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穿之孟婆来碗汤 > 第192章 第十世 海兰蕊姬

第192章 第十世 海兰蕊姬

 热门推荐:
    弘历大怒的表现在于他摔了多少瓷器和其他摆设。但二十七天重孝过后,也并不影响他宠幸其他妃嫔。

    是的,在琅嬅几次劝说和前朝隐隐的压力之下。弘历还是给后宫妃嫔们正名了。

    而琅嬅在最初的惊讶鄙夷过后,却是不由欢喜。青樱不在,弘历又需要琅嬅去对抗太后,这无疑给了她主持后宫事务的底气,一切再好不过。

    冬月,天气渐寒。琅嬅哄睡了璟瑟,又听莲心汇报了永链在阿哥所的情况。便继续听素练汇报关于后宫诸事。

    “海常在又派人带信去潜邸了?”

    “是,这次只是和娴妃说一些宫中的琐事。”

    海兰就是当初青樱在潜邸时提拔的那个绣娘,后来一直住在青樱的院子里。她父亲官阶低微,她在潜邸时又不怎么受宠,弘历甚至都不怎么想得起来她的名字,因此她也是潜邸旧人分封时位份最低的。但琅嬅对这个向来不受宠的女子依旧防备,毕竟她是历史上生了五阿哥的‘愉妃’,愉妃在乾隆的后宫之中虽不算出彩,但她的儿子却是曾让乾隆作为储君培养过的。因此在知道海兰的身份后,琅嬅一直有让人关注她。

    不过,她对青樱倒是有几分真情意。当初青樱被留在潜邸。她曾准备回去看望。那时候锦兕病的还没那么重,琅嬅并不希望青樱回来,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消息被带回来,便以不符合宫规为由阻拦海兰的出宫。

    海兰性子羸弱,一个宫规压下来她便不敢再提出去。

    海兰出不去了,但弘历却还是会时常命身边的人回潜邸去看青樱。琅嬅知道弘历对青樱总还是有几分旧情的,何况天下至尊被人压迫着不能见心悦之人,总是会有几分逆反心理的。但如今太后势大,弘历不敢与之正面交锋,琅嬅自然也不敢。

    琅嬅虽在宫权争夺上和太后时有摩擦,但却依旧每日带着璟瑟前去请安。

    午后,琅嬅换了一身衣服前去和弘历会和。他招了一个西洋画师进宫,准备为自己和琅嬅做一副肖像图。

    琅嬅前世的时候曾和一个翻译学过外语,那个翻译留过洋最精通的便是西洋工笔画。隔着百年的时光,再次见到熟悉的东西,琅嬅觉得十分亲切。

    琅嬅立于画前细细欣赏,郎世宁的西洋绘画技法加上中式的景致任务,倒让她有种仿佛回到了前世刚到于家时候的那种感觉。

    弘历见琅嬅看了许久,仿佛有些看痴了,便笑着问:“皇后若是喜欢,朕命人将这幅画裱了送给你。”

    琅嬅笑着谢恩,又道:“臣妾喜欢的可不仅是这幅画。”说着便看了弘历一眼,琅嬅有意引着弘历想偏,对方也果真不负所望。琅嬅这些年一直表现得端庄冷淡,乍然撩拨一下,倒让弘历有些受用。上前牵了她得手和她开始细数往事。

    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多甜蜜得回忆,大多看起来浪漫得往事,如今想来大部分竟都是雍正促成得。

    “郎大人得肖像图画得真是纤毫毕现,栩栩如生。皇上,能不能给几个孩子们也画上一副?等他们长大了,这也是个纪念。”

    弘历应允,琅嬅便让人去阿哥所见永璜永链永璋三兄弟带过来,又让莲心回长春宫抱了璟瑟。

    弘历端坐着,琅嬅抱着最小的永璋坐在他的右边,璟瑟一会趴在弘历的膝盖上,一会儿歪歪扭扭的站在琅嬅旁边,永链时不时的拉一下闹腾的璟瑟,大多时候还是安静的站在弘历的另一侧。永璋年纪大几岁,也听话一些,从一开始便老实的站在弘历的左后方。

