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226:当年的真相,真正的小半月是叶舒!

226:当年的真相,真正的小半月是叶舒!

 热门推荐:
    岑老太太是旁观者,当年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

    从叶琅桦和席穆文在一起开始,她就觉得这两个人不匹配。

    无论是家世还是人品,亦或是才华,席穆文都配不上叶琅桦。

    彼时,叶琅桦是名满京城的盛世才女。

    席穆文呢?

    席穆文什么都算不上。

    要才华没才华,要人品没人品。

    岑老太太当年很欣赏叶琅桦,还起要把叶琅桦介绍给娘家侄子的心,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情。

    当年的席穆文把叶琅桦害的那么惨,这回,席穆文会那么好心?

    肯定不会!

    尤其是在岑老太太见了小半月之后。

    小半月的眉眼间,可没有半点和叶琅桦相似的地方。

    而且,席穆文这个人本身就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岑老太太才觉得,这是席穆文的阴谋。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身为旁观者,我看得可比你清楚多了!小琅桦,你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当年的席穆文的话,你会沦落到现在这样吗?”

    听到这话,琅姨愣了下。

    席穆文会骗她吗?

    应该不会吧......

    毕竟,小半月是他们俩共同的女儿。

    身为父亲,他总不能连自己的女儿都故意认错!

    而且,她看席穆文对小半月的感情也不像是假的。

    如果家里的小半月不是真的小半月。

    那谁才是她的小半月呢?

    一时间,叶琅桦陷入了沉思。

    “小琅桦!”岑老太太伸手在叶琅桦眼前晃了晃。

    琅姨这才反应过来,接着道:“棠姨我知道了,我会多长个心眼的。”

    岑老太太点点头,“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老太太。”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一道温柔的声音。

    叶琅桦抬头一看。

    便见到一张精致的眉眼。

    皮肤很白。

    标准的丹凤眼,身上的气质很干净,带着股我见犹怜的林妹妹气息,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说来也怪。

    明明是第一次见,可叶琅桦却有种她们已经相识很久的错觉。

    难道,他们以前见过?

    “阿舒!”岑老太太抬头看向叶舒,而后又看向叶琅桦,“小琅桦,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孙媳妇的母亲阿舒。阿舒,这是琅姨,对了你琅姨也姓叶,说不定你们俩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叶舒微笑着打招呼,“琅姨。”

    原来是叶灼的母亲!

    怪不得看上去这么熟悉。

    叶琅桦笑着道:“原来是灼灼妈。”

    岑老太太一愣,“小琅桦,你也认识我孙媳妇儿?”

    叶舒也有些惊讶。

    叶琅桦解释道:“少卿带灼灼来店里吃过几次饭。”

    “这小子还挺会疼媳妇儿!”岑老太太笑着道。

    叶琅桦接着道:“他们俩非常般配,棠姨,您就等着抱重孙子吧!”

    “那就借你吉言了。”岑老太太笑的都合不拢嘴了,仿佛已经看到宝贝重孙子在跟她招手一般。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小琅桦,咱们这碰上一回也不容易,要不找个地方吃点东西,顺便聊聊?”

    叶琅桦婉言拒绝,“今天还有点事,要不下次吧?”

    岑老太太点点头,“那你忙你的去!咱们下次再聊!”

    “嗯。”叶琅桦点点头。

    岑老太太接着补充道:“小琅桦,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要记在心里,别重蹈覆辙,毕竟你也这个岁数了,如果一错再错的话,就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了。”

    闻言,叶琅桦很郑重地点头。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岑老太太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有些话,点到即止。

    叶琅桦走后,叶舒看着她的背影道:“这位琅姨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闻言,岑老太太转头惊讶地看向叶舒,“阿舒,你还真没看错,小琅桦身上还真有不少故事!”

    “怎么说?”

    叶舒向来都不是什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琅姨后,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发生在琅姨身上的故事。

    岑老太太一边走,一边跟叶舒说叶琅桦的事情。

    “小琅桦年轻的时候是名动京城的大才女,在那个年代里,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风光无限!她什么都好,就是挑男人的眼光不好……”

    岑老太太纤细的把发生在叶琅桦身上的故事说了。

    闻言,叶舒也是唏嘘不已。

    好好的一代才女,居然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唉!

    除了唏嘘,更多是心疼。

    一个女人能有多少个三十六年?

