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福运宝珠 > 第173章
    再说王秀英这边跑到了秦瑶的门前,喊了一声,秦瑶一个激灵,便忙起身将房门打了开来,担忧的问道:“娘,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若不然,你怎么会现在这个时辰跑来。”

    王秀英一听,便是泪水涟涟的言道:“我可怜的英齐啊,你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让娘怎么活啊。”

    一句话,秦瑶身子便是一个踉跄,着急的追问道:“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英齐出了什么事情,他到底怎么了。”

    王秀英闻言,更是悲从中来,抹着眼泪言道:“他在去往京城的途中,掉下了悬崖了。”

    “什么”话听到这里,秦瑶早已失去了站着的力气,整个人一个踉跄,就跌坐在了地上,口中只喃喃言道:“怎么会这样,不是的,那人一定不是英齐,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英齐会出事,我不相信,娘,你是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将秦瑶推了开来,王秀英痛心的言道:“我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吗,你可知道现在和你说的每一句话,我这心都痛到了何种地步,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

    身子一顿,秦瑶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突然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对着墙便撞了过去,王秀英吓了一跳,好在在其撞墙的刹那,被王秀英给拦了一下,不然只怕秦瑶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好容易留下性命,秦瑶却是没有丝毫高兴的言道:“娘,你为何救我,英齐都不在了,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做什么。”

    王秀英听了这话,当下“呸”了一声,没好气的言道:“谁告诉你英齐不在了,快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诅咒我的英齐。”

    眼前一亮,秦瑶心中一喜,忙追问道:“那依娘的意思,英齐还活着,是不是娘。”

    虽然王秀英心中也没底,但不妨碍其义正言辞的言道:“这是当然,我的英齐福大命大,自然会平安无事的。”

    秦瑶这才松了口气,如此一来,浑身却再也没有力气,而此时冷汗也忍不住冒了出来。

    见状,秦瑶没好气的将人拉了起来,这才开口言道:“你这人,也有这么大了,说话做事,也不动动脑子。”后一细想,儿媳妇会误会,和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忙不自在的言道:“总归,你以后多注意些就是了。”

    闻听此言,秦瑶自然连连应是,忙追问道:“那娘,英齐现在到底情况如何,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跑来这里找你了,我只知道英齐的师父已经带着人去找了,可具体是个什么情形,如今还没有结论。”说到这里,王秀英一拍脑门道:“差点就忘了正事。”

    说着,王秀英忙跑到宝珠身边唤道:“乖宝珠,奶奶的心肝,你快醒醒,保佑你父亲一定要平安归来,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她要是有什么不测,咱们一家人可都活不下去了。”

    迷迷糊糊的听到这话,宝珠忙睁开了眼睛,同时与段霄飞交流道:“你可知道,我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掉下悬崖,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你也没跟我说啊,他现在到底如何,可有伤到,你不是说我爹去京城没什么危险的吗,为什么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段霄飞闻言,觉察着宝珠的话语里带了几分怨怼之色,不由苦笑言道:“按说,以你爹的运势来说,的确可以平安到达京城的,也没什么危险,而如今机会跌落山崖,应该是受人连累才对,对了,你爹是跟谁一起走的,那就是受谁连累了。”

    宝珠心思一转,便忙开口言道:“你的意思是说,其实,我爹是受了那林牧的连累。”

    见宝珠的心思终于被转移了开来,段霄飞忙练练点头应道:“肯定是这样没错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段霄飞却见宝珠听了这话,反而更加恼怒的盯着自己,只让段霄飞委屈不已的言道:“这又是怎么了,都说跟我无关了。”

    冷笑一声,宝珠恼怒的言道:“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我问你,你怎么不查的仔细些,若你早查出来,我爹也不至于遭此一难。”

    话到这里,宝珠冷冷的言道:“我爹该不会已经不在了吧。”

    段霄飞赶忙摇了摇头,开口言道:“在的,在的。”见宝珠神色这才好看些,段霄飞这才小心翼翼的言道:“虽还活着,可是情况糟糕的很。好在林锦已经到了你父亲的身边,又有你的福运护着,想来是会没事的。”

    宝珠闻言,忙狠狠的瞪向段霄飞道:“你所谓的糟糕,到底糟糕到什么地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给我说清楚。”

    尴尬的抓抓脑袋,段霄飞低声言道:“被狼给咬了。”

    “什么”宝珠狠狠的瞪了过去,厉声问道:“这样的话,你怎么不早说,那我爹可要紧吗。”话到这里,也不等段霄飞答话,便自顾自的接口言道;“我也是傻了,被狼咬了如何能不要紧,且不说其他,若是不慎感染狂犬病毒,那可是救无可救,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段霄飞你快给我想办法,将我爹给救回来。”

    望着宝珠,段霄飞讪讪一笑道:“我现在最多也不过是有些入梦的本事,连个躯体都没有,怎么救人呢。”见宝珠瞪了过来,段霄飞便忙又开口言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林锦他们已经到了你父亲的身边,他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呵呵”冷笑两声,宝珠没好气的怼道:“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关键时刻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话音落,宝珠长久没有听到人应话,抬头的瞬间,却见段霞飞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下,宝珠心中一惊,却是想起是否自己这话说的太过了,刚想安抚两句,不想却被段霄飞紧紧的拥在怀中道:“你说的不错,现在的我的确是太没用了,不过不用担心,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能护你周全,并能将你所在乎的也都全部护在身后,只是不要再将林锦和我相提并论,更不要现在就下结论,我与他到底谁好,可以吗。”

