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效拒婚:总裁缺爱补一补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原来是你.

第四百八十九章 原来是你.

 热门推荐: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爱上蓝色领带这么老气的颜色,以前喜欢的颜色一向是红色和粉色,比现在英气多了。

    现在他的眼神只让人想到雷厉风行和商业手腕,冷冷的眼神,没有一点感情。

    如果一直这样看下去,陆安静真的感觉要哭出来了。

    这样陌生的君墨擎甚至比上次的失忆更让人难过,没办法形容的难过。

    他竟连喜好都变了。

    但是当君墨擎主动把眼神从她身上收回去的时候,她又觉得不舍,因为深知这种机会不多。

    “原来是你。”君墨擎叹了口气。

    听言,陆安静一惊。

    他说什么?

    他认识自己了?

    他认识自己了!

    可还没高兴到一秒,君墨擎便把眼神投向一旁的一个保镖。

    “管好你的女人。”

    随即,君墨擎头也不回地朝着别墅里走去了。

    此刻,语气带着一丝怒气。

    听言,陆安静跟他那个虎背熊腰的高个子保镖对视了一眼,然后瘫软在地上。

    他记得的原来是上次在机场的那次,还有语气不好的“管好你的女人”。

    他在气什么,单看到自己都觉得烦了吗?

    不过,君墨擎也真是觉得烦。

    现在怎么了,一个保镖的女人三番两次出现在他眼前,还用那么露骨的眼神看着自己。

    眼里清澈的有话说,但实际又什么都不说。

    而且,君墨擎很少因为一个路人影响心情。

    但是现在,就像买了一盒哑炮,他有点心塞。

    念此,君墨擎突然站定不走了。

    随即,君墨擎转过头来盯着保镖王岳,没说话,但是眼里明明在问他怎么还跟来了。

    但是,王岳才是觉得最莫名其妙的那个。

    上次在飞机上总裁问他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那时候让自己默认了,可自己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

    而且更可悲的是,从来没接触过女人的他,因为上次那女人突然爬到他背上闹了一番,导致他出国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回味那种感觉。

    软软的身体,轻柔芬香的呼吸,还有那张他看着就讨厌不起来的小脸。

    刚刚猛地跟在总裁身后见到这个女人的背他就认出来了,一开始还怀疑自己是因为思念过度出现幻觉了。

    后来女人转过脸来的时候他顿时心跳如雷,一个糙汉子的心再也找不到方向了。

    现在突然被总裁这么盯着,他突然有一种想法。

    既然总裁都这么以为了,不如直接把那女人带走了算了。

    但是实际上,他还是得要征求一下君墨擎的同意。

    “总裁,总裁?”

    听言,君墨擎哼了一声,转过身进去了。

    其他的保镖也跟着进去了,只不过脸上带着丝若有似无的笑,还有……

    他好像看到还有点嫉妒……

    见状,王岳再也不犹豫了,直接冲了回去。

    他步子很大,三下两下就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君建华的保镖还在威胁她。

    “下次别再来了,这次要不是少爷回来了,我们不介意要你半条小命。”

    听到这,王岳轻咳了两声。

    听到后面咳嗽声,那四个保镖立马转过头来。

    他们保镖也分等级的,王岳是贴身保镖级的,而他们几个,只不过是看家护院的,等级当然比不过君墨擎的贴身。

    于是,四个保镖立马狗腿地跑过去。

    “王哥,咋啦,您有指示?来抽根烟,你慢慢说。”

    另外一个立马打了他脑袋。

    “人王哥刚跟着少爷从国外回来,什么烟没抽过!”

    此刻,陆安静看着眼前宛如黑社会的一幕,伸长脖子看向别墅里面,君墨擎的影子早已经看不到了。

    她还是很失落,还在想办法怎么才能见醒醒一面。

    今天是万万不行了,她正要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听到王岳甩了另外四个保镖的手。

    “你们先进去,没事别出来,还有,下次再看见她,敢动手就是跟我王岳作对,有胆的就试试!”

    此刻,一句话说得震耳欲聋,几乎是举着拳头在威胁另外四个保镖。

    见状,四个保镖立马一溜烟“先进去”了。

    不过,陆安静一时反应不过来他为什么要帮自己,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当初在机场趴错背的是不是这个人,还是说……

    还是说,是君墨擎吩咐他这么做的?

    此刻,陆安静心里升起一丝希望,连带着眼神里都是希望的光芒,亮晶晶的。

    这亮度顿时闪了王岳的眼睛,他被陆安静盯得不知所措起来。

    他脸红了起来。

    眼前的女人,此刻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脏兮兮的泥水更对比出她的肤白,水亮的眼睛很惹人遐想。

    此刻,脸上胡乱地挂着乱发丝,王岳有点想去给她理理。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只是手伸到一半便很局促地缩了回来。

    他忘不了这个女人看总裁的眼神,明明目标不是他而是总裁。

    “我叫王岳。”

    他不太会聊天,只是简单地作了个自我介绍,然后问:“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陆安静还搞不懂这保镖想干什么,但既然是君墨擎的人,她当然不会晾着。

    “我叫陆安静。”

    “哦,陆……”

    随即,保镖努力在脑海里记下这个名字,顿了顿。

    “我是个本分的男人。”

    听言,陆安静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震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正想着的时候王岳又开口了。

    “我知道你仰慕我们总裁。”

    听言,陆安静一脸吃惊。

    “你能看得出来?”

