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刀光剑影惊红颜 > 第461章 不谋而合

第461章 不谋而合

 热门推荐:
    ( )孟梦浩脸色一沉道:“到了该公开的时候,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知道喽。你着什么急呀?我又不会将两把剑据我己有,何况家里有宝物并非是好事哎。快点赶路吧!”

    宇文思站在院子里,瞧见左安铭跟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跨进院门,急忙上前问:“这位来者是谁啊?自我介绍一下吧!”

    孟梦浩乐呵呵地上前握手道:“我叫孟梦浩,家父叫孟尘缘,小时候来过这里,见过你,长大后去了边境打仗,凯旋而归,祭拜娘亲,看望生父。现在过来想讨个说法,为何要掘墓开棺验尸?”

    宇文思急忙说:“你就是凯旋归来的大英雄,久仰久仰了。快进屋里坐,快进屋里坐吧!有事好商量。”

    宇文思领着孟梦浩去了办公室,左安铭叫来了寒东琅和华璟珺,四个人围着孟梦浩坐下,寒东琅递给孟梦浩一杯茶。

    孟梦浩接过茶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盯着寒东琅问:“你就是我姨娘小姑子的心上人寒东琅,是不是?”

    寒东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马上回答。

    宇文思急忙说:“没错,寒晨月的妹妹寒晨星的恋人--寒东琅。你咋晓得呢?”

    孟梦浩微笑道:“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俩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焉能不知。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寒晨星早已陨落了。多可惜呀!歌舞是一流的,连我都沉醉在她的歌声中,三天不知肉味哎。”

    寒东琅因为第三次听到这个消息了,也就坦然处之了。

    宇文思怕寒东琅情绪有波动,急忙说:“令郎,寒晨星没有死,在一个寺院里活得好好的,你不要相信外面的谣传哎。”

    孟梦浩连忙说:“你指的是长安的慈恩寺吧!姨娘来我家前夕,我特地陪着她去找过妙玉师太,是妙玉师太亲口告诉我们,寒晨星已经被某个人害死了,且连个尸体也没找到,魂归何处都不知道哩。妙玉师太还说寒晨星是现代人穿越到我们这个时代的,也许回到她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了。”

    寒东琅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左安铭急忙说:“寒晨星也许真的穿越,回到她自己的时代去了,我们不用再谈论她了,赶紧言归正传吧!”

    宇文思感叹道:“是啊!原本就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甭管她是死是活了。还是谈谈当下的话题吧!”

    孟梦浩盯着左安铭说:“是你带我来的,有啥事赶快说吧!”

    左安铭问道:“请你来这里,肯定有要事的。在你家膳堂忙忙碌碌的女人是谁?边境打仗暂时结束了,青龙剑和鸦九剑带回来了吧!如今是否在你家?这两把名剑平时都是谁在使用的?寒晨阳和寒晨月的情况介绍一下。”

    孟梦浩扫视了大家一眼,低沉忧伤地说:“寒晨阳用的是青龙剑,寒晨月用的是鸦九剑,两个人刺杀敌人出了名,就是靠着这两把剑。手有利器,敌人都闻风丧胆了。后来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神箭手,对准我射击,被寒晨月发现,来不及推开我,便随即挡了我一箭,不幸牺牲了。姨娘被寒晨阳的妻子逼着离家出走,无处可归,表哥继续留在边境,随时准备打仗,替父报仇。我得知娘亲已经被人陷害致死,就将姨娘带到了自己家里,想让她做我的后妈,可是父亲推三阻四的不肯娶她,说什么对不起娘亲。在膳堂做糕饼的女子就是我姨娘何湘萍,跟我娘长得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看到她就像看到了我娘。”

    宇文思点点头道:“噢,怪不得跟你娘长得酷似。你还没回答实质性的问题哎,请你如实相告吧!”

    孟梦浩直视着宇文思说:“寒晨月牺牲后,我将鸦九剑交给了表哥寒光明。他还在坚守边陲。青龙剑还在寒晨阳手中,因为他回家只是暂时的,到时边境要打仗了,他便火速回去喽。”

    寒东琅严肃地问:“青龙剑和鸦九剑怎么弄到他们手中的,你知道吗?”

    孟梦浩眉头一皱,反问道:“这个应该你们知道才对啊?我咋晓得哎?”

    华璟珺感觉孟梦浩欲言又止,慌忙追问道:“你在边境,应该知道他们手里何时有了鸦九剑和青龙剑,你跟我们说没事,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但在外面对任何人都不许说,包括你爹,务必守口如瓶,以免引火烧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说不定还会招来杀身之祸。明白吗?”17

    孟梦浩大声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管问几遍,我也没办法编出一个谎言来搪塞你们的。”

    左安铭心平气和地问:“老叟,你认识吗?”

