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热门推荐:
    乔妈妈今天穿了条裙子,比起穿西装的时候,整个人柔和了不少。

    顾洲跟在乔洋身后下来的时候乔妈妈正在跟一位扎着马尾的女医生聊天,瞥见乔洋和顾洲的时候,乔妈妈笑笑拍了拍那位医生的肩膀,“他们下来了。”

    这位女医生妆容精致,似乎是刚才跟乔妈妈聊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两个人脸上都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张阿姨好,”乔洋笑着跟那位女医生打招呼,一只胳膊搭在顾洲的肩膀上,“这是我同学顾洲。”

    顾洲面对这个年纪的女性往往比较吃得开,不用乔洋多说什么,冲两位女士笑了笑,“乔阿姨,张阿姨好。”

    顾洲生的一张英俊的脸,笑起来眼睛弯弯,好看极了。

    两位女士聊天的时候,乔妈妈跟张医生说了自己待会儿要带儿子和儿子的一个同学去吃饭,张医生点点头,跟乔妈妈说,“乔乔,你不是说要带两个孩子去吃饭么,”张医生看了一眼表,“这都快十二点了,快去吧。”

    乔妈妈闻言看了一眼手机,惊讶道,“还真是,洋洋,你先带洲洲去车上等着,我再跟你张阿姨说两句话。”

    乔洋撇撇嘴,说了句“张阿姨再见”,然后就拉着顾洲出去了。

    “你儿子不喜欢女孩就算了,刚才那个小伙子,给我家闺女介绍一下怎么样?”张医生用胳膊捅了一下乔妈妈,“我家那个刚分了不久,考虑一下呗乔乔~这可是你干女儿~”

    张医生也不像看起来那副不近人情的涅,张眼睛向乔妈妈卖萌。

    “一大把年纪了,还装嫩,你恶不恶心?”乔妈妈笑着推开张医生,“这个不行的。”

    乔妈妈看着乔洋跟顾洲两个人,心底一片柔软。

    “为什么不……”张医生话说一半就住了嘴,拧着眉看乔妈妈,“不会是你们家的了吧?”

    乔妈妈哭笑不得,“我家儿子那么笨,现在还不是。”

    ……

    天底下的好男孩都不喜欢女孩了吗,她闺女以后还有没有人要?

    “我看那孩子挺不错的,”张医生拍了拍乔妈妈的肩膀,“让你家洋洋抓点紧啊~”

    “我已经在帮他了,”乔妈妈叹了口气,“约一下你,等你休假,咱们出去旅个游怎么样?”

    大学室友,现在只有她们两个还有联系,乔妈妈有事没事就来找张医生,两个人总要说好久的话。

    “我们当医生的,哪儿有大老板这么轻松,”张医生说,“年底有时间,但是我闺女……跟你儿子这个情况吧,放不下心。”

    乔妈妈一想,说的也是。

    “行了行了,不跟你废话了,我带两个孩子去吃饭,”乔妈妈把手里拎着的购物袋塞给张医生,“你记得吃饭。”

    “哎,等等,”张医生叫住乔妈妈,“乔乔,这什么啊?”

    “一条裙子,”乔妈妈说,“贿赂一下你,我儿媳妇儿,肠胃炎,你注意一下他。”

    张医生哭笑不得,“这还用的着送我东西,你不说我也知道。”

    说是这么说,张医生打开购物袋看到跟乔妈妈身上一幕样的裙子还是收下了。

    我说过,想跟你穿闺蜜装,想老了之后还跟你穿一幕样的裙子。

    ……

    “呼~”乔洋松了一口气,坐在驾驶位置,“张阿姨跟我们家母上大人是大学同学,家里有个女儿,就像撮合我们两个。”

    顾洲低头看手机,没说话。

    “不过我又不喜欢她,我妈也知道。”乔洋接着说,“我妈当年学的也是临床医学,但是毕业以……”

    “小兔崽子,说什么呢?”乔妈妈黑着一张脸,透过车窗看的清清楚楚,“你妈这点儿黑历史你还要到处宣扬一下啊?”

    说完,在乔洋脑袋上敲了一下。

    乔妈妈手劲儿不大,不过就是在基础上卷了一本书,这下子就有些冲击力了。

    书是方才从张医生那里拿的,收了乔妈妈裙子的张医生,非要让乔妈妈拿着什么东西回去。

    乔妈妈无奈,要了张医生最近在看的一本书。

    “妈,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了!”乔洋捂着脑袋躲开。

    乔妈妈睨他一眼,轻哼一声,绕道副驾驶的位置坐下。

    “洲洲怎么样了,还在发烧吗,有没有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让你张阿姨给看看?”乔妈妈把包包放在乔洋身边,转头跟坐在后面的顾洲说话,活像顾洲才是亲生的。

    顾洲摇摇头,笑着对上乔妈妈的视线,“我没事,阿姨,跟您吃饭,烧傻了也得来。”

