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类更新计划 > 855 爸爸的味道

855 爸爸的味道

 热门推荐:
    小米不想回答。

    说实在的,末末不归大哥管。

    连他妈都不能把末末怎么样,何况哥哥呢。

    小米一闪身。不仅身形消失不见,还来了个下线遁。

    这就没意思了。

    兰泽真想从投影跳到太空城,逮着小米锤一顿。

    爸爸这一出现,孩子们都不好好聊天了。他只能逮着张一点,例行公事似的问答了几句,就灰溜溜地退了出来。

    豆子反正快去太空城了。大概,真的可以管管小末末?

    兰泽从今天查阅过的末末档案中,可以看出来,末末从上中学之后,打架就少多了。但偶尔还是打。基本上属于一言不合就上手。

    这孩子傲气冲天。据他妈所知,同龄人中没有半个他的朋友。末末从小就没瞧得起过身边的同学。

    小时候他妈以为,这孩子有严重的种族主义倾向。稍微大一点才发现,别人不管是哪个种族,这小子都是一副吊得不行的样子……他无视种族,只对符合他审美的小哥哥小姐姐友好。

    嗯,小末末神奇地喜欢看脸盘子大的,跟好多人不一样,相当有主见。

    上中学打架变少,与其说因为他自己长大了;不如说……是身边的同学渐渐懂事了。

    张荷把几个孩子保护得很好。三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并没有和总督大人的身份绑定在一起,得以按照自己的步调生活。

    末末还不至于告诉别人,自己是总督家的小儿子。但他天天和总督府的警卫混在一起。心智正常的中学生,又有谁没事招惹警卫家的孩子?

    小麦手环投影的右上角泡泡中,末末最后一句是吐槽:

    身穿防水服跳进排干水的鱼塘里,用人力挖出池塘底部淤积的优质肥料。

    滑溜溜,湿哒哒,黑糊糊,成份可疑。

    劳动体验,并不美好。

    不管末末现在有了什么情绪,兰泽反正也顾不上。

    他确定小麦的情绪已经稳了,就去三楼小厨房煮面。

    十来分钟之后,红糖凉面端上了小麦的床。小朋友正重新和天上的兄弟们聊着,已经相当开心。

    当天晚上的新闻中,新月太空城果然和张大人说的一样,风平浪静。

    末末破坏墙体的事件,出现在了社会新闻的娱乐板块下。

    张荷熟练地处理了舆论。把技术宅可能引发的集体恐慌,引导到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向上去。

    自古以来,广为流传的故事都有两个重要因素:

    性与暴力。

    ……错了。爱情与奋斗。

    人人都喜欢。

    穷小子被退婚;莫欺少年穷。前一半是爱情;后一半是奋斗。

    大妈大婶们,甚至觉得偷窥日用工艺品厂女更衣室未遂的某不知名小朋友,还怪可爱的。

    偷窥四舍五入就是爱情,挖墙绝对就是奋斗。

    有想法立刻行动,比很多成年男人强。方式不对,那不是年纪还小嘛。需要一个温暖而开阔的怀抱,给予教育。

    末末小朋友实际年龄十四岁,生理年龄只有十岁半。因为未成年,被隐去了姓名。

    但他站在排干水的池塘中奋力掏泥的背影,依然出现在了新闻中。远远看上去,很有奋斗精神。

    表面看起来,太空城本身没有多大事。兰泽还是找小姜做了详细的汇报。

    小姜趴在床上听,他站在床前口述。

    墙体破拆是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

    早上兰泽问两个熊儿子时,霄霄瞎猜的事情,实际上全都有可能发生:

    漏气、漏水、导热故障……乃至于局部解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情况,被张荷压下去了。他也不知道。张荷反正没说。

    通讯链路的所有环节中,最不可靠的就是人。新月太空城,本身就是各方势力妥协的结果。

    量子加密和解密,具有唯一性,不可破解。但是,人类本身是最容易破解的东西。

    张荷觉得可以随便说、不怕外人偷听的事情,反正已经直接告诉兰泽了。

    相比之下,说不定孩子们瞎搞的加密链路,不按常规规程,可能还更安全些。

    “张舰长让你揍孩子,不给理由让你自己问孩子。孩子们做的事情,有涉密的可能性。”小姜思考之后,提出了要求,“一会我去找小麦吧。用一下他们那条链路。我需要跟末末谈谈。”

    那条链路的另一端,在末末手里。末末肯定有办法随时随地连接上。

    “如果太空城有保密要求的话。我们这边最好也继续配合保密。”小姜同志从床上跳了下来。身手敏捷得不像伤员。

    隔壁套间里,小麦在床上趴不住已经起床了,正在洗漱。

    洗完了还得继续趴着。

    见爸爸和姜叔叔来了,他立刻漱了漱嘴,麻利地联络上了末末。

    末末和姜叔叔的关系一直挺好的。

    末末一上午的挖泥工作刚刚结束,现在正在午休。他浑身不自在,有无数的槽想吐。

    于是,兰泽就发现,这俩人聊得没完了。

    小麦只刷了牙洗了脸,没洗澡。早就趴回了床上。

    孩子们的姜叔叔,回自己房间,趴回了床上。面带神秘笑容,和小末末聊得起劲。

    兰泽也找换洗衣服,打算洗洗睡。

    忽然之间,手环闪了一下,红光。

    小米主动联系爸爸,这可稀奇了。

    “爸,跟您商量个事呗。”大儿子悦耳的男中音,一年也听不到几次。

    乍一听到,就像陌生人。

    “嗯。”

    “教我做红糖凉面呗。可以做给我妈我妹她们吃。”

    “今天怎么想起这个了?哦对。”

    小麦的晚饭是在床上吃的。号称要馋着张一点。看来他成功了。

    “你妈也不爱吃这个呀。手擀面想不想学?”

    “手擀面我找饭店大厨学会了。我妈和素素确实都挺爱吃。红糖凉面我真不会。张一点一直惦记着‘爸爸的味道’。而且,素素和绣绣她俩还没吃过呢。”

    “那行。”

    兰泽立刻写了几句。

    面条先煮好晾凉了。拌调料之前,如果面有点干,就放水里再抄一下。

    主要的调料就是酱油和糖,其他什么葱花麻油随意。唯一的技术要点就是调料要煮一下……不然糖不容易化。

    “我去!这么简单。”小米一眼就看明白了。“爸,你就拿这个糊弄小孩是吗?”

    “没错。你猜中了事情的真相。”

    “这就玩意能让张一点惦记。爸,你真行!我服。”

    糊弄小孩的岁月,在兰泽眼前不断闪现。当年的小米吃什么都香,这只不挑食的宝宝对爸爸的厨艺有巨大的鼓励作用。

    十年过去,胖小米早就不胖了。好汉要论条,于是小米长成了一长条。太空城的伙食,营养均衡但不过剩,没有人胖得起来。

    “哎,儿子。我想你了。”

    “……您老,是想找我练口才,还是练拳脚?”小米不配合。

    “拜托你个事。”兰泽有点动感情了,“好好照顾你妈。”

    “这还用您吩咐嘛。都是应该做的。”

    “好吧。乖儿子,你去忙吧。”

    临睡前,兰泽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

    干脆……

    不管张荷正在干嘛,发过去骚扰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