    可琅姨却把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十六年都给了自己的女儿。

    “所以琅姨现在已经找到她的女儿了?”叶舒接着问道。

    岑老太太道:“说是这么说的,可我在觉得找回来的那个不是小半月!就席穆文那个狗东西,他会有那么好心?不是我诽谤他!说不定当年的小半月就是他故意弄丢的!如果小半月没丢的话,以小琅桦的手段,他能把叶氏集团变成席氏集团?”

    叶舒叹了口气,“希望琅姨能早日看清现实,和自己的女儿团聚!”

    “走了,不说这些了!咱们逛街去!”岑老太太挽着叶舒的胳膊,“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特别好吃的烤肉店,咱们去吃烤肉吧!”

    说到最后一句话,岑老太太的眼里都要冒出星星了。

    周湘最近减肥,岑老太太血压有些偏高,岑家的饭桌上已经好几天没见荤腥了。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吃到好吃的烤肉,岑老太太就激动的不行。

    另一边。

    琅姨回到席家。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门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声。

    仅仅隔着一道门,可琅姨却觉得,他们之间隔得有一条银河系那么远。

    他们才是一家四口。

    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的景象,琅姨眼底全是自嘲的神色。

    就在这时,琅姨的耳边又浮现起岑老太太的话。

    一时间,琅姨愣住了。

    “婶婶!”

    就在琅姨微楞的时候,席薇月拉开门从里面走出来,“婶婶您回来了,我们都在等着您吃晚饭呢!”

    琅姨笑着道:“你们先吃就行,不用等我的。”

    “人多吃饭热闹些。”席薇月亲昵地挽住琅姨的胳膊,两人往屋里走去。

    席薇月接着道:“婶婶,您就坐在半月姐姐身边。”

    这是在给琅姨制造多和小半月相处的机会。

    琅姨感激的看向席薇月。

    席薇月对琅姨笑笑,那目光好像是在说,都是一家人。

    琅姨弯腰坐下。

    这边刚坐下,本好好坐在那里的小半月,立即犹如惊弓之鸟,蹭的一下躲到杨娇身后。

    看到这一幕,琅姨的眼神黯了黯。

    杨娇笑着道:“这孩子,你躲什么呀!”

    小半月指着琅姨道:“坏人!”

    坏人。

    她在亲生女儿眼中,就是坏人的存在。

    可能,这就是报应吧。

    弄丢女儿的报应。

    琅姨本就黯淡的眼神,此时连半点光都看不到了。

    杨娇接着道:“她不是坏人,她是你妈妈。”

    小半月还是躲在杨娇身后不敢出来。

    琅姨站起来,“我坐到那边去。”

    直至琅姨走到席薇月身边坐下,小半月才敢从杨娇身后走出来。

    席穆文转头看向琅姨,“孩子还需要时间,有些事**速则不达。”

    “嗯。”琅姨点点头。

    一顿饭,琅姨吃得如同嚼蜡。

    吃完饭,杨娇带着小半月去洗漱,整个过程琅姨这个亲生母亲只能旁观。

    给小半月洗完澡,杨娇推开书房的门,“老穆,我跟你说件事。”

    席穆文正在书房处理文件,杨娇突然进来,他有些不悦的皱眉,“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书房之前要敲门!”

    “就你穷讲究!”杨娇接着道:“我是有正经话要跟你说。”

    “什么话?”席穆文抬头看向杨娇,有些疲惫地捏了捏太阳穴。

    “很重要的事情!”杨娇走到书桌对面坐下,“老穆,我怀疑那个疯女人已经恢复正常了!”

    “怎么说?”席穆文正了神色。

    杨娇接着道:“你不觉得那个疯女人最近几天抗拒叶琅桦有些刻意而为之吗?而且,她的眼神可不像一个疯女人该有的眼神!在这样下去的话,我怕她会脱离我们的掌控。”

    席穆文紧紧皱眉。

    说到这里,杨娇又道:“你说咱们好不容易计划这么长时间,要是坏在这个疯女人的手上,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件事薇月知道吗?”席穆文问道。

    杨娇道:“就是薇月跟我说的。”

    席薇月和杨娇不一样,她很像席穆文,心思重,只要能达到目的,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席穆文眯了眯眼睛,接着道:“你去把薇月叫过来。”

    “好。”杨娇点点头。

    不一会儿,杨娇就带着席薇月走进来了。

    席穆文抬头看向席薇月,“刚刚你妈都把事情跟我说了,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席薇月道:“现在亲子鉴定也做过了,换人肯定是不行不通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跟她合作。”

    “怎么说?”席穆文问道。

    席薇月低声把自己的计划说给席穆文听了一遍。

    席穆文点点头道:“可以,就按照你说来办。”

    杨娇道:“那我现在去把人带过来?”

