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767章 正宗上海人

第0767章 正宗上海人

 热门推荐:
    常清扬指指白手,笑道:“你小子,除了户口是上海人,你根本就不是上海人。”

    “我承认,我还不是真正的上海人。”白手笑着点了点头。

    常清扬再指了指自己,“我也不是上海人。我老婆是上海人,转业时我才分配到上海工作。到现在为止,我心里都还没成为上海人。我和小白,连上海人的边都还没沾上。”

    白手道:“我没法跟你比。老常,你谦虚了,你毕竟已在上海生活了十余年。”

    常清扬又指了指谢洪水,“老谢,你是郊区人,是农民出身。与市区的相比,是两个不同的生活环境。与我和小白比,你算得上是半个上海人。”

    谢洪水笑道:“我暂时不反驳,等你说完了我再反驳。”

    常清扬转向李玉宝,“老李,你是郊县县城人,后来因为工作调动,才转到市内。所以你也不是市区人,也只能算半个上海人。”

    李玉宝道:“我承认,与我那几个土生土长的邻居比,我和他们总有点格格不入,他们也不大愿意跟我家来往。”

    常清扬转向汤云平,“老汤,你爷爷是农民,你父亲是农民,你出生的时候,你家还是郊区。你成长的时候,你家顶多算城乡结合部。所以你满打满算,也只能是半个上海人。”

    汤云平不同意,“老常,你有没有具体的标准啊。”

    谢洪水笑道:“老汤,我认为老常说得有道理。当然,你比我强,你家已是市区,我家还是郊区。”

    汤云平道:“我就是想听听,标准的上海人是什么样的。”

    常清扬指指蒋长风和罗汉,“这两位,才是正宗的上海人。”

    蒋长风和罗汉都笑了笑。

    董培元道:“老常,你给老蒋和老罗点评点评。”

    “正宗的上海人,要有两条基本标准。一,父母都有完整的上海生活的履历。二,自己要土生土长至少到工作阶段。老罗就不用说了,他爷爷的爷爷就在上海打拚了。”

    罗汉笑道:“惭愧,我爷爷的爷爷刚来上海的时候,是码头扛大包的。”

    “老蒋的父亲和母亲是老革命,父亲虽不是上海人,但母亲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老蒋生在上海,长在上海,除了上山下乡那几年,一直工作在上海。所以,老蒋的所有指标,都能证明自己是正宗的上海人。”

    蒋长风笑道:“但是,我邻居还笑我不是正宗的上海人呢。”

    白手问道:“老常,你说什么所有指标?这是什么说法?”

    常清扬道:“这是听我的邻居说的。他说一个正宗的上海人,至少要有一百个同学、一百个朋友、一百个邻居和一百个同事。小白,老汤、老李,老谢,你们几个扪心自问,你们达到了吗?”

    大家都笑了。

    说来说去,大家认同常清扬的说法,真正的上海人,只有蒋长风和罗汉二人。

    常清扬冲着白手道:“我的意思呢,你的麻烦,只有老蒋和老罗才能帮你解决。”

    白手点着头问,“老蒋,老罗,你们有什么高招?”

    罗汉道:“小白,你的为人处事原则,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我建议你暂且改一改,来个高调做人。”

    “怎么个高调做人。”

    “找一家报社,用报告文学的形式,宣传你自己和你的腾飞集团公司。”

    “什么叫报告文学?”

    “报告文学么,相当于新闻报道,它的基本特征是新闻性和文学性。就是用文学手段处理新闻题材的一种文体。它记录描写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的先进人物,反映多彩多姿的生活。主要特点是真实,艺术加工,形象性,抒情性。”

    白手道:“那还不如新闻报道好么。”

    罗汉道:“你没文化,不知道报告文学的好处。它能写成长篇,能连续几天甚至十天的刊登。新闻报道就登一次,还只有几百字,影响力太小。”

    “噢。”白手指指自己,笑道:“就是,就是把我的英雄事迹全写出来?”

    “对。”罗汉点了点头,“小白,题目我都帮你想好了。一个新上海人的拚搏奋斗,记上海市腾飞集团公司董事长白手。”

    白手有点不自信,“我行吗?老罗,谁帮我写?你帮我写?写了谁帮我登上报纸?人家报纸愿意登吗?”

    罗汉笑指蒋长风,“小白,只要你同意高调做人,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他了。”

    白手笑道:“开饭店的能写报告文学?”

    蒋长风也笑了,“我不会写。但我的邻居能写,他在市新报社工作,还是个业余作家。我敢说,他能写出一个既高大又全面的白手,让全市人民都知道你。”

    “要钱吗?”

    “废话,你说呢?”

    白手想了想,又看了看在座的人,“我干不干?”

    “干。”大家异口同声。

    “好。”白手拍着大腿道:“厚起脸皮豁出去了。老蒋,你选个时间,把你的邻居约出来,最好连报社的领导也请过来。”

    “行,包在我身上。”

    这事就这么定了。

    喝茶喝到深夜十一点多。

    大家各回各家时,董培元和汤云平没开自己的车,便顺理成章的搭白手的车。

    车先开到汤云平家附近。

    汤云平没有马上下车,“小白,杭城的案子,到底是谁做的?”

    白手摇了摇头,“我也至今都没弄明白。”

    董培元感叹道:“咱们仨运气啊。那天,咱们要是出发了,警察再找上门来,那咱们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汤云平大大咧咧道:“也没啥,无非是作案未遂。”

    白手苦笑了一下,“老董,你想错了。那天要是提前出发,然后被查,恰恰能证明杭城的案子与咱们没有任何牵连。”

    是这个道理,董培元点了点头,“小白,我和老汤没事,现在只有你,还戴着杀人嫌疑犯的帽子。”

    “唉,这帽子戴上去了,摘下来不容易啊。”

    “小白,我心里也有一个问题。”董培元道。

    “什么问题你说,大家不是外人,你爽快点。”

    “我是想问,你知不知道,杭城凶杀案的凶手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