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敌谍一生 > 629、 连个鬼影子也没发现!

629、 连个鬼影子也没发现!

 热门推荐:
    她看见陈子峰向她点头,就大声说:“子峰带着三强和李三,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跟着汉正街派出所的胡所长,沿汉江去找藏药品的仓库!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你们两个也都是贼精!子峰看不到地方,你们都要看到!”

    杨三强和李三一脸怪异的微笑,向她点头。

    乔艳芳转向萧安城,“萧哥哥和小张,今天看家!别以为看家简单!要是有人突袭咱们的驻地,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萧安城和小张也向她微笑点头,表示明白。

    她最后说:“剩下六个人分成两组,我带两个弟兄,冷姐和强虎带一个弟兄,继续上街去找日本特务!这是咱们上法庭前就开始的任务,现在继续!那些日本特务,闲了这么长时间,也该露露面了!都小心一点,不要吃他们的亏!”

    她把手一挥,“好了,分头走吧!”

    萧安城和小张守在门口,先向外面观察,确认没有异常,然后挥手让出门的弟兄,一批接一批地出了门。

    萧安城和小张把大桌子搬到窗前,一边看着外面的动静,一边重新擦拭武器。

    前天,时间仓促,这些武器都是在匆忙中组装起来的,没有好好擦一擦。他们今天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重新擦拭这些武器!

    他们都是在生死战斗中冲杀出来的!知道保养武器有多重要!

    17-6

    上午,陈子峰熟门熟路,很快带着杨三强和李三,到了汉正街派出所。

    他一进胡所长办公室,就从他脸上看出不一样的表情。

    胡所长的眼睛里,藏着嘲讽和敬意,又裹着惊愕和疑惑,仿佛不认识了一般,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陈子峰。

    片刻,他才歪着嘴笑了起来,示意陈子峰在桌边坐下来。

    “你们真是鬼大!”这是胡所长说的第一句话。

    “不敢!还请您胡所长指教!”陈子峰嘎嘎笑着,说了一句客气话。

    “没想到,你竟然敢炸杨府!”

    “没有没有!其实,我也就是吓唬吓唬他!”

    “我可听说,导火一索都被你点燃了!”

    “那也就是吓唬外行!我心里有数!您说,我能把自己炸了吗!”

    他们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胡所长拉开抽屉,拿出一张黄裱纸,展开来,约有半张报纸那么大。他用手掌将黄裱纸抚平,然后不动声色地看着陈子峰。

    陈子峰一看这张纸上的东西,简直是一头雾水。

    这张纸上画了许多线条,或平或直,或弯曲或倾斜,不一而足。有些线条显然经过描画,比较粗。更多的,则是细线条。在这些线条构成的或大或小,或歪或正的格子里,有些画着小小的“叉”。

    陈子峰看着这张图琢磨了一会儿,就拿出自己的地图对照。

    他笑了起来,“胡所长,这是手绘的地图,就是沿汉江这一带的大街小巷!”

    胡所长也笑了起来,“你可真是鬼大!果然看出来了!”

    陈子峰指着说:“这些格子,应该就是仓库吧?”

    胡所长说:“那一个格子里,可能有十几个仓库!”

    “这些画了‘叉’的格子,应该是你兄弟检查过的吧?”

    “对!你说的没错!”胡所长点头说。

    陈子峰细看黄裱纸,大致估量一下。应该说,大部分格子里的仓库都被检查过了,剩下约三分之一还没有检查。

    他说:“胡所长,你给了我这张图,就已经帮了我大忙!你就把这张图交给我吧,我们去查!你不要露面!以免再遇上什么不好的事!”

    胡所长点点头,“这样也好。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找我!”

    陈子峰用力和他握手,“胡所长,多谢!”

    17-7

    也是这个上午,乔艳芳带着两个弟兄在街道上穿行。

    她很清楚,在大街上找人,或者说,希望能碰上某个人,那几乎比大海里捞针还要难!她连个目标都没有!

    街上的景象,虽然已经有许多市民出来清理,但基本上还是帮会残酷械斗后留下的景象。到处都是成堆的垃圾。市民们只能把被打烂的东西堆积在街边。

    街道两边一些被砸毁的门窗,给人废墟一般的印象。

    有些房子被烧毁了,乌黑的残垣断壁耸立着,看上去很吓人。

    所有行人的脚步都是急匆匆的,似乎想尽快逃离这一带。

    乔艳芳和她的两个弟兄没办法,也只能急匆匆地走着,尽量和附近的行人一致。

    在这个地方停留,是会被人怀疑的!

