨时琛。

    然后看了看萧二小姐,轻笑着说:“你放心好了,我这里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我不需要你的保证。”萧二小姐挑眉。

    来者不善,她懒得跟她迂回,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

    墨时琛看到上面的亲子鉴定结果,笑了,歪着头说:“与我无关,这孩子不是我的。”

    “怎么会?白纸黑字在这里呢,墨时琛,你可不能不认。而且我见过那个孩子了,跟你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说你们不是父子,我也不相信的。”周珍珠有些激动。

    她觉得自己不会看错,而且孩子的母亲是许薇音。

    那个许薇音虽然有千般不好,但是长得不错啊。

    当年墨时琛也算是年轻气盛,遇到那种女人说不喜欢?

    她也不相信。

    “孩子的母亲是谁?”墨时琛抬眸看着周珍珠。

    他知道这个亲子鉴定不是周珍珠伪造的,应该是有人在周珍珠面前搞事情了。

    周珍珠是怎样的性格,他太清楚不过了。

    看到有个孩子像他,恨不得立刻抱回家,就养在自己身边,继续掌控一个孩子的人生。

    “许薇音,你总有印象吧?你五年前的女朋友呢。那么漂亮一个女朋友在身边,我可不相信你从来没有碰过。”周珍珠说。

    墨时琛闻言,轻轻点头,深吸一口气说:“哦,是许薇音啊。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女人我还真没碰过。”

    “什么?你没碰过?怎么可能?她长得不错,而且那个孩子也像你啊。你仔细看看,现在这份亲子鉴定,他是不会骗人的。”周珍珠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坚信那个孩子就是墨时琛的,所以怎么能接受墨时琛说那个孩子跟他没关系的事呢。

    但是墨时琛轻轻点头,十分笃定的说:“我可以确定,那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

    “怎么……怎么会这样?”周珍珠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是了解墨时琛的,一旦他如此笃定的说,那孩子一定跟他没关系。

    “不对啊,孩子长得像你,而且亲子鉴定在这里,你又怎么解释?”周珍珠还是无法想通。

    墨时琛闻言,忍不住笑了,“跟我长得像的很多,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容貌真能做到独一无二。至于你说亲子鉴定,周女士,你没想过亲子鉴定可能是假的吗?”

    “你说……”周珍珠眯着眼睛。

    她仍旧不愿相信这些是假的。

    如果这些是假的,那她不是白高兴一场吗?

    她还以为她可以平白多一个孙子,一个可以被他掌控的孩子呢。

    “我看看。”萧二小姐瞥了一眼周珍珠,随后将那个亲子鉴定拿过来,眉梢微微向上一挑,笑眯眯的看了一眼。

    接着,就听到萧二小姐说:“亲子鉴定是假的,上面盖章不对。”

    伪造的亲子鉴定跟真长的有个区别就在盖章那里。

    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对于萧二小姐这样有个在医院亲人的,就完全不同了。

    她从小看了不知道多少个亲子鉴定。

    “你怎么知道盖章不对?万一你也弄错了呢?”周珍珠还是有些不甘心。

    萧二小姐浅浅一笑,“我姑父就有个医院,我当然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信……我带去专业机构帮你鉴定?况且,你也该相信墨时琛。他没有做过的事他必然不会认的。”

    一开始她只是好奇,想看看结果,现在必须说,她也相信墨时琛了。

    甚至确定亲子鉴定是假的之后,他又有些喜欢墨时琛这样。

    没有私生子,那就是没有人可以影响他们中间。

    “真的是假的?”周珍珠还是要看看墨时琛。

    墨时琛轻轻颔首,点头说:“我没碰过许薇音,我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跟你说孩子是我的。但我可以确定,事情有没有发生过,我是男人,我有发言权。”

    听到这话,周珍珠还有什么可以质疑的。

    是啊,他有没有碰过的,他自己不清楚吗。

    “许薇音还真是奸诈的女人。”周珍珠咬牙切齿。

    她在生气,气自己差点就上了智商税。

    还好没有给那个女人钱,不然那现在她更加生气。

    “好了,这件事也算是说清楚了。”墨时琛看着周珍珠,意思明确,既然说清楚了,她也该走了。

    周珍珠也不是第一次被墨时琛下逐客令。

    只是当着萧二小姐的面,她还是觉得不舒服,她就说:“阿琛,不管怎么样,我是你妈妈啊。”

    “所以呢?你觉得我应该给你什么?”墨时琛看着她,不免觉得可笑。

    “不是……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我就是想你多回家看看我,而且不要真不理我啊。”周珍珠开始卖惨。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甚至已经落了下来。

    墨时琛觉得他这样好笑,轻轻的摇头,摆手说:“好了,您别再我面前搞这些事了,懂吗?”

    “我……我……”周珍珠哽咽,目光落在萧二小姐身上。

    但是腹黑的萧二小姐直接将手攀在墨时琛肩膀上,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后缓缓的开口说:“这位女士,你应该不想当电灯泡,对不对啊?”

    周珍珠一噎,诧异的看着萧二小姐,“你都不避嫌?算起来我也是你婆婆,你……你不能不讨好我啊。”

    “他又没说你是我婆婆,况且……我嫁不嫁他还不一定呢。你可别那么快给自己戴高帽子。我的一声婆婆,你可是承受不起的哦。”萧二小姐眯着眼睛笑道。

    周珍珠被这话气到了,她冷哼一声,翻了萧二小姐一眼,然后说:“你这个丫头,真是过分了啊。”

    “阿琛哥哥,我想跟你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要这个女人在,好不好啊?”萧二小姐眨了眨眼睛,抱着墨时琛的脖子,故意撒娇说。

    墨时琛听到那句阿琛哥哥的时候,真是觉得命都要没了,他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冷静状态。

    然后就看到他说:“好,你不想看到的,我都不会让你看到,嗯?”

    “我就知道,我的阿琛哥哥最好了。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啊。”萧二小姐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激动。

    此刻,她就像是天真无邪的小女生,眼睛里只有墨时琛。

    墨时琛被她的眼神惹得有些心猿意马,甚至都没有看周珍珠。

    这下周珍珠就不高兴了,轻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儿后,就摆了摆手,“好,你们不想见我,那我先走,让你们眼不见为净!”

    “慢走不送哦。”萧二小姐对着周珍珠眨眼睛,天真无邪的笑了笑。

    周珍珠此刻真的要爆炸了,她是恨不得立刻冲过去,一把抓住萧二小姐的手腕。

    但最后还是缓了缓,将这种不高兴给压了下去。

    等她离开后,萧二小姐的手才从墨时琛肩膀上收回来,她笑眯眯的再看那份亲子鉴定。

    “话说……你看起来有那么傻吗?”萧二小姐问。

    她想,墨时琛明明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许薇音怎么想的,竟然在这种时刻出来,拿假鉴定报告坑人。

    “可能……我对女人太大方了。”墨时琛自嘲一笑。

    他也只有这样一个理解了,否则他也觉得好笑,为什么那些女人会认为他应该为他们的错误埋单。

    “许薇音我不喜欢,所以这件事我可以帮你调查,毕竟你是我朋友,我一定不让你吃亏。”萧二小姐举起手里的亲子鉴定书。

    然而墨时琛却摇头笑笑,温柔的说:“不必调查,不是我做的,我也不会认。她喜欢怎么折腾,随便她。”

    这种语气,并不是听之任之的意思,反而是有种黑暗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