    “嗯。”席穆文继续点头。

    杨娇往外走去。

    小半月的房间。

    小半月还是那副呆滞的样子,任由杨娇把她带到书房。

    “我要吃糖,还要吃小熊饼干......”

    看到这样的小半月,席穆文眯了眯眼睛。

    这个疯女人,真的已经恢复正常了?

    席薇月站起来看向小半月,“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恢复正常了。”

    小半月就像没听到席薇月的话一样,依旧自言自语着。

    “还装?”席薇月走到小半月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席穆文眯了眯眼睛。

    也不知席薇月是从哪里看出来这个女人已经恢复正常了!

    他瞧着,这个女人还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

    是不是搞错了?

    席穆文正欲说话,只见原本还疯疯癫癫的小半月,突然甩开席薇月的手,“既然已经被你们看出来了,那我就不装了。”

    就在一瞬间,女人便换了一副嘴脸。

    席穆文一愣。

    女人转头看向席薇月接着道:“怎么?你们想戳穿我?别忘了,我们现在属于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利用我获得那个老太婆的信任!”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女人能看得出来席穆文一家的目的。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叶琅桦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这一家三口如此大费周折。

    因为知道他们一家三口是因为她神志不清楚好拿捏的情况下才找她的,所以她在恢复神志以后就继续装疯卖傻。

    没想到还是被席薇月看出来了。

    席薇月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聪明,居然看出来她是装的!

    席薇月笑着道:“你很聪明,我这个人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女人眯了眯眼睛,“你什么意思?”

    席薇月接着道:“我们合作吧?”

    “合作?”女人反问。

    席薇月点点头,“没错,合作才能走向共赢。”

    “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过河拆桥?”女人道。

    席薇月笑了笑,“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跟我们合作这一条路,如果你拒绝跟我们合作的话,那我们就鱼死网破好了,以后我依旧是席家大小姐,而你,就只能重新回到救助站了。”

    “你在威胁我?”女人眯了眯眼睛。

    席薇月看了女人一眼,“这是事实。”

    女人低了低眸子。

    杨娇站起来道:“我说大妹子,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只要你答应我们,以后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难道你还想回到救助站啊?”

    她当然不想回到救助站!

    席薇月适时地接话,“如果你想回到救助站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

    “好!”女人抬头看向席薇月,“我答应你!”

    “识时务者为俊杰!”席薇月点点头,接着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姜燕。”姜燕接着道:“对了,那个老太婆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你们了,她刚刚以为我睡着了,偷偷地拔了我的头发,我猜她应该是要拿着我的头发去做鉴定。”

    闻言,席薇月眯了眯眼睛,转头看向席穆文,“爸,现在怎么办?”

    席穆文道:“别着急,想办法把头发换成你和你妈的。”

    虽然叶琅桦的头发已经全白了,但杨娇毕竟也上了年纪,仔细找找的话,也能找到几根白发的。

    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叶琅桦会发现头发有什么不一样。

    姜燕抬头看向席穆文,“我可以帮你们。”

    席穆文点点头,“好,那这样......”席穆文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一句话说完,席薇月点点头,“爸,我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只要姜燕和我们配合好就行。”

    “放心吧,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姜燕道。

    “那就好。”

    看着三人商量的这么好,杨娇无语的道:“合着就没我什么事了?”

    席穆文道:“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杨娇白了他一眼。

    席穆文转头看向姜燕,“你先回去吧,明天按照计划行事。”

    姜燕点点头,“好的。”

    看着姜燕的背影,杨娇有些担心的道:“薇月,你说这个姜燕的话可不可信?万一她是在骗我们怎么办?”席薇月拍了拍杨娇的手,“放心吧妈,她不敢骗我们的。”

    除非姜燕不想过好日子了。

    谁舍得这泼天的富贵?

    杨娇还是有些担心,席薇月笑着道:“好了妈,您就别担心这些问题了,咱们快回房吧!爸还要处理文件呢,我们就别打扰爸爸了!”

    杨娇被席薇月推出了书房。

    另一个房间。

    琅姨坐在台灯下,看着手里的头发发呆。

    屋里那个小半月到底是不是她的小半月?

