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最强兵 > 第十八章 都是弟弟

第十八章 都是弟弟

 热门推荐:
    “张凡先生,我只是负责监督你,这好像不是我的工作啊!”

    李天赐站在张凡身后,欲哭无泪。

    张凡似乎一早就察觉到了李天赐的出现,并没有任何吃惊。

    李天赐不禁震撼,张凡的敏锐之力非常恐怖。

    “你保护我,我保护魏家的丫头片子,说到底其实你就是在保护魏家的丫头片子,这样说没毛病吧。”

    李天赐顿时整个人都懵逼了,账折睛,吞吞吐吐道,“如果被首长知道,我死定了。”

    “怕什么,你不说,我不说,他韩天明知道个鸟,再说了,就算他知道,老子给你做主。”

    “这……”李天赐想死的心都有了,抬起头看了一眼痞笑的张凡,最终无奈叹了口气,“好吧,但是我只能帮你这一次。”

    “够爷们,比韩天明有见识,我喜欢!”

    张凡这句话吓得李天赐差点没有跪下去。

    他虽然是少将,但是怎么可能跟韩天明相提并论呢。

    韩天明是华夏的神,而他什么都不是。

    “那我该怎么做?”韩天明道。

    张凡搂着动作僵硬的李天赐指着“海皇五星饭店。”

    “你不是擅长监视吗,你现在就混进去,如果等下发生什么意外,你就立刻把……”

    此时在几百米开外的冰淇淋店外,一位戴着墨镜,口罩的风衣男人正看着报纸,透过墨镜他将张凡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只看见张凡拍了拍李天赐的肩膀,李天赐便向着海皇五星饭店大步而去。

    风衣男人语气带着嗤笑,“哦?那进饭店的小子有点眼熟啊。”

    只听见风衣男人耳机传出一道女人诱惑的声音。

    “李天赐,前线特战旅的少将,是个棘手的家伙,传闻是军神韩天明的徒弟,年仅十八岁时候,便成为了少将,身手了得。”

    “还是太嫩了,”风衣男人语气带着一丝调侃,“他连韩天明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更加不如张凡的一根汗毛。”

    “你这是在灭咱们的威风啊,东家!”耳机里女人发出花枝乱颤的笑声。

    “这是对朋友的赞赏!”

    “朋友?”女人嗤笑,咬牙切齿道“对啊,朋友。”

    风衣男人没有回答,因为就在此时张凡正捧着臭豆腐塑料杯,向着自己走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风衣男人似乎并不吃惊。

    “我老远都闻到你身上散发的恶臭味儿了,比臭豆腐还特么臭!”

    张凡环顾四周,“刚刚和你通话的女人呢?”

    “你不仅眼神可怕,耳朵也灵敏,”风衣男人取下墨镜和口罩。

    只看见是一浓眉虎目的国字脸男人。

    风衣男人道,“张凡,好久不见了。”

    张凡随意瞥了一眼风衣男人,感叹道,“不知道要是让华夏官府知道你踏足华夏,会不会吓得尿裤子。”

    “所以你是来杀我还是准备掳走我的马子?”

    “马子?”风衣男人厚实的唇角微微一笑,“像你这样的强者,难道在乎一个区区华夏富家女不成?”

    “可是我自由,还得亏她家族帮忙,我这个人啊,虽然没心没肺,但是至少还是懂得知恩图报!”

    “普天之下,什么地方可以拦住你,说笑了。”

    “所以现在你是在抓走魏颂伊的?”

    “不,那不是我的工作,我是来杀你的!”风衣男人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裂开上扬,虽然在笑,却不曾有笑声。

    很是诡异。

    这不正是他的招牌笑容吗。

    “你觉得你能杀得死我?”

    张凡笑容凝聚,一股强大的杀气,仿佛将整个温度都降到零下摄氏度。

    风衣男人微微吃惊,但是却依然保持冷静。

    他生在极寒之地,从小在刀口舔血,所以他喜欢这种感觉。

    “现在你四周都是我的狙击手,我虽然杀不死你,但是他们能够把你瞬间洞穿,你再厉害终究是人!”

    张凡挑眉,“你还是太年轻了,小子,完全跟你死去的老子一样,太小看我了。”

    张凡却并没有害怕,即便面对顶级雇佣军团。

    眼前这人,正是张凡出狱前,魏家提及过的“北塞雇佣军团!”

    而风衣男人正是上任仅仅三年的新“东家!”

