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道剑阁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青雾、幻化 (求订阅,推荐)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青雾、幻化 (求订阅,推荐)

 热门推荐:
    “居然全部都到了。”感受着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周渔心下有些吃惊,但面上却依旧淡然的选了一处位置,端坐了下来。

    这一路走来,他看似容易,但实际上若不是有怨鹤的指引,加上星空巨蚊的威慑,怕是也无法这般顺利。

    即便如此,在怨鹤本源之地,他也遭遇了生死危机,若不是手中有着真正的大荒演武令,也不能最终看到云梦古神。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来到这里已经足够幸运,可没想到在四曲之峰时所看见的这些人,竟然也几乎全部到场。

    “看来这些人手中不是有着能够隐匿潜行的法宝,便是具备元婴以上的化神战力,事情难办了。”想到这里,周渔在心中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若是只有一人或者两人,他倒是不惧。

    就怕这些人看见之前自己抢先一步,便将他当做众矢之的。

    “可惜怨鹤已经不在,不然非得拔去他几根毛不可。”想到怨鹤,周渔心中不由得有些感伤。

    为了找回自己的本源之力,怨鹤可以说是能够在任何情况都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

    哪怕是周渔,虽然从修为上力压一头,却也从未敢真正轻视于他。

    只可惜,最终换来的却是一场陷阱。

    就是不知这陷阱从何而来,是玉玑子早就安排好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所致。

    想到这里,周渔的目光看向眼前这以树冠铸就的王座。

    于王座之上,一道道青色的木行元气汇聚而来,使得其上的虚影越发的凝实。

    “建木碎片、大荒演武经?”看着此虚影体内的核心和右掌之上的经书,周渔心里一惊。

    这虚影究竟是何来历,竟然以这两大宝物为源。

    看眼前这情况,莫不是这虚影一旦凝聚成功,便会掌握大荒演武经的能力?

    “这难道就是我的考验,打败拥有大荒演武经的法身?”周渔眉头一凛,感觉事情或许并不是如他想的这般简单。

    “道友,好久不见。”正在这时,突然一声温和的笑声,从一旁传来。

    周渔回头看去,就见卫子书隔着数十步的距离,对着他遥遥拱手的同时,一道灵识之音随之而来。

    “道友,此地情况复杂,若是不对,届时我们再次联手,如何?”

    “可。”收到周渔的回信,卫子书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和。

    “他答应了。”

    “他想不答应也很难,毕竟在场的人,可都是亲眼看着此人先我们一步通过了四曲之峰的考验。”代神君道。

    “明明是最先通过考验之人,却是最后一个到场,很难让人怀疑其是不是在哪里获得了惊天的好处。”

    “要知道我们三人合力,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到达此地。

    也不知这秘境是谁所设定,通天大树一环套一环,简直就是滑稽单调的可怕。”说到这里,一旁的代神君颇为不满的传音道。

    以往他也闯过不少秘境,但从来没有见过像这大荒演武塔的最后一关一般。

    除了树,还是树,不知道的还以为当初设定此关之人,已经无计可施只能施展这连环套了呢。

    “此人能够在我们之后摆脱天澜圣兽,又先我们一步通过四曲之峰,最终抵达这里,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即便他说答应,我们也要小心一二,那洗天丹你们可别忘了。

    此人的气息可是从未变过,这代表其中那颗洗天丹,到了眼下依旧可能没有被服用。

    甚至我怀疑此人是不是有办法降服那天澜圣兽,所以我们还是警慎些为好。”卫子书在一旁提醒道。

    “血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传来吗?”这时,一旁的王杰突然询问道。

    “没有,我估计他怕是凶多吉少。”卫了书摇了摇头。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传音给那名奕剑弟子寻求合作了。

    “怕是不止凶多吉少,而是已经死在半路,一入化神便猖狂,他怕是死在了那些凶兽的手里。”代神君冷嘲热讽。

    随着周渔到来,场中众人虽然看似平静,但私下里却是有诸多议论不断产生。

    如此,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就见那树木凝聚的王座之上,突然起了新的变化。

    只见在连绵不绝的木行元气注入之下,端坐在王座之上的虚幻之影,终于开始渐渐趋向于真实。

    嗡!

    下一刻,随着一声嗡鸣之音传出,整个白玉广场前的天空像是凝固了一般,竟是陡然静止了片刻。

    于这静止消散的一瞬,一股青色的涟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这涟漪的掀起极为突然,当周渔等人注意到这一幕的时候,那涟漪已然波及到了笼罩王座外的大阵之上。

    嘭!

    伴随着一阵咔嚓的碎裂之音,笼罩方圆百米的防护法阵,竟是犹如烟云一般,在瞬息破碎的同时,化作一场所有人都无法避开的青雾席卷而至。

    呼呼呼……

    待到这青雾席卷而过,周渔赫然发现眼前的白玉平台已然是空无一人,只有身前三丈之外,有着一团灵光浮现而出。

    “这是,幻雾?”打量着眼前的一切,周渔惊疑不定。

    他张开眉心的破禁法目,可是于法目的探查之下,除了那团看不清虚实的灵光之外,真的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存在。

    仿佛方才那汇聚在广场之上的众人,从头到尾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周渔抬头看向眼前白玉空间的边缘,于破禁法目之下,隐隐发觉有青雾笼罩,与此前席卷的青雾,似乎一般无二。

    不过还不等他探查清楚,那身前[天籁 23.]三丈之外的灵光再次起了变化,使得周渔瞳孔猛然一缩。

    只见那团灵光在一阵扭曲变形之中化作了一人之高。

    片刻之后,随着灵光散去,一个与周渔一般无二的青年身背五行剑匣从中走出。

    同样的俊秀,同样的潇洒不凡,不同的是此人全身散发着一丝清光。

    若非周渔知道自家小老弟的容貌,都怀疑此人是不是他的双生胞胎。

    铿!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锋锐的剑鸣之音,眼前这名青年猛然睁开了双目,其嘴角微微翘起,一柄青冥长剑从身后的五行剑匣之中飞出。

    唰!

    寒冷的剑光,向着周渔呼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