    如果不是她的小半月的话,那她的小半月又在哪里?

    琅姨握紧手中的头发,流下两行滚烫的泪水。

    菩萨保佑,这一定是她的小半月。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的孩子,老天爷就别跟她开玩笑了......

    这一夜,琅姨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琅姨就起床了,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的缘故,她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

    “姐姐,你怎么不多睡会儿?”杨娇端了一杯牛奶从厨房里走出来。

    琅姨笑着道:“等会儿有事要出去一趟,小半月今天就麻烦你照顾了。”

    杨娇道:“都是一家人,姐姐你总说麻烦就太见外了,对了,你需要我陪你一起吗?刚好我今天也没什么事。”

    自从小半月回来之后,杨娇连麻将都不打了。

    她为小半月付出这么多,偏偏叶琅桦这个疯婆子还不领情。

    难不成她还想把那些秘密全都带到土里去?

    琅姨摇摇头,“不是什么大事。”

    “好。”杨娇掩饰住心中的嫌恶,接着道:“对了姐姐,昨天有个老中医联系我,他说他有办法医好小半月的癔症,你要是忙好了的话,咱们就一起带小半月去老中医那里看看去。”

    “真的吗?”琅姨欣喜地抬头。

    如果小半月是小半月的话,这对琅姨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是真的。”杨娇点点头。

    琅姨接着道:“好,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咱们明天就去。”

    “嗯,可以。”杨娇把牛奶放在琅姨面前,“姐姐,早上喝一杯牛奶可以补钙的,就算是不喜欢喝,为了小半月,你也要喝一点。”

    “嗯。”琅姨端起牛奶。

    “坏人,你是坏人!”就在这时,小半月突然冲过来,直接推翻了琅姨手中的牛奶。

    哗——

    牛奶洒了琅姨满身都是。

    “小半月!你在干什么呢!”杨娇立即站起来拿纸巾给琅姨擦衣服,“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琅姨站起来道:“不怪孩子,是我自己没站稳,杨娇你不用擦了,我上楼换件衣服去。”

    就在说话间,杨娇已经顺利地把琅姨口袋里的样本掉了包,神色自然的抬头,“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小半夜,她是你妈妈,以后不能这样对她知道吗?”

    “坏人!”

    杨娇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琅姨,“姐姐,没事的,等咱们带她去看了老中医,以后小半月就不会把你误会成坏人了。”

    “嗯。”琅姨点点头,抬脚往楼上走去。

    杨娇看着琅姨的背影,和姜燕相互对视一样,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得意的神色。

    尤其是杨娇,眼底的得意之色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就叶琅桦这样的还盛世才女!

    简直就是一个蠢货!

    琅姨上楼后,席穆文拿着报纸从楼上走下来,“办妥了?”

    杨娇点点头,“放心吧,妥了。”

    席穆文不动声色地点头,而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报纸。

    十分钟后,琅姨从楼上走下来,吃完早饭,她便准备离开。

    席穆文把报纸放在一边,“琅桦你去哪儿?刚好我也要去公司,要不你再等十分钟,我顺路带你一程?”

    琅姨摇摇头,“不用了,我要去的地方和公司不顺路。”

    席穆文点点头,“那行,你先走吧。”

    琅姨往门外走去,刚走出席家别墅区,一辆奔驰就停在琅姨面前。

    身穿黑色制服的司机走下来,恭敬的拉开车门,“请。”

    琅姨弯腰做进车内,“张老。”

    张老点点头,“席穆文没发现什么吧?”

    琅姨摇摇头,“他们谁也不知道。”

    “那就好。”张老抬头吩咐司机,“去二院。”

    二院有张老认识的医生,有熟人也可靠些。

    语落,张老又转头看向琅姨,“如果鉴定结果显示席穆文带回来的那个人不是小半月,你就跟我回去吧!京城这边我会继续安排人帮你找小半月的,你放心,他们的效率绝对不比你差!”

    好半晌,就在张老以为琅姨不会再回复他的时候,琅姨点点头,“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张老欣喜不已。

    “嗯。”琅姨接着点头。

    没一会儿,就到二院了。

    张老直接带着琅姨来到鉴定科。

    因为张老在鉴定科有熟人,所以也不用排队拿号,直接拿着样本去鉴定就行。

    “张老。”一身白大褂的医生从办公室走出来。

    张老将密封袋递给医生,“周医生,麻烦你了。”

    “这是我分内的事情,谈不上麻烦,”周医生接过密封袋,接着道:“这个鉴定大概要四个小时左右,要不你们二位先去忙其他事情?”

