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道果开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闯山

第四百二十一章 闯山

 热门推荐:
    夫妇二人隐居凶禽山,缠绵甜蜜,又满腔雄心壮志。

    凶禽山外,则风起云涌。

    九重天上,东宁天尊搅动四方风云,又突兀消失,一时间难得平静下来。

    仙门界中,‘暴君’横空出世,又蛰伏四百年不出。有人原本担心、期待‘暴君’会在神器‘圣天使’其他几个部件出世时现身。

    但没有。

    四百年间,‘暴君’再未出手。

    神座世界乱局到了尾声,‘圣天使’七部件陆续出世,尽皆有主。四大仙庭终于能够抽出精力,回到九重天,解决东宁天尊的乱子。

    四仙庭外。

    大莫岭中。

    玉明、金光、太阴、广目四大仙尊聚首,座下如善华天尊、万影天尊等也悉数在列。

    四仙庭,四仙尊,十位天尊。

    阵容之强可谓空前绝后。

    太阴仙尊亦是老牌仙尊,成道于七十八万年前,比玉明、广目两位仙尊都要古老,仅在金光仙尊之下,却也只晚了一万年而已。

    “东宁二百年未出,不知在酝酿什么阴谋。”

    “诸位今日齐聚,便不要藏拙,我等一齐推演天机,算出其人下落。”

    太阴仙尊长相阴柔,如女子一般。他早在七十多万年前就已经登上仙门,主修一门推衍天机之法,最擅寻人访踪。

    不过要算一位天尊的下落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太阴仙尊一人做不来,还须其他三位仙尊、列位天尊相助。

    “自当尽力。”

    金光天尊声音洪亮,冷哼道:“东宁贼子欺负我等被神器‘圣天使’纠缠,脱不开身,在九重天搅风搅雨。如今神器部件各自有主,便是她的死期!”

    金光仙尊一腔怒火憋了不知多少年,早就杀意高涨。

    玉明仙尊、广目仙尊没说话,只微微点头。

    太阴仙尊见状不多言,从袖中取出一面玉镜,将它往空中一丢,然后默运神通。三位仙尊都有经验,不需要太阴仙尊招呼,各自打出一道法力,一齐催动这玉镜。

    但仅仅四位仙尊合力依旧不够。

    “一起。”

    太阴仙尊招呼四仙庭十位天尊,众天尊也纷纷出手。

    四仙尊、十天尊,法力浩瀚无边,玉镜终于显露影像。先是烟雨朦胧,然后群山起伏,再后一座山峰高耸,一件茅草屋中,一对夫妇抬起头透过玉镜看来,众人目光碰触,镜像应声破碎。

    但这点时间已经足够。

    “西北!”

    “凶禽山!”

    太阴仙尊收了玉镜,看向一旁玉明仙尊。

    玉明仙尊却未会意,他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在他身旁,善华、玉成二位天尊眼神也都变化。

    还有金光仙尊座下的万影天尊,同样神色一怔。

    “玉明,还不动手?”

    金光仙尊急的大叫。

    玉明仙尊这才反应过来,他压住念头,将手一指,就有一道黑白图卷铺展开来。

    “诸位,请。”

    下一刻。

    众人消失在大莫岭中。

    ……

    凶禽山外。

    赤虹仙君正在一座山中闭关疗伤。

    二百年间。

    他一次次冲击凶禽山,一次次被打出去,早就遍体鳞伤。

    但他不服气不甘心,始终不放弃。

    暗星仙君已经离去,只剩下他一人,依旧在坚持,却始终看不到希望。

    这一日,他闯山的伤势还未痊愈。忽的,天地一阵波动,将他惊扰。

    “嗯?”

    “这似乎是——”

    赤虹仙君心中一动,走出山中洞府,放眼望去。

    只见凶禽山外,天地之间,一副黑白图卷降临,卷着十四道身影落下。

    “仙尊?”

    “还有两位天尊?”

    赤虹仙君第一眼先认出自家仙庭的玉明仙尊与善华、玉成两位天尊。然后再看向其他十一人,虽然大半都没见过,但连猜带蒙也不难认出:“还有三位仙尊?还有八位天尊?”

