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金牌

 热门推荐:
    ,最快更新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楚君澜忙按着萧煦的肩膀,将锦被盖回他身上:“别,你别动弹,皇上只传召我一人去了,你跟着去算是怎么一回事?” 萧煦剑眉紧锁,额上系着绷带,显得他脸色愈发的苍白:“里会之事非同小可,皇上一直忌惮着里会,偏生你又与里会扯上了干系,我去了,好歹能帮你说上几句话,在皇上震怒时也可保你。” 楚君澜禁不住弯腰抱住萧煦,在他肩膀处蹭了蹭,衣料的悉悉索索声就在耳边,萧煦身上带着淡淡药香的清爽气息充盈着感官,楚君澜再度真切的感觉到萧煦的不同。 先前萧煦对她也很好,甚至在不记得她的情况下还能对她负起责任,但那毕竟只是责任而已,真正的感情,却只有两个心意相通的人在一起,在彼此的眼神、肢体之中的种种细节不知不觉的流露出来。 “你别担忧,我虽不才,皇上的面前多少能说上话,有我在,皇上不会伤害你的。” 萧煦见她抱着自己不言语,心里只剩一片柔软,在外再强势,在他面前也只是个柔弱的姑娘罢了,那感觉便似一只凶猛的野兽,只有在他跟前才收起利爪和獠牙,翻身对着他露出了柔软的小肚皮由着他抚摸,让他感觉到自己是特别的。 楚君澜笑着摇摇头:“我不担忧,皇上当初早知道我与里会的联系,此番事发,想来更多是想问我一些什么,若要治我的罪,早就可以动手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楚君澜在萧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好啦,我这便去了,耽搁久了不好。你放心在家便是。” 说罢便出了门,往前院去了。 萧煦看着门口方向良久,才摸摸自己的脸,清俊的眉眼柔和下来,眉眼里满是温暖的笑意。 他何其有幸,在经历过如此多的波折之后,他的卿卿待他还是一如往昔。 ※※※ 楚君澜这厢随着宫中内侍入了宫,便径直去了御书房,不过片刻,皇上身边大太监赵路便笑着到了跟前。 “世子妃,皇上吩咐您进去。” 楚君澜微笑颔首,赵路的面色不见丝毫异样,对她的态度依然恭敬有加,她心里便多了几分底。 跟随在赵路身后垂首进了御书房,楚君澜只规矩的垂首看着自己脚下擦的光可鉴人的黑色大理石地砖,待行至御前,便恭敬行礼。 “臣妇楚氏,拜见皇上。”楚君澜行礼时 ,迅速打量了景鸿帝周围,见只有赵路和李德芳二人在,周遭却能感觉到有高手隐藏的气息,心下便多了几分防备。 景鸿帝并未立即让楚君澜起身,端坐在铺设明黄锦缎桌巾的桌案后,微眯着眼看着她:“如今煦儿的身子如何了?” “回皇上,世子受了重伤,需要将养一段时日才能有所好转,所幸伤并不动根本,尚在臣妇能够医治的范围之内。” 景鸿帝微微颔首,眉头微展:“如此便好。朕便将煦儿的身子也交给你照顾。” “是,臣妇定然尽心照顾。” 景鸿帝修长是的食指一下下点着桌面,似陷入什么思考,亦或是有什么难以抉择之事。 楚君澜面色沉静的低垂螓首,只是心下不免忐忑,皇上既然将萧煦的身子交给了她照料,便是追究什么也不会伤及性命了。但这个时代的皇帝毕竟可以一言决定他人命运。 楚君澜在心中估量了许多有可能发生的状况,且也飞速想了应对之法。 不料想景鸿帝只是道:“今后你只管好生研习医术,照看煦儿的身子,照顾玉妃的胎,里会之事便不要再参与了。” 楚君澜闻言一愣,立即行礼应下:“是,臣妇遵旨。” “李德芳。” “奴婢在。” 景鸿帝道:“去,取朕的免罪金牌来。” 李德芳愣了一下,打量了景鸿帝不是在说笑,这才恭敬道:“奴婢遵旨。” 不过片刻,李德芳便端了一个红木托盘到了御前。 “皇上。” 景鸿帝向着楚君澜一指:“楚氏,朕今日便赐你免罪金牌一面,褒奖你于里会之事上的功绩,你与里会也算是帮朕卧底,办了大事,将免罪金牌收好,切记今日朕的话,没有朕的吩咐,切勿参与里会之事了。” 李德芳弓腰将托盘端到了楚君澜跟前。 托盘上放着大约两个手掌大的一面铜牌,雕刻着繁复的云回纹,上刻隶书的“免罪”二字。 楚君澜大感意外,看来她低估了景鸿帝对萧煦的爱护之心,也低估了萧煦之母徐墨染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皇上现在对她的宽待,完全是看在萧煦的面儿上,也是萧煦生母对他们的荫蔽。 楚君澜对这位已故的正经婆母便生出好奇来,到底是个怎样的绝色美人,能让景鸿帝、恭亲王如此用心,还能让叶昭那么一个人执着了一辈子? “臣妇谨遵皇上旨意,多谢圣上赏赐。” 景鸿帝便摆了摆手,道:“入宫一趟,你便去给玉妃看看平安脉吧。”如此说法,更是对楚君澜表示出了信任。 楚君澜叩头道:“遵旨。”随即恭敬的垂首退了下去。 待到殿门吱嘎一声推开,楚君澜的身影走远,李德芳才凑趣道:“皇上对世子爷与世子妃当真是爱护啊 ,只是这免罪金牌,是不是有些贵重了?” 景鸿帝似笑非笑地斜睨了李德芳一眼,嗤笑道:“多嘴。” “哎呦,奴婢僭越了,是奴婢多嘴。”李德芳忙跪下行礼,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景鸿帝摆摆手:“起来吧,朕又没说怪你。” 说罢便心情大好的起身往侧间去了。 赵路打量了李德芳一眼,垂首恭敬的跟上伺候。 李德芳则笑着跟在赵路身后,暗自松了一口气。 楚君澜去了玉晨宫,给诺敏请了平安脉:“娘娘近些日饮食如何?臣妇送来的药膳方子可用了?” “一直用着的,”诺敏拉着楚君澜的手,让她挨着自己坐下,长睫忽闪着,“姐姐,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您说的哪里话?娘娘,您思虑过甚了。” “可你都不肯叫我的名字了,”诺敏泫然欲泣,“上次是我不好,不该只顾着自己,不考虑你和你家里,你气也气过了,如今可消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