    琅姨摇摇头,“不用,我在这里等着就行。”

    “那好吧。”周医生接着道:“请二位跟我来贵宾室。”

    琅姨和张老跟着周医生去贵宾室。

    等待的时间是最煎熬的。

    琅姨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墙上的钟表。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琅姨急的团团转。

    张老笑着道:“琅桦,你没必要这么着急的,坐下来玩玩手机。”

    琅姨叹了口气,“都现在这个时候了,我哪里还有心情玩手机?”

    “你着急也是徒劳的。”张老接着道:“现在距离周医生说的四个小时还差一个多小时呢。”

    琅姨只好耐着性子坐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琅姨度秒如年的时候,四个小时终于过去。

    可周医生那边却没什么动静。

    “周医生怎么还没来啊?”琅姨不时地往外面看去。

    “周医生说的是四个小时左右,现在才刚刚过去四个小时而已,可能还在忙!说不定一会儿就来了!”

    琅姨点点头。

    就在琅姨准备坐下去继续等的时候。

    吱呀——

    贵宾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周医生拿着鉴定结果从外面走进来,“张老。”

    “周医生,鉴定结果怎么样?”琅姨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医生将鉴定结果递给琅姨,“您自己看。”

    琅姨颤抖着手接过鉴定结果,看到那白纸黑字的亲子关系成立的时候,忍不住放声大哭。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那是她的小半月。

    “怎么了琅桦?你别哭啊!”看到琅姨突然放声大哭,张老被吓了一跳,“结果怎么样?”

    琅姨哭着道:“是我女儿!她是我的小半月!”

    闻言,张老一愣。

    是小半月?

    这怎么可能呢?

    张老接过琅姨手中的鉴定报告,整个人都傻眼了。

    成立。

    她们的亲子鉴定居然是成立的。

    张老抬头看向周医生,“周医生,你确定这份亲子鉴定没有问题?”

    周医生点点头,“我确定没有问题。”

    张老接着道:“有没有可能跟谁的拿错了?”

    “没有,”周医生接着道:“目前鉴定室就这一份报告。”

    “这.....这怎么可能呢......”张老不敢置信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琅姨抬头看向张老,“张老,我知道您现在很失望,抱歉,我不能和您一起回去了。”

    说到最后,琅姨朝张老弯了弯腰。

    张老接着道:“琅桦,这件事里肯定有文章!要不咱们再去别的医院看看?”

    琅姨摇摇头,“不用去了,就算再做一百次鉴定,她也是我女儿。”

    要说以前的琅姨还有些动摇的话,那她现在就一点也不动摇了。

    这里是二院。

    周医生和张老还是旧识。

    这里的鉴定不可能有任何问题。

    拿到鉴定报告后,琅姨就迫不及待的回到席家。

    她回去的时候,杨娇正在教小半月画画。

    “杨娇。”

    杨娇抬头,“姐姐回来了。”

    琅姨接着道:“杨娇,你不是说你认识一个老中医有把握治好小半月的癔症吗?走!咱们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杨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姐姐,咱们不是说好了明天再去吗?”

    “我的事情已经忙好了,咱们早一点去,小半月就能早一点恢复正常。”

    杨娇点点头,“说的也是,那我打个电话给老穆,让她回来陪我们一起去。”

    琅姨笑着道:“不用打电话给她,咱们自己去。”

    “那行吧!”杨娇接着道:“薇月就在楼上,我去把薇月也一起叫上。”

    “嗯。”琅姨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四人坐上了汽车,出发老中医的医馆。

    虽然小半月还是很的抗拒琅姨,但琅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伤心了。

    现在的小半月就是个孩子。

    孩子懂什么?

    等她恢复正常之后,她就懂事了。

    一个小时后,汽车停在一家医馆前。

    杨娇笑着道:“姐姐,这神医的性格都非常古怪,一会儿你多担待着点儿。”

    琅姨点点头,“我知道的。”

    只要这位神医真能治好小半月,让她做什么她都是愿意的。

    席薇月扶着琅姨下了车,几人往医馆里走去,刚走到门外,就被老中医的助理拦住,“请问几位有预约吗?”

