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神大明 > 164:这个正派画风不对

164:这个正派画风不对

 热门推荐:
    血光骤亮,像在半空展开一片血云,大斧牵着滚滚血红光流劈下。

    这是老对手了,虽然只在货站仓库里跟这家伙战过一次,高德对这家伙已经相当熟悉。用血魔步卒手办就能战平,换上刑天战甲,哪怕刻意降低了出力,也有很大优势。那时候他挡步兵炮的炮弹非常辛苦,现在大炮却只是轰得他稍稍退步。

    抬起左臂想展开力场盾,却发现护腕被裹在战甲里面。

    “嘤!?”

    战甲小嘤又有了激烈反应,似乎在质疑这件单独的灰器是什么地位。

    白光大作,无数六角透明光块喷射而出,拼接成层层屏障。高德能清晰感觉倒,是战甲的臂甲流转着力量,将战甲内那副力场盾护腕的力量推了出去,还作了加强。

    血光巨斧头落在光盾上,巨斧像铁锤,光盾如铁砧,爆发出大片红白交织的火星,瞬间整个大厅都被照亮。

    光盾中似乎藏了个异度空间,将血光巨斧的力量稳稳抽走,落在高德身上的力量微乎其微,他只是手臂晃了晃,连腰身都没晃动,宛如被一柄充气玩具砸中。

    血翼巨人倒是被震得高高飞起,自光盾反弹的冲击波刷得血翼倒卷处处破损,恶魔躯壳片片剥离。至于那柄巨斧,斧刃破烂不堪像被狗啃过。

    震飞了这家伙,高德没再理会,脚底轻轻用力一蹬冲出去几十米,朝着刚刚落地还在翻滚的重甲女子再度抡起锤子。

    这女人真是阴魂不散,上次在货站都打成那样了,居然还没死。高德决定留血翼巨人活口,把这个女人捏成手办。他最讨厌像狗皮膏药贴着,总是阴魂不散的对手,会影响睡眠的。从王子赫到沈泽一路杀过来,都是这个原因。

    “多娜——!”

    头上那家伙人在半空惊恐呼喊:“这家伙是刑天!快躲开!”

    叫多娜的重甲女子跳了起来,晃着凹进去三分之一的脑袋,掏出样式颇像大号左轮枪的武器开火。咚咚的巨大声响和枪口喷出的白焰显示这是爆雷枪,比高德用过的爆雷枪伤害更强。

    “嘤……”

    雷弹射在战甲上,绽出朵朵半透明涟漪,战甲小嘤竟然发出了近似惬意的呻吟,高德也只觉是被落叶拂身,行动毫不受影响。

    又一步冲到多娜身边,锤子还在身后处于蓄力弧线的起点,多娜丢下枪摘下腰间短棍对准高德,棍头喷出又粗又长的浅蓝剑芒……或者说是枪芒。

    有如实质的枪芒刺中高德胸口,即便被绽开的涟漪吸收了大半力量,高德还是被顶得身形一滞。

    战甲小嘤发出了极为欢畅的嘤嘤叫,让高德颇为不爽,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战甲!

    他伸手去握那浅蓝枪芒,等意识到那玩意不是实体而是纯粹的能量时才醒悟,可手已经探到枪芒里了。

    于是让他自己跟对方都惊愕的景象出现了,高德的手套上涟漪震荡,像沸腾了起来,将枪芒分解成缕缕光流。而随着高德的手向前推动,稠密有如实质的枪芒裂出股股分叉。

    “怪……怪物……”

    多娜使劲晃着变形了的脑袋,形若疯癫的大叫:“这是什么怪物啊!?”

    咚的一下闷响,亮着白光的金瓜锤又砸在她的脑袋上,这一下头盔爆裂,血水骨肉像爆了的肉夹馍般喷溅。身体也打着转的横飞而出,砸在墙面嵌了进去。

    还没死!