    赤虹仙君怔住了。

    他犹豫片刻,心忖自己的踪迹瞒不住四位仙尊与诸位天尊,便一咬牙,赶了过去。

    “赤虹见过仙尊,见过二位天尊。”

    赤虹仙君先冲自家人行礼,再向金光仙尊等人见礼。

    “原来是赤虹仙君。”

    即使是玉明仙庭中,仙君级别的上仙也不多,仅二十多位而已,玉明仙尊全都认识,一眼认出赤虹仙君。

    他心中本就有疑惑,于是不着急前去闯山,而是向赤虹仙君询问道:“仙君在这里作甚?可认识山中那两位夫妇?”

    “嗯?”

    “山中有人吗?”

    赤虹仙君顿时愣住,紧接着他才反应过来,愤恨道:“我道是为何!原来是山中有人捣鬼,难怪我进不得此山!”

    赤虹仙君气坏了。

    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何千年前可以潜入凶禽山,但这二百年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原来是山中有人暗藏。

    想来便是仙尊口中的‘夫妇二人’暗中捣乱,才让他空耗二百年。

    他心中又气又恨,跟玉明仙尊解释道:“我原想借助山中火行源地修行,但频频受阻,想来是那二人在捣鬼。但从未谋面,对其根底一概不知。”

    赤虹仙君愤怒归愤怒,却拎得清。

    见四位仙尊联袂而来,还带来了列位天尊,怕不是游山玩水。他不敢隐瞒,老实交代也没添油加醋。

    “凶禽山。”

    “此山凶禽遍地,虽然能进能出,不比斩仙台。但其中凶禽数量却远远超过,对天尊都有威胁。”

    “东宁居然躲进此山中?”

    太阴仙尊蹙眉,有些不解。

    他是古老仙尊,对九重天上诸多隐秘凶险之地多有了解。

    这凶禽山就是一处。

    不过凶禽山不论是对他而言,还是对太阴仙庭而言,都是鸡肋。

    如赤虹仙君。

    他为了进入山中火行源地修行,足足花了六百元晶做准备。而且六百元晶还只能短期修行,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只能修行六七十年。

    有这个精力这些元晶,在太阴仙庭中,完全可以选择其他宝地作为代替。

    花在凶禽山?

    不值当!

    而正因为对凶禽山的底细有所知晓,太阴仙尊才奇怪:“东宁为何要在此地修行?她身旁那人又是谁?”

    一旁。

    善华天尊脸色如常,但心底却有些古怪。

    她给玉明仙尊传音,奇道:“这位白虎上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把戏?看他跟那东宁天尊亲密的样子,定是夫妇无疑。那他为何还要我玉明仙庭替他对付东宁天尊?”

    善华天尊在大莫岭看到玉镜中二人的时候,就给整蒙了。

    她完全弄不明白那位白虎上仙这是什么操作。

    阴谋?

    误会?

    狗血?

    善华天尊脑海里一出出大戏精彩纷呈,各个不同版本的故事已经生成数十数百个,让她心如猫抓。

    不同于她。

    跟玉明仙尊同时期得道的‘玉成天尊’,此时却皱眉:“齐白虎跟东宁天尊搅和到一起,我们该如何处理?”

    这事闹的的确糟心。

    这白虎上仙为他们培养‘风行法王’成为不朽,他们替白虎上仙寻东宁天尊报仇。

    这本是正常的交易。

    而且玉明仙尊心思灵动,借此不但卖了三大仙庭的人情,还得了不少好处。

    但这下可好。

    ‘雇主’跟‘目标’搞到一起去了。

    让他们陷入两难跟尴尬境地。

    “不着急。”

    “到时候看他什么意思。”

    玉明仙尊倒是不急。

    他心中有杆秤,也明确的知道自己的诉求是什么,不存在迷茫。

    不过他对这白虎上仙的离奇举动也很好奇,有机会也想知道是什么情况。

    玉明仙庭这边三人三重心态。

    而金光仙尊那边,其座下万影天尊也认出陈季川,他闻听太阴仙尊询问,就将陈季川出身来历道出,然后奇道:“这二人可是对头,不知怎会聚到一起。”

    “管那么多作甚?”

    “杀进去自然清楚!”

    金光仙尊不耐这些有的没的,他将身一摇一晃,立马化身百丈高的巨人。

    肉身金光隐现,似蕴藏无穷伟力。

    “泰坦一族跟《九转金身决》太契合了。”

    “金光的正面战力很强。”

    金光仙尊施展泰坦真身,堪比四阶法宝的肉身横冲直撞,率先闯入凶禽山中。

    轰!

    轰!

    脚步挪动,似要踏破山河。

    “走!”

    “进去!”