    杨娇笑着点点头,“有的有的!预约的今天下午五点钟。”

    助理接着道:“现在距离五点钟还差半个小时,麻烦几位在外面等一下。”

    “好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半个小时,助理走到几人面前,“许神医的办公室只允许两个人进去,你们商量一下,谁带着患者进去?”

    琅姨是想陪着小半月进去的,可小半月一直在抗拒她,于是琅姨只能道:“杨娇,你陪着小半月进去吧,我和薇月等在外面就行。”

    杨娇笑着道:“姐姐,你别担心,我有办法的。”

    语落,杨娇半蹲在小半月面前,温声细语的道:“小半月,让你妈妈陪你进去好不好?你让她陪你进去的话,阿姨就给你一颗棒棒糖!”

    小半月看了看杨娇手里的棒棒糖,又转头看了看琅姨,最终点点头,“好。”

    “小半月真乖。”杨娇把糖递给小半月。

    琅姨转头看向杨娇,“杨娇,谢谢你。”

    “都说了多少次了,不用谢,姐姐你快带着小半月进去吧。”

    琅姨牵起小半月的手,“咱们快进去吧。”

    小半月点点头,很难得的没有再说琅姨是坏人。

    两人来到许神医的办公室。

    许神医是个约摸六七十岁左右的老人,面相生的并不是很好,看到琅姨带着小半月进来,睨了她们一眼,“坐吧。”

    “谢谢。”琅姨带着小半月坐在位置上。

    许神医看了眼小半月,“把手伸出来。”

    小半月就像没听到许神医的话一眼,自顾自的吃棒棒糖,嘴角还带着傻笑。

    琅姨学着杨娇的办法,笑着道:“小半月你把手伸出来让许神医看看,等会妈妈带你去买糖好不好?”

    小半月眼前一亮,立即把手伸了出来。

    许神医替小半月把脉,须臾,松开小半月的手,接着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位女士的病是在三岁时受惊吓留下的后遗症。”

    其实姜燕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她也不是在三岁的时候留下的后遗症,这一切不过是杨娇提前跟许神医串通好的,要不然许神医怎么赢取叶琅桦的信任?

    “对对对!神医,你说的非常对!”琅姨接着道:“那我女儿她现在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许神医笑着道:“在别人那里我不敢保证,但在我许某人这里,我肯定能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女儿!”

    “真的吗?”琅姨心下大喜。

    熟料,这句话却让许神医脸色一黑,“信任是对医者最基本的肯定!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完全可以去找其他医生!”

    “小王!让下一位预约患者进来!”

    琅姨赶紧站起来道:“许神医您误会我了!我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我们要是不信任你的话,就不会找到您了!”

    许神医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那你们现在去把住院手续办理一下吧,病人需要住院半个月,才能完全康复!”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麻烦你了许医生!”

    道谢之后,琅姨带着小半月往外走。

    刚走到外面,杨娇就立即站起来问道:“姐姐,医生是怎么说的?”

    琅姨激动的道:“许神医说先去办住院手续,十五天就能让小半月康复!”

    “真的吗?”许娇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真的!”琅姨点点头,接着道:“薇月呢?”

    许娇道:“她去洗手间了,咱们现在去办理住院手续吧!一会儿我发个信息跟她说一声就行。”

    “好。”

    三人去办理住院手续。

    医馆并不大,只有三个病房。

    顺利办好手续之后,小半月便住到病房。

    接下来,就到了漫长的十五天的治疗。

    不得不说,许神医的医术的确非常好,在他的治疗下,小半月情况一天比一天好,神志也一天比一天清楚。

    十五天之后,小半月就彻底正常了。

    在这十五天的相处,她和琅姨的关系也渐渐缓和,这天从外面回来,琅姨居然听到了小半月叫自己妈妈。

    琅姨瞬间就愣住了,好半晌都反应不过来,“你、你叫我什么?”

    姜燕看着琅姨的脸,红着眼眶道:“妈!”

    三十六年。

    整整三十六年,她终于苦尽甘来了。

    姜燕跑过来,直接拥抱住琅姨,“妈,对不起!之前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那么对您,我让您伤心了......”

    “没关系的,傻孩子,那些事情都过去了!”琅姨紧紧拥抱着姜燕,“只要你现在没事妈就已经很开心了。”

    “妈!”姜燕放声大哭。

    好半晌,‘母女俩’才松开彼此。

    姜燕吸了吸鼻子,接着道:“妈,我能有今天,多亏了阿姨和我爸,尤其是阿姨,在我糊里糊涂的那些日子里,她对我比亲生女儿还要好!咱们要好好谢谢她才对!”

