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陷阱,恶心了自己2

 热门推荐:
    说着,百里绯月狐疑的盯着长孙无极。

    “你为什么要明知故问?”她颇有警告意味的半眯起眼睛,“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长孙无极随意往后一靠,手指在椅郭上轻扣。

    衣袖上用银色丝线绣着的一行细碎花纹就随着他在桌上轻点的手指而晃动。

    “婧儿,你打的什么主意,本王就打的什么主意。”

    这意思……

    ……

    再说康嬷嬷和静安公主这边。

    康嬷嬷对静安公主无微不至,甚至有些恕罪意味的卑微。

    亲自伺候静安公主沐浴更衣。

    还拿出了给静安公主早就做好了的许多衣裙。

    康嬷嬷有些近乡情怯的踟蹰,小心翼翼道,“这些衣裙都是老身空时做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刚刚沐浴完毕坐在铜镜前的静安公主从铜镜里面看了那些衣服一眼,康嬷嬷都像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赶忙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再做。”

    静安公主放下木梳,转身看向她,“你很想补偿本宫?”

    康嬷嬷面色讪讪。

    静安公主才不管她心里想法,“你如果真的这么想补偿本宫,那本宫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做到,本宫年幼被你抛弃,以及本宫这一年多吃的各种苦,被你们的各种算计,本宫都不和你计较了。”

    康嬷嬷有种不妙的预感,试探性的开口,“你想……”

    “你没想错,本宫要你帮我成为摄政王的侧妃!”

    “不行!”康嬷嬷毫不留情的拒绝。

    又苦口婆心劝,“王爷和王妃之间,根本就插不下另外一个人。为了你自己着想,你赶紧打消这个想法。你若一直抱着这样的心思做错了什么,王妃或许能容你,王爷绝不会容你。”

    “摄政王还能杀了本宫不成?”

    “他不杀你,却有比杀你让你更绝望可怖的手段!”

    静安公主微微歪头,也没怕,甚至奚落康嬷嬷,“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康嬷嬷保养良好的面容此刻有了苍老的痕迹,“难道你想一辈子被关起来不见天日吗!”

    “这么长时间不见天日,你见我难受了吗?”静安公主微微笑了一下。

    康嬷嬷面上又露出难过的神情来。

    甚至是有些踉跄的走了出去,“我让人进来伺候你。”

    康嬷嬷出去后,等在外面的银翘担心的看向她。

    屋内的对话银翘自然也听到了。

    康嬷嬷示意银翘先行离开。

    两人走远了后,康嬷嬷才有些颓然的开口,“静安公主或许不想看见老身。她心底怨恨老身也是正常的。这些年,老身早就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却不但没认回她,反而利用她做了不少事。”

    “康姐姐你也是不得已。当初静安公主被太后掌握在手里,太后知道她的身份了,自然无形中通过静安公主来拿捏你。让你不得不利用静安公主配合太后的行动。”银翘宽慰道。

    “再说了,现在太后,应该说太皇太后一失势,康姐姐你找着机会就求王妃把静安公主救出来了。静安公主一定会慢慢明白你对她的关心和苦衷的。”

    康嬷嬷微垂下眼皮,“但愿吧,但愿静安不要做傻事。她既然厌恶老身,老身最近就不出现在她面前了,免得适得其反。”

    她又看向银翘,“阿翘,老身最信任的就是你。接下来,静安就拜托你了。你千万要看住她,别让她在王爷王妃面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康姐姐你说的什么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看着静安公主殿下的。”

    银翘面上忠心乖顺的答应,心底却得意极了。

    她终于看到了机会!

    静安公主对摄政王的心思和态度到了近乎走火入魔的态度,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打消念头的。

    而静安公主不但是康嬷嬷的亲生女儿,更是和摄政王性命相关的‘人蛊’!

    所以无论静安公主做什么,都不会危及性命!

    更重要的一点,王妃和摄政王为什么答应放出静安公主?

    仅仅因为康嬷嬷求她吗?

    她看未必!

    以她对那两位的认知,能放出静安公主这个能随时威胁摄政王性命的人,只怕是还有别的目的!

    她想来想去,静安公主对那二位的作用,也就只有身为‘人蛊’本身一个。

    她猜测,王妃和摄者王放静安公主出来,可能是为了找寻解人蛊的方法!

    所以,静安公主哪怕作死,不但不会死,也不会那么快被送回去关起来!

    她照顾静安公主的话,就能更多机会接触摄政王和王妃。哪怕最后不能留在摄政王身边伺候他,说不准能慢慢得到那两人的重用呢?

    她在康嬷嬷身边,最近越发觉得康嬷嬷的地位一日不如同一日。她还有大好年华,难道真要一辈子受着一个失势的老婆子不成?

    银翘生了异心,有这样的打算,静安公主又迫不及待想接近长孙无极。

    是以,百里绯月和长孙无极这边,还不到傍晚,外面的姽婳就进来禀报,“主子,静安公主带着银翘往这边殿院来了。”

    正窝在长孙无极怀里翻医书的百里绯月啧了一声,“去把向阳叫过来。”

    姽婳出去后,百里绯月笑眯眯盯着长孙无极,“夫君,你可真是受欢迎啊!”

    “嗯?”长孙无极似笑非笑,“你可以不让她进来。”

    “那不行。物尽其用才是我的风格!”

    再说外面被侍卫拦住的静安公主和银翘。

    “公主殿下,奴婢说了,摄政王和王妃居住的殿院不得通传是进不去的。便是康姐姐也是这般。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王妃会见本宫的。”静安公主知性优雅的继续等着。

    “公主殿下的意思是……”银翘试探性的问。

    “王妃放本宫出来,还带到摄政王府,不就是想研究人蛊的解法吗?本宫一有空就自动送上门配合,她为何不见?”

    银翘心中剧震。

    这公主也想到了!

    这公主看上去和周遭的人格格不入,她一个人身处一个世界一样。其实心底明镜似的!她只是不在意罢了!</>