    “什么叫烧傻了也得来,洲洲你放心,烧傻了阿姨照顾你一辈子……阿姨不行了让乔洋替阿姨照顾你。”顾洲油嘴滑舌的,不过乔妈妈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弯弯绕绕的想让顾洲掉进这个圈套。

    乔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乔妈妈冷眼看向乔洋,乔洋这才止住笑,“你总要问问我们洲儿愿不愿意让我养他吧,是不是啊妈。”

    乔洋出声调侃顾洲,顾洲也笑笑,没理他。

    乔妈妈又在乔洋脑袋上敲了一下。

    乔洋怕挨打,委屈巴巴的看着乔妈妈,一言不发,驱车直接去餐厅了。

    餐厅是乔洋事先定好的,正赶上吃饭的点,三个人畅通无阻的走进餐厅,实在是羡煞旁人。

    “女士,先生,这边请。”服务生小姐领着两个人上楼,乔洋还在前台。

    “这家店挺不错的,之前出差,来这边吃过一次,洲洲试——洲洲能不能吃辣的?”乔妈妈坐在顾洲旁边,贴心地帮他倒了杯热水。

    顾洲点点头,“能吃,阿姨呢?”

    乔妈妈笑着拍了拍顾洲的肩膀,“阿姨是无辣不欢,没问题,你能吃辣的……不行,我听乔洋说你是肠胃炎,咱们今天点些清淡点的。”

    乔妈妈拿着菜单给顾洲看,顾洲笑笑,接过菜单。

    “我听……”

    “听我的,”乔洋身后跟着一位服务生,服务生冲着两个人鞠了一躬,“我点菜吧。”

    乔妈妈想了想,还是给儿子一个表现得机会吧,遂把另一份菜单交到了儿子手里。

    顾洲因为生病的缘故,没什么胃口,这下不用自己点菜也挺好,当即就把菜单放下了。

    “麻烦给我来这个,还有这个……”乔洋微微皱了一下眉,点菜。

    “我听洋洋说,洲洲你也是a市人,a市哪儿的?”顾洲要是个女孩,就有些怀疑乔妈妈是来推销自己儿子的,不过万一乔洋是……

    顾洲笑着说,“就在市里,不过我从家里搬出来了。”

    “搬出来了……”乔妈妈喃喃道,“对,你们现在在学小,我都给忘了。”

    恍然大悟的乔妈妈以为自己找到了正确答案,看顾洲喝完了水,又给他倒了一杯。

    顾洲刚想接过来自己倒,被乔妈妈一个冷眼过去,乖乖的松了手。

    “阿姨……”

    “阿姨给你倒杯水怎么了,你现在生着病还出来跟阿姨一起吃饭,阿姨还没内疚呢。”乔妈妈说。

    顾洲无奈,只好乖乖坐好,等乔妈妈给他倒满水。

    “也不用紧张,”乔妈妈笑着拍了拍顾洲的肩膀,“乔洋刚入学那会儿,我还请他们一宿舍人来吃饭呢,大家都是朋友,聊聊天,联络联络感情对不对。”

    顾洲:“……”

    总觉得有哪儿怪怪的,但是就是说不上来。

    乔洋一旁忍笑忍得辛苦。

    这家餐厅的大厨做菜效率还是挺高的,十多分钟就把乔洋点的几道菜上齐了。

    乔妈妈看了一眼搭配,给了儿子一个赞赏的眼神。

    顾洲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乔洋,不知道乔洋是怎么知道他的喜好的。

    不过看乔阿姨还挺高兴的,应该也是有乔阿姨喜欢的,顾洲默默的记下了乔妈妈多夹了几筷子的菜,想着有机会请乔阿姨吃一顿无辣不欢的盛宴。

    乔洋看着顾洲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多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吃饭吃饭。

    这顿饭吃的深的三个人的心。

    ……

    “顾洲,”乔洋把乔妈妈送走,笑笑,冲着顾洲招手,“你来扶一下我,有点晕。”

    饭局上被乔妈妈灌了两瓶酒,乔洋装起了醉鬼。

    “哦。”顾洲有些的的看着乔洋,快走两步,让乔洋搭在他的肩膀上。

    “回宿舍吧,”乔洋舍不得让他走这么远的路,抬手拦了辆出租车,“师傅,市大学走吗?”

    出租车师傅点点头,示意两个人上车。

    “坐后面,”顾洲刚想打开副驾驶的门,就被乔洋塞进了后座,“坐好别动。”

    顾洲闻言一动不动,不知道乔洋要做什么。

    乔洋无奈笑笑,“我有点困,靠在你肩膀上睡一会儿,到学校叫我。”

    “嗯,”顾洲点点头,“哥你睡吧。”

    “头疼,”乔洋靠在顾洲肩膀上,眯着眼睛看顾洲,得寸进尺道,“你帮我揉一下,手抬不起来了。”

    顾洲皱着眉,喝醉了……还有这后遗症的?

    司机师傅一脚油门下去,乔洋没防备,险些摔下去。

    顾洲赶紧伸手拉住乔洋,乔洋皱着眉,连师傅说了声“对不起”也没听到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