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病娇战神得哄着 > 第352章 偷窥狂云墨

第352章 偷窥狂云墨

 热门推荐:
    云笈说走就走。他走之后,白妖妖自是不可能闲着,她便在这天魔大军中走动了起来。

    在云笈面前,天书有着天然的威胁感,它分分秒秒都不敢造次,云笈走了之后,放松下来的天书在白妖妖面前晃啊晃的。

    “老祖,天魔军这实力,碾压了元域轻轻松松啊。”

    “……嗯。”白妖妖道,“天魔要夺取元域我可以理解。可那大殿下云笈又是因何对元域下手?”

    正神念交流着,突然间,白妖妖听到前方一阵喧闹之音。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是来自天神殿圣子殿的,你们这些下等天魔,快放开我!”

    天神殿?

    她快步上前,看到天魔军将士压着一名老妪走了过来,她毫不犹豫,上前就问她身边的天魔将士,“这个人是谁?”

    “谁知道啊,她自称是天神殿的人,我们又不认识她,谁知道是不是哪里来的奸细。不管怎么样先绑了,等大殿下来了再认人。”那将士刚说完,一回头,“咦,你不就是大殿下身旁新得宠的唐大人吗?!”

    白妖妖客气地笑了笑。那将士很有眼色地陪着笑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见过唐大人。望唐大人在大殿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也好让小的有机会出出头啊。”

    果然是个机灵的。

    “好说好说。”白妖妖道,“这人会关在哪里,我有机会和她说说话吗?”

    那将士还以为她是看上了这美妇,他挂着色色的笑容道:“大人别着急,等会,等会小的亲自带您去跟这美妇~单独见面~”

    白妖妖哪里听不出来,她笑道:“那就有劳小兄弟了。”

    等了好一会儿,小将士找来了白妖妖,“唐大人,你跟我来。”

    小将士带着白妖妖偷偷摸摸地走着,走着走着绕到了一处临时的监牢帐篷,小将士给狱卒塞了些好处,狱卒一见是新得宠的唐大人要进去,便让出了位置。

    白妖妖十分顺利地进入了这里,她看到这大大的帐篷里面,也就只有这一方铁笼子,铁笼子布满了禁制,让里面的人无法逃离。

    老妇人坐在牢笼里面,扫了眼进来的白妖妖。“我都说了,我是天神殿来的。你们这般轻慢于我,回头叫我家殿下知道了,定不饶你们!”

    白妖妖试探问道:“天神殿来的,是哪宫哪殿啊?”

    老妇人哼了一声道:“我可是圣子殿的。”

    “圣子殿?”白妖妖昂首问道,“你怎么证明?”

    “证明?”老妇人从腰带上取出了一块腰牌,“认得吗?圣子殿的腰牌!这就是我的证明!识相的就好酒好菜招待着,别让老太婆不痛快!”

    白妖妖虽不认得这腰牌,但看材质皆为不凡,粗粗判断应是真的。她坐到牢笼旁,想了想问道:“冒昧问您一个问题……你们殿下,当真还在殿中?”

    听闻此言,老妇人瞬间如遭电击,她木然了一瞬,立刻又狐假虎威道:“我们殿下当然在殿中,你个小域逃难出来的蛮夷天魔,胡说八道些什么!”

    看来是不在了。

    白妖妖看她反应,她笑了笑。

    既然可能是司南的人,那么她就得想办法尽快和眼前的老妇人建立信任。

    “你别担心。”她坐近了几分,小声道:“我不是大殿下的人。我……也是圣子殿下的人。”

    老妇人显然没那么容易相信她,“哼!谁信你。”

    白妖妖想了想,决定冒冒险了。

    她微微低下头,她这一动作吸引了老妇人的注意,老妇人状似不在意地看向她。她又缓缓将头抬了起来,紧接着,她这男子的容貌飞速发生了改变!

    一分一分变了下来,皮肤更加白皙,眉眼更加清秀动人,气质更加高贵绝尘,喉结退下,五官变得圆润许多。

    她变了容貌,老妇人却是看得呆了。

    白妖妖笑着小声道:“你别担心,我确实是圣子殿下的人。”

    老妇人僵硬地吞咽了口水,这才缓缓道:“奴婢当然知道,姑娘您是圣子殿下的人……”

    白妖妖问她,“你是……”

    “姑娘,我是云墨殿下宫里伺候的嬷嬷,您喊我钟嬷嬷就行。”

    原来,司南,也就是墨泽的前世,名为云墨的吗?

    她疑惑地问她,“你知道我?”