    西洋画在打好基础底稿之后并不需要模特一直守在原地,因此郎世宁画好框架之后,几个孩子便又被各自送了回去。

    琅嬅一边将怀里抱着的永璋递给他的乳母嬷嬷,一边柔着声和弘历说:“若锦兕再宫里,今日这热闹也该叫她过来一起乐乐。这孩子向来安静,却也喜欢这种场景。也不知道她现在咳疾好些了没有?每年入冬之后,她的身子总是会虚一些。太后令青樱妹妹守孝,但锦兕是皇上的大公主,总不能这样一直冷冷清清的待在府里。府里总没有宫里方便。”

    弘历方才因为热热闹闹得环境而兴起得几分兴致,此时也败了几分。

    琅嬅见他沉默不语,也知道他一直没有熄了接青樱回来的念头,但太后不松口,一个孝字,即便是弘历已经是皇帝了也不得违逆。

    琅嬅知道皇帝在等自己给他排忧解难,但她偏不。

    他沉默着,琅嬅也不再说话,只专心的赏着画看着景,仿佛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回到长春宫,琅嬅命素练去太医院请上几名专精小儿和咳疾的太医一同去潜邸为大公主锦兕请平安脉。并让素练带了好些冬季滋补的药材和两匹新进贡的暖锻去给锦兕。

    午膳过后,璟瑟被嬷嬷们带回自己的房间准备睡午觉。琅嬅则拿了一些丝线让莲心陪着她打络子,聊聊天。

    琅嬅见莲心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一下,“有什么想问的?说吧。”

    莲心伺候琅嬅也有几年了,知道她素来不会在这些事情上生气,便老实的问:“娘娘,奴婢不解,您今日为何会在气氛融洽的时候忽然提起大公主?奴婢见皇上似乎不太高兴。”

    “是啊,提了他会不高兴,因为他无能为力。但我若一直不提,只怕人家会更不高兴,到时候不贤不慈的就该是我了。”

    “怎么会?您和娴妃素无交情,便是什么也不为她做也是应该的,皇上怎么会因为这个而怪到您头上?”

    琅嬅一边拿着大红和金色的丝线比划着比例,一边说:“对有些人来说,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或许能舒服一些……何况,娴妃不可能在潜邸待一辈子,皇上对她有情,她总会回来的。”

    琅嬅心想,娴妃总会回来,她若和当年初入府邸时一般心气,回来后必是有怨气的。琅嬅将自己该做的都做好,到时候即便青樱有怨气,也撒不到她的头上。

    若她真的如前两年那般表现得心性平和,那么举手之劳得交好,琅嬅也不吝于去做。毕竟乌拉那拉家,并没有能拿得出手得男丁。景仁宫皇后暴毙之后,青樱和乌拉那拉家所能依仗得唯有弘历对青樱得那点情分而已。

    与其等将来再有贵女入宫,青樱这样得身份对琅嬅而言才是最有利得。

    “娘娘,娴妃真的能回来吗?三年的时间可不短。”

    “是不短,所以才不能让皇上忘了她。”

    莲心不再多问,琅嬅看了看手中小小得平安扣,觉得还算满意,便将它放在小匣子里。这匣子里装的都是她闲时做的一些如意结,平安扣之类得小东西。都是为永链和璟瑟准备得。偶尔做一两个给皇上得装在另一个盒子里。

    前几日皇上宠幸了一个南府得乐姬,封做了答应。关于这位玫答应得底细,虽查出来这个女子是走了乌拉那拉家得路子进宫得。宫里大部分的人也都以为这是因为青樱被困潜邸,才推出来一个新人来替她争宠。但琅嬅却总觉得不对。

    那几年在潜邸时,琅嬅虽一直推着晞月和青樱争宠,但也知道,晞月对弘历得情意是喜欢,是因为身份地位和相处而产生得喜欢。但青樱对弘历却是爱。她虽从来没有什么逾越得行为,但琅嬅知道,她其实并不能容人。

    她拦不住弘历宠幸别人,但却绝不会推女人去给他。否则海兰这样一个清新秀雅的女子也不至于在她屋里住了几年,连名字都没被弘历记住。

    到了下午,素练回来了。

    “奴婢去的时候,大公主果然咳得厉害。娴妃奉太后懿旨守孝,潜邸供应素俭。因前些日子娴妃娘娘时常传信入宫,太后指其守孝不诚,这些时日潜邸守卫严格了许多。除非皇上身边得人,其余人等不允许为娴妃带信件、物什出入。听说海常在的信件也被拦了大半个月了。还好主子让奴婢带着太医以为大公主请脉为由,那些人才不敢阻拦,否则奴婢可能也进不去。娴妃娘娘让奴婢代她谢过主子大恩。”

    琅嬅皱了皱眉,太后如此防备青樱?难道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得事情?或者青樱有太后得什么把柄?