    宝珠忙想说自己没有,不想却被段霄飞更用力的拥在怀中,当下没好气的将人用力的推了开来,这才愤愤言道:“我拜托你好不好,现在还有心情来纠结这个,我爹如今在外面可是生死不明。”

    话落,宝珠便回到了现实之中,看着担忧不已的婆媳二人,只能先安慰道:“爹爹没事。”

    王秀英见宝珠说出这话来,忙急切的问道:“宝珠,祖母可全靠你这话活着呢,你再说一遍,你爹现在如何了。”

    “爹爹没事。”

    再次听到熟悉的四个字,王秀英顿时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口中还连连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秦瑶忙紧跟着点头道:“是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宝珠,你爹什么时候回来。”

    想着父亲的伤,估摸着应该不会尽快回来,宝珠便言道:“得一会。”

    “啊”了一声,秦瑶还要追问,王秀英已经一脸慈爱的将宝珠搂在怀中道:“宝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得一会,只要人没事就好了,总有回来的一天,一直问什么问,再说了天还没亮,这宝珠被惊了觉,如今该困了,我抱回去再哄她一场,你也早点睡吧。”

    话落,也不管秦瑶什么反应,直接将人给抱出了屋子,只剩下秦瑶跌坐在床上道:“英齐,既然宝珠说你没事,那你定然是没事的,只希望你快点回来,见不到你的人,我这心里总是难以安心的。”

    而另一边,魏不凡见妻子竟然将宝珠抱了回来,脸上也早已没有了刚刚的绝望之色,忙迎上前道:“你这是怎么了。”

    王秀英没有立刻回话,只是示意丈夫将门给关上,这才小心的将宝珠露出来道:“我家宝珠可是说了,英齐定然没事的,宝珠都发了话,那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看咱们这儿媳妇不是个靠谱的,这才将宝珠给抱了回来,免得被她给吓着了。”

    听闻此言,魏不凡下意识的觉得不好,忙开口追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你不会说出这话来的。”

    “还能是什么,那秦瑶也是个没有章程的,我就说了英齐掉下了悬崖,可那秦瑶就想不开的撞了墙,要不是我伸手拉了一把,只怕她早就没了性命,真是,若真是这样,英齐回来,我可怎么跟他交代啊。”话是这么说,可见秦瑶对自家儿子情深义重,王秀英的脸上还是带出了几分笑容的。

    见在自己没看见的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魏不凡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道:“你说什么,老三媳妇撞墙了,那可要紧。”

    “不过是磕破了点皮,有什么要紧的。”

    再听不得妻子的话,魏不凡忙道:“你啊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就算紧紧是轻伤,你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要知道这人的脑袋复杂的很,这若是有什么没看出来的伤,我看你怎么跟儿子交代。”

    被这么一说,王秀英也不确定了起来,忙开口言道:“应该不至于这样吧。”

    魏不凡叹了口气,便扭头望向妻子言道:“你在这里好好待着,我去旁边请李大夫过来,给我这儿媳妇诊治一下,没事自然是最好的了。”

    话落,魏不凡便穿好衣服出门去了,王秀英还真被这话弄得有几分心神不宁,想了想,转身便跑到了秦瑶的面前将人拖到了自己房中,忙先将头上的伤口给包扎上了。

    见这个时候,婆婆还在担心什么,秦瑶顿时感动到了极点,眼中的孺慕之色更浓,看的王秀英是一阵不自在,忍不住冷笑神色言道:“你这是看什么呢。”

    “没有了,我只是觉得,娘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听闻此言,王秀英当下得意的言道:“那是自然,我与那些恶婆婆可还是不一样的很,你能嫁到我们家里来可是享了八辈子的福了,所以以后可别起什么别的心思,一门心思的照顾我才是正经,可听到了没有。”

    秦瑶点了点头,笑嘻嘻的言道:“这是自然,娘,你就放心好了,我啊一定做一个孝顺的儿媳。”正说着话,魏不凡也将李大夫给带了过来,只见其一见秦瑶脸上这伤,便带着几分无奈对着魏不凡言道:“你说让我说你点什么好,我早就说过了,那魏英齐我家少爷早就去救了,不一定会出事情,让你先别告诉家人,可你偏偏不听,如今可好,这差点就闹出人命来了,你瞧瞧,若是你这儿媳妇出了事情,我看你怎么跟你儿子交代。”

    此言一出,王秀英立马不高兴的言道:“大夫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那出事的可是我儿子,若是他真的回不来了,你难不成非得让我儿子的尸体到了我的面前,才让我知道不成。”

    魏不凡闻言,忙道:“你这婆娘,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这话也是能乱说的。”

    王秀英听闻此言,忙呸呸呸吐了几口,这才开口言道:“都被你给气糊涂了,我儿子好的很,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定然会平平安安回来的。”

    深吸口气,魏不凡忙打断了妻子的话,开口言道:“真是麻烦你了,先不说这些,你快帮我这儿媳妇看看,她可有事没有。”

    李大夫长出口气,忙让秦瑶将手伸出来,把过脉后,便开口道:“放心吧,不过是皮外之伤,不过我看她有些伤神,倒是该开服安神的药,喝着试试看。”

    魏不凡忙连声应是:“那就请李大夫开一些,我这就去抓了药来,多煎些,每人都喝上一碗。”

    李大夫点了点头,却突然疑惑的望向魏不凡言道:“不对啊,昨日里,你还要死要活的,怎么现在看起来,恍惚没事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