    钟嬷嬷笑道:“姑娘不记得奴了,但奴却是记得姑娘的。姑娘在天神殿里居住了百余年,奴怎么会不知道姑娘?”

    白妖妖十分诧异道:“我在天神殿住过百余年?”

    钟嬷嬷道:“……不怪姑娘不记得当年的事了。”

    白妖妖认真道:“当年,我和你家主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麻烦嬷嬷一五一十地跟我说来!”

    钟嬷嬷没有立刻回答她,她眉眼沧桑地看着白妖妖道:“殿下他入了元域后,过的好吗?”

    好?不,并不好,短短一万多年,他受了许多苦楚,更别说历劫两次,陨落两次。

    白妖妖思忖了半晌,摇了摇头。

    “不好吗……唉……奴婢冒昧问一句……你们……可成亲了?”

    白妖妖看着她,终是点了下头。

    钟嬷嬷笑了,竟破天荒脱口而出道:“娘娘……”

    听了这一称呼,白妖妖反应了会,也终于反应过来这称呼是叫她的,诧异了会后,有些红了脸了。

    钟麽麽又笑了,“那于殿下而言,便是过得极好了。娘娘,你可知,殿下在入元域之前,苦求他与娘娘你的缘分,却终是不得。入元域,虽历经苦楚,但能修得一些快乐时光,于殿下而言,已是十分难得。”

    白妖妖急切问道:“天神殿内,我与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钟嬷嬷看着心急如焚的她,笑道:“娘娘别急,且等奴婢慢慢道来……”

    “很早很早以前,元域天地初开,殿下便获得了元域的管辖之权,偶有来元域看看,观察元域演化是否顺利。元域渐渐成熟之后,殿下便来的少了。可有一次,殿下意外卷入域外黑洞,受了重创,又意外地,落入了元域。”

    所以,异天魔所在的天魔域是归云笈管辖的。而这天域,其实很早前就是云墨管辖的?

    “这一段事情奴婢也是道听途说,听的不多。跌落了修为的殿下,意外地成为了娘娘你的徒弟。殿下说过,那段日子,他心里对你是不服气的。但一日一日的相处,他逐渐对你产生了感情,但殿下自己却并不自知。”

    “他恢复力量的一刻,想到分离之后不知多久才能再见,心中产生不舍,对娘娘你提出‘跟我走’的邀请。那时在殿下眼里,带着下域下位神的您同他一并离开元域,前往更广阔,力量更强大的外域,更是来到外域中最神圣,权力最大的殿堂天神殿,是他给你的造化,也是他报答您的恩情。然而,却被您给拒绝了。”

    钟嬷嬷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娘娘你不知道,殿下心高气傲得很,回到天神殿的时候,脸拉得老长,脾气可臭了。他见谁都不开心,却又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直到他在履行职责,打开了他的万界镜巡视元域的情况,又不由自主地直接控制万界镜看到您之后,他才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问题从何而来了。”

    “嗯?”白妖妖好奇地看向钟嬷嬷。

    钟嬷嬷又笑着说:“殿下他啊,一看您就看得上瘾,许多手头上的事全部放下了,就……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偷看。”

    白妖妖诧异了,“他偷看?”

    “一开始,他还只是偷看,多少还有些男子第一次接触到感情的羞涩。”提到这里,钟嬷嬷抑制不住地笑着,“有几次奴婢进他房间时,他看得太过专注而没注意奴婢,那时,奴瞧见他脸色通红,就连奴婢看到他在偷看,他都觉得像是被抓包,猛地将万界镜藏了起来,立刻控制着自己通红的脸白下去。”

    白妖妖听着,脑子里能浮现出他这副傻傻的模样,也笑出声来。

    “到后来,殿下的情况有些变了。他成日成日的将万界镜带在身上。倒不是他对工作多上心,而是纯粹是……”

    钟麽麽笑着说道:“纯粹是窥看您。您外出寻宝时,殿下看着,您烧火做饭时,殿下便也烧火做饭。您坐时,他也坐,您睡觉时,殿下便抱着万界镜睡觉,甚至您沐浴之时……”

    说到这里,钟嬷嬷才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太妥。

    白妖妖好奇地看着钟嬷嬷笑道:“嬷嬷你不必担心,我既已与他结为道侣,他的一切我便全部接受,不在乎这个。”

    钟嬷嬷笑了起来,“说起来,殿下的脾气也确实怪。每每您沐浴之时,他也会着急地命我们打水,随后,虽不在一起,却像是在同您一块沐浴。”

    这……

    白妖妖只得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