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隆行之月落虹桥- 第186章 过往几多言 夜阑闲看风云起 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俞言吾 书名:大道隆行之月落虹桥
    虫鸣阵阵,繁星闪闪,夜色正好。

    而在晚风之中,司辰疑惑不解,不痕却是十分轻松的看着繁星点点。

    只听不痕坦然的说道:“司辰,这件事情,现下我就告诉你吧!你的三叔沈四海,在南阁的终止峰上,而你来南阁数日,一直未曾见到他,是因为我使计将他托在了终止峰上!”

    看着不痕挑衅的神色,司辰不解的问道:“你何故如此?”

    不痕十分坦荡的说道:“因为你让我吃亏吃的太多了,此次北山考核,你须得自己想法子,好好吃点苦头,也算是体会体会我在南阁北山受到那些子污遭气吧!”

    司辰失笑,“我倒是平白无故,受了你一番算计!”

    不痕毫无负疚感的说道:“你这是因果循环的受了我的算计!何必将自己说的那么的无辜!”

    司辰正欲辩解一番的时候,不痕突然说道:“有一个我避之不及的人要来了!莫要说见过我!”

    司辰有些莫名,不痕已经消失在原处了。

    一切来得那么的突然,着实让司辰很是疑惑不解!

    而司辰的疑惑很快迎来了答案!

    千山阁下,一个红衣女子高傲的站在司徒思诗的面前。

    司辰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看着秦宣的神色似乎有些激动!

    想到不痕避之不及的神色,司辰打量着红衣女子,估摸着那红衣女子就是万水国的公主——水笙歌了!

    司辰摇头苦笑,看着不痕遁去的方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了一句:“作孽啊!”

    司徒思诗意外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司辰,她以为司辰会和不痕交谈很久,却不想水笙歌一来,司辰便出现在她的身侧。

    司徒思诗疑惑的看着司辰,司辰走到她的身边,对她说道:“有人遇到不想见的人,逃走了!”

    司徒思诗忍俊不禁,嗔怪的看着司辰。

    司辰很是无奈的笑了笑。

    红衣女子看着司辰和司徒思诗的互动,很是不齿的说道:“没想到久负盛名的第一才女,也会和宵小之辈拉拉扯扯,真是有辱斯文!”

    司辰还未恼火,秦宣已经生气的叫嚣道:“自然比不过有些人听到北山不痕的踪迹就眼巴巴的跟过来!”

    红衣女子身旁的婢女气焰嚣张的骂道:“大胆!七皇子殿下,莫不是要仗着皇子的身份,欺负我家公主!”

    秦宣大笑着说道:“你莫不是和我说笑话吧!水笙歌,你还是好好管束一下你的婢女吧!莫不要人前失了体统,闹了笑话呀!”

    水笙歌恼怒的看着秦宣,疾言厉色的说道:“秦宣!”

    秦宣挑眉看着水笙歌,丝毫不在意水笙歌言语之中的威胁之意。

    在这千山阁中,水笙歌和司徒思诗与秦宣自然是熟悉的,但是对于司辰和枫杨却是陌生的!

    水笙歌谨慎的打量着司辰,而司辰同样观察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公主殿下!

    陡然间,水笙歌眉头紧皱,十分厌恶的看向司辰。

    “堂堂晟国皇子,和一介乡野匹夫混在一起,倒是底气足了许多!”水笙歌讽刺的看着秦宣,十分怨毒的说道:“如今的世道,也不知道那些武器难修的人,为什么要来南阁自取其辱!”

    司辰哑然失笑,对眼前这个刁蛮的公主,着实没有半分好印象了!

    枫杨似乎有些动怒,司辰微微抬手拦住了枫杨,与司徒思诗对视一眼之后,司辰也深觉没有必要和水笙歌一般见识。

    司辰平静的说道:“想来我们在这里,煞了别人的风景$今,灯也放了,景也看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们还是会南阁吧!”

    秦宣对着水笙歌冷笑一声,便转身离去。

    然而,在司辰抬步离开的时候,水笙歌身侧的婢女看着水笙歌的眼色,立即出手阻拦司辰离开。

    司徒思诗耐着性子对水笙歌说道:“公主殿下,为何拦我们的去路?”

    水笙歌骄傲的抬起下巴,说道:“我自闹市而来,那里的人们说,不痕先生在此处放灯!”

    司徒思诗微笑着说道:“那又如何呢?”

    水笙歌凝眉瞪着司徒思诗,十分娇气的说道:“我自然是来寻他的!”

    “哦?”司徒思诗装镊样的长叹一声,说道:“可是,我着实没有见得不痕先生呀!”

