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 第224章 杜家往事,法会突变!【三更万字求订阅】

第224章 杜家往事,法会突变!【三更万字求订阅】

 热门推荐:
    靖州,一家客栈内。

    这一晚上余醉都没休息好,他知道如果今天不出意外,他应该就可以知道,李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所以天一亮,他就起床,带着小火和老吴直接前往十里坡,今天应该就可以把事和杜老头讲清楚了。

    等到余醉到了十里坡,来到杜老头门前,敲了敲门,杜老头打开门以后,竟然没有丝毫惊讶,反而平静地看着余醉。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我已经说了,我们杜家三百年来,世世代代就住在这里,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李家。”

    “老丈,可否让我进去讲个故事?”

    “讲故事?”

    老杜头忍不住一愣,怎么突然就要讲故事呢?

    不过这时候,余醉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已经直接进了院子,然后对着杜老头说道:“老丈,请坐。”

    看着有些反客为主的余醉,老杜头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他倒要看看余,醉能说出什么故事来?

    “这故事要从一千年前说起,当时叶兰王朝靖州,有一修仙世家,姓李!

    这修仙家族可不得了,其中更有一位元神尊者,名号青莲剑仙李太白。

    太白前辈爱游历天下,钟情于山水之间,某一日他到了炎州游玩,可惜天降诡异,炎州瞬间成为一片火海,所有人都活在人间地狱。”

    余醉足足讲了一个时辰,这才把他的故事讲完,然后真诚地看着杜老头说道:“而我如今过来靖州,就是为了完成对那个前辈的承诺,来寻找他的后人。”

    老杜头听完后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余醉直接开口,“老丈,你还是带我去你杜家族长那里吧。”

    “嗯?”

    老杜头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想到去找我杜家族长了?

    余醉既然已经把话说明白,索性也不隐瞒,慢条斯理说道:“昨晚老丈去找你们杜家族长,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老杜头一愣,刚想要发火,接着就想到了什么,说道:“那你等一下。”

    接着老杜头就抱起他的孙子小程子,把他送到了隔壁,让他先好好呆在这里,自己出去一会儿再回来。

    接着杜老头就竟然直接带着余醉两人,来到了杜家族长宅院前。

    “三叔。”

    开门的中年汉子一愣,看到余醉两人有些奇怪。

    这两个外人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没有多问,而是带着老杜头他们进了自家庭院。

    “你不用带路了,你自己去忙吧,我自己去找族长。”

    说完,老杜头让中年汉子自己去忙自己的事,然后自己带着余醉两人,直接往族长的书房而去。

    杜子维接到杜老头带人过来的消息以后,已经正襟危坐在书房中,他有个感觉,今天绝对会是改变杜家整个家族命运的一天。

    杜老头先是一个人进了杜子维的书房,有些东西他还需要和杜子维通气,毕竟有些事早知道真相,才不会影响他的判断。

    之后余醉便让老吴守在书房门口,跟着老杜头进了书房,杜子维看向余醉,“尊客是仙人?”

    “我的确是修仙者,还是受过李太白前辈帮助的修仙者,如果你们信我的话,最好能够跟我说实话。”

    杜子维看着余醉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无奈叹口气说道:“昨晚你应该都听到我和老三的谈话了,说吧,你到底想如何?”

    余醉看到杜子维没有否认,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块玉牌,交给了杜子维。

    “这是前辈的身份玉牌,也算是我带着他回归他的家族了,我来靖州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为前辈建一座衣冠冢。

    还有一点,就是把它送过来,亲手交到你们手上。”

    说着,余醉就把小火从肩膀上拿下来,递到了杜子维的面前。

    杜子维刚接过玉牌,看着小火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火焰山的火麒麟,在一位高人帮助下,已经和我签订契约,它将会守护李家百年时间。”

    “火麒麟!?”

    杜子维眼睛瞳孔一阵放大,火麒麟是什么?他其实也知晓一些,这可是神兽,化形前都有金丹真人的实力。

    “这是为何?”

    “前辈镇压了他的前身八百年,也算是因果报应,让它再守护李家百年,也算慰藉前辈在天之灵吧。”

    杜子维看着小火,眼睛不由亮了一下,接着又黯淡下来,“算了,我们已经是杜家,不再是李家,也不再是修仙家族,我们承受不起一只火麒麟,它只会引来无端灾祸。”

    余醉听到这,忍不住有些奇怪,杜子维竟然把送上门的火麒麟拒之门外,这可需要极大的决心才能做到。

    杜子维为何会如此抗拒,这其中绝对有什么隐情,不然他不可能拒绝小火。

    “族长,可否告诉我,三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李家直接改姓,更是退出了修仙界,成为了一个世俗家族。”

    杜子维看了一眼余醉,叹了一口气,“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家族曾经也辉煌过,更是出过老祖宗李太白这么一个元神尊者。

    可是这才是我们怀璧其罪的原因,太白先祖失踪以后,前一两百年还好,毕竟没人知道太白先祖会不会回来。

    后来传来太白先祖葬身炎州的消息,一堆人看着我们就像是没有任何保护的羔羊。

    直到五百多年前,我们李家最后一位金丹真人陨落之后,我们李家也彻底成为了别人的

    囊中之物。”

