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神老鼠分身 > 第161章 顾家頋浅墨

第161章 顾家頋浅墨

 热门推荐:
    薛瑞糕疑惑地转过头,看向走上来的文鲜橙、兰姐、崔芊芊和小小,问道:“杀手呢?”

    文鲜橙道:“都死了。”

    薛瑞糕松了一大口气。

    青年女子见状,不咸不淡道:“勉强算合格。”

    文鲜橙走了上去。

    薛瑞糕低声道:“她说她带走白家的人。我们这里,哪有白家的人?”

    文鲜橙低声道:“别担心,或者是误会。我来处理。”

    薛瑞糕“嗯”了一声。

    文鲜橙走到青年女子对面五步远处道:“你是白家的人?”

    青年女子道:“看来,你消息也很灵通,倒是出乎意料。我不是白家的人,不过,是受命于白家来找你的。”

    文鲜橙指着自己道:“你不是来杀我的?”

    青年女子道:“怎么可能?”

    伸出戴着手套的手,青年女子道:“自我介绍下,少爷,我来自秦国三大将门世家之一的顾家,三小姐,頋浅墨,你的未婚妻。我奉了白爷爷的命令,考察你能否通过这次杀手的刺杀,从而决定要不要带你回白家。”

    “你考核通过,所以,收拾一下,我们待会就飞回秦国。”

    “什么?!”薛瑞糕、崔芊芊都惊呼出声音来。

    兰姐也蹙着眉头。

    文鲜橙脸色阴沉道:“所以,刚才的杀手,是你们白家派的人?我特么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要——”

    頋浅墨打断文鲜橙的话道:“第一,那些杀手是一个叫做永夜的杀手组织派出来的,和白家,和我都没有丝毫关系。实际上,我们还暗地里帮你处理过几波能力极强的杀手。”

    “你能够调查出我来到这里,那你情报能力应该不错,那你也应该知道永夜是什么组织了。你觉得,他们派杀手来杀你,会每次派那么差的杀手来杀你吗?而且,隔这么长时间?”

    “第二,我重申一遍,不是我们白家。我是顾家三小姐頋浅墨,你的未婚妻。”

    “胡说八道!”一声尖叫,薛瑞糕冲了过来,挡在文鲜橙身前,眸子里迸射出阴冷的寒芒道,“橙子是我未婚夫!”

    文鲜橙将薛瑞糕拉到身后,也对頋浅墨道:“頋浅墨小姐,既然那杀手不是你们派的,而且你们多次帮助我,我十分感激。因为之前不知道你们出手,所以也没有什么表示。告诉白家的人,改日我登门拜谢。至于其他的,我想你可能误会了。”

    将薛瑞糕的手拽在手心里,文鲜橙认真道:“秦国三大将门世家的顾家,我也是听到过的,是真正的豪门。顾家三小姐,身份更是尊贵。但是,我不敢高攀。”

    “我有自己的未婚妻,而且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那种。”

    说完,文鲜橙转过身,对薛瑞糕、兰姐和崔芊芊道:“回去了。”

    一行人正要离开,頋浅墨挡在他们身前,吐了口气道:“我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次事情的麻烦。而且,你也很难接受。这样,我们找个地方聊聊,我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你,然后你再做决定,行不行?”

    頋浅墨虽然神情冰冷,态度也有些强势,然而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

    兰姐道:“既然是这样,听听也无妨。”

    文鲜橙道:“那回店里吧!”

    一行人回到店里。

    老鼠分身带着几千老鼠,将店面方圆两百米的区域都包围了起来,防止任何人靠近。

    万一还有杀手,那就麻烦了。

    文鲜橙的办公室里,文鲜橙给众人接了热水,泡好茶,这才看向頋浅墨道:“说吧,你所谓的事情的始末。不过,我首先要申明的是,你绝对是找错人了。我叫文鲜橙,和雪糕,我的未婚妻一起长大。我自己是什么人,姓什么,没有人比我们俩更清楚。”

    頋浅墨正襟危坐,戴着手套的手交叉放在膝盖上,问道:“那你知道你爸爸姓什么?你妈妈姓什么?”

    文鲜橙哑然失笑道:“这不废话吗?我爸爸自然姓文——”

    文鲜橙的话还没有说完,薛瑞糕皱着眉头道:“橙子,你怎么连叔叔姓什么都不知道?”

    文鲜橙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

    真正的文鲜橙被毒死的时候,自己是魂穿过来的。

    而真正的文鲜橙还有意识残留在身体里,自己并没有完全继承他的记忆。

    不,确切的说,除了那意识特意透露出来给他知道的记忆外,其他的记忆,他一概不知。

    自然,他也不知道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爸爸妈妈姓什么,叫什么了。

    文鲜橙差点想要扇自己一耳光。

    怎么都没有想到还有这一茬等着自己!

    冲薛瑞糕强笑了一声,文鲜橙道:“我,我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薛瑞糕嗔了一眼文鲜橙,责备道:“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叔叔阿姨若是知道了,定然要打你屁股。”

    看向頋浅墨,薛瑞糕道:“叔叔姓白,阿姨姓文。但是,叔叔的姓氏和白家的白是不同的。我六岁就认识叔叔和阿姨,小时候,橙子总羡慕别人家有钱,还问叔叔阿姨是不是家里有什么有钱的外公或者爷爷。叔叔和阿姨都明确说过,他们一直是越国人,是从一个叫做带城的小村庄搬到邺城的。”

    頋浅墨道:“那你去带城问过没有?带城什么时候出过白姓的人?而且,你们没有想过吗?为什么少爷是跟着妈妈姓文,而不是跟着爸爸姓白?”

    薛瑞糕:“......”

    “这个我爸爸妈妈的心思,谁知道呢?也许心血来潮,也未尝不可!”文鲜橙看向薛瑞糕,笑道,“我和雪糕以后生孩子,一个就跟我姓,一个跟着雪糕姓,有什么问题?”

    薛瑞糕见文鲜橙这么说,俏脸上浮现一丝幸福的笑容,重重点了点头道:“那这样说好了!”

    頋浅墨一脸无语地看着两人。

    好一会儿,她才从储物戒取出一份文件,扔在文鲜橙身前的桌子上道:“你看看这个,你的出生证明等文件,你爸爸当初生下你的时候,曾经将你带回白家。但是,最后没有获得同意。”

    文鲜橙将文件推给薛瑞糕,继续道:“这个,我觉得还是有误会。秦国白家的情报,我在网上搜了很多,都有些了解。白家历代都是独苗,按照你这种说法,我爸爸是白家的人的话,那是白家的第几任家主?”

    頋浅墨道:“前前任家主白泽伯父。当初白泽伯父带着你妈妈去找白爷爷,想要请求白家承认你妈妈和你,遭遇拒绝,并且,你妈妈和你被赶了出来,白泽伯父被囚禁在府邸。”

    “之后的一个月里,白泽伯父自寻短见几次。”

    “白爷爷没有办法,和白泽伯父达成了一个协议。只要白泽伯父和白家安排的妻子成婚,并且生下一个孩子,他就可以离开白家。”

    “不过,离开白家之后,就断绝和白家的关系,白家也永世不再承认他的存在。”

    “一年之后,你爸爸离开了白家。而白爷爷,也对外谎称你爸爸,白泽伯父病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