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神老鼠分身 > 第203章 针锋相对

第203章 针锋相对

 热门推荐:
    “我不信这些。”文鲜橙打断太子的感慨道,“什么宿命,于我而言,没有任何约束力。宿命只不过是权威人士的固执己见,而后人无能,不敢打破他的固执己见,就成了宿命。”

    太子轻笑了一声道:“等你开始接受白家考验,你就知道了。”

    文鲜橙道:“如果接受白家考验意味着接受白家所谓宿命,那我今天就是来省亲而已了。我不会接受强加于我身上的东西,谁都不能。”

    “你很大胆。”太子脸色沉了下去,道,“有些事情你能接受也得接受,不能接受也得接受。除非你死了,做一个懦夫。”

    薛瑞糕拍了下几人之间的桌子道:“如果橙子会死,我保证,我会不择手段,将所有和他有关的人全部杀死,从长到幼,鸡犬不留!然后,我再自杀。”

    太子眯着眼睛,看向薛瑞糕道:“刚才你出手,本宫没有阻止,所以你觉得你可以撒野?”

    薛瑞糕右手一晃。

    一点寒芒从丹田冲出,化作一把红缨枪道:“我只是在实话实说。除了橙子,没有任何人值得我去撒野,包括太子殿下你!”

    正在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这一幕,额头滚路豆大的汗珠。

    太大胆了,这个女人!

    竟然敢在太子殿下眼前动枪!

    车内的空气十分凝重。

    文鲜橙也沉着脸,左手摁住薛瑞糕的红缨枪。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才道:“太子殿下,雪糕的话,就是我的心思。此次来白家,我也不是来接受什么考验的,只是来感谢白家老爷子的帮助的。毕竟有着一层血缘关系,虽然他以前不认我,也没管过我的死活,但是,我今天来了,算扯平了。”

    文鲜橙努力回忆着自己之前搜索到的白家关于私生子的情报,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缓缓道:“如果你们或者白老爷子有过分的要求,恕我不能接受。”

    文鲜橙右手大拇指指着自己的心脏,不无嘲讽道:“毕竟,若不是白家的人死光了,我也依旧是个私生子,永远难登白家的大堂,更不会让太子殿下你如此牵肠挂肚的来迎接了。”

    頋浅墨见文鲜橙将“私生子”这话都说出来了,脸色骤变,忙道:“少爷,不可胡说!”

    文鲜橙迎上太子愤怒的视线,继续道:“不要告诉我什么‘朽木不可雕也’,我比谁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经历过这次越国朝局政变,我的确发现了成为白家家主的无尽好处。但是,这些好处,都建立在一个原则上,那就是我依旧是我自己。”

    “我爸爸白泽敢做的事情,长江后浪推前浪,作为儿子,我比他更能做!”

    车子停在庭院大门前。

    太子阴沉着脸,一动不动地看着文鲜橙,似乎要用视线将他脸上的肉剜下来!

    文鲜橙嗤笑了一声,打开车门,对薛瑞糕道:“雪糕,下车,我们回去了。这秦国和白家,果然不是我这种私生子该来的。”

    薛瑞糕急忙打开车门,先下去。

    文鲜橙紧随其后。

    頋浅墨一会儿看着一动不动的太子,一会儿看着文鲜橙,不知所措。

    就当文鲜橙带着薛瑞糕转身就走的时候,一苍老的声音道:“果然不是我白家的种,从小到大,不知道哪里来的傲气。”

    文鲜橙和薛瑞糕都停住脚步。

    太子这才从车子里钻了出来。

    頋浅墨也急忙下车,来到文鲜橙身边,低声道:“别犟!这就是白爷爷,白爷爷十分反感别人反对他!”

    说完,又急忙跑向庭院大门口。

    那里,一个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袄的白发老人走了出来。

    白逸尘和白展风等人也急忙下车,迎了上来,停在白发老人身前,单膝跪下,低头,恭声道:“见过家主(老爷子)!”

    白老爷子没有理会两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和迎上来的太子碰面。

    白老爷子就要跪下来。

    太子抵住他的双臂,嗔怒道:“每次跟你说,不用行礼不用行礼,你每次都来!”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是规矩,不管我是谁,都不能荒废。”白老爷子道。

    太子无奈道:“对!你说的都是对的!”

    頋浅墨迎了上来,搀扶着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看了一眼頋浅墨道:“委屈你了。”

    頋浅墨眼眶一红道:“这是我该做的。”

    白老爷子点了点头,在頋浅墨的搀扶下走向文鲜橙和薛瑞糕,停在两人身前。

    他那带着浑浊的眼睛打量着文鲜橙上下。

    文鲜橙也毫不畏惧地迎了上来,打量着他。

    满头的白发,满是褶皱的脸部皮肤。

    左眼,一条疤痕斜着刚好贯穿上下眼皮,怵目惊心。

    四周的人都敛气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许久,白老爷子道:“我很不喜欢你。正如你所说,如果不是漆儿早死,我永远不想将你找来。”

    文鲜橙回击道:“抱歉,我也很不喜欢你。至少,在我爸妈离开人世之后,我只记得,我身边除了雪糕这一个亲人,其他亲人都死绝了。若非这次你的确救了我,我也不会来。”

    “你若真有本事,你可以选择不接受营救。”白老爷子面无表情道。

    文鲜橙嗤笑道:“你若还要脸,就不该忘记你救的只是你一直不承认的私生子而已。全世界的人都不会忘记你以前是怎么对待你儿子这个私生子的,但凡有点脸皮——”

    “少爷!”頋浅墨脸色惨白,强行打断文鲜橙的话。

    文鲜橙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别处。

    这个时候,谁怕谁?

    难道他们还敢当着大众的面将自己杀了不成?!

    即使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只是私生子,那也是白家的私生子!

    而且,全世界都知道了,白家和秦皇派人到越国救自己这个私生子了!

    真杀了自己,弑亲的罪名,估计他们也不敢承担!

    頋浅墨又带着一丝哀求,低声对白老爷子道:“白爷爷,别这样,行不行?若是真找他来吵架的,没有必要不是?”

    白老爷子瞟了一眼頋浅墨,点了点头,这才转身道:“既然来了,就进去说话吧!”

    頋浅墨看向薛瑞糕。

    薛瑞糕暗暗吐了口气,对文鲜橙道:“橙子,进去吧?既然来了,真这么走了,也不像话。你也说了,就当感激,也当省亲。”

    文鲜橙“嗯”了一声,跟着白老爷子走进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