    听言,王岳点点头。

    “一眼便能看得出来。”

    “那为什么他看不出来。”

    突然,王岳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

    “总裁也不是傻子,但是你以为他会在意你?成氏的千金小姐你知道吗?当红影星吴佳丽你知道吗?还有好莱坞今年得奖的那个外国女人,全都是你这种眼神,你……”

    他看到陆安静眼里的光亮暗了下去,没在说了。

    想了片刻似是下了决心,转而道:“我王岳在道上混了这么些天也有些积蓄了,从来没有过女人,家里人也听我的,以后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他说着,一起捶了捶自己胸前的胸肌,然后道:“你要不要考虑以后跟着我。”

    听言,陆安静撇嘴。

    然而,王岳似乎有点停不下来。

    “你以后不想工作可以不去,我把所有的卡都给你,想要什么礼物我都想办法去弄,我还会疼爱你,虽然不懂,但慢慢学应该没问题的。”

    听言,陆安静回过神,突然转身便走了。

    以为是君墨擎把他派出来解救自己的,没想到是个误会。

    她一时落差有些大。

    “陆小姐!”王岳叫住她,“君先生最近不会去沾儿女私情的,他近期要填补记忆空白专心整顿星辰,如果你要钱,跟着我我努力去赚!”

    此刻,他把陆安静当成了一个喜欢君墨擎钱的女人,跟其他女人一样。

    “我不要钱,我只要君墨擎。”

    话落,陆安静高跟鞋蹬蹬蹬地下山了。

    此刻,王岳的心也蹬蹬蹬地……碎了一地。

    还不如喜欢钱呢……

    现在,天黑得特别快,刚刚他跟着君墨擎过来的时候还大亮,现在已经是有些昏暗了。

    恐怕等不到陆安静下山,已经要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

    “等等,陆小姐,我送你下山。”王岳叫住她。

    “不用。”陆安静头也不回。

    她不想跟君墨擎的下属沾染上任何关系。“

    这边树多,听说经常有歹徒在这一带晃悠,好几栋别墅,住的全部都是富人。”

    听到这话,陆安静脚步突然有些迟疑。

    是啊,富人区还真不乏走投无路的歹徒,他们全都属于干一票跑路的性质,所以全都特别凶残。

    就算陆安静没见过也听说过的,顿时有点犹豫了。

    随即,王岳继续说起来。

    “而且,这里偏僻,山下没有出租车。”

    听言,陆安静突然觉得,还是由这个保镖送下山去比较靠谱。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走在下山的路上。

    王岳一辈子的话都在刚刚说完了,他都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说这么多的话,现在想想,自己都吓了一跳。

    路上,陆安静百无聊赖,转头瞥见一旁局促的保镖,觉得再这样沉默下去人家又要乱想了,想了想。

    “王先生。”

    “啊……啊?”王岳一时反应不过来叫的是自己。

    “王先生,君先生的病好了吗?”

    听言,王岳叹了一口气。

    “总裁没病。”

    “可是他失忆了。”

    “总裁说失去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记忆,不要也罢。”

    听着王岳一本正经的回答,陆安静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

    “那他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吗?”

    突然,王岳突然不知道是不是踩上了一块石头,脚下一个跄踉,眼睛顿时瞪得和铜陵一般。

    “你说什么?”

    原来,君建华没告诉他……

    “那你知不知道君建华最近身边是不是带着个小男孩?”

    此刻,王岳还没从刚刚的“总裁有个儿子”中反应过来,停下脚步。

    “陆小姐,你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孩子的母亲……”

    陆安静话还没说完,王岳便直接打开山下停着的他们保镖办事用车,打开车门。

    “陆小姐,需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为什么?”

    “幻想达到极致,你已病入膏肓了。”

    听言,陆安静透着朦胧的月光看着这保镖,心情复杂。

    她并没有觉得保镖在故意拿自己取笑,反而觉得有点道理。

    突然听说有个女人给君墨擎生了个孩子,恐怕换成谁都接受不了吧。

    见她不再说话,王岳以为她已经恢复了理智,在检讨自己刚刚的“口出狂言”,柔声起来。

    “没事,很多女人都想给总裁生孩子。”

    听言,陆安静差点被这个一本正经的笑话激得千疮百孔。

    “君先生现在有女人吗?”

    “有。”

    “谁。”

    “你别管是谁,反正不会是你。”

    听言,陆安静觉得气愤。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

    见状,王岳直觉可能伤了这个痴心女人的心,只好无奈的看着她。

    “总裁刚刚的表情,好像……好像对你挺厌倦的。”

    听言,陆安静彻底不再敢提君墨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