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魔劫之鬼医太逆天 > 第七百三十章 低级符纂

第七百三十章 低级符纂

 热门推荐:
    好好的符纸,费了大半天功夫制作好的符纂,怎么给烧了?

    来不及惊疑,众人又见洛泱小师傅举起案桌上盛放的清水大海碗,一点不剩地将那烧烬的符灰接到碗里。

    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进去搅拌……

    咦——

    好恶心的画面。

    更恶心的还在后面,他,他他竟然把那碗……不知道该形容的东西,给喝了?喝了?!

    众人眼尖地看到洛泱在喝那符水之前,脸上分明闪过一抹挣扎,但最后还是义无反顾地喝了,喝完之后似乎是有些惊讶,这符水竟然比他想象的……要好喝那么一点点?

    好在大家也都看见他鼓起的两颊,证明他没有把这东西吞进肚子里。

    就在他们疑惑他到底要干什么时,倏地,只见洛泱胸膛一鼓,用鼻子猛吸一口气,然后——

    “轰——”

    一股火龙竟然从他嘴里喷了出来,火龙长度近五米,呈喇叭状,接触空气之后,就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惊!

    这根本就不是人为能做到的,哪怕是高阶火系修炼者,也没有能喷火的技能啊,只有借住玄技辅助,能喷火的,在打架的印象里,也只有火系魔兽了。

    民间倒是有借助外物喷火的杂技表演,但那绝对不能跟洛泱这条火龙相比。

    火龙久久不散,直直冲着前几日才刚被颜沫用四阶宝器砍断的大树攻去。

    木柴被烧焦的烟雾弥漫在训练场上空,隔绝了某些由上而下的“窥探者”。

    “噼里啪啦”的响声久久不散,火龙也没有停歇的趋势,一直到那颗三人合抱的大树被烧成灰烬,火势才渐渐弱了下来。

    整个过程,给刚刚不相信的围观群众们打了一个狠狠的耳光,刚谁说那是鬼画符来着?出来受骂。

    洛泱闭上嘴巴,两侧腮帮酸得他眼泪都出来了,泪眼朦胧地揉了揉,有些委屈。

    “茵茵姐……”

    “我天!你谋杀亲师啊?离我远点,先把嘴里的火味散散,烧到你未来师傅我了,可是要把你逐出师门的。”

    洛泱开口还有“余火”,幸好颜茵有先见之明躲得快,不然被自己小徒弟炼的符烧到差点毁容了,她还要不要在道上混了?

    洛泱张嘴想说什么,想到自己刚喷出的火,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嘴巴。

    颜茵转身对着洛骑兵,一脸得意,“怎么样?都见识到我这明火符的威力了吧?现在还要不要认真跟我学了?”

    洛骑兵们两眼放光,忙不迭点头,生怕她后悔一样。

    颜茵哼了哼,“明火符不过是最低级的符纂之一,也是所有符纂中难度最低的一种,不过想要制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必须得有火系异能……咳咳,火系元素才行,洛泱体内的只是最普通的明火,所以这火符的威力还不怎么够,如果换成你们的异火,那效果就不一样了,就看你们开不开窍,能不能把这本事掌握在手了。”

    最低级的一种?

    最低级的符纂就有如此威力,那若换成高级的……难不成真的像她最开始所说的那般厉害?

    围观群众们被打脸好像也已经习惯了,这会儿纷纷两眼放光地盯着场内的颜茵,想要确定她说的那些功效都是不是真的,俨然再一次忘记了,不久前他们还当人家是骗子呢。

    于是,洛家后山训练场上,又迎来了一波学习符纂的风潮。

    颜沫见颜茵兴致勃勃,洛骑兵学得也带劲,暂时没有需要用到她的地方,交代了颜茵几句就回了莲水映像。

    此时洛府的人都跑训练场看热闹了,所以一路上颜沫都没有再遇到什么人,直到回了莲水映像,却见院子里一玄一白两道人影坐于树下石桌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颜沫身子一顿,院子里的两人也都发现了她,同时转过头来。

    “洛七小姐。”

    欧阳苏白绽放出一抹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跟对面一脸黑沉的男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颜沫讪讪地笑了笑,对欧阳苏白礼貌地点了点头,不去看某位殿下阴沉的脸。

    欧阳苏白很有眼色,见她回来,就从石凳上起身了,“我是来找颜茵姑娘的,没想到碰到了玄王,便坐下与他交谈了几句,既然你回来了,想必与玄王有事要处理,在下就不便叨扰了,先告辞。”

    颜沫也没强留,她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旁边的大煞神,管不了别人了。

    欧阳苏白视线隐晦地瞥了眼北冥玄烨,眼里闪过一抹狭促的笑意,起身离开。

    待他走后,院子里就剩她跟北冥玄烨两人了,颜沫揪了揪小手指,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你又来干什么?”

    不是都惩罚过了吗?

    “抬起头来。”北冥玄烨不悦地睨着她的头顶。

    颜沫撇撇嘴,心里还有气,这男人,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不就仗着自己打不过他吗?

    他就等着吧,等什么时候她姑奶奶也收七个八个神兵的,每天压着他打,换着花样的打,看他还敢不敢欺负人了。

    北冥玄烨见她没反应,突然伸手——

    “你干嘛?!”颜沫犹如受惊之鸟一般,迅速往后退去,一脸警惕地望着他,两手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小屁屁。

    北冥玄烨动作一顿,手僵在半空中,掩饰性地低咳一声,“听话,过来,我不打你。”

    “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同样的当,她是绝对不会再上第二次的!

    北冥玄烨被她防备的眼神看得心虚,又咳了一声,只得先示好。

    只见他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朵紫色的玫瑰花,男人似乎不自在的别过了头,有些别扭的地将花往她跟前递了递。

    “欧阳说,跟心爱的女人道歉,就要送这花,他本来让我送黄色的,但是你喜欢紫色,……我挑了许久,这朵最好看。”

    “……”

    颜沫怔了。

    说句矫情点的话,这好像还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有男人送花给她呢……

    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绕是颜沫平日里大大咧咧野惯了,这会儿对着一脸别扭,却紧张兮兮的男人,心里也不禁生出几分羞涩来。

    不过看到对方比她还不自在,看起来比她还纯情的男人,又不由觉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