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神老鼠分身 > 第117章 章露的决定

第117章 章露的决定

 热门推荐:
    文鲜橙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个考核,章露笔记本后期交代的很详细。

    其实,说简单一点,就是穿越过来前的地球的外科手术。

    不过,也有点不同。

    穿越过来的外壳手术需要各种辅助道具,像麻醉药等等。

    还需要很多助手辅助。

    而在章露笔记本里,这个过程最好一个人参与。

    能力欠缺的,才需要两个人。

    而且,这两个人,必须呼吸同步,具有十分默契的配合。

    其中一人负责修补,另一个人负责用治疗术延缓鲜血流淌的速度。

    这里是延缓,而不是治愈!

    碰到这种重创的时候,想要快速治愈几乎不可能。

    必须先修补完整,然后借助治疗术和药物的帮助,才能在未来几天的时间里将伤势治愈。

    文鲜橙在修炼这个笔记本里的内容的时候,操练过很多次。

    不过,他没有用活物操练。

    而是买了那种橡胶的动物,一遍一遍地修炼。

    这些动作,借助扭曲时空的帮助,文鲜橙没有做一千次,也做了九百九十九次。

    来到小小身边,文鲜橙右手从储物戒取出特制的针线,穿好,左手五指指尖冒出无数的绿色光芒。

    这些绿色的光芒汇聚成了两个近似镊子的结构!

    随着文鲜橙将左手靠近鲤鱼的腹部,五个手指头缓缓分开,两个镊子小心翼翼地穿透了进去。

    小小死死地抓住鲤鱼,让它不能动弹。

    而两个镊子各自夹住了两截断开的肠子一端。

    随着文鲜橙五指缓缓移动,两个孽子夹着两段断开的肠子缓缓贴近。

    当它们靠在了一起的时候,文鲜橙右手拿着银针飞快地在两截肠子末端穿来穿去,竟然将两截肠子缝合了起来。

    两根孽子这才再次融合,变成了一团蓝色的光芒,覆盖在肠子缝合的地方。

    约莫过了近三十秒钟的时间,文鲜橙又从储物戒取出一把特制剪刀,飞快地将缝合了两截肠子的细线剪断,小心翼翼地将细线全部拉了出来。

    蓝色的光芒又覆盖了近三十秒钟,才移开。

    肠子像是没有完好无缺一般!

    章露看着这一幕,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缝好鲤鱼切断的肠子,文鲜橙又用消好毒的棉花将鲤鱼肚子里的血水和残渣小心翼翼地清理掉。

    左手五指轻轻捏住鲤鱼腹部被切开的两端,浓郁的蓝色光芒汹涌而出,将伤口覆盖。

    可以清晰地看到,鲤鱼腹部被切开的边缘,肌肉似乎在蠕动,但是却始终不曾愈合。

    边缘处,鲜血依然在流动,但是速度明显变缓,

    文鲜橙右手拿着穿好特制细线的银针,麻利地将伤口缝合起来。

    浓郁的蓝色光芒继续覆盖着缝合的伤口。

    文鲜橙又从储物戒取出一个玉瓶,倒出很多粉末在伤口处。

    这次,蓝色光芒持续了近三分钟才停止了下来。

    外表上来看,鲤鱼腹部被切开处,像是完全愈合了。

    然而,文鲜橙这次并没有用特制剪刀将细线剪断,抽出来,而是对小小道:“宝贝小小,把它放到单独的水槽里,休养三天,我再拆线。”

    小小抱着鲤鱼离开。

    文鲜橙拿着剪刀、银针走向房间的洗髓池,一边洗干净,一边问章露道:“章露掌门,我通过了没有?”

    章露点了点头,脸上浮现一抹欣慰的笑容道:“做得倒是很认真,该注意的事项也都注意到了。仅仅半年的时间,能够做到这程度,的确很难得。不过,这只是动物。动物和人不同,你在给动物治疗的时候,死了也没有多大负担,但是人不同。”

    “同类相惜。在给人治疗,尤其是濒死的人治疗伤势的时候,一个治疗师或者医生的心理负担往往会成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增加。那个时候,你脑子还能否保持清醒?你修炼的东西还能记住多少?是个很大的疑问。”

    “只有在这样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你还能成功,你才是我章露的亲传弟子。”

    “推我出去,我打电话问问,看看其他医院有没有那种重伤濒危的人需要动手术。今天,你要是成功,以后就喊我师傅。我还有最后一些东西,必须等你通过了这项考试,才能传给你。”

    文鲜橙嗯了一声,走过去,推着轮椅出去。

    章露掏出手机,一个个拨打着电话问道:“我是章露,你们那里有没有重伤的病人?”

    一连拨打了四个电话,才得到答复。

    章露道:“我们去仁德医院,那里刚才来了一位服毒自杀的病人。医院想要救她,但是她的家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文鲜橙有些感慨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这个想法可不好。”章露轻笑了一声道,“但是符合我们冰心堂的一贯宗旨,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给你一个机会的原因。不过——”

    “有些事情不能道德绑架。”

    “我们冰心堂并不是以给人治病来赚钱的,所以我们冰心堂一直经营得十分辛苦。”

    “其他医院,像仁德医院,他们需要赚钱。他们手底下还养着一群人,这些人的家庭都需要靠着这些钱活着。”

    “若是仁德医院不赚钱,这些医生的家人就没有生活,更别说过上好日子了。”

    文鲜橙不解道:“那章露掌门,冰心堂呢?冰心堂的医生的家人怎么办?为什么不效仿其他医院呢?”

    章露轻叹了口气道:“这是我的夙愿,希望能够悬壶济世,救助天下的贫苦百姓。的确,我达成了自己的心愿。但是,却苦了冰心堂的弟子。”

    “文鲜橙——”

    文鲜橙恭声道:“在。”

    章露道:“如果你今天通过了考试,你就是冰心堂掌门。在我死之前,冰心堂还是坚持随缘给钱救治的原则。我死后,你无需坚持走我走的路,你可以召集众弟子商议。只要和弟子们商议好,你们也可以效仿其他医院一样,也实行收费治病。”

    两人出了医院,排队的人纷纷朝章露行礼。

    章露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个弟子开着一辆三轮车过来。

    文鲜橙抱着章露上去。

    三轮车载着他们赶到仁德医院。

    只见仁德医院门口,一大群路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