    但这个疑惑暂时没有人能为她解答。

    几日之后,太后在琅嬅和后宫妃嫔去请安得时候当众提出后宫子嗣不丰是琅嬅做的还不够好的缘故。又提出新帝登基之后所生得第一个儿子为贵子,挑拨得一众妃嫔心思各异。

    琅嬅心中冷笑,贵子?如今后宫有长子,有嫡子。太后还提出贵子之说,只怕是觉得后宫太平静了,要给她搞事情?

    但即便不满,琅嬅面上还是只能恭谨得认错。太后入宫十几年,宫中遍布她的耳目势力,即便琅嬅早在未出嫁时便通过家族安插了不少人手入宫,但那些人一直蛰伏,从不曾动用过。如今琅嬅入宫时日尚短,不能一击必杀得事情,她不会去做。

    琅嬅每日依旧恭恭敬敬的去向太后请安,但宫中一应事务却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极少向太后请示。

    太后的贵子之言一出,妃嫔们便每日忙着争宠求子。其中以晞月、金玉妍还有新人玫答应白蕊姬最为得宠。

    晞月自抬旗封贵妃之后,虽还是时常会来找琅嬅说说话,但两人之间却不如从前亲密,尤其是青樱被迫留府守孝成了定局之后。她来长春宫的次数就更少了。

    这段时间她又和金玉妍走的颇近,两人时不时联手怼一怼白蕊姬。琅嬅因为当年金玉妍偷听富察夫人和素练说话,后来又建议给青樱晞月下零陵香的事情而对她一直没有什么好感。晞月单纯,琅嬅怕她被金玉妍当枪时了。便让素练去叫了她来说话。

    莲心从撷芳殿回来。

    “奴婢去的时候二阿哥正在习字,已经写了十来张大字,后来奴婢走时,二阿哥便将这些带回来,说让奴婢带给娘娘,让娘娘指教呢。”莲心笑着将手中一直捧着的十几张纸递到琅嬅面前。

    琅嬅也高兴,接过纸稿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会,又拿到案前用朱砂笔圈了几个字。又将不足的地方写在一旁,交代莲心明日再去的时候交还给永链。

    莲心应了一声,将纸稿放在托盘上,又用镇纸压好了,才又对琅嬅说:“今日女婢也问了大阿哥和三阿哥身边的人。前几日十五,钟粹宫纯嫔娘娘也去撷芳殿看过,三阿哥一切都好,乳母嬷嬷们有娘娘的吩咐也不敢不好好照应。大阿哥那边日常所需供应也按娘娘的吩咐以从前先帝爷阿哥们的份例。只是……奴婢听说大阿哥十分要强,只要皇上到撷芳殿,他便处处都要压过我们二阿哥。”

    琅嬅从自己的书架上拿了一本自己之前写的字帖放在放永链纸稿的那个托盘上。

    “孩子大了,有心思了也正常。兄弟之间争个高低也是有的。这些你不用管,让撷芳殿的嬷嬷们也不用管。由着他去。只一样,千万别让人饿着他冻着他,让人以此作为攻歼本宫的把柄。”

    莲心应是。又问琅嬅:“娘娘,若大阿哥一直这样,皇上难免看重……我们真的不管了吗?”

    琅嬅却轻笑:“一个孩子罢了,何至于让你大惊小怪的,他那个身份若是一点心思都没有才叫奇怪。何况,自入宫之后皇上对他的教养已远不如从前在府邸时的那样用心。皇家的孩子......养而不教便足以让他万劫不复了。我啊,什么多余的事情都不要做,只做好嫡母的本分,让他吃喝不愁就足够了。”

    莲心恍然,连忙道:“奴婢明白了,若大阿哥受人苛待,太后也会以此责备主子......奴婢明白了,奴婢定会叮嘱嬷嬷们好好善待大阿哥。”

    “一切照旧就好,别太刻意了。宫里没有傻子。”

    不一会儿,素练请了高晞月进屋,莲心便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