    孟梦浩突然眼睛发亮,轻声道:“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武功相当了得,举世无敌似的。还听说他是丐帮帮主,打狗棍练得神乎其神的,不知道是对是错?”

    宇文思温和地说:“没错,你在哪里听谁说的?有没有见过老叟?”

    孟梦浩微笑道:“你们干吗问得这么详细啊?时间长了不记得啦。从没见过老叟,但很想见到这个带有神话色彩的传奇人物,你们能给我安排一下吗?”

    寒东琅不冷不热地说:“老叟是寒晨星的救命恩人,你叫寒晨星给你安排一个见面机会,不就行喽。”

    孟梦浩怒吼道:“刚才不是说过了,寒晨星已经死了,抑或穿越回归到她自己的那个时代啦,干吗还要提她,竟敢捉弄我,欠揍是吗?”

    宇文思握紧拳头猛击桌子道:“休得无礼,他是大理司直,皇上派来的钦差大臣,我敬你是一个英雄,不想难为你,但请你实话实说,不然,休怪我不敬重英雄。”

    孟梦浩心里一惊,仰头瞅着窗外的天空,嘀咕道:“要是没有我们这些领兵打仗的,你们能在此安心当官吗?还对我这么凶,耀武扬威的。有多少能耐啊?谁怕谁呀?”

    宇文思急忙说:“我怕你,行吗?有话就大声说出来,甭在口里面叽叽咕咕的。老实对你说,青龙剑和鸦九剑是皇上下旨要求追缴回去的,谁私藏这两把名剑,一经查出来,不管是英雄还是狗熊,格杀勿论。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要是龙颜大怒,你再坦白出来未免太晚了,你要性命,还是要名剑,任由你自己选择,没人强迫你的。”

    孟梦浩浑身震颤了一下,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寒东琅说:“大理司直,对不起,我是将你当自己家里人了,才对你随便说话的,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下不为例,这下给你磕头赔不是喽。”随即向他鞠躬道歉。

    宇文思连忙说:“真是孺子可教耶,不愧是能屈能伸的大英雄,脑子反应蛮机智敏锐的。欣赏!”

    宇文思扶着他的肩头说:“谢谢你将我当一家人对待,要是你真心道歉,想请我原谅你,最好的歉意就是将青龙剑和鸦九剑的下落跟我们说。你藏着这两把剑会招来杀身大祸的,利弊关系刚才跟你说过了,我知道你藏着剑是为了打仗用的,为了保家卫国的。但不是我们逼着你拿出这两把剑,是当今皇帝在寻找这两把剑。你在大街上跟我说了什么话,应该记得很清楚吧!大胆地说出剑的下落,并立即拿回来。世上任何东西都比不上至高无上的生命,生命每个人都仅有一次,要是因为藏着这两把剑,却丢了一家人的性命,悔之晚矣!”

    孟梦浩紧皱眉头道:“你以为我不懂这两把剑的重要性吗?正因为如此重要,当初在边境打仗时,我才不收寒晨月的鸦九剑,而递给了表哥寒光明。青龙剑一直是寒晨阳在使用的,要是你们不信我的话,直接派人去寒晨阳家取便是。要想拿回鸦九剑,就必须都派几个人去边境寻找寒光明了。我将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了,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先回家去,需要我配合你们调查案情的,请你们去店里找我,行吗?”

    左安铭急中生智道:“我们想请你带路,去边境找回青龙剑,可以吗?”

    孟梦浩随即说:“没问题,什么时候动身,请来通知我,随时可以出发。”

    华璟珺鼓掌道:“痛快,孟梦浩真是一个有抱负的大英雄,佩服。”

    孟梦浩爽朗地说:“那我先回去了,爹在家等我回复呢。”

    寒东琅挥挥手道:“别对你爹说,你知我们知即可。”

    “噢,我懂,请留步,后会有期!”孟梦浩挥着手跑出去了。

    宇文思见他步履畅快地跨出了院门,急忙回过头来问:“大理司直,你觉得他说的是真话吗?”

    寒东琅瞅着他沉默不语。左安铭摇摇头道:“孟梦浩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城府很深,他知道这两把剑的来历和价值,不会轻易说出它在何处的。凭我的第一感觉,至少有一把剑在孟尘缘的家里,不信,我们不妨派身手敏捷的郎亦秋去搜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