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病娇女友 > 第五章 注意

第五章 注意

 热门推荐:
    手掌摊开。

    一张红桃九。

    出现在众人眼前。

    短暂沉默后,惊呼一片。

    “九,是九,天啊!三百多万!”

    “老天爷啊,是我看错了吗?!”

    “三百万啊!一个下午的时间,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草,早知道跟他后面投好了!”

    “这小子是他娘的赌神吗,还是赌场请的托,几十万中几百万?”

    “白蝎子这回赔大发,我看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

    脸色逐渐僵硬。

    女子瘫回凳椅。

    面上,一片青一片白,难看之极。

    愣了半刻。

    她心中不甘,又躬身道,“先生,能否留下一张名片?方便以后联系。”

    隐晦的用眼角余光看了四周。

    将筹码收起。

    陈默面色一阴,缓缓起身,“不用了。”

    清冷的声音,在赌场中回荡。

    言毕,转身,走到门口,侧目看了眼震惊中的侍者。

    陈默抛出一个筹码。

    然后,径直走出赌场。

    一旁,始终注意着的胖子目光闪动,跟在身后。

    窄小的眼框里露出亢奋。

    嘈杂声后,赌场恢复以往。

    只是,有不少眼红赌客向着豹子下注。

    但每每都是顿足捶胸。

    雅间,挂下电话,女子双眼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眸中凶光绽放。

    “你们去,跟在后面。”

    “姓什么,住哪里,给我搞清楚。”

    女子目光微眯,攥紧手上高脚杯。

    “是,廖经理。”

    旁边,二个黑衣大汉,应诺一声。

    转身离开。

    幽暗的房间,只留下女子一人。

    良久后,她冷然一笑,眼中杀意凌然。

    “这三百万,我给你换,但看你有没有命用!”

    吧台,看着银行短信,陈默面露喜色。

    吐出一口闷气,在吧台小哥震惊的目光下。

    疾步,走出赌场。

    而随后,二伙人,一前一后,紧跟而上。

    一路相随。

    马路上,行走的陈默拐进小区。

    左绕右藏后。

    陈默挖墙后,冷眼看着二位狼行虎步的西服男走过。

    走出赌场,他意识到被人盯上。

    于是偏离方向,带到这里。

    等待了一些时间。

    周围再无脚步。

    陈默皱眉走出。

    但就在这时,清冷的机器音响起。

    随后一道虚拟的选择框出现在面前。

    “警告,杀意逼近。”

    “特殊选项:危机,在该种选项中,宿主不能预知结果。”

    “请宿主在下面行为中选择,不选或者选择不作为,宿主将死亡。”

    “一,离开这里,迅速追上前方赌场的人。”

    “二,等待,会有另一个不怀好意者靠近。”

    二伙人?

    陈默面沉如水,眸中闪烁寒光。

    “选二。”

    手心透出细汗,胖子摩挲着兜中刀柄。

    不住回头,神色焦然。

    年有三旬的他是位公司基层。

    抱着一夜暴富的幻想,出入赌场。

    结果负债累累。

    “那小子呢,跑这么快?”

    胖子紧咬后牙槽,目光扫过前方。

    为避人耳目他故意拉开距离。

    但追着追着就丢了影。

    “他吗的,人呢!”

    走到胡同尽头,胖子面容扭曲开来。

    “你在找我?”

    身后,淡淡的声音响起。

    胖子一哆嗦,旋而转头。

    一个面如星朗的少年。

    静静的看着他,脸带浅笑。

    “是你?”

    认出服饰,胖子乐了。

    刀柄拿的更实。

    “有何贵干?”

    陈默抬了抬眼,心里如同明镜。

    “呵呵,贵干谈不上,找你耍二个钱玩玩。”

    胖子古怪一笑,小眼中透出精光。

    “借钱?你打算靠什么借?”

    陈默双眼微眯,眉宇间带过一丝肃然。

    “当然是靠这个!”

    没有迟疑,胖子一把挥出匕首,直刺向陈默。

    早有防备的陈默,侧身一躲。

    避开寒刃。

    顺势,擒住拿刀的右手,背过身,冲着膝盖窝一踢。

    “噗通。”

    沙土扬起,他重重的跪在地上。

    匕首连翻几滚,掉在脚下。

    “不借了,不借了...”