    “嗯,你说的对,是得好好谢谢他们。”琅姨点点头。

    姜燕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在我糊涂的时候,我好像听到薇月妹妹说她想进入顺羲财团,妈,我想问问您,您真的跟顺羲财团没关系吗?您要是能帮薇月妹妹一把的话,您就帮帮她吧!咱们把欠她的这个人情还了!”

    闻言,琅姨楞了下。

    姜燕叹了口气,“您要是跟顺羲财团没关系的话就算了,咱们再找其他方式谢薇月妹妹吧!”

    “你外公是顺羲财团的创始人之一。”琅姨在这个时候开口。

    “真的吗?”姜燕惊讶的问道。

    躲在暗处的席薇月也眯了眯眼睛。

    她早就知道这个死老太婆一定和顺羲财团有关系。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叶家老爷子居然是顺羲财团的创始人。

    有了这一条线,就可以让她在顺羲财团顺利的站稳脚跟了。

    凭借她的才能,扬名整个金融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琅姨点点头,“不过我也很多年没有回顺羲财团了,既然薇月想进入顺羲财团,那我就写一封推荐信,让她成为你外公的继承人。”

    姜燕不知道顺羲财团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也很有自知之明,顺羲财团这个大头让席薇月拿着就行,她不贪心,只要能坐稳叶家小大姐位置,平安富贵的过完一生就行了。

    姜燕接着道:“妈,那就麻烦您了,薇月妹妹要是知道这件事的话,肯定会非常高兴。我去给您拿笔,您现在就去把推荐信写了!”

    “好。”

    听到这里,席薇月激动的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马上她就可以成为叶老爷子的继承人了!

    以后,她就是顺羲财团的创始人之一。

    姜燕拿来纸和笔,琅姨将推荐信写好,“我明天把这封推荐信拿去给顺羲财团的张老,他会安排人来接你薇月姐姐的。”

    当天晚上,席薇月就把这个好消息跟父母说了。

    杨娇高兴得不行,“还是薇月有办法!让那个疯婆子乖乖的写了推荐信,这以后啊,金融界的顺羲财团就是我们家的了!”

    一向不轻易表露情绪的席穆文也高兴的不行,“薇月,以后我们席家就靠你发扬光大了!”

    “放心吧爸!”席薇月一脸自信地抬头,“我是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好!”

    第二天,琅姨把张老约出来,亲手将推荐信交给他。

    张老打开推荐信,紧紧皱着眉,“糊涂!琅桦你太糊涂了!席薇月是席穆文的女儿,这两父女都不是什么好人,你怎么能推荐她来当老爷子的继承人呢!”

    琅姨道:“张老,是您对他们父女有误会。”

    张老按了按太阳穴,“琅桦,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亲生女儿的。”

    “小半月就是我的亲生女儿!”琅姨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张老,您要是不愿意给我递推荐信的话,我可以自己去金融界一趟!”

    张老叹了口气,“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您放心,我永远不会后悔。”

    琅姨此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小半月,现在小半月已经找到了,其他事情对于她来说,只是浮云而已。

    语落,琅姨接着道:“推荐信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我先回去了。”

    张老看着琅姨的背影,愁眉紧锁。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张老!”

    张老抬头一看,只见来人是曹威。

    曹威接着道:“我刚刚看到琅姨从这边走了。”

    “嗯。”提起叶琅桦,长老脸上的愁容更甚。

    曹威坐到张老对面,“张老,我好像已经琅姨的女儿小半月了。”

    “真的吗?”张老眼前一亮,“真正的小半月到底是谁?”

    曹威道:“叶舒。”

    “叶舒是谁?”长老问道。

    曹威解释道:“叶舒是林家家主林锦城的妻子,现在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我叶舒就是琅姨的女儿。不过这件事还需要林家大小姐叶灼帮忙。”

    “你是怎么确认的?”张老问道。

    曹威道:“我查到林家主母叶舒虽然是云城人,但她并不是叶大海夫妇的亲生女儿,当年叶大海夫妇的女儿死于一场意外,邻居明明就听到了死讯,可过了几天之后,叶大海的女儿居然又回来了......”

    因为这件事,曹威还特地去了云城一趟。

    “现在马上联系林家大小姐!”张老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要见她一面!”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