    他们在周边的几条街道上转了几圈,却没有碰到什么日本人!

    她心里有点愤怒,狗日的小日本,躲到哪里去了!

    17-8

    这个时候,池珺独自坐在偏厅窗前,一动不动。

    她坐在这里思考了一早上,心里却一点把握也没有!

    窗外,家里的下人正在收拾昨天留下的残局,清洗血迹,擦拭门窗。

    庭院里的血迹红艳如花,尤如绚丽的点缀,却散发着瘆人的血腥气!石灰粉则到处都是,仿佛在门窗和地面上蒙上了一层霜。

    她心里犹豫着两件事,一件大事,一件小事。这两件事她都拿不准。

    她犹豫的小事是藏在心里的一件私事。这件事,就体现在她面前的纸夹子里。

    这个纸夹子里有两幅水彩画,一幅是在“瑞玉咖啡”店里意外发现的,另一幅则是两天前,那个叫佐佐木的日本人亲手交给她的。

    这两幅水彩画画得如此精细准确,如此鲜艳夺目,如此含蓄而真挚,足见这位佐佐木先生用心之深,用情之真。就是这种感觉,让池珺心里感动。

    但是,她心里还晃动着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帅气俊朗的萧先生。

    她曾在紧迫之间,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吻一下。这是她今生第一次亲吻一个男人。这种感觉,她说不清,道不明,却印象深刻!

    不过,昨天和陈子峰宪兵队的人短短接触,却让她发现,帅气俊朗的萧先生身边,还有一个相当美丽的姓乔的姑娘!

    她敏锐细致地察觉,这位乔姑娘一颗心,都放在萧先生身上,从未离开过。

    如果要她在佐佐木先生和萧先生之间做一个选择,她很愿意选择萧先生。

    但是,这很可能也是一件犯忌的事!那位乔姑娘做何反应先不说,萧先生对她是什么心思,她就拿不准!

    这种事,是唐突不得的!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让池珺小姐有些犯难。

    17-9

    乔艳芳没想到,她意外在街上看见了廖若兰。

    廖若兰和另外两个女记者,正对着街道上的景象拍照,并向附近的百姓采访。

    乔艳芳看见廖若兰,立刻笑着向她招手。

    廖若兰和身边的两个记者说了一声,就向乔艳芳这边走过来。

    “你们,在这里执行任务?”她看着周围问。

    “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半个日本特务!”乔艳芳笑着说。

    “哎呀,这可就难了,不好找吧?”

    “可不,转了两个小时,连个鬼影子也没发现!”

    这时,廖若兰就有些疑惑了。小乔向她招手,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她太清楚这位乔小姐的精明了,她从不会做无用的事!

    乔艳芳似乎看出她的疑问,笑着说:“姐,晚上有空吗?”

    “怎么,有什么事吗?”廖若兰盯着她,谨慎地问。

    乔艳芳却咯咯地笑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聊一聊。”

    “就是聊一聊?”廖若兰做出一副怪异的样子看着她。

    “就是聊一聊。说不定,我有什么是你想知道的。你呢,又有什么是我想知道的。”

    廖若兰明白了,乔艳芳是想和她沟通情况,并且可能是国共双方的情况!

    她想了想,自己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寻找一个和孙继科持有相同观点的**高官!她看出来,老刘对此相当焦虑!小乔这里算一条渠道吗?她也说不好。

    小乔他们都是**特工,接触军队高官并不是他们的任务!

    她再次考虑一下,这种事,只能有当无,无当有吧。

    “那好,我晚上去找你。还在水渔街吧?”

    “是。你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来,没问题。”乔艳芳笑着说。

    廖若兰忽然狡黠地一笑,斜眼盯着她说:“我恐怕,会在那里碰见安城吧?”

    不料,乔艳芳却肯定地说:“姐,这个也没问题!你尽管来吧!”

    这倒让廖若兰有些惊异。她隐约看出来,乔艳芳似乎对此相当有把握!

    17-10

    池珺看着窗外,静静思考。

    此时,藏在她心里的那件大事,更叫她犯难!甚至毫无把握!

    她明白,池家,躲得过初一,却可能躲不过十五!

    杨庆山的洪门,要灭池家的篷船帮,至少已有十年!篷船帮能安然度过这十年,是费了许多心机,也是相当艰难的!

    昨天,洪门要砸烂池家,是发了狠心的!却被陈子峰宪兵队和段营长的一顿机枪和一箱**给平息下来!冷静说,池家能躲过这场灾难,是个意外!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