    太阴仙尊、广目仙尊等人一见,也都不作他想,纷纷跟在身后,一同进入山中。

    “吼吼吼!”

    “叽叽叽!”

    刚一进来,就发现山中凶禽成群结队,纷涌而来。

    砰砰砰!

    锵锵锵!

    金光仙尊百丈高的真身,犹如钢铁浇筑,任由这群凶禽攻击,短时间也难撼动。

    “滚开!”

    “聒噪!”

    他一拳一脚,凶禽碰着就死磕着就伤,全无一合之敌。

    但凶禽太多了。

    前仆后继,层层叠叠。

    而且往来无间,无迹可寻。时而数百,时而上千,似有意似无意,还能组成阵势,渐渐有一丝撼动的威力。

    凶禽杀之不绝,令人烦不胜烦。

    而就在他们专心应对凶禽的时候,一不留神,竟被分割开来。

    “阵法?”

    玉明仙尊第一个察觉。

    他对阵法颇有研究,在阵道方面的造诣堪称一流。见阵势阻隔,玉明仙尊倒是不着急,慢悠悠对付凶禽,饶有兴趣的观赏这阵法,体悟当中玄妙。

    没等他品出其中三味,就见前方豁然开朗,一座山峰落入眼前。

    玉明仙尊一见,顿时笑了。

    ……

    “仙尊,又见面了。”

    托塔峰上,茅草屋前,陈季川与王彦起身,看向玉明仙尊。

    “白虎道友。”

    “东宁道友。”

    玉明仙尊也略微颔首,他面露无奈,看向陈季川道:“白虎道友这下可是让我玉明仙庭枉做恶人了。”

    “仙尊见谅。”

    陈季川也苦笑,解释道:“贫道与东宁早年间相识,而后因故分离。前两次对面不相识,二百年前才相认,闹了个乌龙,请仙尊莫怪。”

    陈季川随意解释,颇为粗糙。

    玉明仙尊并未尽信,却也不刨根问底,他看向陈季川,朗笑道:“那倒要恭喜二位道友。”

    他接着道:“既然是误会,也请东宁道友勿要怪罪,实在是受人恩惠忠人之事。”

    玉明仙尊看得出陈季川没有将他跟玉明仙庭的交易隐瞒这位东宁天尊,于是一面向王彦赔罪,一面又在调侃陈季川,表示亲近。

    “怎敢。”

    “东宁还要多谢仙尊对我家夫君多有关照。”

    王彦也觉得此世有趣,并不会对玉明仙庭有怨恨。

    “夫君...”

    玉明仙尊心中一动,面上不表。

    误会说开。

    夫妇二人请玉明仙尊入座,后者左右看了一眼,赞叹道:“好一处人间仙境。好一座玄妙大阵。”

    玉明仙尊奇道:“不知此阵是何来历,唤作什么?”

    “仙尊见笑。”

    “此阵叫作‘小须弥正反九宫仙阵’,是贫道机缘巧合得来,还未参悟透彻,难登大雅之堂。”

    ‘小须弥正反九宫仙阵’内藏须弥奥妙,一念间,生三千世界。无量无边,无始无终,成、住、坏、空四劫循环不止,且奇且凶。其中神妙莫测、变化无穷,不知个中三昧的人陷身其中,除了死活由人处治外,休想脱身一步。

    但他火候不够,再加上经营凶禽山的时日尚短,这阵法的威力有限。借助无数凶禽,勉强能困住太阴仙尊等一些时日。但也仅此而已,造不成多少威胁。

    “能困住金光、太阴、广目这三位,此阵已经是顶尖绝妙。”

    “没想到道友在阵法上也有如此造诣,今后可要来我玉明仙庭多多指教才是。”

    玉明仙尊见猎心喜。

    他在阵法上的造诣极高,难得遇到一位感兴趣的同道,多有欢喜。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刻意吹捧,欲要结交陈季川夫妇的心思。

    这二人一个是纵横九重天的天尊,一个是无敌仙门界的暴君,夫妇联手,重明界怕是要震动了。

    跟他们交好不会有错。

    陈季川也感受到玉明仙尊释放的善意,他笑道:“指教不敢当,得空定去找仙尊请教。”

    三人谈笑着。

    “仙尊。”

    “道友。”

    一念动,善华天尊、玉成天尊也从阵中走出,来到托塔峰上。

    二人见陈季川、王彦与自家仙尊谈笑甚欢,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闹了乌龙。

    一时间,托塔峰上一阵欢声笑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