    “而后面发生的事,也让我们李家彻底消失,世上再无靖州李家。”

    余醉听的很认真,他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

    金山县。

    这次江神娘娘法会可谓彻底乱了套,毕竟江神娘娘法像都已经掉入了金山江之中,更别说继续执行法会流程了。

    庙祝此刻已经黑了脸,自己当初还是想当然了,这个海如风既然能和吴江临一起,自身没有发生任何倒霉的事,说明他也好不到哪去,也是一个倒霉体质。

    只不过他可能是因为倒霉效果很低,要好久才回产生大一点的效果,所以没人发现他的情况。

    唯独这次自己邀请了海如风,他也刚刚累积了倒霉效果,这江神娘娘法像才会在他的手上,摔入金山江中。

    梁凡在不远处看着海如风的动静,海如风此刻已经找好了绳索,就等着浪潮小一点,之后潜入金山江底,绑住法像。

    这都是因为他想要隐藏自己,不然以他筑基仙人的修为,就这巨浪,对他来说根本完全没有威胁。

    梁凡看着他的表演,又想着吴半城在自己家闹出的动静,他突然又想起了吴江临。

    这倒霉孩子的水灵之气转变的霉运,可谓强大无比,但他又有一丝玄黄气,这不会真的和江神娘娘有关系吧?

    就在这时,说曹操曹操就到,吴江临此刻看到法会这情况,也不好向前。

    毕竟那么一堆人背对着他,他要是径直走过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是站在这里也不是事,其他人都离他五六米远看热闹,他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发现了吴江临,然后直接吼了一声:“吴江临公子来了。”

    瞬间所有人也顾不得看热闹,都回头看了一眼吴江临,接着留出一大块空隙,海如风看到吴江临过来,心里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既然吴江临能醒过来,那说明吴半城那边也一切顺利,既然如此,自己今天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不过因为吴江临这么一打岔,所有人也冷静下来,这法像暂时也不可能打捞上来,只能等浪潮过后再说了。

    庙祝此刻虽然黑着脸,但他也知道这时候已经是事不可为,不由说道:“大家都散了吧,看来这是江神娘娘想要回金山江去看看,说不定江中有什么情况,需要江神娘娘处理呢。”

    所有人看向庙祝眼神都不太对,这张嘴还真能胡编乱造,我信了你个鬼,你个庙祝坏的很。

    海如风也顺其自然地退出打捞的行列,来到吴江临身边,“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我和梁兄看着时间来不及,也就只能先过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到现在才醒,对了,不说这件事了,梁兄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你跟我来。”

    海如风带着吴江临一路往梁凡所在的茶摊而来,一路上都有人避开,生怕和吴江临靠的太近。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茶摊前,梁凡此刻已经喝茶喝的差不多,不过他也没有想走。

    茶馆摊贩更是直接,他隔着六米远和吴江临说道:“公子,你要在这聊天吗?”

    吴江临点点头,法像都掉到金山江了,想要再看热闹也不可能,可是这地方也没什么地方合适聊天,还不如就在这摊贩这聊天。

    想到这,吴江临直接扔了一两碎银子给摊贩,“你这我先征用了,我走后,你再回来收拾如何?”

    “好的,小的马上离开。”

    茶馆摊贩一脸兴奋,吴家公子出手就是大方。

    至于其他几个茶客,看到吴江临也连忙离开,自己体格小,命不硬,可不敢和吴大公子坐在一起。

    “先生,今天实在对不住了,本来说是我带着你来看法会,想不到我睡死过去,错过了时间,实在是对不住。”

    “没关系,如风可是让我看了一场好戏,虽然演技一般,但还不错。”

    海如风听到这有些尴尬,知道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梁凡看穿,只能憨笑两声掩饰尴尬。

    “啊?什么演技?”

    吴江临听到这有些奇怪,但梁凡只是笑着喝了一口茶,也没回答。

    吴江临也就不再在意这个问题,而是开口问道:“梁兄,接下来咱们去喝花酒如何?”

    梁凡笑着摇了摇头,“不去了,这里的热闹还没看完呢。”

    海如风心中一紧,他可不会认为梁凡再胡说八道,但是法会已经匆匆结束,哪还有什么热闹?

    除非……

    想到这,海如风突然看向金山江,难道是自己想法子弄入金山江的法像,有什么问题不成?

    吴江临此刻更是懵逼,这哪还有什么热闹啊?

    不过既然是梁凡说的话,他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坐到了梁凡旁边,看他说的热闹到底在哪里?

    就在此时,金山江底。

    罗淼五人此刻盯着封印处,小心戒备,他们心里都不由有了一丝慌乱。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晓是什么情况,小心无大错,结五行大阵!”

    “是。”

    就在罗淼五人组成大阵之时,封印处突然光芒大盛,沉入江底的法像更是激射而来。

    金山江上,突然浪潮再次迭起,其声势更是比之前强了一倍不止。

    吴江临看的目瞪口呆,这就是梁兄所谓的热闹?

    果然大不同,梁兄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