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尊恕弟子难以从命 > 第一百零七章 陈露音

第一百零七章 陈露音

 热门推荐:
    有了修为,她瞬间欣喜若狂,直接飞身离开谷底。

    走到都城,才知道陈家竟然编造谎言,扭曲真相,甚至不惜毁坏她的名节。

    她怒得想冲到陈府,走到府外,看到废材陈露音,连忙跟了上去。

    陈露音走到郊外的一座庙宇,在里面求神拜佛,念念有词。

    陈清清恨不得杀光所有的陈家人,所以直接露出身形,手里握着剑,一步一步地走向对方。

    她想看到陈露音害怕恐惧绝望的眼神,对方却只是淡淡地瞄了她一眼,嘲讽地说道:“哟,你还想杀我?虽然我是废材,也比你这旁系的废物好多了。又废物又丑,果然是被抛弃的命运。”

    陈清清听了她的话,摸上自己的脸庞,脸上横七竖八的划痕,才明白她的话。她竖起剑,照自己的脸,分外恐怖。

    她怒意滔天,直接剑指着陈露音,怒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陈露音起身,转过身来望着她,嘲讽地说道:“你身上陈家的族服,手里刻有陈家旁系二字的剑,除了那位被抛弃的旁系陈清清,我还能想到谁?”

    陈露音被剑指着,也不害怕,反而怪异地笑了一声,好心地解惑:“忘了告诉你,原本陈家主想要选我的,可是被我发现,直接换了人选。你知道我为何一个废物能做到这些,因为我从来都不是废物,反而是绝世的天才。”

    “陈家人丁为何稀少,谁也没有去仔细思考。在我小时候,娘亲告诉我,让我不要修炼,也不要被人发现我如此天才。我不懂,但仍是听了她的话。记得那一次,我躲过下人的看管,直接跑到后山玩耍,却被我看到毕生难忘的一幕。

    你知道吗?这件事我从未告诉任何人,被我死死地压在心底,连母亲也没有告诉。我人小,坐在草苁里,几乎没人能看到。当时,我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心里好奇,便拨开草苁望去。我的祖父面前跪着陈邬大哥,陈邬大哥是我辈的天才,自小便深受家族的赞美。

    他还曾经给我吃过糕点,安慰过我。他就那样跪在祖父面前,我听不到祖父在说什么,只看见他嘴唇动了几下。下一刻,他手放在陈邬大哥头顶,陈邬大哥似乎很痛苦,身子扭动不已,不一会,他整个人缩小了几倍。半个时辰后,他倒在地上,眼睛睁大,看的方向正是我,我拼命捂住嘴巴才没有叫出来。

    我人小,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等祖父离开,才匆忙回到自己的院子。魂不守舍了三日,我心一狠,咬牙又上了后山,找了一个地方藏好,等着祖父的到来。我等了将近一个月,才等到了他,这次带的是一个旁系的天才,因为我不认识他,却能从他的服饰上看出一二。

    第三次,我看到祖父带的是一位家族的天才少女,那是他的亲孙女啊!从此,我不再上后山,只是背着娘亲开始修炼。果然,娘亲没有骗我,我真的是天才,族中所有的阵法我都学会了。

    但这不够,跟那老怪物比起来,远远不够,我开始偷偷学习禁术。一本禁术和祖父修炼的功法几乎一模一样,必须吸取血亲关系的生机和修为。我看了一眼修炼方法,记在心中,以防自己有用到的一天。

    没想到我修炼禁术更是如鱼得水,将家族里的禁术全部学完。从其他的修炼方式中,我知道了一种并不需要血亲关系的条件,轻而易举地吸取对方的生机和修为。好啦,事情说完啦,该做正事了。”

    陈露音说完,拍拍手掌,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下一刻瞬间出现在陈清清的面前。她没等陈清清反应过来,直接一掌拍了在她身上。

    陈清清感受体内的灵力疯狂涌入对方的手掌,身体很是萎靡,心中大骇。她动不了身体,惊怒不已,以为自己会死在她手上。

    突然间,她体内的珠子转动起来,瞬间便带她逃离了对方的魔爪。

    陈清清东躲西藏,直接昏迷在一条暗巷里,最后被端王带回了王府。

    后来两人达成共识,她求修炼和一张美貌的脸,端王求的是皇位。

    于是,端王为她寻找人吸取生机和灵力,几人便被他带回了府。

    至于陈清清为什么会人面兽身,他也不知道。

    几人被这段往事惊得张大嘴巴,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韦世轩面露思索,疑惑地问道:“你是如何知道地这么清楚?简直像是亲身经历过。”

    其他人也感到不可思议,细节那些全部都说了,不像是从别人口中得到的故事。

    最重要的是,陈清清不可能傻到告诉对方自己的最大的秘密。

    端王苦笑道:“这是我修炼的功法。有一日,陈清清修炼仿佛走火入魔,整个人遭到反噬,神识虚弱无比。我便趁机侵入她的脑海,直接知道了她所经历的过去。”

    众人听完,并没有询问是何种修炼功法,只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对方。

    玲珑儿微微蹙眉,看向众人问道:“那陈家家主和陈露音都不是好人,我们要不要除了两人?”

    其余几人皆疑惑地看着她,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问,都是摇头便是拒绝。

    玲珑儿见几人不赞同,气鼓鼓地站起来问道:“这种恶人留在世上,便是祸害,将来说不定会害死更多人。”

    玉瑶安抚似的看着她,缓缓说道:“先不说我们同不同意,最重要的是我们打不过两人。当初陈清清高阶的修为都没有反手之力,说不定现在她已经入神中阶了。我们并不是二人对手,去了只是送死罢了。”

    玲珑儿听到她分析的头头是道,显然也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不免有些气结。

    房间一时安静下来,都望着地上的端王,脸上露出沉思。

    “那个,我邀请了国都的各势力做客,就在王府。我可以提供任何帮助,只要你们别杀我就行。”端王受不了几人的目光,开口提出建议。

    几人听到他的话,眼神一眯,相互对视一眼,便知道已经动主意了。他们只是觉得好笑,也没有杀对方的打算,不知道他的害怕从何而来。

    玲珑儿听到他的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赶紧朝玉瑶点点头。

    玉瑶想了想,五日时间够几人想出主意,便点头应了下来。她不放心地拿出一颗丹药,递给端王,淡淡地说道:“这是断肠丹,任何人也查探不出,除了我,无人可解。我信不过你,若是你乖乖听话,我七日后会给你解药。”

    说完,她端坐在位置上,便淡定地看着端王。

    端王面上十分纠结,捏着丹药,不敢往嘴里喂去。他怕对方不守信用,达成心愿后,不再为他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