    而在此之前的的东家传闻病逝,可是却鲜为人知,其实是死在张凡的手里。

    这是新仇旧仇一起报了!

    “你想说什么?”风衣男人微微一愣。

    张凡起身伸了伸懒腰,嗤笑摇头,“小犊子,你难道做好家庭作业,都不检查吗,你现在应该问问你的那些狙击手,他们……到底还在不在线呢?”

    张凡的笑容冷到了极点,风衣男人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不可能!”风衣男人脸色煞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比你老子聪明,你至少没有对我亲自动手,否则就在刚刚你已经下去陪你老子了!”

    张凡踢开了椅子,风轻云淡的来,现在又风轻云淡的离开。

    这时张凡的手机响了。

    “老大,兄弟们已经把北塞雇佣军团的人解决了。”

    “干的不错,”张凡赞赏道。

    “哼,狗屁顶级北塞雇佣军团,我看都是谣传,连咱们华夏那几个最弱的小屁孩都打不过。”

    张凡苦笑,“行了,你别臭屁了,待那几个小子回去,记得好好奖赏他们,豪车,女人让他们挑。”

    “卧槽,要知道这么好,我也去!”电话里无奈道。

    “不跟你废话了,挂了啊,现在我要去看戏了!”

    言罢张凡挂断了电话,突然刀锋般的唇角露出一抹猥琐的笑。

    原来张凡很快锁定了几百米开外,一身穿热裤的性感惹火女子。

    而这女子正是曹风怀里躺着的联络人。

    张凡如果没有记错,这妞也是北塞雇佣军团的人。

    想必刚刚就是她在跟风衣男人通话了?

    张凡对女子挥了挥手,做出手枪动作对准了女子,吓得女子魂飞魄散,脸蛋煞白。

    可等她回过神了,张凡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混蛋明明可以杀了我们,好,既然你想玩,我们北塞雇佣军团奉陪到底!”

    女子捏紧粉拳,怒骂了一句脏话,随后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阴冷道,“该你出场了。”

    电话里面传来刺耳的尖鸣,不寒而栗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手,疯狂的掐住了女子的脖子。

    突然通话结束了,女子才发现自己浑身冷汗。

    这就是她给张凡精心准备的“致命礼物!”

    ……

    “对不起我来晚了,路上堵车,我的法拉利开不进来啊!”

    高档优雅的包厢内,张凡的声音从门外冲了进来。

    此时包厢内,魏颂伊正在和曹风讨论生意上的相关事宜。

    只听见嘭的一声,张凡直接推门而入。

    一旁忐忑不安的苏诗雅美目一亮,兴奋起身道,“张凡,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去哪里了。”

    张凡嘴里叼着一根红塔山,非常不客气拖着椅子就坐在了魏颂伊旁边。

    “堵车!”张凡臭屁道。

    “屁,你哪来的车,还法拉利,你拖拉机都没有!”苏诗雅无情揭穿了张凡。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一脸沉重的苏诗雅,一言不发,但是直到张凡的出现,她又变得活跃起来。

    这一点魏颂伊看在眼里,暗暗吃惊张凡到底给自己闺蜜吃了什么迷魂药。

    “你来这里做什么?”魏颂伊冷冷道。

    张凡看魏颂伊还在生自己的气,嘿嘿一笑道,“老板,我错了,下一次不敢啦。”

    魏颂伊白了张凡一眼,没有说话。

    张凡感叹,女人真记仇,不就是说了一两句实话嘛,简直就跟刨了祖坟似得。

    “曹风先生,我们接着谈生意吧!”魏颂伊不想再理会张凡。

    “谈判有的是时间,我看张凡先生也饿了,不如喝点红酒!”

    曹风眯着眼睛笑,举杯而起。

    魏颂伊眉头一皱,曹风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扭扭捏捏,这种方式让她很不舒服。

    总感觉自己是来陪酒的。

    魏颂伊举杯,勉强露出一丝笑,可是张凡却突然按住魏颂伊细腻冰凉的手。

    “你干嘛!”魏颂伊道。

    “喝酒就免了,我就是个粗人,吃饭吧!”

    曹风眼珠子一转,尴尬收回酒杯,拳头微微紧握。

    无疑,张凡的出现坏了他的好事。

    他知道拖不得了,必须抓紧时间。

    所以曹风突然起身,欠身道,“魏总,我现在就去拿合同,您在此等候。”

    “好,没事,”魏颂伊也起身微微一笑。

    言罢曹风转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脸上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变得极其阴沉,随后重重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