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病娇女友 > 第三章 股票

第三章 股票

 热门推荐:
    迅速的购买完。

    陈默又寻找起下一支潜力股票。

    不停的买入抛出。

    很快,天空翻起鱼肚白。

    一晚上的忙碌,本金翻了几滚。

    一部分钱打入秦婉茹支付宝中。

    陈默将女孩抱到床上。

    丢下纸条,关上门。

    凌晨七点。

    华安证券门口,扎满了人群。

    终于,卷闸门,拉开。

    人们鱼贯而入,抢夺着位置。

    中央处的电子屏适时亮起,各种股票,浮现而出。

    “老牛,推个旺的,前些日正好藏了点钱。”

    被称呼老牛的汉子嘿嘿一笑。

    “哪有旺的,现在整个行情都不好,你那点私房钱还是藏好,别折了。”

    老牛不姓牛,入了股市,图吉利将姓改成牛。

    “哪能啊你,还有咱牛哥看不出的票?”

    “话不能这么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正说着,门口边走进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

    陈默抬着头,看着电子板。

    红涨绿跌,是股市的基本知识。

    只是一会,陈默走到交易处。

    有好事的看了一眼选股。

    满脸震惊。

    随后一个消息在交易市里扩散开来。

    “喂,刚才那小子居然买了一万块绿的,还是个偏股!”

    “买绿的?没搞错,菜鸡一个?”

    “没搞错,我还问了交易员,是一只绿了几天的股!”

    “看他那样子也就是个学生,估计被忽悠了二句就跑来买。”

    “真当这是彩票?花钱买买智商吧,年轻人。”

    “哈,重在参与嘛,说不定人家能爆出个牛股呢。”

    “这股要能爆,我直播吃翔!”

    老牛看着一切,淡淡一笑,做出一副老成的样子。

    “这就是经验不足,任何一个新手都会...”

    话语刚说到一半,老牛就看见屏幕上。

    一只股票变红,然后迅速飙升。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牛股一支啊!

    满屋子的人都震惊的看着。

    “这,不是那个年轻人买的绿股吗?”

    不知是谁开了这么一句。

    随后整个交易厅,掀起了轩然大波。

    “靠,这绿股怎么跟吃了春药一样,火箭也没这么快啊。”

    “有人控盘?”

    “他吗的,这是怎么回事?运气好误打误撞?”

    “卧槽!!!这也可以?说直播吃翔的呢。”

    “本以为是青铜菜鸡,没想到是最强王者,这打脸真是啪啪啪的!”

    “别整这些没有的,趁没有停,赶紧买些!”

    交易市顿时乱成一团。

    短短的时间,涨了半倍有余。

    老澎巴张得大大的,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

    一定是蒙的,这个年轻人运气好而已。

    他也只能猜对这一次。

    但就在这时,人群中又传来声音。

    “他卖了,居然把这么牛的股都卖了!”

    “这支股票形式大好,现在卖,失心疯?”

    “卧槽,这人的行为看不懂啊!”

    “有卖有买,你管人家呢,全压这股上,是下呵嫩模就看今天了。”

    “这要还能反转,我他吗真的吃翔给你们看!”

    看着少年匪夷所思的操作。

    老拍中一阵鄙夷,姜还是老的辣,这个新手也只能止步于...

    嗯,怎么感觉屏幕上又绿了一块?!

    “操,这他吗的是什么情况!牛股他吗的绿了!”

    “快抛出去啊!他娘的有人在控盘!”

    “卧槽,这速度降的,完了...”

    “这...咱们不会遇到大神了吧!”