    浑身哆嗦,吃痛下,胖子的整个脸色都不太好看。

    “别...别报警,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也是走投无路,才干这种事。”

    跪在地上,胖子苦苦哀求。

    陈默目光微沉。

    手腕抖动,“咯吱”。

    在一声嚎叫中,松开了胖子。

    “算是个教训,你去医院接上就可以,没有下次。”

    陈默淡淡道。

    胖子退了几步,托着右手,连连点头。

    面色涨红,心中直叫后悔。

    陈默看了他一眼转过身,正要离开。

    胖子出声道,“还有二个人也跟着出来了,我看他们的目标也是你!”

    “我知道了。”

    没有豌,陈默淡淡说道。

    看着少年走出眼外。

    胖子才倒吸了一口凉气。

    “妈的,劳资得不到的,你们白蝎子也拿不到!”

    坐上公交车,连换数个站点。

    确认没人跟踪后,陈默去了银行。

    半刻后,职员毕恭毕敬的拉开门。

    叫上的士,很快来到秦婉茹家。

    敲门,门开,在女孩惊喜的目光中。

    陈默面色平静,轻轻的说了一句,“成了。”

    未等反应。

    走入屋内,直扑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秦婉茹目含泪光,将陈默的鞋子脱掉,拉过被服。

    定定的看了一会床上人。

    红唇紧抿,目光中满是爱恋。

    伏下身,撩起发丝,吻在脸庞。

    轻轻的将门关上,秦婉茹平复了一下心中情绪。

    走到桌前,顺过纸笔,寥寥写完几笔,压在桌上。

    然后拿出手机拔打继父的电话。

    昨日的男子名义上是婉茹继父。

    小时跟着母亲改嫁而来。

    婚后才发现是个二混子。

    黄毒嫖无所不沾,没了钱就向母亲要。

    喝酒发疯,稍有点不顺心,便冲着她们发泄。

    母亲任劳任怨,最后病在床头奄奄一息。

    临终前,拉着她的手,只说自己命苦,消她好好活下去。

    “喂,你不是要钱吗?钱我凑齐了,你来新凡广场,我们在那见。”

    电话接通。

    秦婉茹冷冷的说道。

    然后,走出门外。

    良久。

    静悄悄的屋子里,房门吱呀一声推开。

    陈默面如沉水,走到桌前。

    看了看纸条,旋而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涅。

    清冷的月光拂照着大地。

    走在街头,秦婉茹面色冰冷。

    很快,来到新凡小区,中年男子早已等着。

    身边跟着几个人。

    “哟,我的乖女儿来了啊,那个白脸小子呢?”

    四处张望。

    秦父咧嘴一笑,“我还以为你真吊上个金龟婿,没想到是个缩头乌龟。”

    秦婉茹秀眉微蹙,开口说道,“他是我同学,跟这件事没关系。”

    “没关系?”

    秦父正过头,咬牙切齿,“打劳资几拳,一个没关系就结束了?”

    “好了,钱呢?”

    旁边,一个眼镜男站了出来。

    警告的看了一眼秦父,目光瞥向秦婉茹。

    “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但我们赌场放出的账单上,压出的是你身份证。”

    秦婉茹怒火中烧,指着中年男子,“借钱的是他,身份证是也被他骗拿的。”

    眼睛男嘴角一笑,语气强硬,“无论如何,就算法院判你赢,这笔钱我们还是会在你身上要回来!”

    赌场能够存在,靠的就是手段。

    “我知道你没钱还。”

    停顿一下,他缓缓开口。

    “之所以还带着人来,是因为...”

    “是因为什么?不是三天之后交钱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

    秦婉茹转过头,月光下。

    陈默满脸平静,悠悠走来。

    “你是...”

    抬了抬镜框,他定眼看着面前走来的少年。

    “还钱,还要知道别人叫什么吗?”

    陈默双眼微眯,看了眼他的穿着,手中扬起支票。

    “看看这个。”

    话音冰冷。

    眼镜男眯着眼睛看了上去。

    “陈默,快走!”秦婉茹小步轻移。

    神情焦急。

    她拽了拽身边的人。

    却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