    高德顾不上左手血液沸腾骨肉震荡的疼痛,再度冲了过去,准备把这女人彻底捶死好捏手办。

    “我跟你拼了啊啊——!”

    头上血光大作,劲风凛冽,那个血翼巨人又冲了下来。他丢开了巨斧,抖出一柄血红光剑,蓬的劈在高德的脖颈上,爆出大片血红火星。

    身着厚重血红战甲,比高德高出一个头,背后还伸展着血红羽翼的魁梧大汉高喊。劈在高德身上的光剑却像是落在大人身上的荧光棒,配合呼喊中的浓烈悲痛与愤怒,让现场画风变得诡异起来。

    这时候要是有个旁观者,绝对会把高德看作反派大魔头。

    高德退了一步,左手从肩上抓住对方手腕,直接握着这家伙的手,将他手上的光剑向挂在墙上的人体捅去。泛着白光的手套上涟漪密密,如油花般沸腾,血光急速褪色消散。

    “不——!”

    手上完全失去了力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光剑捅进人体里,血翼巨人的呼喊凄厉而嘶哑。然而浅蓝剑芒不为他的意志所动,撕裂重甲,透入血肉,血肉滋滋蒸发出冉冉青烟。女子啊啊惨呼,一男一女同时奏响了描绘人间惨剧的哀乐。

    高德回肘撞退血翼巨人,总算有了抡起锤子的余裕。光剑还插在女子身上,高德的金瓜锤砸在伤口上,重甲带着血肉一并被砸成薄片,白光自扩大了若干倍的伤口渗入,向身体内外侵彻。女子如触电般剧烈抽搐,惨叫顿时变成哼哼声。

    “住手——!”

    血翼巨人又冲了上来,没了武器他抡起硕大的拳头砸在高德头上,却仅仅只是让头盔绽开一片涟漪。高德像被轻轻拍了拍似的,只是脑袋微微晃动,身体纹丝不动,接着抡下的一锤毫无影响。

    “住手啊——!”

    血翼巨人拳脚相交的攻击,呼喊声都带上了哭腔:“恶魔——!”

    下一刻他被高德一脚踹得倒飞出去几十米,在地上连滚带翻了好一会才停住,恶魔躯壳的腹部破开大洞,升起冉冉血烟。

    “不……不要啊多娜!不要放弃!”

    血翼巨人捂着腹部倒在地上,正要站起来,看到的一幕让他失去了所有力气。

    亮着白光的单手锤又一次落在多娜身上,而她像被锻打的铁坯,已经完全没了人形变成薄薄的一大片糊坑坑洼洼的墙上。

    就在又一锤落在大概是胸口位置的地方,扬起又一股血肉碎骨融在一起的浆液时,墙上的“人片”抖了抖,一圈灰暗光芒荡开,人片上喀喇喇升起无数大大小小的鼓包。鼓包急速汇聚,融出依稀轮廓。

    那是高德非常熟悉的轮廓,模糊而不断变幻的面目,如云雾般伸缩吞吐的身体,那是奇魔灰影,是正在显形的混沌恶魔。

    叫多娜的女子魂魄崩溃,由魔子蜕变成恶魔,正在重组真正的恶魔身躯,即将跨入现世。

    当奇魔脑袋自人片中探出,急速褪色变得近乎透明时,白光锤头咚的落在恶魔头颅上。

    似乎有一百只猫在同时用爪子划拉玻璃,撕裂心肺的惨叫震颤着整个空间,恶魔头颅在白光中碎裂成股股黑烟,人片也大片染黑,瞬间干枯崩裂,哗啦啦散落而下。

    “嘿嘿……”

    那个抡着锤子浑身散发白光的“恶魔”发出低低笑声,显得异常愉悦,

    “恶魔……”

    血翼巨人呢喃着,在地上坐着连连退了几步,忽然有了力气。血翼翻飞,带着他直冲而上,没入黑暗的破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