    “快盯着他买什么股,找人盯着!跟着他买卖。”

    “跟着这个年轻人,他吃肉咱们喝点汤。”

    很快所有人,在惊愕后反应过了。

    先是小笔小笔的跟投。

    在尝到百买白涨的甜头后,交易厅沸腾了。

    人们疯狂的涌向陈默身边。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

    陈默收了手。

    本金涨到二十多万。

    很多人意犹未尽的跟在身后。

    有请吃饭的。

    有询问什么时候再来的。

    陈默冷淡的一一拒绝。

    坐上出租车,才摆脱了这些人。

    “去哪?”司机转过头询问。

    “白蝎子舞厅。”

    没有多问,司机踩下油门。

    打了电话给秦婉茹后,陈默深吸了口气。

    靠着股票,三天是赚不到三百万。

    这其中还要算上买错的偏差。

    所以,得到本金后。

    陈默选择了另一条路走。

    白蝎子是燕京最为豪华的舞厅。

    车马如流水,一直是名流绅仕的光顾对象。

    但只有少数人知道,舞厅的地下室,掩藏着一个赌厅。

    陈默也是意外听见的。

    很快,到达舞厅。

    陈默下车,来到吧台,拿出银行卡。

    “二十万。”

    没有一点的不自在。

    吧台小哥眼神怪异的看了陈默几眼。

    拿出机。

    刷卡,取走筹码。

    陈默从打开的后门走了进去。

    明亮宽敞,各种机器,赌桌布置在其中。

    身穿女郎服的荷官,发牌摇骰。

    动作标准流利。

    立刻有一位身穿西服的应侍,走到陈默身边。

    上下一眼,心中寒酸起陈默打扮,侍者面上还是扬起笑容。

    “您好,先生,这里是白蝎子赌场,请出示您的筹码,并佩戴上面具。”

    展示筹码后,陈默将面具佩戴上。

    跟随侍者绕了一圈。

    陈默大致明白赌场的玩法。

    结束后,侍者旁推测敲的索要小费。

    陈默装作没有明白的样子离开。

    不是陈默小气,买下筹码后,身上只有一点零碎票子。

    掏出来,更显得自己小气。

    “穷狗一个,快点输光滚蛋吧!”

    盯着背影,侍者恶狠狠的想到。

    走上赌桌,时间凸。

    “技巧,判断,冷静,其他的交给命运吧!”

    “请在以下行为中选取。”

    “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在猜骰子的赌桌前,连续猜测七次豹子,最后一盘梭哈,获得大笔金钱。但小心,将会有人盯上你!”

    “二,在二十一点的赌桌前,每次抽三牌,连续二十七轮,获得小笔金钱。积分加一百。”

    “选一。”

    走上赌桌,荷官相视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摇起骰子。

    猜骰子顾名思义猜的是大小。

    或大或小,定下金额。

    赌场坐庄,一赔一的比列。

    但除了大小之外,还有第三个押注点。

    那就是三个六的豹子,一赔十二。

    概率小到可怜,几乎没有人压。

    但陈默丢了一块。

    周围人只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每天都有那么几个人不死心,将最后筹码,投在豹子上。

    妄图翻盘,但每次的结果都不会例外。

    “开盘,三,一,五,小。”

    “我刚才还想压小的,你乱跟我起什么哄!”

    桌前,一个肥胖男子看到结果后,立马翻了脸,但刚想动手时。

    走来二个黑衣保安,面容不善的看着他,

    讪讪一笑,肥胖男回到了桌前。

    只是他翻遍衣兜,也找不到半个筹码。

    结算完赌注,第二局开始。

    陈默照旧投个豹子。

    “二,六,三,小。”

    “四,五,五,大。”

    “...”

    连续五局下来陈默都投了豹子。

    赌桌,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

    “投豹子的我见过,但这么投的还是第一回,这是打算一路走死咯?”

    身材高挑的人看了一眼陈默身前的筹码。

    “一个筹码一万,看他穷学生的样也玩不了几下。”

    胖子接过嘴,碎碎道。

    “我就没见过这赌场开过豹子!”

    就连荷官也诧异的看了陈默几眼。

    若是平乘输了几万块钱,不说大呼小叫,最起码也顿足捶胸。

    但这个少年,从进场到现在,压根就没什么动作。

    每一局都干净利落的投出一块筹码。

    第六局开始。

    和众人预料的一样。

    陈默还是押注了也还是豹子。

    “傻子吧,这个人,还压豹子。”胖子伸着头使劲的看着。

    “啧啧啧,六万块钱就这么打水漂了,给我还能听个响!”

    “智障吧,看这样子怕是哪个富二代?”

    “富二代穿这样你别穷酸我了,撤二代还差不多。”

    “三,五,二,大。”

    看到结果荷官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