    水笙歌还未出世,她身旁的婢女已然大声叫嚷道:“司徒小姐,你明知道不痕先生乃是公主的未婚夫婿,何必做那驱散鸳鸯的棒子!”

    司辰忍不住大笑,结合水笙歌这深入人心的死缠烂打的形象,司辰不由得联想到不痕落荒而逃的身影,而后便是对不痕深深的同情!

    水笙歌不满的看着司辰,冷声说道:“你在笑什么!好大的胆子!”

    司辰立即低眉顺眼的说道:“公主殿下,息怒!你定然是误会我了!我可是半分嘲笑你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想起了适才不痕先生说的话语!”

    水笙歌将信将疑的看着司辰,而后装镊样的咳嗽了一声,迟疑片刻,而后问道:“不痕先生说了什么?”

    司辰狡黠的笑道:“不痕先生对我说,他十分喜欢公主殿下,只是私下见面不合礼仪,只盼公主殿下在北山考核之中大放异彩!”

    司辰的一番话,水笙歌十分受用。

    以至于在司辰告退的时候,水笙歌依旧是和颜悦色的!

    回程的路上,秦宣好奇的问道:“那般恶心的话语,真的是从北山不痕口中说出的么?”

    司徒思诗失笑着说道:“我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司辰信口胡言的!”

    不多时,司辰等人便回到了南阁前庭‰司徒思诗分别之后,司辰独自来到了后山之中,看着起伏不定的云海,饮着看不清形貌的北山,司辰的思绪乱了……

    司辰盘腿坐下,云雾在他的眼膜之中变换着姿态。

    司辰举着酒壶,默默的饮着。

    此刻,一个名字在司辰的脑寒中挥散不去,一直萦绕着,萦绕着……

    不经意间,司辰已经呢喃的说出了那个名字——“水笙歌”。

    “呵呵……”

    一阵轻快的笑声,打断了司辰的思考,司辰一抬头,便看到青瞳一身黑衣从夜幕之中走出,在繁星的照耀下,向他徐徐走来……

    “是你!”司辰撇唇一笑。

    “是我!”青瞳坦然以对。

    青瞳随意的坐在了司辰的身旁,戏谑的说道:“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奇事,你竟然将一个女人的名字挂在嘴边了!”

    司辰颇为不耐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想到的却是自己在商州为求灵泉之水而答应国师老人家的要求,又想到今夜不痕对自己说的话语。

    青瞳一副见了鬼的涅,“若是你看上其他女子,我其实也无话可说。不过你要是对水笙歌上心了,我真的要好好劝劝你了!”

    司辰朗声一笑,好奇的问道:“为何?难道这水笙歌有什么令人不齿的行径!”

    “实不相瞒,我在南阁的许多时日,与这水笙歌也算是有过几次照面。但是,其过程都是一言难尽的!”青瞳语重心长的对司辰说道:“司辰,天涯何处无芳草,千万别恋霸王花!”

    司辰哑然失笑,“看来你与霸王花之间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呀!”

    “不足为外人道也!”青瞳饮了一口酒,而后仰躺在地上,沉沉天幕就这般覆盖着他。

    司辰跟着躺了下来,任由闪闪星光在他的眼眸之中闪耀着,“其实,有人不想看到水笙歌进入南阁……”

    对于司辰的话语,青瞳没有丝毫的意外,而是淡淡的说道:“以水笙歌的实力,轻易是入不了南阁北山的!”

    司辰偏着头看向青瞳,而青瞳却是闭目休憩的涅,“北山数万年,其中修行者屈指可数,万年之中能入南阁北山着,不过寥寥数人≡水笙歌平庸的资质,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杞人忧天!”

    司辰没有否定青瞳的说法,但是看着不痕紧张的神色,司辰却有不一样的看法!

    或许单凭水笙歌一人,她的确没有实力可以进入南阁北山。但是,如果南阁之中有人消她进入北山,以及南阁之外的强大助力。

    司辰并不觉得水笙歌没有消进入北山……

    或许是猜测到了司辰心中的顾虑,青瞳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世间最长的爪子也伸不到北山的云雾大阵。何必自寻烦恼!”

    司辰调笑着说道:“你似乎对云雾大阵很了解一般。”

    青瞳突然很正经的看着司辰,在司辰恍惚之间,青瞳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低沉的嗓音淡淡的说道:“道听途说罢了!”

    司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在地上,不在意的问道:“青瞳,你为什么要如北山?”

    司辰等了半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不由得好奇的偏过头看着青瞳,青瞳却是一直闭着眼睛的。但是,司辰却知道,青瞳并没有睡着!

    司辰微微一笑,青瞳不想回答他的问题,而他的问题也并非是非答不可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